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c09精彩小說 蓋世雙諧-第三十九章 殺手“三字王”熱推-ea75s

蓋世雙諧
小說推薦蓋世雙諧
身为黄门少主,黄东来所知晓的江湖人物自不在少数。
此刻,看着眼前这名“说话只说三个字”的剑客,黄哥忽然想起了一个人来——三字王。
顾名思义,这人姓王,特点就是每句话都只说三个字。
当然了,仅靠说话有怪癖这点,是不可能在江湖上扬名的;三字王能出名,靠的主要还是武功。
他的那手快剑,名唤“细无声”,乃是他自创的独门剑法,且只有用他手上那柄细剑可以使出来。
此剑法的特点有二:
其一,是“快”,快到哪怕他告诉你他什么时候会出剑,任由你戒备着……你也看不清、防不住。
其二,是“险”,“细无声”的所有剑路皆是指向人体上那些致命的要害,只要有一击得手,中剑者便是九死一生。
因此,死在三字王剑下的人,往往都还没来得及感到疼痛,便觉喉头或心肺处忽泛起凉意,紧跟着就断了气儿。
而除了剑法之外,三字王的轻功也十分了得,有人说他的轻功能跟蜀中黄门的门主媲美,还有人说他比那“苍山飞鹤”还略胜一筹……
总之,这人是轻功剑法双绝,要论单打独斗,恐怕许多高门大派的掌门都不是他的对手。
更可怕的是,这家伙并不是什么正道中人,而是个杀手。
高门大派的掌门反正你轻易也见不着,但这三字王……搞不好哪天他“接了单”就会来找你。
今夜,三字王会出现在这里,自然也是在拿钱办事。
不过,在一件事上他说谎了——那个花钱让他办事的雇主,其实并没有指名让他杀死黄东来,他今晚的任务只是“在那些蒙面杀手的行动结束后将他们尽数灭口”而已。
这已不是三字王第一次执行这种任务了,几天前那帮在酒肆中埋伏过林元诚的杀手,在撤退后就都被三字王给灭了;方才那群企图杀死郭琮的蒙面杀手,此刻也都已被三字王所杀。
谁能想到,被孙黄二人当作“饵”的那位,反倒成了那批人里活得最久的……虽然,也就多活了一时半刻而已。
看到这儿,肯定有人又要疑惑了:既然那雇主都雇了三字王了,为什么不直接让三字王去杀林元诚和郭琮呢?何必让一帮杂鱼冲锋陷阵,却让一个高手在那儿善后呢?
列位,您注意了,我可从来没说过雇三字王的人和雇那两批杀手的人是同一个人。
这里头究竟有什么文章,此处还没到讲的时候,不过这点很关键,所以我也就先给您提个醒。
那么,为什么这会儿三字王要找黄东来的麻烦呢?
其实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他一时兴起。
您别看这三字王出场好像还挺酷,实际上这是个很“谐”的人,只要他兴致来了,什么荒唐事他都敢干,什么人他也都敢得罪。
眼下,他发现黄东来轻功不错,内功路数也很奇特,便起了好奇心,想要试试后者的功夫;他号称收了钱要取黄东来的性命,也不过就是想骗对方全力以赴,出手时不要有什么顾忌。
而黄东来自是不知对方心中所想,只当自己是真被盯上了,紧张得不行:“阁下……莫非就是那杀手‘三字王’?”
“正是我。”三字王见对方把自己给认出来了,便也没有否认。
“我能问问是谁让你来杀我的吗?”黄东来又道。
“少啰嗦!”这三字王是个急性子,他眼看自己的身份已经被猜到了,生怕对方接下来继续问长问短说个没完,所以道完这三个字,他便直接出了手。
下一秒,但见他那细剑骤然出鞘,连刺带削,一轮细密轻逸的剑式似雨点般疾袭向了黄东来的躯干。
什么?你问他为什么没有攻击喉咙?那是因为黄哥的脖子天生就比常人略短一些,所以其身上等于是少了个弱点。
叱叱叱——
三字王的剑快,黄东来的身法也不慢,尽管此时的三字王暗暗留了手,并未以全力出剑,但黄门的轻功确也是不同凡响,在这空间有限、且高低不平的屋顶上,黄东来也仍能将那又疾又密的剑招避得干干净净、衣袂不沾。
前文中也提到过,这世上的轻功大致分为两个类型:一类就是所谓“最纯粹的轻功”,追求的是飞檐走壁、踏雪无痕,练到最后身轻如燕,左脚踩右脚螺旋升天,比如那苍山柳家的“纵霄诀”就属于这种;而另一类呢,就是《天龙八部》里“凌波微步”那样的,说是轻功,实际上其精义在于“身法”,讲究个闪转腾挪、灵动莫测。
这黄门的轻功,就属于后者,虽然在“飞檐走壁”这块没有前者那么厉害,但在躲避攻击这块可是高明得很。
将这功夫练熟了以后,只要利用身法和步法的变化,加上瞬间的爆发力,就可以在某些瞬间让自己于对方的视线中化为残影乃至消失。
要比喻的话……蚊子都见过吧?
