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4hh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極夜玩家 線上看-012 淨化·巔峯·對決-cu6o8

極夜玩家
小說推薦極夜玩家
奥西里斯的死让战局瞬间改变。
尼普顿必须同时扛着艾瑞斯和维纳斯的攻击,而纪东辰则是一步后退,来到了纪斩血的身侧,神色不定,戴着黑色拳套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他们三人的合力一击被李想逃脱,还反杀了奥西里斯,这股恐惧慢慢根植到了他的心底。
砰!
尼普顿手里的三叉戟高速旋转,划出一道高高的弧线,狠狠刺向正在施咒的维纳斯,他在塔罗牌时很少与其他成员接触,但其实对其他成员十分了解。
维纳斯学的都是威力极大,非常恐怖的禁咒,因此也需要很漫长的施咒吟唱时间,这期间,艾瑞斯必须心无旁骛的保护她。
只要不断攻击维纳斯,艾瑞斯的抽不出手攻击,只能被动防御。
果然,三叉戟刺来时,艾瑞斯猛地顿住前冲脚步,下意识用双手护住肩头的维纳斯。
锋利的刺刃扎进他的掌心,然后刃尖在他体内慢慢凝聚着能量球,瞬间爆炸。
这样的攻击也无法真正破开艾瑞斯的体表防御,不过借着这个机会,尼普顿成功飘退到了纪东辰的身边。
“奥西里斯被杀,我们恐怕不会是他们的对手。”纪东辰声音里有一丝怯意,纪斩血的报酬很丰厚,但那也要有命去花才行。
尼普顿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6级魔法师都被杀了,一对一,他这个4级暗杀者更不会是李想的对手。
上次没能成功杀掉李想,尼普顿就有一种错过了最佳时机的感觉。
也许那时不纠结于等级问题,找世界联手的话,就能将李想斩杀了。
没有后悔药。
世界牌的持有者佛罗狄也已经被鸣绪杀掉了。
“两位,你们一走,我就死定了啊。”纪斩血咬牙,忽然转头看向纪东辰,低声说道,“族叔,只要你愿意帮我挡住李想,我可以将剩下的一半也给你!足够你冲击第二次9级!”
纪东辰原本有些暗淡的眼神忽然又明亮了起来。
冲击第二次9级所需的资源有多庞大他心里清楚,自己积攒了那么多年,加上纪斩血这次给的那个报酬也才只够一次,他现在年老体衰,没有几年可活,只有冲击那玄之又玄的9级,才有焕发第二春的可能。
没想到纪斩血剩下的一半资源居然还够他冲击第二次9级!
纪东辰深深看了眼这个声名大噪的晚辈,这小子果然精明,居然在生死关头还敢瞒着他们。
要不是奥西里斯死了,恐怕他还不会暴露自己的积蓄吧。
“好,既然这样,那我也就舍命陪君子了!事成之后,我会亲自过来验收。”纪东辰深吸一口气,对着尼普顿说道,“你去帮我拖延一会儿。”
“好!”尼普顿知道现在自己也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李想从不放过任何对他有过杀意的人。
轰隆!
紫色的三叉戟猛地刺出,翻天覆地的气浪涌向李想三人。
“这就是塔罗牌‘塔’么?”李想看着那柄三叉戟,所有的塔罗牌,除了第一张愚者,第二张魔术师外,其他不是赋予持有者灾厄能力,就是给予了一把灾厄武器。
尼普顿的这柄三叉戟让他的实力能在4级中脱颖而出,即使面对战力远超5级的李想也能有一战之力。
不知道艾瑞斯和维纳斯的恋人牌有什么功效,至今他还没看到过他们使用恋人牌。
紫色焰浪下的三叉戟来到李想眼前,他用烬灭天堂一格,恐怖的力量将两人分别震退。
那紫色焰浪一层层蔓延,仿佛空气都被蒸发光了。
空间在火焰里扭曲,周围的建筑一个个爆炸开,尼普顿的身影也在第一戟后消失。
他是一名暗杀者,擅长隐匿踪迹和偷袭。
艾瑞斯和维纳斯被逼退到了战圈外,维纳斯的禁咒封绝了周围的通道,让他们无路可逃,这不是一般的结界,只有杀死维纳斯,或者她自动解除才能消散。
否则将会一直存在。
铛!
