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vp7v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討論-第九百零三章 拖出去埋了展示-66s33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黎明之前,天空深暗的宛如一块幕布,笼罩着大地。
“曹延,我有时候会想,如果不和你成为伴侣,会不会更好一些。”卧室里,宝月侧身依偎在曹延胸口,幽幽地道。
“哈?”
风暴初歇的档口,曹老板本来身心愉悦,正在洋洋得意,措手不及就遭到了一次暴击:“莫非我在某些方面让你失望了?不应该啊,刚才你还水漫金山,一直求我来着。”
“去你的。”
宝月挪动身子,调整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我是觉得自己成了你的累赘,你现在的对手已经上升到主神的层面,我什么忙也帮不上。”
曹老板懂了,原来公主殿下是因为从原本的海族统帅,变成了处处受到曹老板照顾呵护的花瓶,有些伤自尊。
其实花瓶这种事也看天赋,小公主费丽尔就很喜欢当花瓶,没事找姐夫撒撒娇,进行深入浅出的交流,在家里当花瓶也能当的很快乐。
宝月和王梨就不甘心当属性单一的那种花瓶,她们还希望能成为曹延的贤内助。
曹老板道:“咱们城内的各族精锐,不是都归你统帅吗?”
宝月哼哼唧唧的道:“他们表面上听我的,但那都是看你的面子。真有行动的时候,没你的命令,我根本调不动他们。”
曹延失笑道:“这我可帮不上忙,需要你自己来积累,你带着他们多打胜仗,他们自然就会逐渐服从你的命令,不把你当成被我用大法器降服后靠走后门上位的女妖精。”
“什么被大法器降服,难听死了。”
宝月白眼道:“我当然知道需要时间,才能让你手下那些骄傲的家伙慢慢服从,就是心里有些别扭。”
“这样吧,北域救回来那些职业者,由你负责后续跟进,安排他们做些事情,怎么样?”曹延决定给宝月多找些事情做。
“好的哩!”宝月喜悠悠的应了。
天色大亮,曹老板准时起床。
到了他现在的层次,用仙侠小说的套路来形容,就是已经能食气而生,妥妥大罗神仙的级别。
不过要是不睡觉也不吃饭,人生乐趣起码少了五分之二,所以曹老板将‘睡觉’和享用美食当成了个人爱好,乐此不疲。
餐厅。
媳妇们都起床后,一家人围桌而坐。
今天的家庭成员格外齐全,连魔宠们也参加了聚餐。
曹老板和媳妇们一桌,不远处,蛋蛋缩小了身形,看起来圆滚滚的,居然有些呆萌。
它和鲍鱼也在吃东西,食物是一条被囚禁在微缩空间当中,看起来跟壁虎差不多大的深渊恶龙。
蛋蛋正在摄取它的精气和魔力。
鲍鱼负责充当帮凶,以触手把恶龙的四肢和颈部勒的紧紧的,那恶龙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一脸绝望。
院子里,圈儿带着小胖狗,在围捕一只蝴蝶,到处疯跑。
院门处的台阶上,小胖妞坐在那吃奶油起司,大猫和老龟一左一右的趴在她身边,用鄙视的眼神看着小胖狗和圈儿乐此不疲的抓蝴蝶。
空中还有另外两个看客,是大棍和二棍。
它们将磅礴的身躯盘绕在云层里,脑袋却从云端伸了下来,悬在城主府上空,也跟着看热闹。
上午九点一刻,城内的中央议事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昨天被救回来的北域以及永夜村的幸存者,共十余人作为代表,在侍者的引领下走进了厅内。
他们带着些好奇和紧张的情绪,落座后开始左右观望。
“据说天空之城各大种族的首领,都会来参加这次会议,有神灵也会出席!”
“嗯,中央区域那些席位就是给神灵预留的……”
众人低声探讨,交换着自己知道的消息。
“我昨晚在城内安顿以后,连夜修行了一次。今早从修行中回醒,发现半晚的修行,居然抵得上我之前两个月以上的积累,天空之城的元素气息之厚重,简直不可思议,要是能在城内长期修行,神灵不敢说,我觉得晋升君王级应该能做到。”
“你顶多领主级顶峰,我是君王还差不多……”
“我想加入天空之城,你们觉得怎么样?”
