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6eqf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193章 大唐保鏢相伴-ylc9b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怎么挣钱?”高阳很纠结,“家中的钱不少了,可我总是心慌,觉着以后会不够用,越用越少……你不许笑话我。”
贾平安莞尔,“这想法大多人都有。”
“果真?”高阳拍拍粗壮的胸脯,“那就好。不过你说能让我挣钱,比天然居还挣钱吗?”
“当然。”贾平安很肯定。
“我自然是信你的,可咱们做什么?”高阳很是憧憬。
“开酒楼。”贾平安在想开酒楼的利润,应该不低。关键是能让高阳有事儿做,免得这个娘们整天琢磨些不着调的事儿。
“开酒楼?”高阳想伸手摸摸他的额头,贾平安抬眸看了她一眼,硬汉贾登场了。
高阳收回手,“天然居的炒菜好吃,咱们若是开酒楼,怕是比不过他们。”
贾平安打起精神来,说道:“让曹二做几道炒菜。”
高阳愕然,“你家厨子会做炒菜?”
贾平安说道:“耳听为虚。”
高阳的性子本就急躁,贾平安卖个关子,换个人高阳早就提起了心爱的小皮鞭……
她皱眉看着贾平安,渐渐心静了下来。
和第一次见面相比,贾平安依旧是唇红齿白,但却多了些别的气息。
笃定,仿佛这个世间没有事儿能让他忧愁。
男儿就该这样啊!
高阳不禁多看了几眼。
贾平安却在想着突厥的事儿。
高侃昨日回到了长安城,禀告了和车鼻可汗的战事,以及商议下一步的打算。
车鼻可汗是个倒霉蛋,遇到了大唐兵锋最为鼎盛的时期。贾平安记得此战高侃一路顺风的杀过去,无人能挡,但还是有些谨慎,速度慢了些。
等遇到了车鼻可汗时,高侃本以为会遭遇大军,谁知道车鼻可汗麾下的大部分部族听闻大唐大军来了,压根不敢来援。于是车鼻可汗遁逃。高侃一路追击,在金山擒获了车鼻可汗。
若是高侃从一开始就大张旗鼓的掩杀,不给车鼻可汗应变的时间呢?
这个很有趣啊!
雷霆一击,让突厥人丧胆。
贾平安觉得就该如此,回头给老梁说一下,或是给李勣分析一番,看看那两个老家伙什么想法,若是可以,请他们转告高侃。
大唐的敌人不少,吐蕃、高丽、突厥……若是兵锋延伸,还有西域那一块地方。
这个时代并不是你想和平就能和平,高丽被先帝抽了一巴掌,如今在修生养息,但依旧野望着大唐。以后甚至连倭国都想插一脚,野心勃勃的想用半岛作为跳板,侵入中原。
所以那些说什么大唐时倭国和大唐相处和睦,这纯属扯淡。倭国人的野心从来都不分季节和场景,只要他们觉得中原衰弱了,就会鼓动百姓,倾巢而来。
他们想通过百济介入半岛,这个手法和大明时一样。但在大唐,他们碰了个头破血流。最后在白江口被刘仁轨一战打断了脊梁骨,从此不敢东窥。随后倭国就装孙子,可骨子里的野心永远都存在,只等中原衰弱,就会再度露出贪婪的一面。
吐蕃如今内部出了问题,禄东赞需要花时间来重新整合,随后吐蕃依旧会想着突破封锁,和大唐为敌。
而突厥堪称是打不死的小强,一会儿俯首称臣,一会儿反叛,来来回回的拉锯。除非大唐放弃草原,否则只有战斗的选择。
再有就是西域那块地方,那里局势不明朗,势力繁杂,关键是,以后的大食人兵强马壮,想和大唐掰手腕。
这便是大唐目前面临的情况。
你想和平,吐蕃会分分钟教你做人;突厥会卷土重来,马踏花花世界;高丽会想着席卷大唐的北方……最后当大食人朝着西域进攻时,没有大唐军队存在的西域,将会不堪一击,随后大食人就会发现一个新的花花世界……
吐蕃是大患,但他们先天不足。突厥不是问题,问题是草原上永远都会诞生垂涎中原的势力。而高丽,隋炀帝没能征服他们,太宗皇帝没能征服他们,但李治会让他们叫爸爸。
最后就是倭国……
“弄死他们!”
