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討論-166.年輕一代唯一書法大師,在國際上火了?(求訂閱)看書

穿越八年纔出道
小說推薦穿越八年纔出道穿越八年才出道
李青瑶这次带着志在必得的心思。
眼神极其坚定地盯着手机屏幕。
上次错过了一个。
这次,她不允许自己再错过了。
不然,她知道自己这辈子可能都没有机会收藏一件王谦的书法作品了。
经过这次之后,她猜测,以后王谦以后可能都不会再进行抽奖赠送书法作品了。
私下里的话,她在微博上几次尝试着和王谦互动一下,对方却都没有回应,互动没成功,只是她单方面动了一下。
后来,她就不再公开给王谦发消息了。
当然,私下里她也没有发过。
她以为,王谦可能是对自己很生气。
所以,她以后可能都没有可能私下里和王谦见面的时候,要书法什么的机会也不会有,而且即便是有机会当面要了,她觉得王谦大概率会拒绝。
这次,可能是她唯一可以获得王谦作品的机会。
李青瑶给微博id奈何不是我发去了私信,没有废话,直接上数字:“300万,线下当面交易。”
发送出去之后。
李青瑶有些紧张地看着手机页面一动不动,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过了几秒钟。
还没有回复!
李青瑶一咬牙,再次发送消息:“400万!”
拼了!
一幅书法。
四百万!
这价格要是传出去。
只怕大家都会以为是百年前名家名作的价格。
百年前一般的书法家的作品,还卖不到这个价格。
近现代的书法家,也只有寥寥一两个名家的代表作能卖到这个价格。
当然,书法艺术收藏品的价格是呈现出两极分化的。
如文豪级别的顶级名家名作,那都是几千万起步,某种书法字体的代表作已经被列入国宝,价值无法衡量。
不那么出名一般书法家的作品,几十万到几百万都有。
李青瑶为了能确保买下来,已经把王谦的书法作品当做是一件真正的书法收藏品来购买了。
四百万的价格绝对是天价,如果传出去,绝对会震撼整个书法界,乃至是娱乐圈,和全国的吃瓜群众们!
到时候,书法圈子可能会再次争吵起来。
但是。
她静静地看着手机页面。
对方,竟然没有回复?
看到四百万了还没回复?
时间还没到?
还在等吗?
李青瑶很是焦虑。
……
廖永江此刻打字的手都在颤抖。
他先是输入了一百万的价格!
接着,没过几秒。
他又输入了两百万的数字。
然后。
他害怕两百万还不够,再次输入了三百万这个让他手指都在哆嗦的数字。
嗡嗡嗡……
电话震动起来。
廖永江被吓的差点把手机丢了出去。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不过,看到是刘胜男打来的,迅速冷静下来,接通了电话。
“胜男,我正在联系第二个中奖的,开出了三百万的价格,我想应该能拿下。”
廖永江迅速汇报了情况:“这笔钱,公司出,是公司送给你的礼物。”
刘胜男迅速说道:“不用公司出,我自己出。你现在直接开五百万拿下来,我不希望出现任何意外。你去当面交易,确保是真的,东西买回来交给我就可以了。”
廖永江瞪大眼睛:“五百万?”
三百万,他的手指都在哆嗦了。
三百万买一个明星的书法,这是绝对地震级别的超级大瓜新闻。
现在,刘胜男竟然让他再开五百万?
他害怕自己听错了,所以问了一遍。
刘胜男马上说道:“是的,你直接出五百万。我没时间和你多说,这边还在忙,挂了!”
嘟嘟嘟!
电话已经挂了。
廖永江深呼吸了一下,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回忆了一下,确定听到的是五百万的价格,没有听错,也没有出现幻听。
当即,他不敢再耽误,迅速给对方发送了一个数字:“500万,我亲自去找你线下交易。”
稍微等了等!
不到十秒钟。
对方回复了消息:“好,500万!发来你们的要求,和交易方式。”
廖永江松了口气。
虽然,五百万的价格实在是有些超乎预料。
但是,总算是买到了,目的达到了就好。
反正,这笔钱不论是对刘胜男,还是对公司来说,都不是大数字。
只要不是他这个经纪人出钱就好。
廖永江还记得刘胜男的要求,当即迅速回复:“要一剪梅,落款上写刘胜男的名字,让王教授自由发挥。交易方式,我去找你线下交易。”
对方也马上回复:“好,是我知道的那个刘胜男吗?”
