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mjd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第二百三十八章 天地棋盤,巔峯對弈分享-yirwf

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小說推薦兇猛道侶也重生了
观云阁?
陆水抬头望了上去,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观云阁就是指上面吧?
这里的主人,挺文雅的,剑修都这样吗?
陆水想了想,大概就这个剑修是这样吧。
不过这也表明了对方的强大,这里几乎就是独立的空间,而且是依据迷雾群岛打造的。
剑道无上,空间能力同样了得。
而后陆水看了下字下面的内容,石碑中不再有文字,有的只是一道剑痕。
这就是上去的开关。
领悟这道剑痕,就能上去。
此时很多人就懵了。
“这要怎么领悟?”
“看来剑修在这里确实占尽了优势。”
不过有些人并没有开口,而是坐在一边,尝试参悟这道剑痕。
陆水并不着急,他试着往上看,可是视觉被影响,看不到上面到底有多少层。
如果两三层倒是没什么,如果多的话,天知道要在这里待几天。
虽然可以好好变强,攒攒天地之力。
但是出来太多天,外加他爹娘不在家。
慕雪一着急把他捞回去就不好了。
好吧,他也想早点解决这里的事,然后回去。
看着慕雪吃甜点,气两句,还是很有意思的。
之后陆水便想看看这个剑痕是怎么回事,只是还没有仔细观看,周围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
“我悟了。”
陆水看了过去,明悟的是一个男的,四阶的修为。
不是剑修。
其他人自然也是看过去,当有人想要问悟到什么的时候。
那个人突然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
看到这个,所有人自然都明白,刚刚那个人真的悟了,他去了观云阁。
也就是上面一层岛屿。
看到有人成功,其他人不再多想,一直在参悟那到剑痕。
“我悟了。”突然间,一位仙子开口说道。
然后一个个就看向她。
有些羡慕,有些不甘。
陆水也看了过去,然后等了片刻,她还在那里。
其他人也是一阵疑惑,为什么没消失?
被盯了许久,那个仙子才开口尴尬道:
“我一个姐姐,不对,我一个妹妹说过,有时候只要喊口号就好。
我就试试喊一喊。”
众人:“……”
陆水:“……”
这东方家的吧?
其他人也是一脸懵逼,这世上还有这种人,你这位妹妹,脑子有病吧?
确定这个仙子只是喊喊后,很多人才不再关注,重新开始参悟。
那个仙子一脸的羞愧,然后退后了一些距离,不敢在前面待着。
她退的很后面,离陆水不是太远。
好奇之下,陆水开口问了句:
“你是东方家的?”
听到陆水的声音,那个仙子一脸诧异的看着陆水,最后点头道:
“道友是?”
陆水没打算回答这个问题,只是平静道:
“你悟了。”
东方晓晓:“???”
然后没等她准备好,她就突然嗖的一声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
陆水这边的动静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少爷,我们已经可以了。”真武真灵开口说道。
陆水其实很好奇真武真灵,悟到了什么。
他悟不到。
不过他可以看懂那道剑痕。
所以他能随意送人上去。
当然送上去有好有坏,好的是可以参悟更高深的东西。
坏的是,基础都参悟不了,上去大概也是白搭。
“那就上去吧。”陆水平静的说道。
随后三人直接化作一道光,消失在原地。
这次其他人感知到了,然后一脸懵逼,这说上去就上去?
还是三个人一起上去,天赋这么惊人的吗?
….
很快陆水他们三人就出现在新的岛屿上。
这里的环境比下面好了许多,有了池塘,有了楼阁。
楼阁上面写着,观云阁。
陆水看了眼池塘,发现里面还有鱼在游动。
“水不错。”说着陆水就对着真武道:
“把那朵肉食花拿出来。”
他想看看这肉食花吃不吃鱼,不吃就让它喝水。
真武第一时间把肉食花拿了出来,要知道真武的储物法宝可不是一般的储物法宝。
让肉食花在里面存活问题不大。
陆水接过肉食花,一出来它就对着真武流口水,然后对着陆水流口水。
仿佛美味就在眼前,恨不得咬一口。
陆水没在意,把肉食花往水里放。
然后让一条鱼在它身边晃悠。
那鱼游了两圈,肉食花一点反应都没有。
只是盯着陆水的手流口水。
之后陆水离开了原地,让肉食花察觉不到他。
接着肉食花就对着水中的鱼流口水。
咚!