“你们这么快就忘了我们永夜村是怎么被毁的,准备开始找新的靠山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永夜村的幸存者中,坐着一位中年相貌的消瘦男人,沉声道:“计方长老和计庸,都对曹延的为人有过质疑,你们也忘了?”
“计千枪,大长老和计庸的判断已经证实了是错的,你怎么还揪着不放。”
说自己想加入天空之城的人道:“咱们就是人家天空之城救回来的,我想加入怎么了?我们永夜村已经没了,只有加入天空之城,才能给村里人报仇。”
计千枪不屑道:“你想加入,人家也未必要你。”
而就在他们交谈的同时,议事厅内陆续有人进来,席位逐渐被坐满。
提农等人和曹延也从外边走进厅内,在中央处的席位落座。
“这次召集大家碰面,有两个议题,一是商谈北域被天使军攻占,应该如何应对,我需要听听大家的意见。”
曹老板开门见山:“第二是关于咱们天空之城下阶段的发展。”
曹延定下了基调,众人便相继发言,提出各自的见解。
会议正在进行当中,永夜村的计千枪忽然站了起来:
“我永夜村老少九百余人,昨日被天使军袭击,幸存者只剩百余口。我想知道,曹城主会为我们报仇,与天使军全面开战吗?”
曹延:“短时间内我们不会和天使军正面交锋。”
计千枪原是大长老计方手下的人。永夜村被天使军袭击,他随同计庸一起逃入暴雪山脉,遂被奥赫和戴唤雨带了回来。
他听过计庸和计方对曹延的质疑和评价,也跟着对曹老板心怀成见,此时眼神微眯,追问道:“据我所知,天空之城以往和天使军交手,从来没落过下风,为什么突然就不行了,处处躲避,不和天使军正面交锋?
曹城主是怕天使军人多势众,还是另有用心?想借助天使军铲除异己,为自己谋求更大的权力!”
厅内蓦然安静下来,有不少人扭头看向这位不知死活的好汉。
曹延道:“天使军进入我们绿丛林世界的主力军团,多达四万余名天使。
而他们背后的光明神系,有天使军数百万。我们现在和天使军交战,纵然能获胜,他们还可以再派遣更强的力量,进入我们绿丛林世界,你觉得到时候该怎么应对?
你只看见眼前的胜负,考虑过更长远的未来和光明神系的斗争形势吗?”
计千枪被问的瞠目结舌,一度非常尴尬。
他沉默片刻,忽然道:“计庸被你的人带走了,他现在在哪里?”
“杀了。”
曹延干净利索道:“永夜村与天使军正面对决,与计庸的搬弄是非有直接关系,你觉得他不该杀吗?”
又道:“现在我们来说说你的问题,第一,你能得以幸存,站在这里和我说话,是因为我让人去北域救了你。你说我别有用心,想借天使军的手铲除异己,这种没有半点依据的片面之言,你用来指责刚救过你的人,可见你这个人的品性。
其次,这里是联合会议,数百家势力共同参与,你当众跳出来散布谣言,往轻了说,是对我的污蔑,往大了说,就是在动摇军心。”
计千枪面红耳赤,他站起来之前可没想到曹老板的词锋会如此犀利,说的他哑口无言。
计千枪不甘道:“这里是你的地方,当然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我保留我的意见。”
曹延之所以愿意说这么多,是因为这里坐着联盟下辖数百家势力。
他讲完了道理,顿时面色微沉,翻脸比翻书还快:“来人,把他拖出去,斩了。”这种货色留着必定是个祸害,曹老板决定直接将其掐死。
“什么?”
计千枪骇然道:“你凭什么杀我,就因为我质疑你?”
几个永夜村的人也下意识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纷纷色变。
曹延的作风之犀利强势,刷新了他们的认知。
“现在是和天使军交战时期,你散布谣言,中伤主帅,动摇军心,哪一条不是死罪?”曹延淡定道。
计千枪还想争辩,已然被两个如狼似虎的侍卫制住。
恰在此时,米提从议事厅外快步走了进来,朗声道:
“戴副城主让我来通传捷报,奉城主令,昨天深夜,我们折返突袭了永夜村和霜雪之城,白冰城等数处天使军在北域的驻地,袭杀天使两千余众,大胜。”
米提话落,厅内众人皆是情绪振奋,低呼声响成一片。
包括计千枪自己听到米提通传的捷报,也是面色惨白,失去了争辩的借口,被两名侍卫直接拖出去埋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