精华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txt-第655章 大勝,烏龜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哈殷看着唐军的阵列快速变化,赞道:“果然是天下第一等的强军,这变阵之快,我们不如。”
麾下沉默着。
“今日之战!”哈殷回身,目光炯炯的道:“唐军深入鹰娑川,一旦溃败,周围并无援军,所以这是个机会。”
“可汗今年一直在操练你等,在清扫那些部族的厮杀中,你等应当感受到了自己的强大,而今日便是验证的时机。”
他拔刀出鞘,“出击!”
马蹄声哒哒,渐渐的密集起来。
“敌军出动了。”
回纥人有些不安。
从成为大唐的雇佣军之后,他们就没怎么打过硬仗。可今日躲不过去了。
程知节冷冷的道:“骑兵护住两翼。”
以往唐军会让马军在后面待机,但若是让回纥骑兵在身后待机……程知节信不过。
不说反噬,特娘的到时候跑了怎么办?
但两翼的骑兵容易成为炮灰。
登介带着骑兵到了右翼,看了贾平安一眼。
“弩手准备。”
贾平安没工夫搭理他。
“兄长,我去前面吧。”
李敬业不喜欢在中间蹲着,恨不能一人一刀冲杀上去。
贾平安摇头。
他在看着敌军。
开始很缓慢。
在靠近后,他们开始加速了。
“准备……放箭!”
弩箭飞了出去。
人仰马翻啊!
贾平安在看着……
“是精锐!”
敌军没有丝毫犹豫,马背上的突厥人并未胆怯。
“准备好!”
“放箭!”
弓箭手一轮过,随即轮到了长枪。
咿律律!
再出色的操练,战马依旧会惧怕长枪。
战马减速!
“杀!”
前方长枪刺杀。
敌骑纷纷落马。
这便是大唐倚为长城的长枪阵,无数次经历了各种对手的考验,从未让人失望。
“速度下来了。”
贾平安微笑着。
整个正面都在绞杀。
侧翼的回纥骑兵也接敌了。
登介率军在拼命的阻截着敌军的突入,双方很快就进入了白热化。
战马嘶鸣,战士惨叫……
双方一直在不断的绞杀着。
“武阳侯,回纥人顶不住了。”
大唐的步卒阵列依旧稳固,但右侧的登介部却扛不住了。
“武阳侯!”
他回头喊叫。
拉兄弟一把?
贾平安微微摇头,“告诉他,没有援兵,要不他战死,要不……我会亲手砍下他的头颅!”
绝望的登介疯狂发动了反击,猝不及防之下,突厥人竟然被击退了。
“废物!”
哈殷亲自策马过来,领军将领刚想解释。
刀光闪过。
哈殷环视周围,厉声道:“今日有进无退!”
突厥人返身再度冲杀而来。
正面,唐军的阵列坚不可摧。
左翼依旧如此,但回纥骑兵看着有些稳不住。
“告诉大总管,回纥人稳不住。”
此后的回纥人就像是一个奸商,跟着大唐四处出击,不断席卷一些部族来壮大自己……最后成功的取代了西突厥。
而这种奸商作风也一直延续了下去,霸气不足,但生意却做得飞起。
程知节看了左右两翼一眼,点头。
在这等时候没有任何调整的余地,唯有硬扛!
半个时辰后,右翼率先崩溃。
登介骂道:“挡住!挡住!”
可回纥人却潮水般的往后退。
登介绝望的回望贾平安。
“狗娘养的!”贾平安骂道。
“请示大总管,敌军士气如虹,右翼当发动反击,压制他们。”贾平安冷冷的道:“准备……”
数十高大军士拎着火药包出现了。
点燃引线,然后甩啊甩……
敌军蜂拥而来,准备夹击右翼。
“可你们的正面就变薄了!”
贾平安摇头。
右侧的敌军兜了过来,他们就显得有些兵力不足,正面敌军随即自然而然的来填补这个空白。
程知节看到了这一幕。
“再等等!”