赤红色的火焰外面裹挟着极紫之色,尼普顿忽然出现在李想的侧方,现身时,三叉戟已经快要抵达他的喉咙。
这是夺命一击,也是完全融入了他暗杀精华的一击。
李想依旧没有什么表情,好像他早就看穿了尼普顿的所有动作,手里的烬灭天堂切换到了初始状态,蓝色的光柱在汇聚,几乎和尼普顿同时出手。
轰隆!
光华过后,尼普顿不甘心的落地,捂住失去了左臂的左肩,整个人跌落在地,血流不止。
“这就是你的全力一击吗?”李想的表情有些失望。
那时在灾厄长城外,尼普顿的偷袭让他不得不使用还不熟练的阴影闪烁才堪堪逃生,让他心里染上了一丝阴霾。
在那之前,李想还没遇见过这么无能为力的局面,巨大的实力差距让他不得不夹着尾巴逃跑。
然而现在,昔日足以威胁到他生命的敌人却这么轻易就被击溃。
“呼。”尼普顿没有回答,长出了一口气,右臂握紧三叉戟,而下一秒,又是一道他看都看不清的蓝色光柱射来。
咔嚓。
这次断裂的是握住三叉戟的右臂!
铛铛铛——
紫色三叉戟坠落在地,让他第一次升起绝望之感。
眼前的这个少年是无法战胜的。
尼普顿慢慢跪在地上,忽然有些释然。
这么多年了,他是独狼,是独行者,不断为了变强而杀人,而战斗,冷血无情。
到头来却只是成为一个至高者的垫脚石。
弱者的人生果然毫无意义。
“你的双手杀了不少人,我不是想审判你,只是想告诉你,得到了多少,就要付出多少,余生就在忏悔里渡过吧。”李想举起烬灭天堂,这一次的湛蓝色光华命中之后,尼普顿身上的玩家气息开始逐渐消退。
站在一旁围观的维纳斯好奇看个不停,她很想知道这件灾厄武器的运作原理。作为一名孜孜不倦的神秘学魔法师,她的求知欲旺盛,对一切新鲜事物都有好奇心。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李想用净化能力。
洁净的光芒流转之后,尼普顿身上的玩家之力尽数消除。
只剩下了一具空壳。
他成了普通人。
这份力量足以让玩家世界颠覆。
难怪李想从不打算和世家联盟议和。
他的存在,就是所有玩家头上的一口铡刀,谁都不愿意有个人死死站在头顶上威胁着自己的存在。
无论他对自己有没有杀意,都不行。
这才是他们真正惧怕少主,想要杀死少主的原因啊。
维纳斯看向要塞出的那团迷雾。
李想落地,越过失魂落魄的尼普顿,看向迷雾:“差不多了吧,我已经给了你那么充足的时间,最后的底牌也该揭晓了。”
“哼!自大!不自量力!”
迷雾里传来纪东辰的声音。
然后从滚滚烟尘里突然伸出一只大手,极为有力,动作却很轻柔。
烟尘散去,里面走出了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的满头白发已经全部变黑,身体也健硕了不少,肌肉坟起,眉如梭目光如电,容貌威严孔武,两条手臂非常粗壮,比起艾瑞斯来也毫不逊色。
纪东辰睁眼紧闭的双眼,里面没有眼珠也没有瞳孔,只有一篇不断翻滚的混沌,时而灰色,时而深黑,全无运动规律可循。
他的气息还在变强,在逐渐恢复巅峰时期的状态。
这是真正的全盛时期。
可惜他使用秘法唤醒的沉睡在身体里的这个最后底牌,一旦使用了,那就会疯狂加速他的衰老。
如果正常速度,纪东辰还能撑三年左右,使用秘法后,最多一个月,他就会彻底死去。
而且秘法一用,他身体里的魔法粒子会尽数调动,以后的日子还会在不断变弱中慢慢死去,今天一战,晚上他就必须强行冲击9级门槛。
将自己逼迫到必死之局,纪东辰看向李想的浑浊眼珠中毫不顾忌的透露出恐怖杀意。
那是来自一名真正8级的凝视威压,让一旁划水的维纳斯一下子寒毛竖起。
8级和7级还有6级的差距更大。
进入6级之后,又是一个崭新的层次。
李想能在1级时挑战3级玩家,在3级时挑战5级,在5级时却很难与真正的7级对战,这就是后面等级的差距,强悍如他,也如此艰辛,更别说他们这些寻常玩家了。
李想也同样看着纪东辰,他逼迫纪东辰出杀招,就是为了在生死间寻求6级的突破。
他的修行速度太快,但和当下的局势看还不够快。
就是因为不够强,才会差点死在费钰景的那一击下,才会让鸣绪变成这样。
他渴望着更强大的力量。
而突破的最好方式,就是将自己逼入死局。
所以他会不顾一切去白家,来纪家,不畏惧任何敌人。
在鸣绪出事后,李想的心就死了一半。
如果鸣绪无法复活,无法变回原来那个她,他也没有活着的欲望。
没有了你,变得再强又有什么用呢?