廖永江就知道对方大概率会问这个问题。
毕竟,最近刘胜男的人气也是大涨,话题度很高,大有晋级超巨的趋势。
时隔五年,单曲王者归来,几乎达到单日两千万的下载,证明了自己华语乐坛超级天后的名声不是吹嘘出来的。
很多人最近都在关注着刘胜男的新歌和消息。
所以,对方会问这个问题,廖永江不奇怪。
如果是几个月前,对方可能不会问。
因为那时候刘胜男还在安静的当一个宅女,基本上很少冒泡,五年没发作品之下,也没有什么炒作,没什么人关注她,甚至新一代年轻人当时都不知道这个五年前创造下载记录的天后。
廖永江回复道:“不是,同名而已。”
说谎是隐瞒身份的常规操作而已。
奈何不是我:“好,我只是好奇多嘴问了一句而已,我并不想知道。那我现在就联系王教授,等我拿到书法作品,我会联系你来线下交易。”
廖永江:“可以,没问题。”
结束了对话。
廖永江松了口气,想给刘胜男打个电话过去说一下情况。
但是,他想到刘胜男现在可能在忙于工作,打电话过去可能会打扰到对方的创作。
现在刘胜男的新专辑是公司的重中之重,他可不敢随意去打扰。
当即,他没有打电话,给发了一个消息过去:“已经搞定,一剪梅,落款有刘胜男的名字,到时候我去线下交易。”
刘胜男没有回复。
然后,他给老板大了个电话过去:“老板,买到了,五百万!”
老板震惊:“五百万?不是两三百万吗?”
廖永江苦笑道:“没办法,我发了两百万和三百万的价格过去,对方根本没理我。然后胜男给我打电话说她出钱,未免夜长梦多,让我直接开五百万,我只能开价五百万,对方马上就答应了和我线下交易。”
廖永江点到即止,没有说这笔钱到底谁出。
但是,老板还是马上说道:“这笔钱还是公司出,走公司的账,到时候你拿了东西回来,我和你亲自登门去送给胜男。”
廖永江:“好,这件事我会亲自负责。”
……
魔都。
李青瑶也端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手机页面,等待着对方的回复。
然而!
一分钟过去了。
她还没有等到对方的回复。
李青瑶的脸色闪过一丝害怕。
她非常渴望这幅王谦的书法。
她害怕错过。
似乎,能拿到一幅王谦的书法,收藏在身边,偶尔看看,就能让她心中的后悔以及冲动平复下来。
但是。
400万的价格!
对方竟然都没有回复?
李青瑶迅速再给对方发去了一个500万的数字!
可是。
此时已经过了两三分钟了。
这时候,奈何不是我在微博上发出了一个公开消息:“抱歉,各位,王教授的最后一幅书法奖品,已经交易完成,各位不用再给我继续发送消息了。”
李青瑶瞪大眼睛地看着这则新出现的消息,手都颤抖了一下。
呼吸都有些紊乱。
李青瑶双手迅速操作手机给对方发私信:“我500万都没有买到?”
她发送完,心中的一股莫名委屈涌上心头,感觉好难受,仿佛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两行眼泪就流了下来。
没想到,对方回复了:“抱歉,如果你早点出五百万,可能拿到奖品的人就是你了。”
李青瑶看到对方回复了,迅速擦了擦眼泪,压住自己的情绪,问道:“成交价就是五百万?”
对方回复:“是的!”
李青瑶使劲的握着手机,差点忍不住将手机丢出去。
后悔的情绪在心中再次爆发!
眼泪不争气的继续留下来。
甚至,她还忍不住低声抽泣起来。
为什么。
不早点多出一百万呢?
啪嗒啪嗒。
眼泪不断的滴落在手机屏幕上。
是谁能出五百万来购买王谦的作品?
还有人比自己这个前妻更加渴望得到他的作品吗?
李青瑶忍不住问道:“卖给谁了,能告诉我吗?我想买回来,我是一名书法爱好者,还是王教授的忠实粉丝,真的非常喜欢王教授的书法作品,很想收藏一幅。”
对方过了一会儿回复道:“抱歉,虽然对方没有要求保密,但是我还是不能告诉你。不过,可以给你透露一点信息,对方可能是个超级名人!就这些了。”
李青瑶停止了抽泣,超级名人?