他想等敌军再薄一些。
身边有人说道:“大总管,右翼武阳侯那里就怕撑不住……”
在正面和侧翼的夹击之下,贾平安能不能稳住?
程知节摇头,“老夫说过,从吐谷浑之战后,他便能独立领军了,如何应对……老夫不管!”
“大总管,右翼武阳侯说敌军士气如虹,右翼当发动反击。”
“年轻人……悍勇!”此刻战局僵持,回纥人被打出了原型,若是一切不变,这一战胜负难料。
程知节点头:“他发现了敌军左翼的薄弱,有胆略……好孩子!”
哈殷也发现了这个弱点,但此刻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左翼的突破上。
“击破他们!”
贾平安的嘴角带着冷笑,“扔!”
数十个火药包被甩了出去。
轰轰轰轰轰!
密集的爆炸声中,贾平安拔刀,“反击!”
这里是突厥腹地,一旦打成胶着战,局势就会越来越危险。
远方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看着这里,那个逃跑将军此战依旧是遮遮掩掩的,没敢全军压上。但若是局势倾斜……或是僵持的太久,说不得他就要来了。
“闪开!”
步卒闪开了通道。
贾平安高举横刀冲了上去。
前方的敌军一怔,旋即高喊。
“唐军反击了。”
哈殷盯着贾平安,“击退他!”
李敬业跟着贾平安的身边,二人所到之处,敌军纷纷落马。
“挡不住!”
程知节眼中多了喜色,“准备!”
右翼率先压制了敌军,中路要准备出击了。
哈殷的眼中多了喜色,“吹号!”
呜!
呜!
呜!
敌军没动,那这个号角代表着什么意义?
贾平安抬头。
程知节抬头。
远方烟尘起!
“敌军有伏兵!”
程知节沉声道:“多少?”
“一万……两万余!”
程知节面色严峻,“全军备战!”
这股生力军上来,唐军危险了。
这一刻他无比痛恨军中的骑兵数量不够,只需再来一千骑兵,他就敢发动总攻!
大唐远征,步卒们带了不少马,但都算不得好马,不能冲阵。好马要精心伺候,一路上要少骑乘,各种精料喂养……
这就是祖宗!
所以骑兵数量大了之后,辎重会拖垮他们。
“敌军两万余!”
正在拼命凿穿敌军的贾平安喊道:“侧击!”
此刻退回去来不及了,敌军蜂拥而上,想缠住他们。
“大总管,武阳侯率部迂回过去了。”
王文度看了一眼,“他这是想……从侧面给敌军援军一下?三百骑……”
这是豁出去的一击!
左侧山岭遮住了五百骑。
苏定方在看着战场方向。
“烟尘!”
他看到了后方的烟尘。
作为一个老将,他只是看了一眼,就回身道:“上马!”
不会少于两万骑!
苏定方上马,带着五百骑冲过了山岭。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苏总管,敌军两万余!”
苏定方已经看到了。
“我军……右翼崩溃了,但……右翼打穿了敌军左翼。”
这是互相打穿吗?
但唐军的步卒顽强的堵住了敌军在右翼的包夹,甚至在驱赶他们。
那三百骑击穿了敌军右翼后,随即冲向了敌军的援兵。
“小贾三百骑就想击溃敌军吗?”苏定方策马疾驰,“老夫今日领军五百骑,无所惧……”
“哈哈哈哈!”
程知节在阵中已经看到了苏定方的出击。
“老苏!”
苏定方被压制二十余年,可那股子悍勇的劲头还在。
但你六十四了啊!
也就比老夫小三岁!
程知节的目光骤然锐利。
贾平安带着三百骑冲了上去。
他知晓此战唯一的机会就在于击溃后续的敌军。
但三百骑……
双方不断接近。
贾平安的脑海中浮现了无数战例,最终化为一个字:杀!
MMP!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
横刀挥斩,他率先冲杀了进去!
“绞杀了他们!”
敌将冷冷的道。
可贾平安带着三百骑却从侧翼冲杀了进来。
挡不住!
他抬头喊道:“跟着我!斩杀敌将!”
