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ej9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194章 有話好說相伴-w0ox0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回到皇城后,皇帝吩咐人赏赐百骑和千牛卫酒食。
百骑欢呼,千牛卫没精打采。
千牛卫有人提及了蒋巍请客去五香楼的事儿,旋即被蒋巍一脚踹的踉踉跄跄的。
“回去操练!”
今日千牛卫败的干净利落,蒋巍心中难受,回身看了一眼贾平安。
贾平安微微一笑,很是和气。
这个老阴比!
蒋巍觉得这个少年有老阴比的属性。
平时不吭不哈的,一出手就碾压了千牛卫。
但他今日输的心服口服,一点脾气都没有。
“这唐旭越发的厉害了,竟然能琢磨出这等法子。”
千牛卫内部开始了反思。
蒋巍冷笑道:“唐旭若是能琢磨出这等法子,某就能率领大军灭了高丽。”
“那是谁?”
蒋巍再回头看了一眼贾平安。
贾平安觉得这厮有些毛病,怎么频繁回头看我。
“这定然是贾平安的手段。”
蒋巍的眼中燃起斗志,“回去就操练,他不是说按照各等变故来设法应对?咱们学,向贾平安学!”
一时间,千牛卫内部都是向贾平安学习的口号。
而百骑内部却在狂欢。
唐旭得了消息,激动的喊道:“今日五香楼,某请客!”
邵鹏也很高兴,却低声道:“你这个月已经没钱了。”
是啊!
唐旭想到自己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没了,不禁发愁,旋即笑道:“老邵,借某一些,下月还你。”
邵鹏淡淡的道:“利息。”
“狗内侍,你够狠!”
唐旭回头笑道:“晚些就去。”
众人在欢呼,想到要给利息的唐旭心头在滴血。
贾平安就站在那里,含笑看着这一幕。
唐旭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小贾……以后百骑之事,小贾说的……就是某说的。”
一天不可二日,一山不容二虎。
可唐旭竟然主动给贾平安升格了。
众人愕然。
包东说道:“没有贾参军弄的那个什么预案,今日我百骑可能碾压了千牛卫?”
今日出勤的百骑们纷纷说着当时的情况。
“你往日弄了那个什么预案,某觉着不错,但也只是不错。”唐旭越看贾师傅就越觉得眉清目秀,“今日这便是第一战,出彩了,某不如!”
这是他第一次自承不如贾平安。
贾平安甚至看到了一丝落寞。
这便是前浪被后浪推着走的节奏。
众人一顿酒食吃了,期待着去五香楼。
而贾平安却惦记着娃娃脸,就带了一只羊腿去感业寺,可苏荷却不在。
“住持进宫了。”
……
蒋涵和苏荷端坐着,一个内侍在禀告。
“……苏家的大郎君苏能喜欢跟着恶少厮混,为那些店铺出力,每月能收些钱……”
蒋涵的脸上多了冷意,而苏荷却渐渐茫然。
那是她的家,而苏能就是她的长兄。
可长兄竟然去做了恶少……
苏荷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姨母,觉得姨母定然会大怒。
可蒋涵只是点头,“那他们今日有何可说的?”
内侍低着头,不敢看这位在宫中特立独行的宫正,“苏能遇到了个对头,叫做黄老五,苏能那边人少,被黄老五带着人围殴,如今在家躺着……”
“活该!”蒋涵冷冷的道:“只要不打死就好。此事无需管。”
苏荷瘪瘪嘴,记得大兄很疼爱自己的,可姨母很凶,她若是求情,说不得会被骂死。
内侍说道:“苏家来人说……那黄老五放话,说是但凡苏大郎敢出门就弄死他。苏家这才慌了。”
蒋涵眯眼看着外面,突然道:“知道了。”
内侍出去。
“姨母……”苏荷刚开口,蒋涵扫了她一眼,“住口!”
苏荷瘪瘪嘴,可怜兮兮的道:“大兄以前对我好。”
“知道了。”
蒋涵眸色复杂,良久说道:“那些恶少能制住他们的唯有地方官,可宫中能让地方官出手的只有皇后和萧氏……最后就是陛下。所以……你回去吧。”
姨母不管,苏荷心中却牵挂着外面的家,一路浑浑噩噩的回到了感业寺。
“小苏!”