她想了想。
超级名人的范围也很大。
一线和以上的明星艺人算是超级名人。
那些活跃的商圈大佬们,更是超级名人。
这些都是有能力又有魄力购买的。
但是……
她一个个去找?
她不够资格,也不敢。
她再次问道:“既然对方没有要求保密,你能透露给我吗?我给你一万信息费。”
没有消息回复。
李青瑶没有放弃:“十万信息费,一口价,账号发过来,马上给你转账。”
对方回复了:“先给钱。”
一个账号发了过来。
李青瑶匿名给对方转了十万过去。
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八年纔出道 txt-166.年輕一代唯一書法大師,在國際上火了?(求訂閱)
对方也迅速回复了:“刘胜男。”
李青瑶看到这个名字就是一愣,有些不相信。
刘胜男?
是那个刘胜男吗?
李青瑶马上问:“是唱歌的那个刘胜男吗?”
奈何不是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名字。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就这样吧。”
然后。
李青瑶再次发了几个消息,对方都没有再回复。
可见,应该是真的不知道了。
不然,以对方收信息费的方式,肯定会说的,或者再要一笔钱才说。
但是……
李青瑶的心中却是满是惊讶和好奇。
刘胜男为什么会花费如此高价购买王谦的书法作品?
而且,这个刘胜男,最近和王谦在微博上互动极其频繁,甚至还私下去浙大听王谦讲课,要过王谦的签名!
她要干什么?
擦了擦眼泪。
收拾心情。
李青瑶想马上联系刘胜男从其手中买过来,但是想了想,觉得这样直接不太好。
暂时先等等吧……
……
奈何不是我的微博,在今天也是爆火了。
微博下面出现一个个价格,让很多吃瓜看热闹的群众都表示了震惊。
“博主,我出价一百五十万,都没买到?真的假的?我不太相信哦,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出手,故意演戏呢?”
“楼上的,我出价一百六十万都没买到,具体价格不好说,我估计肯定在两百万以上。”
“出价两百万的表示没买到,可惜了,早知道试试三百万了,说实话我非常看好王教授的作品将来的升值空间,以后书法大师会越来越少。”
“我出价两百一十万,也没买到。”
“出价八十万的表示瑟瑟发抖,膜拜大佬们。”
“究竟成交价是多少?三百万?”
“吓人!你们是吹牛装逼呢,还是真的出价这么多?如果你们的价格中标了,真的有钱去交易吗?”
有人表示出了疑问,对这些在留言区说出自己出价数字的人不太相信。
毕竟,网络上到处装逼是常态,满嘴谎话也是习以为常。
微博人均土豪,逼呼人均月入百万,抖约人均年入百万。
按照网络上的情况推断,华夏其实早就是发达国家了。
但是,现实却是,月入上万的就是高收入人群了。
王谦和秦雪荣,慕容月,姜煜。
以及好奇地徐笑笑,徐文文姐妹两。
一起看着这些价格数字,都很是惊讶!
慕容月直接问道:“所以,他到底卖了多少钱?”
秦雪荣猜测道:“如果这些人说的是真的,可能成交价真的在三百万左右。”
几人都好奇地看向王谦。
一双双眼睛,都满是震惊和稀罕,仿佛看着国宝大熊猫一样的表情。
徐文文开口低声说道:“王教授,上次我们从您这里带走了几幅书法作品,下次我们还是给您还回来吧。这些作品都太贵重了,我们不能要!”
徐笑笑张张嘴,虽然不舍得,但是也低声说道:“就是,王教授,我们能跟您学习书法,就已经欠您很多了,我们不能还要您的作品。”
虽然。
她们过去一个多月的时间,和王谦断断续续讨论学习书法的时候,收集了几幅王谦写的书法,那段时间,王谦的书法水准还没有真正进入大师的境界。
但是,以现在这些人炒作出来的价格。
大家已经不看重那些什么大师水平境界了,只要是王谦的作品,估计都能卖出不低的价格。
即便徐笑笑她们带走的作品不那么值钱,至少也能卖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
那么,她们等于说是从王谦这里带走了几百万……
她们一想到这个,就心中很是忐忑,脸色通红,很是尴尬,只想现在就回家把已经装裱起来的几幅书法都拿过来还给王谦。
秦雪荣仔细看了看徐笑笑,徐笑笑低头不敢看秦雪荣。
秦雪荣笑了笑不说话,转头看着王谦。
慕容月和姜煜也都好奇地看着王谦。
王谦已经收到了那何不是我的私信消息,抬头看了徐文文和徐笑笑一眼,随意说道:“没事,几幅字而已,你们收着吧。现在起,你们就算是我在书法领域的弟子了,弟子拿着老师的几幅字算什么,那是为了方便你们学习。”
“你们回去好好练习,能把书法水平快速提升上来,就是对我的回报了。”
徐文文:“可,可是,太贵重了。”
徐笑笑则是好奇地问道:“王教授,您真的要收我和姐姐做弟子吗?”
