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qx1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庶族無名 起點-第三百六十七章 請君移駕-67cbn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袁政显然没有想到羽林军竟然藏匿在宫中,当王彪带着人突然杀出的时候,袁政有些懵,但现实却没给他太多愣神的时间,羽林军一出现,便立刻杀奔攻城之上的曹军。
刚刚吃了一场败仗的曹军显然没想到他们的敌人竟然会从自己后方杀出,顿时乱了方寸,而袁政显然没有做出针对自己背后的防御。
战斗并未持续太久,残存的数百曹军在失去宫门之后,面对羽林军的进攻有些乏力,很快,王彪便已经攻上城头,生擒了袁政。
“先生,高将军。”宫门被缓缓打开,王彪带着人押着袁政迎上李儒和高顺,微笑道:“这些曹军余孽已经尽数被斩杀,此乃贼首袁政,已被末将擒获。”
“辛苦王将军了。”李儒微笑着点点头,虽说羽林中郎将在洛阳算不上什么高官,但却是戍卫皇宫的士兵,重要性不言而喻,何况王彪还是陈默的亲信,李儒自然不会怠慢。
“至于此人……”李儒看了看一脸颓丧的袁政一眼,摇头道:“已无用处,杀了吧。”
这场叛乱到此时已经临近尾声,袁政这位赵申等人手中为数不多的将领,若放到陈默这边,连个校尉都嫌能力不够,也就赵申等人无人可用,才会用他。
“喏!”王彪点点头,示意手下将士将袁政拖下去砍了。
袁政面色惨白,连忙求饶:“尚书令,末将愿降!”
“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投降的。”李儒扭头,看了一眼袁政,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做错事,是要承担后果的。”
原本,只要这些人不生这些不该有的念头,陈默也好,李儒也罢,都不会赶尽杀绝,朝廷养的闲人也不差这一个,虽然吏治会显得臃肿,但也并不一定要用这种极端之法,想办法将这些无用之人慢慢踢出朝廷,过他们自己的日子就行了,但偏偏要反,而且选在这个时候。
若非陈默和贾诩早有准备,提前察觉出端倪的话,这次赵申等人起事对陈默造成的伤害是无法估量的,甚至可能最终导致陈默败掉这一仗,结果如何……谁都知道,政治斗争虽然无形,但若论狠绝,可能比真正的战场都要狠百倍。
这一次,以赵申等人的士人集团,是触及到陈默的底线了,战场上投降一般不会为难,但政变中,这些主导者的投降是不被接受的,就像陈默如果败了,他们也不会接受投降一样。
“饶命,饶命~”袁政被拖走,惊恐的吼声在寂静的宫中回荡,却无人应答。
王彪看向李儒道:“先生,如今还有逆贼残党躲在德阳殿,是否进攻?”
李儒点点头道:“走吧,我等同去看看。”
皇宫之中,这边的厮杀早被小黄门报知,在得知李儒等人已经攻入宫中之后,刘能慌了,挣开驾着自己的两名将士,看向面无人色的赵申和刘桢:“现在又该如何?朕就不该错信尔等,大好局面沦落至此,尔等说的忠义之士何在?”
赵申和刘桢面若死灰,宫城是他们最后的庇护,没想到竟然破的如此之快。
“哗啦啦~”甲叶碰撞的声音响起,羽林军在王彪的率领下已经来到德阳殿外,王彪虎目一扫,看着周围与他们对峙的世家私兵,冷然道:“叛乱已平,曹军已灭,尔等此时还要顽抗不成!?”
一群世家私兵闻言有些犹豫,仗打到这个时候,其实已经没必要再打了,但不打他们有活路么?
