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ftu2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穿越尋俠記 txt-第五四二章 詭異的桌遊空間看書-nrb3m

穿越尋俠記
小說推薦穿越尋俠記
李智云这一趟仙界之行算得上是十分圆满。不仅解决了“念力”事件埋下的隐患,还跟王母娘娘攀上了亲戚。
如此一来,今后在仙界里不论是黑白两道都不会有人找自己麻烦了,打,他们打不过,玩阴的,他们也玩不过,跟王母娘娘的外甥作对,那不是找死么?
所以李智云现在已经没有了什么后顾之忧,人生的追求似乎也只剩下了“宇宙那么大,我要去看看”这一愿望了。
至于所谓的神界就算了吧,除了能看见鸿钧那样的大神以外、神界还有什么好玩的么?
当然,要去整个宇宙旅行也得先回地球,带上几个妻子一起去才好,一个人到处走不叫旅游,那叫漂泊。
但是在此之前,他还是决定去一次结界,除了兑现昔日许下的承诺,帮骊山老母拿到结界之心之外,他还对结界很好奇。
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为什么仙人进不去?甚至当初的霍光、牛金以及自己和苏倩倩这些非仙人也没能进去。
这些事情都需要搞明白,还有结界里面那个灭法门到底是干什么的?搞那么多钱回去有用么?
要知道钱这种东西只在它流通的环境里具有货币价值,一旦离开了它赖以流通的环境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了,钞票就是废纸,硬币就是金属。既然如此,灭法门搞那么多钱干什么?这更是令人奇怪的事情。
要去结界,用骊山老母给出的法子肯定是不行了,别说那个法子不行,就算行,他现在也已经不是童男了,而且身边也没有童女。
所以他必须按照自己的方法进入结界,他的方法其实最简单,那就是先进入太极图里面的混沌宇宙。
混沌宇宙可以被看做一个任意维度的多维空间,它和所有维度的空间都有联络,不管这结界是几维的,所以混沌宇宙也可被当做是宇宙的中心。
在他的想象中,自己曾经想进却没能进去的这个昆仑结界应该也是三维的,甚至有可能是四维的,其架构类似于通天教主或者菩提祖师营建的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但是规模一定会比方寸山和三星洞大许多,因为它是天然的。
所以他在离开天庭、又在星空中飞行了一段之后,就找了一颗由气体构成的行星落了上去,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避免出现虚空里只剩下一张太极图的情景,那若是有人经过还不正好纳入囊中?
到了行星上面,在漫天风暴的漩涡中心,他才放心的进了太极图,再次来到混沌宇宙。
站在混沌宇宙中,他把神识四面八方延伸出去,任它们放射到无限遥远,去搜寻一切可能存在的结界——在外面的大宇宙里探测不到的多维宇宙在这里都能探测到。
当然他最主要的搜索方向还是地球方向,因为他认为不论是通天教主的个人结界还是昆仑结界都不可能距离地球太远。
然后他就看见了正在斜月三星洞中打坐的通天教主,也就是世人所说的菩提祖师。
能在太极图里面看见菩提祖师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他没有打扰菩提的打算,继续寻找时,神识却被地球上空的一处空间给挡住了,没法继续向下投放到地球表面上去。
嗯?虚空挡住神识?这可是自打开发出神识之后从未遇见过的事情!
如来能够利用空间法则练成的天眼通,他当然也已经练成。
他可以清晰地透过那方空域看到地球北纬30-38°之间的山脉和河流,沿着这条纬度带,自西向东,他看到了昆仑山脉,看到了南阳伏牛山,看到了山东历城大龙堂,但是为何神识却无法穿透虚空去“触摸”这些山山水水呢?
难道这里就是昆仑结界?难道昆仑结界竟然是透明的?
与其在原地思索,不如飞过去看看,他连续施展了几十个瞬移,就到了地球的大气层外。用身体闯向那方空间。
神识过不去,身体能不能过去?
按照常识性的逻辑,神识过不去的地方身体当然更过不去。但是这一次事实颠覆了常识,他的身体竟然进去了。
他之所以可以断定自己进来了,是因为他看见了一个极具梦幻色彩的世界!