王谦看了徐笑笑一眼:“我就是这样说而已,我们都是年轻人,就没必要那么隆重认真了。你们跟我学习了一段时间的书法,算是有师徒之实,至于名分什么的,都是虚的,我们自己知道就可以了。”
“那几幅字,你们收着就是了,没什么贵重不贵重的,我看你们家也不是普通家庭,几幅字的价值应该也不看在眼里。我们有师徒之实,还是朋友,如果这么计较,就没什么意思了。”
王谦的话稍微有些重。
如果对方这么针针计较。
那可能就不能做朋友了……
徐笑笑急忙说道:“好吧,谢谢王教授了,我们会好好收藏。其实,我爸爸非常喜欢王教授您的的作品,还有几位伯伯叔叔说过想要一幅作品,我和姐姐都拒绝了。我当时就和姐姐说过,王教授的作品将来一定会成为价值很高的艺术品。”
徐文文点头:“嗯。王教授,您的书法作品,在江浙圈子已经很吃香了。如果您现在加入书法协会,参加年底的几个书法比赛的话,肯定会拿奖。”
拿奖,那就可以刷资历,刷地位了!
文艺圈,这些是很重要的。
奖项,是衡量一个人地位的重要因素之一。
徐笑笑再次说道:“如果王教授想参加的话,我让我爸爸帮您报名,到时候您去一趟就可以了。”
徐文文再次点头表示肯定,期待地看着王谦。
她们跟随王谦学习书法,某种程度上,在文学艺术领域和王谦也算是绑定在一起了。
如果王谦的名气资历足够大,她们也会因此而获得好处,毕竟名师出高徒。
当然,这是徐文文的一部分想法。
毕竟,她还在浙大当讲师上课呢。
徐笑笑则是纯粹的想和王谦拉近一些距离。
王谦稍微想了想,看了秦雪荣一眼,摇头道:“算了吧,暂时没时间,以后再说。”
点开奈何不是我的回复:“王教授,很抱歉把奖品转让给他人了。我非常喜欢您的作品,只是生活压力让我必须换取一些金钱来改善生活。”
王谦对此没什么态度,迅速打字回复:“没事,怎么处理是你个人的事情,我不会干涉的。现在说说要什么作品吧。”
奈何不是我:“要一剪梅,对方叫刘胜男,想让您在落款里加入刘胜男的名字,您自由发挥就好。”
刘胜男?
王谦和安静看着的秦雪荣都是楞了一下。
其他几人都没有再看王谦的手机了,毕竟那是人家的隐私,拿出自己的手机看热闹,当起了吃瓜群众。
王谦和秦雪荣互相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疑惑和好奇。
两人都想知道。
这个刘胜男,是那位在千千静听发新歌的天后刘胜男吗?
不过。
王谦还是按捺住了好奇心,没有多嘴去问,只是回答道:“好的,你发地址来,这两天我会把四幅作品一起邮寄出去,到时候会通知你们,谢谢你们的支持。”
虽然对方说了不是自己的粉丝,不追星,只是单纯的喜欢自己的作品。
但是,王谦依旧表示了感谢。
有这样的支持就足够了。
奈何不是我:“是我要向您说一声谢谢,王教授,是您改变了我的生活。我以后永远都会支持您的作品,希望您能创作出越来越好的作品。”
一幅字卖了五百万,绝对可以改变一个普通人的一生了。
王谦:“谢谢!”