贾平安刚准备回去,见她回来,就摸出油纸包……
苏荷抬头,茫然道:“是贾参军呀!”
这妹纸怎么浑浑噩噩的?
贾平安把油纸包递给她,可苏荷却没精打采的坐下,没动羊腿。
妹纸一般这个模样,大概率是遇到了麻烦事,小概率是文青了,觉得人生无意义……
贾平安本想回去,可见苏荷的眼中渐渐多了水汽,就叹息坐下。
“说吧,啥事?”
苏荷摇头,只是鼻头渐渐红了。
这妹纸还挺倔。
但……
“心情不好就说出来,把不好的事情和别人分享,如此你的坏心情就丢了一半……”
苏荷抬头,“真的?”
“货真价实。”贾平安补充道:“不过别见人就说,值得信任的人才能说。”
苏荷看看他,那眼神……
难道哥不值得信任?
贾平安不禁苦笑。
苏荷抽噎了一下,“我大兄要被人打死了。”
“你大兄?”贾平安一怔,“宫外的?”
“嗯。”苏荷目露回忆之色,“我七岁前就在家中,和无双家做了几年邻居……”
难怪长腿妹子这等冷冰冰没有朋友的人,竟然也和苏荷交好。
“后来无双家搬走了。”苏荷说的有些散乱,“大兄以前对我最好,坊里的孩子欺负我,都是大兄为我出头打架。二兄胆子小,就在边上喊别打了,别打了……”
说重点啊!妹纸!
贾平安耐心听着,慢慢把整件事组织了起来。
“那黄老五就是个恶少头目,你家大兄也是恶少……”这等事贾平安觉得不该管,让恶少自己去打生打死。
但……
苏荷在怀念着大兄当年对自己的好,担心他被打。
“此事某去看看。”
苏荷一怔,“那是恶少呢!很凶,他们人还多……姨母说百骑也管不着他们。”
百骑当然管不着恶少,否则就是越权。
贾平安笑了笑,“且安心,某只是去看看。”
晚些他寻了许多多。
许多多依旧金鸡独立在练字,见他来了就笑道:“贾参军看看我的字可长进了吗?”
贾平安看了一眼。
长进很大!
这不对啊!
金鸡独立能练字就已经够奇葩了,可还能长进,这算是什么事啊!
贾平安说道:“长进不小。”
许多多心满意足的放下笔,贾平安说道:“打听个人,黄老五。”
许多多想了想,“那人也在平康坊,手下一帮兄弟,很能打。”
难怪。
贾平安皱眉,本想用许多多的人去收拾黄老五,可看样子黄老五的实力不差,许多多这边胜负难说。就算是能胜,损失也不小。
“你去帮某查一查苏能此人……”
“我知道。”
贾平安无语。
“苏能也有一帮子兄弟,不过却比不过黄老五,两边前几日大打出手,苏能那边输了,被打的好惨。”
果然是包打听。
“如此你去帮某打听一番……黄老五何时对苏能动手。”
“我知道。”
贾平安:“……”
“黄老五当众放话,说是下午要去苏家,当即逼迫苏能低头赔钱,把手中的买卖都交出来。”
恶少也是要吃饭的,有的偷鸡摸狗,有的收保护费,有的不要保护费,但能免费让店铺寄卖自己的货物,如此省下了房租,算是净利润。
但商家有自己的生意,不可能谁的货物都能免费寄卖,所以为了争夺这个资格,恶少游侠儿们之间的竞争很激烈。
而最关键的是这是合法买卖,官府就算是要清扫恶少,也不会管这个。
贾平安晚些告假,因为是私事,也没带随从。
骑上阿宝,拍拍它的屁股,阿宝长嘶一声,快活的冲出了皇城。
贾平安先去东市买了些礼物,随后就去了长寿坊。
一路询问着找到了苏家。
“这一家子……哎!”坊卒一脸唏嘘。
苏家的宅子看着还算是不错,只是大门有些歪歪斜斜的。
“苏尚!苏尚!”
坊卒喊了一嗓子。
“谁?”
里面的声音有些怯生生的,随后大门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往外看了一眼,见是坊卒,这才松了一口气。等看到贾平安时,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客人寻谁?”
