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tih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真的是反派啊-第946章浪裏小白龍分享-y2kaw

我真的是反派啊
小說推薦我真的是反派啊
“若云姑娘说的是,这人无完人,花自然也无完美一说,”旁边有人赞叹道。
徐子墨走近朝里面一看,才发现这群人所围的地方乃是一处粉红牡丹与白牡丹交错的地方。
而之前那名说话的女子,一身紫衣,盈盈一握的细腰上披着一层紫纱。
脸蛋同样被一层紫色浣纱给遮挡住。
虽看不清面容,但一双眼眸柔情似水,倒也是个美人胚子。
而在旁边,争锋的两人则是两名少年。
一人身穿黑袍,头戴冠帽,另一人则披着白袍,发髻束缚整个头顶,最有趣的是,他的头顶竟然长着两根牛角。
这是牛头族的象征。
“牛少爷,还有左少爷,你们两人别争了,”旁边有人劝解道。
“这两种花各有各的好处。”
紫衫女子似乎有些兴趣缺乏,提议道:“咱们要不去琴房看看吧,这花赏的也差不多了。”
“那就听萧姑娘的,”旁边有人附和道。
徐子墨看着迎面朝他走来一人,是个小胖子。
头发梳的十分蹭亮,十分骚包的拿着一面扇子。
他拉着小胖子,问道:“兄台,打听一下,这些人都是谁啊?”
“你谁呀?”小胖子瞥了徐子墨一眼,反问道。
“在下坐不改名行不改姓,诚实可靠小郎君徐子墨,”徐子墨回道。
“在下浪里小白龙白秋鹤,”小胖子同样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徐子墨打量了对方一番,名字倒是文雅,但跟体型不符。
“浪兄,你这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徐子墨问道。
“你说他们啊,那女子是这雅园的花魁萧若云,旁边头上有角的家伙,是牛头族族长的儿子,叫什么牛大力。
另一个穿黑袍的,是木战神的儿子,”胖子倒是如数家珍般,将几人的名号一一说了出来。
“木战神,”徐子墨微微皱眉。
“你应该听过吧?看你不是我们毁灭之城的人士,”浪里小白龙解释道。
“毁灭之主旗下有八大战神,分别以金、木、水、火、土、雷、风以及暗而命名。
八大战神镇守了整个毁灭之地。
如今毁灭之城出现乱象,原本是由木战神镇守这里的,前段时间甚至将雷战神和火战神也调遣过来了。”
胖子说完之后,贼兮兮的看了看四周一眼,说道:“我这告诉你的,可都是绝密消息,你切莫外传。
我是看你顺眼才是。”
“那就多谢浪兄了,”徐子墨微微点头,笑道:“我这第一次来着雅园,不知浪兄可否带我转一番?”
“这雅园有什么好转的,”胖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我带你去琴房吧,一些绝色的美女都在那里。”
“看来浪兄对这很熟悉啊,”徐子墨笑道。
“那是当然,不瞒徐兄,我自小便是流连这里。”
小胖子嘿嘿笑道:“七岁已经能将这里的姑娘名字倒背如流。
十岁之时,哪怕蒙上眼都能将这雅园转上一圈。”
“佩服佩服,”徐子墨连忙笑道。
有着浪兄抬头,两人出了牡丹园,一路朝里面走去。
梅花点缀芬芳,胜似清香。
竹林幽静惬意,绿水青山。
而这琴房,就位于梅园与竹林中间的交界处。
一处是飘散的梅花,一处是幽静的竹林。
琴房虽带有一个房字,但却只是一处场景,四周用珊瑚般的栅栏围了起来。
没有屋顶,头顶是一片蔚蓝天空。
这琴房的面积很大,几乎可以容纳好几个梅园。
里面有各式各样穿着古装的女子,窈窕者,丰腴者,皆是有之。
女子抚琴而起,四周或坐或站有着许多人。
锦袍衣衫的公子,粗犷的汉子,甚至一些上了年纪的老者。
姑娘们玉手芊芊,长琴应声而起。
“徐兄,你看那腿,玩十年可腻歪否?
还有那胸,能想到什么?
再看这女子,小家碧玉。”
一进琴房,小胖子的眼光就开始在这些女子身上打量了起来。
嘴中时不时“啧啧”两声。
“诸位,今日我们雅园举办了一场活动,”只见一女子走出来。
环绕四周所有人,笑着说道:“以琴为辅,比武会友,不知诸位可愿参加?”
“小娘子,参不参加,你们雅园起码要拿出彩头吧,”旁边有大汉起哄喊道。
“诸位既然这么说了,”那女子笑道。
“胜者可得到镜姑娘的赏识,一晚相伴。”
“小娘子,此话当真,”之前那大汉继续问道。
周围有人开始起哄起来。
“千真万确,”女子笑着回道。
“镜姑娘是谁?”徐子墨看向浪里小白龙,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小胖子微微摇摇头。
“你不是说对这里很熟悉嘛,”徐子墨疑惑的问道。
“唯独这镜姑娘我不熟,”小胖子摇头如实说道。
“这镜姑娘的来历神秘,据说她身份非凡,上知天文,下知地理。
五千年上下的事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寻常人根本见不到她,我甚至连她长什么样都没见过。
不过她琴谈的很好听,哪怕是我这不懂琴的也喜欢。”
小胖子说到这,挨着徐子墨低声说道:“我怀疑她是个丑八怪,所以一直不敢以真面目试人。”
“这么神秘,雅园怎么会让她出来作陪呢,”徐子墨问道。
“应该是她自己的意思,雅园可做不了她的主,”小胖子回道。
…………
“若能得到镜姑娘的亲昵,我死也算是值了,”之前的大汉高声说道。
“这比武之会,我参加了。”
“我也参加,”四周的人皆是报名。
“反正也闲来无事,要不咱们也试试?”小胖子看向徐子墨,问道。
“你能行吗?”徐子墨有些惊疑的问道。
这小胖子周身没有多强大的威势,要么就是实力很强,以后能够自如的收敛气势了。
要么就是修练了某种敛气的脉术。
还有一种情况便是,他本身就不强,所以才看不出来。
“你以为我浪里小白脸是白叫的?”小胖子哼哼了两声。
“你就等着瞧吧。”
“罗兄,要不咱们给开个场?”旁边有一名白衫男子高声笑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