所谓擒贼先擒王,要想击溃敌军,最好的法子就是斩杀敌将。
对面,苏定方的马槊抬起,斑白的须发贲张,“当年老夫两百骑大破突厥牙帐,老夫依旧未老,你等可敢战吗?”
五百骑高呼,“战!战!战!”
士气如虹。
呯!
苏定方率军冲杀了进去。
六十四岁的老将在冲杀。
在这个时代,许多六十多岁的人都已经步履蹒跚了,可他却……
马槊轻松刺死敌军,苏定方甚至还有余力观察战局。
“是个老将!”
两个突厥勇士冲了过来。
马槊灵活的在空中转向,枪杆子弯曲,随即回弹。
呜!
呯!
一个突厥勇士的脸部被重重一击,惨叫着落马。
马槊旋即借着回弹的力量,轻松把另一人刺下马来。
如庖丁解牛!
苏定方死死的盯着敌将,不断冲杀。
“唐将来了!”
右侧来的苏定方,左侧来的是贾平安。
苏定方马槊横扫,前方就像是拨草般的……那些突厥人纷纷落马。
贾平安看呆了一瞬,差点被一刀砍死。
这特娘的……六十四岁的老将啊!
他竟然……
贾平安生出了好胜心,“敬业!”
李敬业冲上来,和他并肩冲杀,速度马上就提升了一截。
此刻他已经能看到苏定方了。
斑白的须发被鲜血染红,那双虎目中全是杀气。
敌将已经慌了,“护着我!”
冲上去的两个突厥人甚至都不能阻碍苏定方片刻。
他策马冲过来,敌将挥刀。
马槊轻松的格挡,随即挥砍。
锋锐的槊刃轻松割开了脖颈。
苏定方策马上前,单手拎住了敌将的头颅。
回身!
目光睥睨!
“万胜!”
“万胜!”
“万胜!”
贾平安没赶上斩杀敌将,恼火的一刀剁了旗手,大旗跌落。
程知节大喜,“全军出击!”
败了!
敌军在逃窜,前方八百骑兵无论如何也挡不住,只能跟随追杀。
一直追杀了二十里,这一路到处都是兵器战马旗帜等东西,丢的满世界都是。
“人呢?”
贾平安一边砍杀,一边诧异的道:“那些人丢了马,难道步行跑了?”
突厥人都爆发了小宇宙?
最后一股敌军消失在前方,程知节率领大军来了。
苏定方和贾平安回身相迎。
“老苏!”
程知节大笑道:“此战你可为首功。”
五百骑斩杀敌将,六十四岁的苏定方威武!
此刻的苏定方光芒万丈。
贾平安由衷的为他高兴着。
此战后,苏定方将会成为独领一方征伐的大将。
也就是程知节这个级别。
在后续的岁月中,他一直征战到了七十余岁,战功赫赫。
贾平安目光转动,发现王文度在和程知节说话。
他的脑海里渐渐的多了些别的东西……
王文度很严肃的道:“大总管,我军此战虽胜,可我军的伤亡也不小。如今我军深入突厥腹地,阿史那贺鲁就在周围窥探,一旦发现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冲杀,烧掉我们的辎重……”
程知节在沉吟。
在他看来,此战到了现在,已经算是大胜了。
而且先前的一战中能看出突厥人战斗力的提升,再深入……
王文度的脸色渐渐变得严厉,“老夫以为,咱们应当结阵缓缓而行,把辎重护在大军中间,如此以策万全……”
程知节目光闪烁。
贾平安偷偷靠近。
王文度没注意他,而是在盯着苏定方,眼中有掩饰不住的嫉妒。
“大总管,还请决断。”
王文度竟然敢逼迫程知节?
贾平安觉得程知节该给他一耳屎。
但……
“老夫……”
程知节竟然在犹豫。
王文度淡淡的道:“不可轻敌啊!若是不小心全军覆没于此,大总管可能担得起?”
苏定方正在指挥打扫战场,声若洪钟,精神抖擞,压根看不出厮杀了一场的疲惫。
再让他立功,此人归去后定然能成为独领一方的大将。
王文度冷冷的道:“大总管,护着辎重,小心谨慎,随时准备迎敌,有功,但也得无过才好。”
MMP!