陆水丢了颗果子进去,肉食花二话不说开始大口咬着果子,只是咬的时候对着那条鱼不停的流口水。
把那鱼吓的疯狂逃窜。
陆水摇头。
让真武收起肉食花之后,他们便往观云阁走去。
这里有二楼,人应该都在二楼,进入下一层的入口应该也在二楼。
是的,陆水看到了,上面有更大的岛屿。
还是连接两边。
这样下去,最后最厉害的,可能会在最上方的岛屿会面。
只是有没有人会走到最上方的岛屿,就是两说。
陆水来到了观云阁二楼。
上来的时候,发现这里已经围了五个人。
好像有几个还挺眼熟。
东方家的跟最开始的那个男子不说。
剩下的是两男一女。
应该是道宗的人。
道宗惊海跟道宗羽涅等人好奇的看向来人。
一个二阶,身后跟着两个大概四阶,怎么看都是哪家少爷,至于是哪家就没人知道了。
东方晓晓看着陆水,其实很想再让对方说一句你悟了,万一她又上去了。
毕竟她一直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上来的。
她觉得茶茶说的对,口号喊对就可以。
之后她就躲在一边参悟,参悟不了就看看这次的口号是什么。
陆水没有在意这些人,而是低眉看了眼,发现这次面对的是一盘棋。
棋盘上同样写着一句话:剑道棋局,破者可上听雨楼。
陆水明白了,上面的岛屿叫听雨楼。
之后陆水看向棋盘,发现上面没有棋子。
找了个位置,陆水就坐了下来,而后闭上眼睛把意识延伸到棋盘。
他想看看这棋局需要怎么破。
如果还是领悟剑道,那对他有些难。
在触及到棋盘的瞬间,陆水感觉自己陷入了棋盘中。
而后他在前方看到了石桌,石桌上面有盘棋,对面坐着一个人影,看不清样子。
但是应该是个男的。
在陆水出现之后,那人影便做了请的手势。
陆水看着对方没有说话,而是过去坐下。
“只是单纯的下棋?”陆水有些意外。
如果是这样就显得普通了。
不过,普通对他来说或许才最有意思。
毕竟再非凡在他眼里,都是一个样,还不如本就普普通通。
陆水坐下后,发现那个请的手势还在,应该是让他先行。
没有犹豫,陆水正常下了一子。
哒。
棋子落下,陆水感觉周围出现了一道剑意。
很普通的剑意,很容易让人明悟。
不过这剑意只是在周围,没有影响到棋局,所以陆水没有理会,而是等待对方下棋。
对方也没在意周围的情况,执白棋与陆水对弈。
哒。
白棋落下,周围又出现了一道剑意,相比之前高深了一点,但是也容易明悟。
陆水无视了。
剑意?
对他来说如同轻抚的微风,除了凉快点,没有丝毫作用。
除非吹起了慕雪的长发,添加慕雪的美。
一瞬间,陆水把慕雪从脑中赶走(没事凑什么热闹),继续下棋。
陆水落子。
周围的剑意同样出现,而且更高深一分。
对面也是如此。
随着他们下棋,周围的剑意越来越多,越来越夸张,甚至达到了道的地步。
此时他们下了一半的棋盘,剑意四散,宛如一条康庄大道就在眼前,只要去明悟,就能触碰到无数人梦寐以前的道。
然而陆水没有去看一眼,这些东西根本无法入他的眼。
他的眼中只有棋盘,这是一局普普通通的棋局,但是陆水想要赢下这盘棋。
他是最近才学会下棋的。
棋艺可能一般,但是此时的他,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
这么多年来,很少有这种感觉了。
而在陆水对面的身影,也是斗志高昂,他觉得他状态很好,稳住,能赢。
哒。
白子落下,剑之大道为止一震,仿佛在跳跃,很是欢快。
陆水不甘示弱,全力以赴。
对于周围出现的剑意,浑然不觉。
他是来下棋的,不是来领悟剑道的。
两人越下越入神,同样也越来越兴奋。
许久之后,那道身影放下了手中的棋子。
“承让。”陆水平静的道。
但是言语中有一丝喜悦。
那个身影看向陆水,第一次传出声音:
“再来一局,如何?”
