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7s9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御鬼者傳奇-第7842章 化影脫險鑒賞-nd1o9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听主人和皇焱它们谈论,这里的火灵气好像属于一种在此之前我们没见过的‘荒火’。”
邪蛁虫母喃喃自语道:“吸收过这里的灵气之后,我也有这种感觉,它们似乎充满了难以预计的可能性,有意思。”
“呼呼呼——嗖嗖嗖——”就在此刻,四周围倏忽卷起一片古怪强风,直接朝着虫母这边扑来。
“什么?这是……”
霎时间,虫母的警觉心骤起,“嗡嗡嗡!”下个刹那,它立刻振翅腾飞,试图急掠到高空躲避这股强风卷起的火灵气浓雾,“唰!”可紧接着,强风卷动的浓雾霍地加速,竟然瞬间罩住了虫母的身躯。
“轰轰轰!”这股火灵气雾居然可以瞬间自爆,顿时将邪蛁虫母笼罩在陡起的轰隆巨响中。
“虫母?!”下一刻,关横和老猴、灵火它们已经赶到此处,见到这番情景,老猴吓了一跳,立时尖叫起来:“呜叽叽!”
“猴子,别叫了,我没事的。”
“呼!”说时迟,那时快,虫母的身影蓦地出现在了大家身旁,关横微微一笑:“我就知道你没事,刚才被自爆气雾罩住的,应该是你的‘残影’吧?”
“嘿嘿嘿,主人英明,正是如此。”
虫母笑道:“另外在脱身逃离气雾的时候,我还察觉到一件事情。”
“哦?”闻听此言,关横来了兴趣,开口问道:“什么事?说来听听。”
“这周围的火灵气,包括这股被强风控制的火灵气雾在内,都被某种东西暗中驱使着。”邪蛁虫母说道:“我有理由怀疑,那个躲藏起来的家伙就是咱们要寻找的灵火之体,也就是‘荒火’。”
“嗯,虫母的推测有些道理。”关横微微颔首点头,而后又问:“皇焱,你的看法呢?”
“关爷,我觉得它说的没毛病。”骄阳皇焱回答道:“现在咱们要做的,就是赶紧找到对方加以控制。”
旁边的白光炎问:“皇焱大人,为何要如此着急找到那个什么荒火呢?”
“大概是因为这洞中蔓延的暴戾驳杂火灵气已经到了一定难以负荷的程度了。”
说着,关横顺手向前一招,些许火灵气立时飘落到他掌中。
仔细观察之后,关横抬头说:“果然不出我所料,刚才困住虫母那些火灵气雾之所以会轻易自爆,就是因为它们已经难以自控,只要受到一点外力挤压,便会一发不可收拾了!”
提到这话,就连骄阳皇焱也有些诧异了:“我只是感觉到对方的火灵气息很不稳定,躁动不已,没想到关爷看得比我还透彻。”
“嗯,一来是我对火灵气的感应总是很敏锐,二来,天火仪也显得有些不安,所以我才会做这样的推断。”
关横说道:“事不宜迟,赶紧寻找那个荒火灵体,加以控制,不然的话,它要是控制不住自爆,会引发极其严重的后果,到那时,整座荒焱峪的火灵气都会为之殉爆。”
“呃?!”闻听此言,飞翼怪鼠、灰鳞针猬吓得尖声叫道:“是真的吗?那我们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虫母带着几分戏谑之意说道:“你们俩要是现在逃跑的话,兴许还有机会溜出荒焱峪活命。”
“真的?那我们这就……”怪鼠下意识刚说到这里,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而后哭笑不得的叫道:“你该不会是在耍我们吧?”
“对呀,就是在耍你们。”虫母大笑:“哈哈哈,你居然能看出来啊。”
“真是太尴尬了……”飞翼怪鼠和灰鳞针猬面面相觑,随即道:“你们都不逃,那我俩也不走,反正要是真出了危险,我们也来不及逃走。”
“这话倒是不错。”关横点了点头,说道:“就算能逃出荒焱峪,只怕这么浓郁的火灵气自爆以后殃及的范围也会将方圆十几里内的所有区域笼罩,你们根本无法避免不受影响。”
“真是太可怕了。”听到这番话,灰鳞针猬冒出满头大汗,飞鼠则是哆哆嗦嗦自言自语:“想不到我们居然天天和致命危险比邻,到了现在还平安无事,实在是太走运了!”
“你们的运气就是遇到了我主人。”邪蛁虫母笑着说:“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现在主人还要寻找那个荒火灵体呢。”
“嗯,飞鼠,你和针猬就在旁边看着吧,对了。”关横把手上的小泥鱿递给它俩:“替我照顾好小东西。”
“放心吧关爷。”灰鳞针猬说道:“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们好了。”
“是啊是啊。”飞翼怪鼠也搭言道:“其实小泥鱿的本事似乎比我们还强点,说不点我们俩还得靠它照顾呢。”
“噗嗤!”
“哈哈哈——”闻听此言,焚心霸火它们忍不住大笑起来,关横道:“好了,哥几个别光顾笑了,赶紧找出那个荒火灵体才是正经事。”
“好,那我们就先在附近留意一下。”
骄阳皇焱一边说着,一边和同伴们朝着四面八方散去,关横道:“虫母,叫五十只子蚨出来,让它们也跟随灵火们四处搜找荒火灵体的下落。”
“好的,主人。”邪蛁虫母答应着,随即迅速叫出了几十只五彩凶蚨,让它们帮忙寻找荒火。
此时此刻,关横低头沉思,一言不发,虫母收拢翅膀落在他的肩头,问道:“主人,您在想什么呢?”
“你还记得刚才老猴爬过石孔,却无意中掉进空间缝隙的事情吧?”
“是啊,小泥鱿就是在那里抓到的。”虫母点了点头,关横又说:“我怀疑类似的空间缝隙不止一道,这样一来,大家始终找不到那个荒火灵体也就能说通了。”
“主人,您的意思难道是说,那荒火灵体是躲在空间缝隙或者异空间内?”
“确实有这个可能。”关横稍一思索,又言道:“或许,它也有可能是被困在什么地方出不来了,只能将气息散发出来,遗留蔓延在这边的地底区域。”
“有意思,主人的推断好像很合乎情理。”虫母道:“那现在咱们应该怎么做?”
“先把子蚨和灵火们都叫回来吧。”关横说道:“我现在有个新对策。”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