结束了对话。
王谦又在微博上对所有歌迷粉丝,以及吃瓜群众们说了一声:“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这次抽奖活动已经圆满结束,非常感谢所有参与的朋友们,让我知道我的书法作品竟然这么受欢迎。”
“四幅作品,已经全部有主!这应该也会是我最后一次赠送书法作品了,以后等我出新专辑了,我会再少量赠送实体专辑给大家。”
“感谢大家的支持,多谢。”
王谦说出了心里话。
写了几幅书法,王谦都有些疲惫了。
这样的礼物,王谦的确不可能多送。
这次就足够了。
进入书法大师级境界,王谦也开始正视自己的书法地位了。
哪怕外界还没公开承认。
他也将自己定位在书法大师上了。
既然是大师了,那么作品就不能再随意赠送了。
得有格调,有一定的故事,才能彰显出地位和水准,给后人留下佳话。
不然,作品烂大街的话,哪怕作品水准很高,能达到大师级水准,也不会有太大的价值,得等王谦死后,作品越来越少了,价值才会慢慢提升。
这是当年一位书法大师用自己的一生证明的真理。
那位大师中年时期达到大师级书法水平,就疯狂写字赚钱,书法作品的价格也一直不高,但是数量足够大,他也赚足了金钱。
但是,他在艺术领域的地位一直都不高,书法作品的价格也一直很低。
哪怕,当时他已经是书法水准最高的几位大师之一,可是书法作品的价格只有其他大师的几分之一。
这就是他的作品在市面上太多的缘故!
直到他去世之后,因为战乱而毁坏了大量的作品,导致流传下来的作品变得稀少无比。
所以,他现在的作品价格才迅速上升,达到了应有的水准!
物以稀为贵,是最直观的真理。
王谦之前对自己的书法作品不怎么在意。
这次,经过了在微博上的抽奖,见识了大家对自己书法作品的追崇。
以及徐笑笑和徐文文这两位半个专业人士的评价。
王谦开始正视自己的书法地位。
端正自己的态度。
这是对自己和书法艺术的尊重,也是对喜欢和练习自己书法的其他人的尊重。
如果自己都不重视自己的书法,不重视自己独创的瘦金体书法字体,其他追随你的人怎么帮你发扬光大?
所以。
王谦公开说,不会再在微博上赠送书法作品了。
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瞬间!
微博下面的评论就爆炸起来。
“呜呜呜,为什么?王教授,我还等着下次抽奖呢,这就成绝版了?”
“这岂不是说,这次抽奖赠送出去的四幅作品,将会是民间唯一可以流通的四幅作品?其他王教授送给四位好声音导师的作品,肯定不会流传到市面上。”
“我擦,早知道我刚才就开出天价收购一幅了。我出了两百万就止住了,没买到还想着有下次机会呢,现在王教授告诉我,没有下次了?后悔呀……”
“王教授,那要怎么才能得到您的书法作品呢?”
“王教授,您能出版一些瘦金体书法的练习字帖吗?我想学习您的书法,但是没有可以用的字帖临摹。”
“王教授,别这样呀……”
“王教授……”
……
非常多的歌迷粉丝,以及吃瓜路人们,都发出了哀嚎!
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感觉自己错过了一个亿!
毕竟,王谦的书法卖出几百万的天价,在网络上都传遍了。
所以,粗略一算,刚才王谦的抽奖等于是送出了上千万的奖品。
论价值而言,几乎创造了几年来微博抽奖活动之最。
即便是当年那位超级富二代任性的送出百万级的跑车,都还比不上现在王谦的一幅书法的价格。
所有没有中奖的粉丝和路人们,都期待着还有下一次呢。
现在,王谦直接说没有了!
非常多的人都表示了遗憾和后悔,以及一些不满。
这就是人性。
不患寡而患不均。
王谦赠送书法成绝版的话题,也迅速登上了热门话题第二,第一的还是王谦抽奖赠送书法的话题。
非常多的大v和自媒体都公开表示了遗憾。
遗憾以后想得到王谦的书法作品就很难了。
唐河鹏公开说道:“我也参与了抽奖,可惜四次都没抽中,还和两位朋友一起筹资三十万想收购一幅,当然也没有买到,真可惜。以后获得王教授书法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雪漫也在微博上说道:“王教授是近二十年来,唯一新晋的大师级书法家!在王教授之前的书法大师,都是年纪很大,练习了一辈子书法的老前辈。王教授,是唯一的新一代书法大师,而且还是开创了瘦金体书法的宗师级书法大师,其身份更具有代表意义。”
“所以,王教授的书法能卖出高价,我并不觉得奇怪。只是奇怪大家竟然都发现了其中的价值!”