陆水看着对方,做了请的手势。
对方身影闪了两下,仿佛大喜,而后棋盘棋子瞬间消失,接着那身影执黑子先行。
这一局下了很久,两方杀了难分难解。
最后,陆水放下了手中的棋子,一言不发。
“承认。”那个身影轻声谦让了句,但是对方言语中的喜悦仿佛是在炫耀。
陆水看着对方,平静道:
“三句两胜。”
“可。”那身影点头应道。
而后棋子又一次消失,陆水先行。
他们全都不在意周围早已泛滥成灾的剑意,那简直是无上大道。
他们眼中只有棋盘,只在意对弈的胜负。
那才是他们追求的局。
而不是周围的剑意。
剑是多余的。
哒!
清脆声响起,落子不悔,新的棋局正式开始。
这是决胜负的一盘棋。
……
真武真灵只是站着,他们少爷已经入定很久。
一直没有什么动静。
当然,此时也有不少人闭着眼睛选择破解棋局。
真武真灵自然也轮流试过。
怎么说呢,领悟了不少东西,但是就是无法破开棋局。
刀光剑影,剑道之意横流,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住。
需要一些时间。
他们感觉,只要在这剑道之意中领悟道某些东西,就能破局。
一剑斩破棋局也是破局。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想法,只要在自己承受的范围内,去领悟一式剑意,应该就能破局。
不过让真武真灵意外的是,他们少爷入定很久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
听说茶茶小姐就是这样,闭关闭着都可能睡着。
而就在真武真灵打算再轮流破局的时候,棋盘中突然出现了一道光。
此时没有入定的人,全都直接望向棋盘,这突然出现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有些意外。
光芒不大,但是确实是之前没有的异变。
“这是怎么回事?是有人触动到了什么吗?”
“有人在破局的时候做了什么?”
随后一个个都看向正在入定的人。
现在入定的人有三个,一个陆水,一个道宗羽涅,一个东方晓晓。
惊海看着这三个人,感觉不太像的样子。
如果真的是,那么他师妹羽涅最为可能。
毕竟天生空明心。
“不对,你们看其他岛屿。”有人突然叫道。
随后一个个才看向其他岛屿,此时,他们发现其他岛屿有光芒绽放。
光芒冲向上一层的岛屿。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这边的棋盘也爆发出光束,直冲云霄。
进入上方岛屿。
嗡!
整个空间出现了晃动。
这突然间的震动,让所有人都为之一怔。
仿佛有什么地方被激活了一样。
接着他们感受到了一股剑意,非常活跃的剑意。
这剑意从天际呈现,落下九天。
光芒千万丈。
轰!
一道金光在所有岛屿边界呈现,这金光快速成型,而后化作一座亭子出现在所有岛屿边界,每个人都能清楚的看到亭子中有什么。
一方石桌,一副棋盘,两人对弈。
这两个人无人可以看清容颜,但是他们坐在那里,给人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直面他们如同直面无上剑道。
哒!
落子声响起。
剑意随之出现,横扫一切岛屿。
这一刻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是他们下棋时候的剑意,但是强过千倍,万倍。
这剑意如同一条大道,可让人有机会触碰大道门槛。
“这个,这是什么情况?”
“不要说有人在破局的时候,引发这种异象?”
“如果不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没有人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没有人原因错过这种异象。
那种感觉,给他们一种两位无上剑修,在挥剑厮杀。
剑意的出现,便是这种体现。
如果不是有岛屿保护,他们一旦陷入这种剑意之中,根本毫无存活的可能。
这就是无上剑道溢出的力量。
“是少爷,肯定是少爷。”真武真灵内心瞬间有了答案。
只有他们少爷,才能引起这种异变。
难怪他们少爷这么久都没有醒来。
但是他们想想也对,他们少爷所过之处,就没有不发生点事的。
他们唯一要做的,就是站在这里,以防止意外发生。
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分,至少不能让人怀疑这件事跟他们少爷有关。
这就是真武跟真灵需要做的事。
……
而在外面迷雾群岛中,突然一道剑光冲天。
无上剑意在四周肆虐,强大的气息直接镇压四周海域,仿佛将一切外在因素隔绝在外。
“这又发生什么事了?”历千尺吃着盘子里的黑块,好奇道。
他现在离的够远,一点不担心。
他们是对的,还好没有靠近,不然肯定完蛋。
在剑意出现的时候,不少人直接被镇压进深海,天知道要吃多少苦。
“这次跟之前不太一样,两天前那诡异的异常先不说。
就前不久的异常来看,极可能是无上剑道开启,如果不久前是剑道开启,那现在就是有人触动了无上剑道。”禾雨叶说道。
“不知道能不能有宗主的消息。”历千尺道。
“看上面。”禾雨叶立即道。
这时他们看到迷雾之上,剑道之内有两道人影对坐与石桌前。
石桌之上是棋盘。
……
“下棋?”远处的魔剑斩徒有些意外。
他一时间不太明白,无上剑道跟下棋有什么关系?