贾平安一拍桌子,才发现高阳在盯着自己。
“你在想什么?”高阳很好奇的问道:“一会儿凶狠的让我都怕,一会儿兴奋,像是发现了什么旷世之宝一般……”
贾平安当然不会说自己在展望未来,“就是想了百骑的一些事。”
高阳吐槽道:“百骑有什么好?你若是愿意,我去和皇帝说,让你换个地方,要不……去我府中吧。”
她的眼神看着很诚恳,若是没有水汪汪的就好了。
去了高阳的府中,贾平安觉得自己迟早会被吞了。
“那个……”贾平安淡淡的道:“流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
换个人把高阳的好意当驴肝肺,小皮鞭早就上了。
可高阳却叹息一声,很是满足。
他宁可自己打拼,也不肯借力,果然是我看重的硬汉。
“郎君,菜好了。”鸿雁来了。
几样炒菜端上来,其中一道是爆炒牛肉。
高阳拿起筷子,优雅的吃了一片。
“味道如何?”
贾平安嗅了嗅,觉得味道差点意思。
高阳放下筷子,定定的看着贾平安。
“比天然居的厨子做的还好吃。”她俯身向前,贾平安抬高目光,避开了粗壮之处。
高阳咬牙切齿的道:“炒菜究竟是谁弄出来的?天然居的韩进说是他的!”
那个韩进,果然是不厚道啊!
贾平安暗自记下了此事,然后笑道:“当年某在华州时,闲极无聊,就弄了几道炒菜,传给了刘架,后来他们来长安开了天然居……”
“你还会什么?我要回家!”
高阳盯着他,目光灼热的能烤化了他。随后上马,一路疾驰到家。
“把天然居的契约给我!”高阳拎着小皮鞭,俏脸含煞,钱二赶紧去拿了来,说道:“公主,这条件也还公道。”
他觉得只要投钱进去,公主府就多了一个源源不断的进项,堪称是重大利好啊!
从高阳和房遗爱分崩离析后,公主府看着冷冷清清的,如今终于有了起色,让钱二激动不已。晚上喝点小酒,顺带都要唱几句最流行的曲子。
高阳接过契约,看也不看,唰唰唰,直接撕碎。
“公主!”钱二不知道高阳是怎么了,刚想劝,外面有人来禀告,“公主,那天然居的韩进求见,说是为了契约之事。”
“欺世盗名之辈!”高阳冷笑道:“打出去!”
钱二愣住了,“公主,这是挣钱的买卖呀!”
高阳皱眉,“打他,还是打你?”
钱二赶紧带着人去了前面,一顿拳脚把韩进打了出去,可想着公主丢掉了这个好买卖,不禁蹲在门后面落泪。
高阳随后准备出去,见他这般,就说道:“准备好钱,回头用。”
钱二起身,抹泪问道:“公主,准备多少?”
高阳想了想,“有多少就准备多少。”
钱二不知道高阳想干啥,这心提起来就再没落下去过。
高阳一路去了东市,然后一拍脑门,心想哪有公主出来租赁店铺的?
回过头她就让钱二去寻店铺。
“开酒楼的。”高阳想到贾师傅竟然是炒菜的发明人,不禁觉得自己的眼光就是好,竟然抓住了这么一个多才多艺的硬汉。
钱二苦着脸去寻,嘀咕着什么有天然居不合作,却要自己开酒楼,可公主府里的厨子做的菜哪里赶得上天然居?老汉也去吃过一次,那味道……真是美啊!
……
春天的气息到处都是,贾平安去上衙时,就见到房门外一条狗抱着姜融的小腿……
“贾参军慢些!”姜融深吸一口气,陶醉的道:“这县男的气息就是好闻呐!”
他深呼吸结束,低头,见狗正玩得起劲,不禁怒了,一脚甩去,狗却抱紧了他的小腿不松爪子,还恶向胆边生,一嘴咬去……
“嗷……”
到了百骑,雷洪一脸苦大仇深,包东问道“这是为何?”
雷洪叹息,眼神苍茫,“今日在坊里看到两条狗……一条还是瘸腿的,某有腿啊!”
瘸腿的狗都能寻到伴侣,雷公脸的雷洪依旧是单身狗。
刚进值房,就有文书进来,“贾参军,陛下晚些要出宫。”
这是要安排保护事宜。
“校尉如何吩咐?”这事儿该唐旭来掌总。
文书一脸懵,“校尉说不管。”
老唐这是要当甩手掌柜啊!
“去何处?”
