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42n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笔趣-第632章 大通錢莊2閲讀-oj5pm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此刻听到花满楼的解释,陆小凤也轻笑一声道:“确实是有缘分,非但和花公子有缘,这人和人之间有缘,可以互相帮助,而人与佛有缘,说不定这佛爷能够帮我们找到一些线索!”
听到陆小凤的画外之音,花满楼却毫不含糊的点头道:“说的有道理,看来陆兄今天来不光是为了拜佛了!”
“那花公子呢?”陆小凤开口问道。
花满楼则是摇头说道:“让陆兄失望了,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求佛祖指点迷津的,而是来找一位朋友的!”
“哦?”
陆小凤依旧是有些怀疑,看了眼旁边的林寒,他才开口道:“林寒兄弟,你可是赢了花公子的扇坠,怎么今天的话这么少?”
林寒无奈一笑,看了眼远处走来的一个和尚,随后才对着陆小凤和花满楼开口笑道:“陆大侠,我想花公子说的可能没错!”
陆小凤一愣,也同样看到远处的和尚朝着他们走来。
花满楼亦是轻轻的摆了摆扇子,不过多声张。
不过片刻,那和尚就走到几人身前,对着几人双手合十行礼之后,才看向花满楼低声道:“花公子,钱夫人已经恭候多时了!”
听到对方真的是来探望朋友的,陆小凤也略微感到有些惊讶,不过却并没有在继续问下去。
而花满楼则是道了声歉,才跟着那和尚离开。
深深的看了眼离开的花满楼,陆小凤才回过头来,看着林寒开口问道:“林寒兄弟,看来我们只能自己接着找了!”
林寒点头。
倒是旁边的司空摘星,眼珠子一转,开口道:“我们三个人,为何不分开来找?”
陆小凤则是有些奇怪的看了眼对方,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你这么积极,莫非是手痒了?”
“嘿嘿!”
司空摘星有些尴尬,随后也低声开口解释道:“你们看着寺庙的香火这么旺盛,有钱人又这么多,肯定有好东西!”
“……”
听到那司空摘星的话,陆小凤也是一时无语,愣了愣后才忍不住的无奈道:“这可是寺庙,这里面的东西你也敢偷?”
“唉,什么偷,我就是借来玩两天,到时候重新还给他们不就好了!”
司空摘星有些无奈,不过看到陆小凤的眼神之后,却也只能摆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去帮你找佛珠,这总行了吧!”
说罢,司空摘星就脚底抹油的开溜了。
对此陆小凤也是毫无办法,只能看着林寒耸了耸肩道:“看来只能咱们两个去找了!”
林寒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寺庙里的布局,想了想开口道:“我觉得无艳姑娘让我们找的东西,肯定不会是在人多的地方,我看到寺庙后面还有不少的房屋,说不定那里会有收获!”
陆小凤轻笑了一声,看了眼林寒,开口问道:“就是不知道咱们找的是不是活的了!”
但是林寒听闻此话却摇头道:“陆大侠多虑了,如果是死的,那印版又是谁雕刻的?还有那么多的机关,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陆小凤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都清楚的知道无艳是假的,而这串佛珠,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真的线索。
只不过对方既然是想要诱导他们,那林寒和陆小凤自然还是要来看一看对方打的是什么主意,才能够分析出下一步的动作。
此刻两人信步而走,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在寺庙中转了起来。
没多久,林寒就低声笑道:“陆大侠,找到了!”
陆小凤一愣,看了眼周围的一切,却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林寒兄弟,这里空无一物,连个人影都没有,你找到什么了?”
林寒低笑了一声,指了指一侧虚掩着的小门。
那小门只能容纳一人进出,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多少人涉足其中,故而门口的杂草也茂盛无比,如果没人注意,恐怕只会被人当成是遗弃的院子。
而陆小凤则是忍不住的啧啧称赞,看了眼林寒,才开口道:“没想到对方竟然如此的用心!”
“那也未必!”
林寒摇头,微微停顿后,开口说道:“岳清早就死了,不是吗?”
陆小凤稍微一想,瞬间就明白了林寒所说的意思。
如果按照洛马和蒋龙的说法,岳清早就死在了瘟疫之中,尸骨也供奉在这云间寺里,而这个地方看起来荒无人烟,又少有人问津,如果要存放骨灰,自然是放在这里最为合适了。
推开小门,陆小凤和林寒就走入其中。
这院子里只有宽大的房间,同样是房门虚掩,并未上锁。
“嘎吱……”
林寒推开门,一股子的腐烂木头的味道就冲了出来,让人作呕。
不过来来两人却都是面色不变,目光也都落在了房间中的诸多牌位上。
这里面,赫然是供奉了无数的牌位。
扫了几眼,林寒就看向了其中的一个排位,那排位略显高大一些,做工也似乎比其他的排位要精细许多,上面更是刻着一行小字。
“家父岳清之位!”