没错,就是这么牛逼。
“好轻功。”三字王连攻三轮,一剑未中,不过他丝毫没有着急,反而是笑着赞叹了一句。
而黄东来呢,穷于应付之际,心中已在暗骂:“靠……我已经出全力了,这逼却好像还有余力的样子,怕不是在玩弄我吧?”
数秒后,三字王好像看出黄东来有点顶不住了,于是便暂时停下了剑招,稍稍拉开些距离,再用挑衅的语气说道:“不还手?”
他这仨字儿什么意思很明显啊,黄东来一听也是冒出三分火气,故如其所愿,从怀中甩出了几支暗器。
叮叮当——
两根针,一支镖,一闪即至,可在那细剑精准的格挡下又皆被弹飞了出去。
这一刻,三字王神色微变,只因他接完这三下,手有点麻了:“好内功。”
很多人都觉得玩儿暗器的人都是些正面刚不过别人的货色,所以内力不会有多好,实不知真正的暗器高手内功也绝不会差,甚至比一些专练刚猛拳脚的人更加高明。
三字王自是识货的,尽管像“无奇功”这种段位的内功让他已无法察知出深浅,但凭着那兵刃上透来的绵绵后劲,已足够让他判定眼前这位黄门少主的内功怕是同龄人中无出其右者。
“你到底是在杀我,还是在试我武功?”黄东来也不傻,事到如今他也看出了对方的意图,故而在喘过一口气后,立马问道。
“呵……”三字王笑了,“你说呢?”
“哼……”黄东来冷哼一声,话锋一转,“黄门三绝,轻功和暗器你都已见识过了,那想必最后一绝也要试试的吧?”
他本来以为火都呛到这份儿上了,对方应该会硬顶,没想到……
“不想试。”三字王竟然回绝了。
“哈?”黄东来都愣了,“不是……气氛都到这儿了,你这就怂啦?”
三字王耸肩一笑:“犯不着。”说罢这句,他居然还顺势后跃,跳到了数丈外的另一栋屋子的屋顶,俨然是不想再打了的样子。
黄东来一看这货居然要撤,便道:“所以你这是决定不杀我了?”
“没想杀。”三字王淡定回道。
“啊?你不是说你收了钱要取我命的吗?”黄东来又问道。
“骗你的。”三字王说着,连剑都收了。
“靠!所以你过来就是想试我武功?”黄东来说着,又看了看对面院儿里的那具尸体,“诶?那你杀那个蒙面人又是为什么?”
三字王摇了摇头:“问太多。”
说完他就转过了身去,准备走人。
但临走前,他好似又想到了什么,站在那儿犹豫了一下……
“你小心。”最终,三字王背对着黄东来,留下这三个字,方才纵身而去。
几乎是晃眼之间,他便已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到这时,黄东来也才终于松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呼……吓死我了,还以为这么快就要‘破戒’了,看来下次还是得把那‘村好剑’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
他这话,您乍听之下可能不明白,此处书中暗表:黄东来所谓的“戒”,乃是他下山前渺音子关照他的一句话,即“不到万不得已、生死攸关之时,最好不要用道术去对付普通人”。
至于那“村好剑”嘛,前文书说过,是渺音子赠给黄东来的兵器,他上山求道时也顺便带上了;后来在山上的时候,黄东来闲来无事,便拿这剑作为试验品去“炼化”了一下,所以如今这剑已算是“法宝”了……当然,是那种由刚学道半年的新手炮制出来的、很次等的法宝。今夜黄东来出来时只是想着和孙哥一块儿吃个夜宵,故而也没把这剑带上。
考虑到方才的情形,如果三字王不是抱着“玩儿”的心态在跟黄东来打,没准他还真得“破戒”才能保命,故才有此一言。
无论如何吧,眼下他跟踪的杀手已死,线索便断了,而三字王的出现,又带来了新的疑点……
黄东来思考片刻,并无头绪,随即他又想到了孙郭二人:也不知他们那边有没有什么危险?会不会在宅子那儿也有和这三字王一样的高手?
念及此处,他又紧张了起来,于是赶紧动身,奔着忠义门下榻的大宅去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