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swls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猛卒 txt-第九百八十二章 錦城家訪看書-oxnz1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
次日上午,大批差役和士兵出现在居安坊,开始挨家挨户登记,查看乱建搭建情况,清理垃圾,用石灰给茅厕消毒,墙面也开始重新粉刷。
一批工匠陆续入场,重新铺设路面,将水坑用泥土填满,然后再夯实,当然,铺设石板是不太可能,成本太高,所以工匠们做得比较聪明,使道路略略高出两边,这样既可以防止雨水积坑,也能防止污水流入路面。
整个居安坊内热火朝天,很多百姓也坐不住了,纷纷出来帮忙清理污渍和积水。
郭锦城是在中午过来,比平时提前了半个时辰,他今天要做一次家访,他要看看学生乔水根是不是说实话。
在一名学生的带领下,郭锦城来一间租屋前,看得出乔水根家家境贫寒,只有一间屋,在门口空地上用茅草和烂木头搭建了一个小棚子,算是他们家的厨房。
郭锦城敲了敲门,半晌,门吱嘎一声开了,一个又瘦又小出现在眼前,大概三四岁的样子,穿得破破烂烂,光着脚,眉眼依稀和乔水根有点相像,应该是他弟弟。
“你是谁?”小男孩胆怯地问道。
“你是乔二郎吧!我是学堂先生,你哥哥在吗?”
里面‘哗啦!’一声响,似乎什么打翻了,紧接着只见一个人影在手忙脚乱地收拾屋里的东西。
“大郎,外面是谁呀!”屋角床上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是….是我的先生。”乔水根结结巴巴道。
“既然是先生,还不请人家进来?”男人怒道。
无奈,乔水根出现在门口,低头小声道:“先生,请进来吧!”
郭锦城走进房间,一股混合着屎尿气息的恶臭扑面而来,熏得他差点一口吐出,郭锦城屏住呼吸,半晌才缓过来,他强忍着气味打量一下屋子,屋子太小,东西十分凌乱,几乎没有立足之地。
门边有个洗衣盆,里面有半盆水,泡着一床被子,乔水根刚才正在洗被子,旁边地上摆着几个破碗,其中一个碗里还有半碗面糊糊,上面放着几条腌菜。
房间很黑,对面有一扇小窗,一缕光线透进来照在一张小桌上,桌上有刚刚写好的功课,正是昨天要他背书而没有背出的内容。
角落里有张很简陋的木床,上面躺着一个男子,身上盖着厚厚一床被子,光线黑,看不清他的相貌。
“您是我家大郎的先生?”男子迟疑着问道。
“我是!”
郭锦城已经渐渐适应了房间的气息和黑暗,他平静回答道:“这两天发现他在学堂的情况不太稳定,所以来看一看。”
“大郎,快请先生坐下。”
乔水根连忙把自己的木凳搬过来,“先生请坐,我给烧水!”
“不用了,我马上要去学堂。”
郭锦城瞥了一眼地上的破碗,上面有厚厚一层黑,他哪里能喝水?
“都怪我!”
男子痛苦地说道:“孩子要照顾我,要做饭洗衣,还要照顾小弟,晚上要帮他娘洗衣挣钱,他实在太累了,写着写着就睡着了,我让他别读书了,可他不肯。”
“你这是怎么了?”郭锦城问道。
男子叹了口气道:“我叫乔四,河东汾州人,也曾经是晋军一员,在前年攻打幽州时被乱箭射中,一条腿瘸了,然后回到家乡务农,结果去年翻修房子时从房顶摔下来,下半身从此就没有知觉了,为了给我治病,我们卖了土地,全家人搬来长安,在这里租了一间屋,刚开始手中还比较充裕,有军俸积蓄、抚恤和卖地的钱,我就想开店做个小买卖,和娘子一起卖杂货,结果被人骗了,积蓄的百贯钱全部被骗走……”
说到这里,乔四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小儿子爬上床,紧紧抱着父亲,乔水根低声道:“娘白天去酒店洗碗,晚上回来还要替人浆洗衣服,要给爹爹治病,还要养家,家里太穷了。”
郭锦城的鼻子一阵阵发酸,又问道:“告诉是什么样的骗子,我想办法替你追查出来。”
“是一个江湖游医,说可以替我治好瘫痪,他给我抹了点药,我还真一点感觉,他就拿出几瓶药膏,说是他的祖传秘方,用名贵的药材制成,一瓶要二十贯钱,一般要五瓶才能治好我的腿,我有点犹豫,他说还不想卖,便告辞走了,娘子生我的气,她找了三天才找到这个郎中,一口气买了五贯药膏,结果用了五个月,没有一点作用,才知道上当了,孩子他娘差点要上吊,被两个儿子拉住了。”
“你刚才说用药真有感觉?”