贾平安听出来了,这厮是在劝说程知节小心谨慎的结阵而行,如临大敌般的而行。
程知节微微点头。
贾平安回到了自己的军中。
没多久有人来传达了程知节的将令。
“大总管令全军不解甲衣,都骑马结阵。”
这几战缴获了不少战马,此刻人手一匹还有多余,步卒瞬间变骑兵。
但这样不行啊!
这样结阵就是乌龟,还怎么杀敌?
“有突厥人窥探!”
左边来了十余骑,勒马看了唐军一眼,也不走,就这么缓缓跟着。
狼群战术!
不,是保持接触。
阿史那贺鲁压根就没出现!
大军结阵缓行,速度慢的和乌龟一般。
晚些宿营,李敬业来寻贾平安。
“兄长,哪有这般行军的?大总管这是何意?”
“大总管谨慎。”
李敬业骂道:“耶耶看那个王文度的眼神不对,弄不好就是他弄的鬼。”
心思简单的人往往直觉灵敏。
一旦追击,作为前军总管的苏定方就是不二人选,程知节跟在后面策应。
苏定方今日一战惊破了多少人的胆子,再追下去……
王文度是副大总管,本就有监督牵制程知节的职责,他提出了要求,程知节必须要考虑。
可这样战机就消失了啊!
贾平安的脑子里缓缓出现了一个信息。
——副大总管王文度害其功。
后面呢?
为啥我不是历史专业?
贾平安闭上眼睛。
身边鼾声大作。
李敬业躺在他的床铺上睡着了。
这个憨货!
贾平安在想后续。
他知晓此战后程知节声名扫地,虽然被赦免,可也无颜面对一干老将,从此就蹲在家里熬日子。
这样是得了善终,可特娘的却是晚节不保!
王文度呢?
王文度最终的结局贾平安不知道,但作为那只黑手,不严惩他,军中的兄弟们不会答应。
老程啊!
他这是老毛病发作了。
一个冲阵无敌的悍将,在功成名就后,在崔氏的劝导下,他学会了明哲保身,学会了蛰伏……
老夫不冒泡,老夫谨言慎行,谁还能把老夫怎么样?
先帝信任他,李治信任他,把自家的安全都交给了他来护卫。
这样的程知节固然牛逼。
但有个问题,从玄武门之变后,程知节就没怎么好好的领军出征过了。
当年他亦是带领马军冲阵的悍将,所向无敌。可这些年却变成了官僚。
老程!
贾平安有些痛心疾首。
怎么弄?
关键是王文度后续又弄了什么手段?
第二日,大军出发。
将士们都披甲骑马而行。
天气冷的让人无语,唐军的行军路上死气沉沉。
苏定方忍不住了。
他从前方而来,准备寻程知节说话。
贾平安拦住了他,摇头,低声道:“我去。”
苏定方一怔,旋即骂道“苟日的世道!”
贾平安进了中军,王文度正在说话。
“……陛下知晓你悍勇,却担心你轻敌,所以给了老夫密诏,让老夫节制你!”
王文度神色严肃。
程知节迟疑了。
“大总管当一言而决!”
王文度厉喝。
内部先乱了,这特娘的打什么?
见到贾平安来了,王文度冷冷的道:“且退去!”
我退你娘!
贾平安拱手,“大总管,陛下令我军出征,临行前交代要让以杀敌为要,如何会担心你轻敌?”
李治都说了此战要尽量多的歼灭敌军,怎么会担心程知节轻敌?
程知节这些年谨慎有余,怎么可能会轻敌?
李治若是连这个都看不清,这个皇帝迟早完蛋。
“大胆!”
王文度厉喝道:“来人,拿了贾平安。”
若是苏定方来说,王文度定然不敢说拿人。
但贾平安……
贾平安看着他,轻蔑的道:“陛下令大总管领军,怎会让人持密诏挟制?王文度……你矫诏!”
……
求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