在原本透明虚无的空间里,出现了一个满目缤纷的世界!说是满目缤纷,是因为他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堵透明的墙。
透明的墙如何看得见?他当然看不见,他只是想象面前有这么一堵墙,因为这面“墙”上贴着一行照片!
12张彩色照片排成一行,就好像后世现代华国的企事业单位为了表示办公透明化、在一楼大厅墙上挂的职员照片一样。
与华国现代企事业不同的是这些照片并非半身照,而是全身照,身上的装束更是千奇百怪,与企事业单位里统一的制服大异其趣。
照片有男有女,都是地球人是错不了了,而且是黄色人种,但是与亚洲人的模样迥然有异,看上去更像是北美洲那边的印第安人。
这些人有的上身赤裸、脸部和躯干手臂上涂满红色的颜料,只在下半身围一条草裙,还有的则在身上披着一身兽皮,不论男女,脖子上都戴着用贝壳串成的项链,看样子竟似是渔民。
基本可以确认这是一些渔民之后,李智云再仔细观察他们穿的草裙和兽皮,就看出了端倪,那草裙竟然是用马尾藻编成,而兽皮则是鲨鱼皮。
更加诡异的事情还在后头,李智云竟然听见这些照片里有人在说话!
说话的至少有四个人,一个上身只在脖子上围了一条鱼皮披肩的女人问道:“杀谁啊?杀谁啊?”
一个身穿鲨鱼皮的中年男子说道:“杀八号吧!”
“好,那就杀八号!”另一个身上涂满红色颜料的中年男子也说道:“行,杀八号。”
李智云能够听懂他们的语言,是属于印第安语里面的一种,这四人取得一致意见之后,李智云发现剩下的8张彩色照片里面有一张上面多了几道血淋淋的爪印。
这是一个长着满脸胡子的男人,五官残留着一些猿人的特征,按照从左到右的顺序,这张照片正好排在第八位。
然后刚刚说话的四张照片都陷入了沉默,忽听一个声音说道:“八号被杀,女巫是否使用解药?”
这个声音是个女的,却是不属于12张照片里的任何一张,感觉是画外音。
忽然5号照片上那个上身围着马尾藻的女人说道:“用解药。”
马尾藻女人话音刚落,8号照片上面大胡子身上的血痕就消失了。
又过了一会儿,画外音说道:“天亮了。昨夜是平安夜。”
看到这里,李智云已经看懂了一些事情,并因此愕然。这不是后世手机上面的社交游戏狼人杀么?谁在混沌宇宙里面搞出来这么一个APP?还是我出现了幻觉?
为了验证是不是幻觉,他连忙向后倒飞,连一瞬都不到,眼前的“照片墙”就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仍是地球东北半球地表上的景象,只是由于地球的自转,画面与先前已经略有不同。
不对!刚才一定不是幻觉!想到此处他再次前进,又进了刚刚那个空间,立即又看见了照片墙,而且听见照片墙上的1号照片那个身穿鲨鱼皮的男人正在说话:“我就是一个平民,夜里不睁眼的小平民,我会根据你们的发言投出我的一票。”
还是狼人杀!而且这一局游戏还在继续!他知道1号照片里面的鲨鱼皮男子在这局游戏里面的身份根本就是个狼人,却在这里冒充平民贼喊捉贼。
李智云是玩过狼人杀游戏的,知道这个游戏里面的十二个玩家分为两个阵营,其中八个好人处于同一阵营,好人里面又分为四个神和四个民,与他们敌对的是四个狼人。
胜负方式通常为屠边。即四个狼人全部出局则好人阵营获胜;但若是四个神全部被杀或出局、或者四个民全部被杀或出局则是狼人胜利。
在后世现代的网络上以及现实里的桌游俱乐部中,通常一些自认为思维逻辑不错、智商较高的年轻人都比较喜欢玩这款游戏,不论男女。
但是问题是在这样一个空间里怎么会有12张照片在玩游戏?玩家的真人在哪里?画外音那个女法官是谁?游戏运营商又是谁?
而且根据脑子里的百度信息,地球上的狼人杀游戏最早是出现在1997年的俄罗斯,而自己眼下所处的时空明显是与隋唐时期同步的,这时候的人怎么会玩这种游戏?