李儒看着这一幕,微笑道:“此战,尔等皆是受了奸人蛊惑,大将军已经传回命令,上天有好生之德,洛阳乃我朝帝都,不宜杀戮过甚,昨夜死的人已经够多了,剩下的,只诛首恶,其余从者,只要放下手中兵器,入军三载可得自由之身,但若负隅顽抗者,战后必然追究,不但自身难免罪责,还会祸及妻儿,诸位将士可要想好了。”
这些私兵被城卫击败,被陈征击败,又被撵狗一般捻了一夜,这个时候谁还愿意再打,本就军心不稳,士气低靡,如今李儒这般一说,不少人当即放下兵器,选择投降。
“高将军!”李儒扭头,看向高顺。
“末将在!”高顺一礼。
“就请将军在此收编这些降卒,我与王将军入宫去见天子。”李儒微笑道。
虽然都是陈默的核心将领,但高顺为人刚正,有些事不适合他来做,王彪就不同了,他乃市井出身,又是陈默的乡党,很多事做起来不会有太多顾忌。
“喏!”高顺点点头,虽然不知道李儒要做什么,但绝不会是太好的事情,能不参与,对高顺来说,也算是好事,当即答应一声,开始收编这些私兵。
李儒带着王彪以及十几名亲卫大步走入德阳殿,四周的私兵自觉让开一条道路,就这么看着李儒带着人马进入德阳殿。
德阳殿中,殿外的情况刘能自然听到了,这个时候他可不想继续跟赵申他们一条路走到黑,傀儡天子那也是天子啊,无论是丢了性命还是换一个人来当天子都是他不愿意接受的,转身便准备躲入后殿,等事情结束了再出来,说自己是被挟持的。
赵申见状,突然出手,一把拉住刘能。
“大胆!你想干什么!?”刘能慌乱道。
“陛下,只有如此,陛下才能与此事撇清关系,不被贼人迫害,得罪了。”赵申将宝剑横在刘能咽喉处,低声道。
“那你把剑拿开一些,莫要伤着朕。”刘能心中松了口气,脑子也恢复了思考能力,大概明白了赵申的意图,但感受着脖子上那冷冰冰的寒气,还是有些颤抖。
这话多少有些伤人,毕竟不管是否有私心,赵申这最后一刻,还是念着刘能的,但刘能此刻,却连句场面话都没有,多少让人心寒,也难怪斗不过陈默,看看陈默是如何待下属的。
“中丞,这是何意?”李儒看着赵申,笑问道。
“放我等离开洛阳,自然保陛下无事,否则……这弑君之罪,我怕尔等担当不起!”赵申冷冷的看着李儒,怒喝道。
不管刘能是谁杀得,但如果死在洛阳,哪怕陈默如今远在数百里之外,依旧难逃干系,就如同当年刘协身死,不管过程如何,但刘协是死在睢阳的,这个锅,无论后来曹操怎么说,在大多数人看来,弑君者就是曹操,大汉或者说华夏自古以来,最看重的就是大义,若背上弑君之名,就算陈默最终得了天下,但在人心中,也会埋下一根刺。
这根刺或许对当下来说,不会有任何影响,但于长远而言,只这一点,就能给后来所有野心家造陈默反的理由,而且还能得到很多人支持。
赵申猜的不错,李儒不敢担这个罪名,不过脸上是看不出来的,依旧一副智珠在握的样子,随意的瞥了刘能一眼,微笑道:“中丞也是久居宦海之人,怎会如此幼稚?自先帝驾崩以来,这世上其实已经没有真正的天子,主公说此人是,那他便是天子,但若有一天,陛下不幸驾崩,自然也能另立新君,陛下这些年夜夜笙歌,这宫廷嫔妃留有子嗣者有多少,可能陛下都数不过来,你是如何觉得,我等会在意他的死活?”
“逆贼,安敢言此无君无父之言!?”一旁刘桢闻言大怒,指着李儒破口骂道。
李儒抬起手道:“弓箭准备!”
十多名亲卫迅速上前,举起手中弩箭。
“赵申,快放了朕!你莫非真要看着朕死不成!?”刘能双腿一软,差点跪倒下来,同时厉声喝骂道。
“陛下稍安勿躁,此乃李儒诈我等~”赵申见状大急,他又八成把握李儒是在诈自己,宦海多年,带兵打仗他或许不行,但说到这勾心斗角,揣摩心思的本事,放眼朝堂,能站在百官之列的没一个是省油的灯,但此时此刻,刘能开始奋力的挣扎,只能低声劝道。
“放屁!”刘能出身市井,这等危及性命之时,哪愿意冒险赌对方是否是诈自己,万一不是,小命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当即大骂道:“你莫非真要用朕来让大将军背上弑君之名不成?赵申,你好歹毒的心思!”
李儒没有下令放箭,只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赵申看了看李儒的表情,又看了看刘能,最终无奈一叹,拿开宝剑放刘能离开。
刘能连滚带爬的爬到李儒脚边,对着李儒道:“尚书令,此事与朕无关,是这些逆贼胁迫于朕!”
这世上最让人难受的事,可能就是自己拼尽全力去保护的人却调过头来辱骂自己,赵申呵呵一笑,看了看李儒,冷然道:“你赢了!”
说完,将剑一横,抹过自己的脖子。
刘桢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赵申,又看了看李儒,犹豫了一下,丢掉宝剑,他是宗室,应该不会……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