“不是!是他在诱导我,我以为有感觉了,实际上没有。”
郭锦城点点头,又道:“其实你的情况我昨天就打听清楚了,官府对伤残军人有补助,我帮你领了回来,一共百两银子,你请收下吧!”
说完,郭锦城将一个布包放在桌上,他见乔四没有反应,便对乔水根笑道:“你要继续读书,至少能读能写,将来可以找个不错的差事,你们全家的生活就会慢慢好转了。”
“谢谢先生,我一定会刻苦读书!”
“那我走了!”
郭锦城拱拱手,转身离开了房间,他长长呼吸一口新鲜空气,爹爹常说底层百姓艰难,他现在真正的体会到了。
房间里,乔四还在发呆,乔水根把一包银子放在他面前,激动地问道:“爹爹,这真是官府给的吗?”
“我不知道,当年军队已经给了我三十贯受伤补贴了,怎么还会有?而且还是一百两银子,我真的不知道?”
乔四声音颤抖着,他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
乔水根却比父亲聪明得多,他感觉先生的话中有很多漏洞,他的同窗学友没有任何人知道爹爹曾经是军人,先生去哪里打听?而且父亲的伤残补助,先生和自己非亲非故,怎么可能领得回来?
他隐隐感觉这些钱是先生给自己的,他在帮助自己的家庭呢!想到这,他的眼睛慢慢红了。
……..
中午时分,郭宋吃罢午饭,仰躺在宽大的官椅上小睡片刻,迷迷糊糊中,他感觉有人走到门口停住了,他慢慢睁开眼睛,只见卢纶站在门口犹豫,郭宋问道:“什么事?”
“启禀殿下,玉真宫青莲天师求见,说有重要事情。”
郭宋嘴角浮现出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应采和找自己做什么?
知道青莲天师就是应采和的人极少,只有内卫和晋卫府的高层知道,就连潘辽、杜佑这样的相国都不知晓。
不过玉真观宫主来见自己也很正常,玉真宫是皇室的资产,现在已收为官有,每一届的宫主都是由天子亲自任命并册封,并每年拨钱米给玉真宫养活宫内道姑。
郭宋点点头,“请她到客堂稍候,我马上就来。”
郭宋当然不可能在官房和应采和有什么非分的举动,而且还不能表现得过于亲密。
应采和戴着遮面帷帽,站在客堂窗前等候,她等了好一会儿,郭宋才姗姗来迟。
“让青莲宫主久等了!”郭宋走进房间笑道。
应采和摘下帷帽,合掌施礼,“贫道打扰殿下休息了。”
“无妨!宫主请坐。”
郭宋很客气地请她坐下,茶童进来给他们上了两盏茶,行一礼退了下去。
郭宋见应采和有点犹豫,便笑道:“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应采和沉默片刻,小心翼翼道:“有没有可能让太后和小皇帝住到玉真宫去?”
郭宋一怔,“为什么提这个要求?”
“是…是太后恳求的,她住在大明宫,恐惧得每天晚上都睡不着觉,一闭眼就看见先帝和她的儿孙,血淋淋地找她,她已经求我三次了。”
“这样啊!”
郭宋想了想道:“她住在哪里其实倒没有多大的关系,主要是不方便,我找她汇报军政大事,请她拟旨加印,我不能每次都跑去玉真宫吧!”
其实郭宋还想到了一个安全问题,大明宫确实有点不太安全,而在玉真宫,有应采和这样的高手坐镇,任何刺客也休想得逞。
他沉思良久道:“原则上可以同意,但我需要在玉真宫内修一座小型宫殿,让太后和小皇帝居住,最好你也在宫殿内修行,明白我的意思吗?”
应采和轻轻点头,“我明白!”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