李智云百思不得其解,又想到既然自己这么一进一出又一进都没有影响到参与这场游戏的十三个人,就意味着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能力,如此何不静静地看完这一局再说下一步如何行止?
于是他就站在这道“照片墙”前面耐心观战,一轮发言下来,十二张照片里每个人都说自己是个好人,这是这款游戏的基本操作,狼人不会承认自己是狼人,好人更不会说自己是狼人。
发言结束后就是公投环节,11号玩家、一个倒霉的头上插了一支鸟羽的印第安男子七票加身,高票当选“狼人”被公投出局,而他在这局游戏里的真实身份却是平民。
李智云当然已经知道这局游戏里的四个狼人是1号、4号、6号和7号相片,也知道女巫是5号,通过这一轮发言又知道了预言家是昨晚被杀却被女巫解药救活了的“银水”8号。同时抿出了猎人和守卫分别是2号和10号,剩下的都是平民。
而身在局中的十二个人里面除了四个狼人之外,包括已经出局的这个11号在内的八个人都还处在懵逼状态,不知道到底谁是狼人。
出局者有权发表遗言,11号玩家一脸的生无可恋,说道:“无所谓,反正像现在这样活着也没啥意思,不如死了省心,不过我真的不是狼人。现在你们就只剩七个好人了,却仍然面对四头狼,如果你们认为他们只有三头狼,那你们一定会跟我一样死掉的……”
这番遗言如果单从游戏角度来看算得上是中规中矩,但是李智云总感觉这个11号的态度不像是在玩游戏,似乎真的已经面临死亡一样。
这就更让他无法理解了。二维的照片可以有生命么?当然不可能。但既然本来没有生命、那就更谈不上什么死亡,这个已经出局的、原始人一样的印第安人在感慨什么?
遗言结束。李智云看见11号玩家的照片迅速淡化,直至虚无,“照片墙”上就只剩下了11张照片。
见此情景,他脑海里忽然灵光一闪,就想释放神识去触碰一下原本存有11号照片的这片虚无,结果却骇然发现自己的神识竟然出不了识海了!
这一惊非同小可,他连忙退出了当前环境,再次回到外面的混沌宇宙之中,却发现神识立即就恢复了正常,只是仍然无法穿过面前的一大片空间抵达地球,往其它任何方向延伸都可以延伸到无限遥远。
这真是见了鬼了!他壮起胆子第三次进入前方的“照片世界”,听正好听见画外音女声说道:“天黑请闭眼!”
游戏进入了第二夜。
与第一夜不同,第一夜他是半途闯入的,所以没有看见完整的夜间进程。
这一次他看见了夜间的全过程,首先画外音提请预言家查验其他某一玩家的身份,之后提请守卫决定守护一名玩家或者谁都不守,然后预言家和守卫闭眼,狼人睁眼,决定今晚杀掉的目标,最后询问女巫是否使用毒药。
女巫只有一瓶解药和一瓶毒药且不能在同一夜同时使用,第一天她把解药用在了8号玩家的身上,今夜就之剩下了使用毒药的权力。
这一夜四个狼人仍然杀8号玩家,因为8号玩家不仅是“银水”身份而且是预言家,每晚能够验明一个人的身份,留着他在游戏里将会使狼人无所遁形。
10号守卫今晚守护的是他自己,女巫没有使用毒药,当画外音说出“天亮了”之后,李智云看见8号预言家的照片像是被人泼上了一层鲜血,被染得通红,随即淡化消失,这局游戏就只剩下了10个玩家。
李智云发现当前这个游戏与后世自己玩过的12人狼人杀还是有一定区别的,那就是这局游戏里面没有推选警长这一设定,所以8号预言家死了也就死了,如同从第二夜开始死掉的任何一个玩家一样没有发表遗言的权力,更无法用警徽流来指示他昨夜的查验结果。
7号狼人所说的恰好是10号真守卫的想法,所以当10号无比愤慨地表示他才是那个真守卫时,这一局游戏就陷入了烧脑的困境。
7号和10号两人之中必有一狼。可是哪个才是狼呢?
只有8号预言家才具备验明他们的技能,但是预言家第一夜验的是5号玩家,给了5号一个“金水”,今天早晨就死了,谁还能证明他们两人谁是守卫谁是狼?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