看到这几个字,陆小凤的眼睛就亮了起来,而他整个人也忍不住的啧啧称赞了起来。
“林寒兄弟,原来无艳姑娘竟然是岳清的女儿啊!”陆小凤开口轻笑道。
林寒则是点了点头,却意有所指的开口道:“陆大侠,鱼儿既然已经上钩了,看来咱们还需要再去一次,看看他们准备如何了!”
陆小凤低笑了两声,也是忍不住的乐道:“如果不是你我放出去的假消息,恐怕不管是谁来了,都会信以为真吧!”
林寒点头笑了笑,然后看了一眼周围摆放的贡品香烛,也是开口叹道:“这牌位本来就是真的,只不过牌位上的人,却未必就是真的了!”
陆小凤也缓缓点头,目光闪烁之中,已经开始考虑后面的问题了。
到了此刻,他们已经确定了岳清没有死的事情。
如果岳清死了,对方就没有必要如此的大费周章,而对方又是让无艳冒充岳清的女儿,又是欲盖弥彰欲拒还迎的留下线索,所谓的,也是想要彻底的把林寒和陆小凤骗过去。
只不过对方却没想到,他们的出发点,从一开始就大错特错了。
此刻陆小凤在沉吟了片刻之后,看向林寒开口问道:“林寒兄弟,你要不要来跟我赌一把?”
林寒一愣,随后有些好奇的看向陆小凤,开口问道:“赌什么?”
陆小凤看着林寒笑着说道:“咱们两个现在负责这个案子,自然是赌看谁猜得准了!”
“……”
林寒有些无语的看着陆小凤,倒不是他怕跟陆小凤赌,而是他完全已经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所有经过,这种情况下,陆小凤要跟他赌,那他岂不是赢定了?
看了一眼得意的陆小凤,林寒也开口低声问道:“那陆大侠想要赌什么?”
“赌谁是幕后真相,赌整个事件的真相过程!”陆小凤开口轻笑。
微微停顿之后,陆小凤又再次开口道:“如果我赢了,你就把解药给我,如果我输了,那我陆小凤自认倒霉,到时候就输你一个承诺!”
林寒则是摇了摇头道:“陆大侠放心,不管这件案子是否能够破掉,你的解药都会给你的!”
“而且如果陆大侠不愿意帮我,那现在也可以一走了之,林寒马上就双手奉上解药!”
言下之意,却是不再强求陆小凤帮他了。
不过林寒敢于这么说,自然是有所依仗的,现在案子已经破获在即,陆小凤断然是不可能离开的。
就算是为了心中的那一份好奇心,恐怕陆小凤也会继续追查下去。
而也正如林寒所料,此刻的陆小凤听见林寒的话后,有些无奈的苦笑了一声,随后就摇头拒绝道:“林寒兄弟啊,我可是把你当兄弟,你却处处算计我,罢了罢了,谁让我陆小凤天生好奇心太重呢……”
说到这里的时候,陆小凤又是看向林寒,正色道:“既然现在对方已经把该告诉咱们的都说了出来,那咱们是不是应该也做点什么?”
林寒点头,略微沉思一下,才开口道:“看来我们还要在去一趟极乐楼,并且找到极乐楼的位置了!”
陆小凤默然。
接着,就看见陆小凤突然上前几步,拿起了那牌位前所放的佛珠,然后和自己的佛珠对比了一下,陆小凤才微微的摇头。
看到陆小凤的这个动作,林寒则是开口笑道:“怎么了,陆大侠莫非是舍不得无艳姑娘?”
陆小凤轻叹了一声,随后开口说道:“不知道她在极乐楼里是什么位置,是否是受人胁迫?”
林寒却无奈的摇头笑道:“不可能的,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极为重要的人物,我相信他们也不敢随便找个人来假装是岳清的女儿!”
陆小凤也叹了口气点750了点头,把那两串佛珠都收了起来,最后看了一眼林寒,他才朝着外面走去。
此刻两人已经找到了岳清的牌位,自然也清楚的知道无艳的意图了。
刚刚走到门口的时候,陆小凤却还是有些狐疑的开口道:“林寒兄弟,我总觉得无艳似乎没有那么简单,她让我们来这里,似乎有着其他的暗示!”
“暗示?”
林寒微微一愣,原本无艳是要找林寒的,毕竟是林寒赢了赌局,在加上银票案也是由林寒来负责的,只不过昨天晚上的时候,陆小凤和无艳曾经在一起呆了没多久,随后司空摘星就被极乐楼的昆仑奴发现,几人才匆忙离开。
而此刻被陆小凤这么一说,林寒也微微一愣,他当然知道这里是做什么的,不过现在还没有到了拆穿的时候,也没有必要着急。
看了眼寺庙里的建筑,林寒只是随口道:“那我们就在转转看看,也许能够发现什么!”
