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 愛下-第164章 好女不吃眼前虧相伴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攻心女孩不好惹
沈雅韵一行人浩浩荡荡去到斯琴兄的住址,从外面看去别墅显得金碧辉煌,但隔着耸高的围墙,围墙上布满了锈迹斑斑的铁刺,想翻也翻不进去。
“看来斯琴雄犯的罪行不少,全部油水都给他给捞光了。”沈雅韵嗤之以鼻道。
凌枫一脚朝着大门一踹去。
铁门“哐当”作响,除此之外是凌枫抱腿的惨叫声。
“噢~噢~噢,好痛,踢不动!”凌枫嚎叫。
欧阳杉杉嘲笑一句:“你是憨憨吗?铁憨憨那种?这么坚固的大门,你居然想用脚踹开?天~你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凌枫一心想要逞威风,尴尬一笑:“呃~怎么说呢?噢!对!我家的门就是这样踹的!对,角度不对,角度不对!嗯嗯,是这样。”
突然,铁门自动打开了,一道强光照射住他们,就像是监狱里的灯塔,让逃跑的犯人无所遁形。
紧接着里面小跑出来一群人。
四五十个人包围了她们,当地武警、私人武装部队,手上都拿着P226手/枪。这帮人自觉的让出一条路来,三个人走了出来。
场面十分浩大,李沐阳神情一震,附在沈雅韵的耳边说道:“前面两位是深水巷的镇长和镇公安局副局长,最中间的那位大金链子的就是斯琴雄。”
沈雅韵听了后,喃喃自语道:“看了自己还是低估了这里的地下秩序了!”
斯琴雄拿着古巴雪茄,手下用火、枪帮他烤着。他大口的吸,大口的吐,云里雾里的,眼睛斜斜的看,你们能拿我怎么着?
“你们来我的地盘执法办事不用打声招呼吗?跨区文件出了吗?立案了没有?” 镇长说话得声音,越说越高亮,以表怒气。
李沐阳毫不畏惧,拿出证件:“我是A市公安厅刑警队第二分队队长,李沐阳,我有权不知会任何消息,直接进行逮捕。”
镇长冷笑道:“好大的官威啊!这里山高皇帝远的,你们几个死了都没人知道!给我离开这里!马上!即刻!”
他一句一顿,狠恶恶的说,就些话就像是行动指令一样,五十多把P226手枪/齐刷刷的举了起来,黑幽幽的枪/口指着沈雅韵一伙人。
对方气焰很旺,所谓官大一级压死人。可李沐阳是市公安厅职务,属于处级。对方是镇长只是副科级而已,直接官大两级,在这里鱼蛇混杂的地方,此时这句话一点都不管用,对方压根不鸟他,然并卵!
“我呸~简直无法无天了。”凌枫啐骂一句。
镇长仿佛听见了笑话:“呵呵,在这里,我就是法,我就是天,我倒数10秒,你们再不走,就不用走了!”
沈雅韵手肘撞了撞李沐阳,示意他别说话。
这时候跟人家硬刚?等同于作死。
精彩都市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第164章 好女不吃眼前虧鑒賞
好女不吃眼前亏,小女子我能缩能伸,先怂一波。
她讪笑道:“镇长大人,我们队长最近立了不少大功,就像一个膨胀的暴发户一样,皮糙,嘴欠,您海量,大人不记小人过,我们这就走!”
镇长一脸不屑,欠欠的说:“慢走,不送。”
凌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可以的,论装比,我愿称你为最强!”
她们走远之后,斯琴雄说:“镇长,就这样把他们放走?我认为应该杀人灭迹!不留活口。”
镇长摇头道:“不能这样做,他们里有一个势力很大的人,富敌A市,杀了他,我们绝对活不了!这段时间低调点,把该停的停了,该搬的搬走,毁掉一切证据。我会跟上面联系,看下一步的上面指示。”
沈雅韵一行人坐在车上,此时异常安静,所有人都不说话,全部沉浸于刚刚的事情当中,简直是寸步难行,往前一步就是万丈深渊。
怕死就无法惩奸除恶,无法铲除社会毒瘤,大家心事重重,第一次这么憋屈,有股有心无力的挫败感。
“可恶!”凌枫愤懑的往车窗上砸。
李沐阳也很生气,开口说道:“老大,接下来怎么办?如果不能把斯琴雄绳之于法,万恶之火再次燎原,这个地方还是没有光明,只有黑暗!这里的贫民还是一如既往,永无天日,永无出头之日!”
“嗯。”沈雅韵点点头,她靠在窗边思考问题,冷风凌厉的吹拂着脸,让她悲愤的心情平复了些。
“我沈雅韵能屈能伸,女丈夫是也!”沈雅韵开朗的笑了起来。
她的笑容仿佛有感染力的,车里的悲伤氛围被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欢笑。
葛元硕在一旁开车,抿着嘴笑:“我老婆就是这样,没有迈不过去的坎,只有她不想办的事。”
欧阳杉杉笑笑的说:“我这个单身狗,好酸啊!”
说道单身狗,凌枫有感而触:“要不?我们做一对?这样就不酸了….”
欧阳杉杉和李沐阳同时竖起中指,一脸嫌弃道:“咦~”
沈雅韵呵呵的笑,这份情感真的就像家人一样,希望这伙人永远绑在一起,一个都不能少!
突然,脑子闪过一个画面,沈雅韵一拍大腿,说道:“糟了!”
众人全部看向沈雅韵,一张张迷惑脸,等待她接下来的话。
“李沐阳,今天抓的那群暴徒,都送去哪里了?”沈雅韵想起了斯琴雄势力那么大,如果没有妥善安排好,那些人还是会被无罪释放的。
李沐阳把握十足地说:“这里离A市有一段距离,为了好办事,我让人将他们带当地的公安局,那里有我的好兄弟看守的,没问题的。”
沈雅韵觉得不然,即便是好兄弟又如何?敌得过当地的势力?
这里太复杂了!
“你现在打个电话确认一下,要是没问题,立刻转移A市!”沈雅韵斩钉截铁地吩咐。
李沐阳事不宜迟,高效地运作,打通电话:“喂,兄弟,我让你看守的那群暴徒怎么样了?”
对方犹豫了许久,叹了一口气,迟迟才开口:“对不起,沐阳,我被革职了。”
多么无奈的声音,李沐阳愣了,果然如沈雅韵所言,官官相护,他的兄弟也无力阻止,反而害了他被革职,愧疚地说道:“抱歉了兄弟,连累你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