雪漫给王谦了很高的评价,也是许多年轻一代书法家们推崇王谦的原因之一。
因为,王谦是年轻一代书法家当中,第一个,也暂时是唯一一个成为书法大师的存在,绝对具有代表意义。
……
王谦对这些都没在意,发了消息之后,就放下了手机,开始写四个书法奖品。
秦雪荣再次亲自给王谦磨墨,慕容月和姜煜依旧当纯粹的看客。
徐笑笑和徐文文姐妹两则是以学生的态度再次进行观摩!
看着秦雪荣磨墨的动作不是那么好,徐笑笑很想上去纠正一下,甚至替代下来,但是强行忍住了,和姐姐站在一起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王谦写字的动作。
这一次!
王谦没有前面两幅书法那么投入,只是正常的发挥。
前面送给慕容月和姜煜的两幅书法,是他成为大师之后的首次尝试书写,所以写的极其专注,发挥出了最专注和最好的状态,所以很累,写出的字也是极其的美!
而这四幅。
他没有那么专注,只是正常发挥大师级的水准。
这也足够了。
一股谪仙一般的气息从王谦身上散发而出,仿佛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一般。
这就是独属于瘦金体书法的气质,其中饱含着极其浓郁的华夏道家思想!
之前的王谦,写字的时候身上的气质还没有如此浓郁,只是有一股出尘之气!
现在,进入大师境界之后。
王谦写字的时候,自然而然地就仿佛道家得道高人,如谪仙一般。
写出的字,一个个也变得极其飘逸潇洒,仿佛世外高人。
这种字体,具有独特的艺术美感。
如秦雪荣和姜煜,慕容月三人看不出其中深刻的艺术美,她们只能看出其中蕴含大师神韵,能看出其中的非凡。
而徐笑笑和徐文文两个书香世家出身的,才能清晰的感受到书法之中的艺术之美。
两人再次深切地感受到了瘦金体书法之美,以及瘦金体大师级书法的神韵!
这对她们学习和领悟瘦金体书法字体帮助很大,心中的领悟再次深刻了许多。
回去消化练习一段时间,她们的瘦金体书法水准绝对会更上一个台阶。
某种意义上来说。
她们才是学习书法的天才。
当然,或许她们只是对瘦金体书法感兴趣,所以才能领悟学习的如此之快。
她们之前十几年练习了不少其他的书法,都没有表现出太过明显的天赋,只能算是优秀。
四幅书法作品!
王谦没有停顿。
精神集中,笔下未停。
一口气。
四幅书法,全部写完。
一棵开花的树,一剪梅,醉花阴,一剪梅。
落款,也都写的清楚工整。
落笔。
王谦擦了擦额头的汗。
秦雪荣急忙停止磨墨,拿起旁边准备好的毛巾给王谦擦汗,又端起一杯提前准备好的茶水送到王谦的嘴边。
王谦眼含笑意地看了秦雪荣一眼,享受了她的服务,任由她给自己擦汗,又张嘴喝了一口水,然后感慨道:“写字越来越累了。”
徐笑笑看着王谦和秦雪荣,眼中的羡慕一闪即使,点头说道:“那是因为王教授您书法水准提升到了大师级,书法当中蕴含您的精气神气质,所以每次写字,都会耗费您的精神,当您专注写字的时候,就会更累。”
“这是每个练习书法的人都梦寐以求的境界。”
王谦看着徐家姐妹两:“你们也很快会做到的,我看你们的天赋非常好。”
徐笑笑脸上露出笑容:“我会努力练习的。”
徐文文也点头!
几人又聊了一会儿。
徐笑笑和徐文文提出告辞离开。
但是,王谦和秦雪荣都进行挽留,留下两人一起吃了午饭。
秦雪荣的饭菜,姐妹两也不是第一次吃了,所以推辞不过,吃过饭之后,才告辞离开。
秦雪荣带着慕容月和姜煜一起去厨房收拾了,低声嘻嘻哈哈地聊着什么。
王谦躺在沙发上休息,用手机将四幅作品拍了找,隐去了名字之类的信息,然后一起发布到了微博上,对大家说道:“四幅奖品已经完成,下午就会尽快寄出去,再次感谢大家的支持,也希望大家喜欢我的作品。”
四张图片,依次排列。
给人的视觉冲击感更强。
每一个点开图片的人,哪怕是不懂书法的普通人,都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飘逸之气息,那一个个文字,仿佛自带气场一样,每一个都带着出尘之意,如同世外谪仙!