帝王的行踪也只有百骑和千牛卫才能知晓。
文书说道:“说是去大慈恩寺。”
“知道了。”贾平安点头,眯眼沉思。
李治当年为母亲文德皇后而修建了大慈恩寺,后来更是让玄奘坐镇寺内翻译经文,这座寺庙堪称一出道就是巅峰。
至于护卫……
“来人。”
晚些,贾平安带着五十余百骑跟随自己出发。
“小心些!”唐旭当了甩手掌柜,但却有些忐忑。
贾平安摆摆手,没心没肺的笑笑。
“某怎么心惊肉跳的呢?”唐旭心中不安。
“是嫖多了。”邵鹏却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
皇帝带着百官去大慈恩寺礼佛,这算是一个大型活动。
大慈恩寺在晋昌坊,一路到了坊外,千牛卫开始在左右扈从。
“看好那些人!”蒋巍指指周围,那些千牛备身目光炯炯,看着分外的精锐。
“就喜欢出风头!”包东觉得百骑也该装个逼。
可贾平安只是看着前方。
“专注。”他的个子越来越高,站在皇帝的侧后方,目光扫过左前方,就见一群僧人在等候,为首的就是玄奘。
皇帝上前,和玄奘含笑说话。
群臣都在窃窃私语,看着情绪不错。
在这个时节来大慈恩寺,就相当于是踏春。
玄奘看着更加的洒脱了些,皇帝想到了上次贾平安的劝说,不禁暗自赞许。
玄奘的影响力太大了,万万不能脱离了皇帝的掌控,所以他想回嵩阳老家少林寺终老的愿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
众人进了大慈恩寺,旋即寺内大德出来面圣。
双方进了大殿,看着佛像沉默良久。
晚些出来坐下,面对大德们,李治目露追忆之色,“当年文德皇后仙逝,先帝与朕悲痛万分,为此修建了大慈恩寺。今日朕再来此,念及……先母,朕……”
他双目含泪,眼眶泛红,竟然哽咽不能语。
群臣不禁唏嘘,长孙无忌想到了妹妹,也红了眼眶。
那是他的小妹,从小跟着他一起长大,后来嫁给了李二郎,从此成为了一代贤后。
在长孙皇后去了之后,太宗皇帝就有些失控了,比如说求长生,服用丹药等等。
所以,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要有一个贤惠的女人。
晚些,玄奘带路,皇帝和群臣在室内转悠。
千牛卫在左右护卫,百骑在前后保护。
蒋巍抽空过来,低声道:“你竟然在后面,若是有事,你哪来得及应对?”
贾平安只是笑笑。
不识好人心!
蒋巍回到了自己的位置,心想唐旭倒也心大,竟然让没有这等扈从经验的贾平安来带队,若是出了岔子……
岔子不会有,但千牛卫这次却能占据先机。若是能好好表现一番,自然在皇帝的眼中加分。
想到这里,他悄然发出指令,随即千牛备身们开始活跃起来,一时间,只看到他们工蜂般忙碌的身影。
“不错。”长孙无忌赞道:“千牛卫看着精神抖擞,应对有方。”
李治也微微颔首,“蒋巍乃是老人,有他在,朕放心。”
这是极高的评价,晚些蒋巍得了这个消息,兴奋的脸都红了。
他悄然靠近贾平安,“别怪某没提醒你,再这般下去,晚些回去唐旭和邵鹏会骂的你狗血淋头。”
百骑和千牛卫是对头,让对头得意,唐旭和邵鹏会把贾平安挂门口风干了。
“恭喜。”贾平安只是笑笑,看着很诚恳。
这娃莫不是个诚心的?
蒋巍不禁失笑,但今日能压百骑一头,他心中不禁快意非常,晚些传话:“告诉兄弟们,晚些去五香楼,某请客。”
千牛备身们闻言大喜,于是越发的努力了。
顺着游廊,众人来到了玄奘的房间。
房间里堆积着许多经书,李治翻阅了一本,赞道:“法师翻译这些经文,堪称是呕心沥血。”
玄奘见皇帝翻页时有些随意,那纸张被折了起来,不禁皱眉,“贫僧尽力而为。”
李治放下经文,玄奘过去,不动声色的把那折起来的一页摊开。
李治看到了这个动作,却微微颔首。
这说明经文就是玄奘眼中的全部,如此甚好。
咚!
后面突然传来了撞击声。
蒋巍手指后面的房间,同时向皇帝靠拢。
可百骑更快。
包东带着两名百骑疾冲过去,一人撞开门,一人拔刀进去,第三人尾随……
这一连串动作堪称是行云流水。
而李治的身边出现了四名百骑,他们手中拎着像是后世手提箱般的东西,快速打开,一翻转,四面高盾牌围住了皇帝。
贾平安发出指令,“护着陛下,撤出房间!”