贾平安笑道:“某叫贾平安,和禁苑那边有些买卖,供些用的给感业寺。这不今日听闻有人寻苏住持家的麻烦,某就说来看看……”
苏尚一愣,也明白了,原来这个少年和感业寺有买卖,这是想来为苏家撑个人头,回头给感业寺那边报功。
这等事儿不少见,苏尚嘟囔道:“看着瘦瘦高高的,也没力气,打也打不过……不过多个人也多些底气,贾郎君请进。”
“叫某小贾就好。”贾·趁人头·平安干笑着跟了进去。
在不清楚苏家的具体情况之前,他不好说自己认识苏荷,免得被人到处传。
苏家此刻愁云惨淡,贾平安去亲切探望了苏能。
苏能鼻青脸肿的坐在卧室里,看样子并非是重创。
“和感业寺做买卖?”苏能皱眉,随手拎起凳子喝问道:“谁能进感业寺?你究竟是谁?”
呃!
贾平安倒是忘记了苏能是恶少,恶少自然知晓没人能和感业寺做买卖,那边需要的物资都是走的宫中。
但……
贾平安笑道:“宫中专门给感业寺采买香烛,三成都是走我家的生意。若是感业寺说不好,回过头就换一家,所以……”
苏能颔首,“原来如此。”
他也是装比,贾平安一番忽悠之后,把逻辑合上了,于是态度就变了些,“如此,晚些你就看着,若是他们动刀子,你记得是谁动的。”
苏能额头上的青筋蹦跳,眼中全是血丝和煞气。
这货真是娃娃脸的长兄?
而苏荷的二兄苏香一看就是个弱的,此刻起身劝道:“大兄不可动刀,一旦动刀,不说坊里要出手拿人,那些不良帅也会抓人……到时候阿耶和阿娘能怎么办?难道再去寻宫中?”
坐在边上的蒋氏吸吸鼻子,“宫中说不管,大郎,你就听阿娘的话,以后学好了可成?”
苏能看了母亲一眼,忍着火气道:“某就是做买卖,那黄老五是见某挣钱了眼红,这才对某下手。此事姨母不管就不管,某不稀罕!”
苏尚蹲在边上,愁容满面的道:“不管不管,被打死了也不管?”
苏能冷笑道:“打死就打死,打死某之前,某弄死他们几个再说!”
“开门!”
外面有人在敲门。
不对,是踢门。
苏能起身,对贾平安说道:“此事你看好,回头告诉宫中人。”
这货是要准备动手杀人?
可等他一走动,右腿竟然是拖着的。
“这是断了?”
蒋氏骂道:“郎中说了骨裂,你还不听,非得走动!”
贾平安前世体验过骨裂,剧痛难忍
苏能只是不听,但走了几步,满头大汗。
众人出了房间,随后苏尚开了大门。
门外就站着几个大汉,为首的大汉竟然是个光头,他狞笑道:“苏能,今日你说请某饮酒,酒在何处?”
苏能冷笑道:“只管进来就是了。”
这光头就是黄老五,他大笑着进来,身后走出一人。
苏能一见此人,眸子微缩,“是彭毅……黄老五,你竟然请了不良人来!”
此人板着脸,嘴角有个酒窝,但看着却格外凶狠。
不良人负责侦缉,天然就是恶少们的克星。
苏能面色煞白,不知道是腿痛还是被吓住了。
苏尚堆笑道:“酒菜都有,都有。”
众人进了正厅,蒋氏带着老二苏香来回忙活,给众人上酒菜。
贾平安坐在最边缘,吃了一口菜,觉得真心不咋滴。
小苏的老娘厨艺堪忧,小苏估摸着也是个没天赋的。
黄老五连干两碗酒,随后起身,单脚踩在案几上,指着苏能说道:“某原先在平康坊的买卖不少,可自从你来了之后,就巧取豪夺,抢了某不少买卖,今日彭毅也在,你说该如何?”
这厮说到巧取豪夺的时候,明显的嘚瑟了一下,可用词不对。
苏能阴着脸道:“你原先寄卖的货物太多,把店铺的生意都抢了。咱做事不能断人的财路,某寄卖少,店铺有事某出头……那些掌柜有眼睛,自然知晓寻某更划算,这叫做巧取豪夺?”