纪东辰握紧拳头,他很满意现在的状态和力量,这就是许久未尝的最巅峰的感觉啊。
此刻的李想在他眼中就和一只蝼蚁一般。
“你们竟然还敢在这里迎战,真不知道是聪明还是愚蠢。”纪东辰冷笑,虽然即便他们三人此刻拔腿就跑,他还是会追过去,但是否能三人全杀就说不好了。
可要是不跑,还留在这里。
那三人全死的概率就会大大上涨。
可为什么那小子的眼中依旧没有一丝畏惧。
难道8级玩家在他眼里都不算威胁?
不可能!
5级和8级的差距他深有体会,再怎么天才和强大,也绝对无法逾越这条鸿沟!
“你这种状态,能全力出手几招?一招还是两招?我猜是一招,不然你不会一直将气息锁定我而忽略维纳斯他们。”李想悠然说道。
纪东辰青筋暴起,冷笑道:“一招又如何,杀你足够了。”
“好,那就让我看看8级玩家的全力一击有多强。”
李想举起烬灭天堂,不闪不避,切换到了暴烈状态,他现在也只能最后发动一次暴烈状态下的最终战技。
黑色的龙卷在天空中凝聚,如此狂暴的力量纪斩血也是第一次见到,空气里的魔法粒子似乎在一刹那就被纪东辰给吸收完了。
连维纳斯那坚不可摧,无法突破的结界也产生了丝丝裂纹。
她大惊失色,脸上笑容顿时消失。
在之前的人生,她还没遇见过8级的对手,因此结界从未被人用蛮力破除过。
看样子,仅仅是8级的纪东辰,就能突破她的结界封锁。
而纪东辰还不是真正强大的8级,像第一夫人那种8级才是那个层次里的佼佼者。
而被她认定的对手,那个女人,是9级之上。
真正的无力感涌上心头。
“带他离开这里,去我的浮空艇上。”李想忽然开口,看了眼还有些失魂落魄的尼普顿。
他不是个好人,但也不是奥西里斯那种十恶不赦的坏人,他只是在为自己而活,而当初在前世,尼普顿和李想的关系还不错,他也见到过尼普顿不一样的一面。
这也是他没下杀手的原因。
每个人都该有一次重生的机会。
维纳斯从惊愕中醒转过来,立即让艾瑞斯带上尼普顿,解除了结界,飞也似的朝浮空艇的方位而去。
纪东辰浑身黑气缭绕,凝聚的一拳在缓缓蓄力,很快就会轰出。
一拳之后,他们中必须有一个人死去。
李想也在积蓄着自己全身的力量,他在感悟,让自己的暗金色气息慢慢渗入到烬灭天堂中。
烬灭天堂是至暗本源的权能化身,许多力量都能从它的战技里体现出,可这还不够,他要将这把枪真正和自己融为一体,成为自己的所有物。
所以他要尝试,尝试将自己的气息融合进烬灭天堂。
也只有这样,才可能抵挡住纪东辰的这一杀拳!
轰隆!
天地骤然变色。
黑色的拳头宛如巨龙般咆哮,腾飞的刹那整个分家部落都仿佛消失在了世界里。
那股极致的压制感让纪斩血只能匍匐在地,如同仰望神灵般看着空中的两人。
李想也动了,扣响扳机。
行猩红色的流光闪过。
天地一片寂静,声音也被剥夺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