“断后!”
“前方打探!”
外面的百骑迅速占据有利地形,贾平安冲了出去,喊道:“上屋顶!”
几名百骑在同伴的配合下爬上了屋顶,张弓搭箭,并巡查四方。
“周围人等垂手站定!”
那些随从和僧人在百骑的逼视下,纷纷垂手。
皇帝被护着出了房间,外面已然安全。
群臣没人搭理,但目睹了这一场变故后,有人低声道:“这百骑的应对堪称是迅捷如雷电,无一不妥啊!”
自己人当然要夸……李勣赞道:“声响一出,百骑率先冲了进去,随后用盾牌护着陛下撤离,外面已然妥当,若是再有变故,旋即可护着陛下冲出大慈恩寺……老夫看着应接不暇,仔细一想,却处处妥当。”
作为雍州刺史,今日许敬宗也随行,他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说道:“此事还得要看贾平安,先前有动静时,大家还在发呆,他就喝令护着陛下出来,随后在外指挥百骑掌控四周,连屋顶都派了人,相比之下,千牛卫却木然。”
蒋巍想吐血!
可奸臣许还没说完,“先前千牛卫看似精神抖擞,老夫也觉着有他们在,安全当可无虞。可一转眼,不动声色的百骑护住了陛下,精神抖擞的千牛卫却如同没头的苍蝇,乱哄哄的。”
奸臣许,某与你可是有仇?
这一刻蒋巍恨不能把老许撕碎了。
这番话之后,今日千牛卫就被百骑踩在了脚下。
许大爷却再补了一刀:“贾平安话不多,百骑的话也不多,可最后管用的还是他们。陛下,臣以为,看人还得看做事。”
李治微微点头,刚才的变故他还没反应过来,四周就被百骑护住了,随后的一切极为稳妥。
这一切是这般的熟练,让他不禁好奇,“贾平安,百骑为何这般熟练?”
贾平安一直在后面,闻言上前。
众人看着这个少年,目光各异。
“陛下,百骑首要之责乃是护卫陛下安全,于是百骑就预想了陛下遇险的各等可能,随后根据这些可能设法应对。”
一番话虽然简单,但众人一想,就想到了里面的艰难和辛苦。
李治微笑点头,再问道:“那今日这般变故,百骑也想到了?”
贾平安说道:“是,陛下出行各处,若是遭遇变故,室内是一套保护的法子,室外是另一套保护的法子,都想到了。”
李治笑道,“室内朕今日见到了,不错,室外如何?”
贾平安目光扫过众人,说道:“此事涉及陛下安危,臣却不好说。”
大佬,说出去别人都知道了。
李治恍然大悟,越发的觉得这个少年稳妥了。
但……
作为一个稳妥的少年,贾师傅还是要露一手。
“陛下,臣便让百骑演示冲杀……”
室外的保护程序不演练也好。
李治点头。
“中间护住陛下,前方冲杀,挡路者,杀!”
“雷洪带人断后。”
“左右弓箭手……”
瞬间,百骑就变成了一支小型军队。
杀气腾腾的百骑让君臣不禁频频点头。
晚些包东带人回来禀告,手中拎着一只很大的老鼠。
“乃是一只大老鼠。”
警报解除。
离开大慈恩寺时,随行信佛的军士们纷纷向玄奘行礼。
玄奘也微微颔首,那些军士面露喜色,觉得此行不虚。
这便是玄奘的号召力,若是他喊一声皇帝无道,会造成多大的影响?
蒋巍心情沮丧,可依旧要去行礼。
玄奘微微点头。
蒋巍心满意足的过去,回身,见贾平安过来,就笑了笑。
你也要求法师保佑啊!
贾平安上前,距离太近了些,有僧人想呵斥,玄奘却主动上前一步,口宣佛号,微笑道:“今日多亏了檀越。”
“法师竟然和他说话了!”
蒋巍羡慕的眼睛发红,等贾平安过来后问道:“你和法师认识?”
“被镇压过。”贾平安笑了笑。
“那法师为何对你青眼有加?”若是玄奘和蒋巍说几句话,他大概做梦都能笑醒来。
贾平安认真的道:“因为今日百骑得力。”
蒋巍的脸变成了猪肝色,被怼的想吐血。
……
一日之计在于晨,抬头看风,低头看路,伸手:打劫月票、推荐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