黄老五冷笑道:“狡辩,某何曾断人财路?兄长你说说。”
他竟然称呼彭毅为兄长,这便是赤果果的官贼勾结。
彭毅缓缓喝着酒,放下酒碗,目光扫过贾平安,威严的道:“做买卖就做买卖,今日你去抢了别人的买卖,明日别人又来抢你的买卖,长安城很大,可陛下就在宫中,咱们这些不良人为了陛下的安危,万万不会允许这等事存在。”
苏能黑着脸道:“彭郎君你可去平康坊那些店铺问问,某可是抢的?那些掌柜受不住黄老五的敲诈勒索,这才愿意和某做买卖。”
黄老五发现贾平安一直在笑,看着很平和的那种,但却格外的讨厌。最后发现,这个笑容里压根就没有丝毫畏惧。
见到我黄老五也不畏惧,这是不给脸啊!
他冷冷的道:“某就一句话,苏能退出平康坊,你要做买卖,只管去东西市。”
这是要赶尽杀绝!
苏尚颤声道:“大郎,不做就不做了吧,咱们做别的,啊!”
苏能涨红着脸,“凭什么?”
彭毅冷着脸,菜也不吃了。
气氛骤然紧张。
黄老五指着贾平安问道:“这少年是谁?笑的让某想动手打人!”
苏尚看了贾平安一眼,心中不禁暗自叫苦,“只是客人。”
这个少年说来帮忙,可你笑个什么?
这不是帮倒忙吗?
苏能皱眉:“你先回去。”
今日有彭毅在,动手是不能了,贾平安在此就是累赘。
贾平安笑了笑。
黄老五觉得这个笑容太特娘的让人心烦意乱了,就骂道:“笑个屁,再笑某弄死你!滚!”。说着他拎起凳子就准备砸过来。
苏尚起身,“小郎君赶紧回去。”
这些恶少可不是善茬,晚些知道了贾平安是做香烛买卖的,回头就能让他的生意做不下去。
“慢!”
彭毅叫停,皱眉看着贾平安,“某今日来此只是作证,你等两家的纷争,只要不动刀动枪的,某不管。”
他是担心贾平安出去说自己官贼勾结,所以先立个牌坊。
可……
这个少年咋滴有些眼熟?
彭毅眨眨眼睛,在脑海里搜刮着这个相貌。
黄老五仰头大笑,然后说道:“一个少年罢了,兄长难道怕了他?”
说着他盯住了贾平安,“今日之话,但凡让某在外面听到一个字,弄死你!”
苏尚担心他们动手,赶紧说道:“小贾赶紧回去,今日就当没来过。”
贾平安起身,黄老五说道:“来个人,和他一去回去,看看他家住在何处,记牢了。”
这个处置很给力,彭毅不禁微微颔首。
但就在此时,他突然想起了一幕。
那是去年的下半年,他刚好准备出县廨,就看到了崔义玄和这个少年含笑说话。
崔义玄世家出身,哪里会和一个普通少年这般……
他是……
外面进来一个大汉,准备带走贾平安。
“慢着!”
电光火石间,彭毅想到了一件事。
去年冬季的时候,万年县把大部分捐赠都卷走了,长安县这边因为崔义玄的缘故,无人问津。
那个少年又来寻崔义玄,二人加上崔建商议了许久,记得崔建说什么……
小贾。
而崔义玄叫少年什么……
平安!
贾……平安!
瞬间彭毅的脊背处都是冷汗。
正好那个大汉进来,准备拉扯贾平安。
“拖走!”黄老五很是意气风发的说道,同时斜睨着苏能,心想这便是杀鸡儆猴,你若是不肯退出那些生意,某今日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且慢!”
彭毅起身,黄老五大大咧咧的道:“兄长怕什么,这等人打个半死丢进水沟里,下次见到咱们都得吓尿了。”
彭毅见贾平安依旧在微笑,只是微笑里竟然多了讥诮之意。
他毫不犹豫的挥手。
啪!
黄老五捂着脸,愕然道:“兄长为何打某?”
苏家一家子更是不解,苏尚哆嗦着,“莫不是……喝多了,娘子,快给彭郎君弄了醒酒汤来。”
彭毅在这里遇到贾平安,把肠子都悔青了,哪里还敢要什么醒酒汤。
“畜生!”
他一脚踹倒了黄老五。
苏尚惊呆了,“这……这是为何?莫要动手,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