就这样,两人就这样随便的逛了起来,但是没过多久,两人就发现了几分不对劲的地方。
,走了没多久,就看见陆小凤低声说道:“林寒兄弟,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人在监视我们?”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压的极低,更是假装咳嗽来掩盖住自己说话的口型!
林寒也暗暗的点了点头,不动声色的开口说道:“不用担心,那人刚才已经离开了!”
这一句话,顿时让陆小凤微微一愣。
他只是感受到有人在监视他们,可是林寒却能够确定对方的位置,并且知道对方离开了。
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陆小凤感到惊讶。
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前面却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
而在两人身前不远处的房间前,一个少女正在晾晒经书,此刻大风吹起,一卷经书瞬间被吹了起来,不偏不倚的落在了陆小凤的身前。
陆小凤捡起经书,随后看着急忙追过来的少女,开口轻笑道:“原来风也喜欢读佛经,看到姑娘晒经书,就忍不住的来翻一翻……”
那少女急忙接过经书,微微一礼,低声道:“多谢公子!”
说完之后,却又急忙跑回到了屋里。
看到对方的身形,陆小凤就忍不住的开口叹道:“没想到这寺庙里竟然有如此清秀的女孩子在这里清修啊!”
说完之后,陆小凤却没有听到林寒的回应,在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花满楼从外面走;了过来。
“看来刚才是因为花公子出现,那些监视我们的人才离开了!”
林寒低声开口。
陆小凤也点了点头,开口笑道:“花公子,我不得不相信缘分了,没想到我们才刚刚分开,现在可就又见面了!”
花满楼也同样是满脸笑意,打开折扇摇了两下,也是开口笑道:“既然陆兄和林寒公子都来了,那就一起去探望我的朋友吧!”
“花公子有请,那我们可就却之不恭了!”林寒开口回到。
说完之后,花满楼便是伸手做出一个请的姿势,便带着两人进入到方才那少女的房间。
而等到进入其中之后,林寒才发现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房间而已。
至于那屋子中的少女在看到花满楼后,脸色也是一喜,不过却又是欲言又止,只能微微垂头,低声道:“三位公子请坐,霞儿这就去给你们备茶!”
花满楼倒是对这里熟络的很,请林寒和陆小凤坐下之后,他才取出几幅药剂,对着旁边的少女开口道:“霞儿,这是我配置的百花散,用雨水煎服也许会对令堂的病情好一些!”
霞儿也不客气,接过百花散之后,就垂着头急忙去准备茶水,只不过顾盼之间,却不时的偷瞄几眼花满楼。
林寒心中一动,他是知道这霞儿的身份的,只不过现在还无法拆穿,否则的话,说不定就害了这个如花似玉的少女了。
不过这件事情,陆小凤却还不知道,只是看着花满楼开口笑道:“原来花公子的朋友就是这位霞儿姑娘啊!”
花满楼微微点头,开口回应道:“说是朋友,其实是一位长辈,就是霞儿姑娘的母亲!”
“我刚才还以为是花公子对霞儿姑娘有情,而霞儿姑娘也对花公子有意,莫非是来提亲的吗?”
旁边的陆小凤看了眼花满楼,却开口挪揄道。
这句话,也让花满楼急忙摇头,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后,花满楼才开口解释道:“陆兄不要乱开玩笑,我和霞儿姑娘从小相识,有些兄妹的情分!再说了,霞儿姑娘是个女孩子,这么说对她不好……”
这时,一旁的林寒特接口笑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这可是佳话啊!”
花满楼听见林寒也调笑自己,只好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说道:“就算是如此,我又能怎么样呢?”
“霞儿姑娘只不过是在庙里清修,又不是出家做尼姑,花公子有什么可顾虑的?”
陆小凤开口问道。
“陆兄,林寒公子,你们才刚刚认识霞儿姑娘,当然不知道她的事情,也感受不到她心里的痛苦。”
微微停顿之后,花满楼才轻叹了一声,继续低声说道:“霞儿的母亲染上了麻风病,霞儿常年就在这云间寺里陪着她母亲养病!”
花满楼的话,让陆小凤微微一愣,随后也是一脸的感叹:“真是个孝顺的女孩子啊!花公子,陆某刚才失礼了!”
花满楼摇了摇头,微笑了一下:“不知者无罪,不过陆兄和林寒公子应该认识霞儿的父亲!”
“霞儿的父亲?”
陆小凤微微一愣,却想不通谁家的女儿能够长的如此水灵。
而花满楼则是了手中的扇子,摇了摇折扇,开口说道:“霞儿的父亲,是我们大通钱庄的大掌柜,叫做钱老大,上次他还跟我说过,委托了你们两位去查案的事情……”
“钱老大!”
他们在这里偶遇到花满楼,已经是极为巧合的事情了,而这钱老大出现的时机却依旧不是巧合能够形容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