而在那些懂书法,练习过书法的人眼中,就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种书法字体的艺术美。
很多人都纷纷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哪怕过去了一个多小时了。
依旧还有很多人在关注这件事情,讨论的人也依旧非常多。
王谦抽奖赠送书法作品,以及王谦的书法作品即将成为绝版的两个话题,还是霸占着热门话题前两名的位置。
将其他许多砸了诸多资源的炒作宣传话题都压制的死死的,可能今天一整天都没有什么反超的机会了。
“第一次发现书法文字这么好看。”
“这就是毛笔字的魅力吗?爱了爱了,我要练书法了。”
“王教授的书法不愧是大师级的水准,第一次感觉王教授的书法和其他人的书法是不一样的。”
“呜呜呜,这四个人太好运了,跪求一幅王教授的书法真迹,有的人联系我,价格不是问题。”
“从这四幅书法的作品来看,可能主人都是女的?”
“王教授,跪求再抽奖一次!我一定不代价的拿下一幅。”
“王教授,我超爱这几幅书法作品,求再给一次机会……”
……
除了诸多歌迷粉丝和吃瓜路人们。
还有许多名人也都纷纷对此发表了评论。
雪漫:“不愧是最年轻书法大师的作品,而且这种瘦金体书法字体真的好看,最近我都在练习瘦金体书法了。可惜,没能买到其中一幅观摩学习。”
……
吕春湖:“我曾经说过,王教授是近几百年来唯一一个开宗立派的书法大师,将来在书法领域的成就绝对不输给历史上的几位书法大宗师。这话我还是放在这里,依旧坚持。我还预言,这四幅书法,不出十年绝对会大幅度升值,现在买到的都会大赚。”
“我最近也在研究练习王教授的瘦金体书法,希望下次有机会当面向王教授请教。”
吕春湖对王谦还是毫不吝啬的送上自己的推崇,姿态摆的很低。
他也几乎能代表江浙一带书法圈子对王谦的态度。
而之前和他因为王谦而发生争执的南北以及西北各区域的书法圈子,此刻都安静下来了。
因为!
他们一下子找不到可以反驳的点。
王谦的书法作品卖出了高价。
某种意义上就说明了王谦的书法的价值,以及书法地位。
最重要的是!
王谦直接用作品说话,让他们无话可说。
直接将四幅作品一起发了出来。
只要对书法有些鉴赏水准的人,都能看出其中的文字艺术之美。
那种独属于大师级书法的神韵,几乎肉眼可见。
他们现在跳出来反驳抹黑的话,岂不是睁眼说瞎话,白白给人看笑话?证明他们有眼无珠?
所以,他们只能沉默。
不反驳,也不承认。
就是看着,有些羡慕,也有些眼馋。
几个中奖的童鞋,更是不断的公开表示对王谦的感谢。
其中出售转让书法作品的,都有些后悔,可是当着如此多的人出售转让了,价格也极其不低,他们稍微后悔之后,就没有多想,反正拿到钱之后就能改善生活了,眼前最重要。
王谦接连写了几幅书法之后,精神比较累,一下午都在家里休息,几乎躺在沙发上没怎么动,偶尔看看手机,和几本书。
秦雪荣则是坐在王谦身边,给他按摩放松全身的肌肉,给他拿来水果一个个喂到嘴里。
本来坐在对面聊天的姜煜和慕容月两人,都被两人虐的不得不回乐器室练习曲了,看不下去了。
天黑吃晚饭的时候。
王谦接到了周庆华的电话。
“王谦,快看你在油管上的视频,你火了。”
周庆华语气极其兴奋地说道。
别人今天都在关注王谦的书法抽奖,和书法卖了多少钱的话题。
而周庆华却是在关注王谦在国际上的动态和关注度。
他比王谦本人还要关心王谦在国际上的排名和成绩。
因为,他看好王谦从华夏出线,成为华夏好声音冠军,代表华夏参加世界赛。
那么,到时候王谦在世界赛上的表现,就事关华夏好声音制作公司的收益,以及整个华夏的颜面。
所以,他几乎一整天都在逛国外网站,关注国际好声音的消息,关注王谦的新歌在那边的动静。
现在,他第一时间给王谦打电话过来分享喜悦。
王谦一边接着电话,没有马上回话,而是迅速用电脑打开了网页。
他的眼睛也是瞬间绽放出了光晕。
看到的画面超过了他的预料和想象。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