然而他的疑惑刚刚升起,万千剑道就由黑白棋子落下而且横流天际,剑意如风吹拂,如光照耀,充斥着迷雾群岛。
强大的剑意让魔剑斩徒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哒!
一声落子声响起,无上剑意从天而降。
轰!!!
海域瞬间被掀起巨浪。
如同无上强大存在,与高空之上决斗。
“不是对弈?他们在用棋盘代替天地,与之厮杀?”感受到剑意可怕的魔剑斩徒瞬间得出了答案。
但是他无法明白,到底什么人,可以拥有这种能力,与无上剑道正面对弈。

“你是说他们可能用棋盘代替战场?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能够进入迷雾群岛的,最多只有六阶。”禾雨叶看着历千尺说道。
历千尺也是盯着那两道对弈的人影:
“所以说,这个人在剑道方面,可能有着难以想象的天赋。
这等天之骄子,一旦得到无上剑道,注定名动修真界,成为未来最强者之一。
还好不在我们秘鉴上。”
禾雨叶看向历千尺,颇为诧异:
“不送上去当目标了?”
“我要是送这人上秘鉴,不用他干嘛,我当场食屎。”历千尺颇为平静的说道。
因为他自己他肯定不会送对方上去。
可以说自信满满。
“呵呵。”禾雨叶冷声以对。
…..
在其他岛屿之上,乔乾看着这对弈的身影,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见过棋局,给他点时间,他可以上去,但是他不急,或者说要不是他大姨的缘故。
他都不想参与其中。
“这应该就是在观云阁的人,可是对方怎么做到的?居然能够引发这种可怕的异象。”乔蕴有些难以置信。
对方绝对没有太强的修为。
可是能够在这里引动异象,以棋盘为天地,互相厮杀。
这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理解的。
有这等天骄在,其他人哪来的希望?
“他会是谁呢?”乔蕴很想知道。
乔乾在一边没有说话,如果非要说一个人,他觉得只可能是那个人。
那个对他来说,最危险,也是最安全的人。
与之为敌最为危险,与之同行,最为安全。
躲在他阴影下,不在其前面显露光芒。
是最好的选择。
那个人的低调,是乔乾平生仅见。
无数人以他为笑柄,称他为废少,又岂知鸿鹄之志在于天地。
人生于天地为凡人蝼蚁,而他可与天地试比高。
乔乾低头,人当懂敬畏,当晓谦卑。

陆水一心都在棋盘中,根本不会在意其他事,他唯一要做的就是赢了对面这个人。
棋逢对手,千载难得。
上一盘只是意外,这次绝不会让意外发生。
哒。
棋子落下,气势恢宏,他身后的剑意仿佛随着他的气势而涌动。
对方亦是不弱下风,输人不输阵,况且他还有赢的机会。
如何能让对方赢得气势。
哒。
一声巨响宛若雷霆之音。
强大的剑意更是具备无尽杀意,仿佛要杀陆水一个片甲不留。
区区杀意,陆水又岂会放在心中?
正面迎上。
随着两人的对弈,外面的剑意越来越强,影响越来越大。
天地之间,如同有两位盖世强者,打的难分难解。
震惊无数人。
而在岛屿的一些人在感受到这些剑意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丝明悟。
“我感觉光是看着,就能顿悟,是不是只要用心去体会,就能有所突破?”
“是的,但是只要陷入顿悟,可能就要错过这旷世之战。”
很多人陷入了纠结,但是更多人选择感悟。
尤其是剑修。
他们就是为无上剑道而来,而现在的无上剑道何其活跃,此时不抓住机会,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这种机会。
真武真灵没有选着感悟,而是守在陆水身边。
他们对这种东西早已见怪不怪。
少爷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观云阁中,除了陆水原先三人,其他选择目睹这这一战。
因为观看这一战可能得到的感触更多。
他们不是剑修,没有特地去感悟剑意的必要。
但是旷世之战,正常情况下他们是无权观看的。
这次能看,绝对收获巨大。
此时真武肩膀上的肉食花,一直对着真武留着口水,不过剑意横流,有一些冲进了没有防护的肉食花嘴里。
肉食花下意识嚼着吞下,它没有灵智,所以这都是潜意识的行为。
一边吃着剑意的气息,一边看着真武脖子流口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