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6um精品言情小說 皇兄萬歲 起點-25.有教無類,二相一帝一後(第一更-6174字)鑒賞-rqfnq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敌人里怀有异心者也是朋友。
至交好友,床榻夫妻,从外观之还不是热热闹闹把酒言欢,恩恩爱爱你侬我侬,
但是有二心的还少么?
好友夫妻尚且如此,何况宗门?
世上哪有铁板一块?
说到底还是平衡,还是没来那一场引燃大火的东风。
如今五百年过了,我们拥有了新的力量,达到了新的境界,我们就是东风。
对我们而言,时间就是一切,在更多人掌握了这新的力量之前,我们必须将权势的平衡彻底打翻,重改一切,哪怕血流成海,骨堆如山,亦无妨。”
“启禀帝君,三王已出,但诚王死于夫子祠…”
“他怎么死的?”黑暗里,那声音多了些情绪波动。
十四境与之前的境界完全不同,也许十四境之前还存在着越级挑战,但十四境就是一个天地之间的隔阂。
未入十四境者便是连十四境的“防御”也无法击破,更别谈伤害了。
除非,对方也是十四境,如此才又重新拉到了同一战场。
“启禀帝君,夫子显圣,秒杀了诚王。”说话之人亦有些不敢置信。
“夫子显圣?夫子如何会显圣?诚王做了什么?”
“属下查过了…不过是欲扫去些障眼挡路的蝼蚁,都是些凡人…”
黑暗里沉默了下来。
“夫子如何显圣,如何杀的?”
“白气善业,圣像万丈,云端摘刀。
一斩,
便是杀了包括诚王在内的所有弟子。
这些信息还是属下让人从周边凡人处打听来的。”
黑暗里,传来轻微敲打着桌面的声音,显然是有人在思索。
禀奏的属下长跪于台阶外,不敢起身,不敢看他。
世人只知风华王宗有“三王”,却不知这“三王”之后还有“二相一帝一后”。
这二相,并不属于风华王宗,而是在这宗门幕后,与王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至于帝与后,更是在二相之上了。
帝临天下,统御着十万里半天山以北西方的所有凡间国度,一封书信可驱令西方所有宗门,所有散人。
要谁生,谁便生,要谁死,谁便死。
这便是“帝”。
这便是此时坐在黑暗高台上的人。
这便是这一次入侵东方的幕后。
宗门传言,两百年前,若非“帝”与“后”刚好在噩梦里修炼,刚好错过了魔尊屠戮的那个年代,那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后一梦两百余年。
帝大梦一场,竟却是四百年过了。
如今醒来,更是天赐机缘,直破十四境。
所以,帝从西而来,欲在这新杀劫之初,携天地不当之威,统一云洲。
“圣像万丈,云端摘刀?”
那帝君沉吟良久,道了声,“起驾,由我亲自去拜一拜。”
“可帝君不是要去…”
“无妨,不耽误,若是见到了,那也是幸甚之至。
平生一恨,便是恨孤不曾生于一千五百年前,与夫子过一过手。”


沉雀山,深秋更深,黄叶卷天的天气里,一名紫红绣金华服男子坐于帝辇,身后仅仅随了两名修士,那两名修士都如傀儡一般,面无表情,只是一者御矛,一者御盾,在他身后。
帝辇落于大地。
男子从辇上走下,他双眉狭长刺入鬓中,一双眸子宛如照耀大地的明灯,带着动人心魄的光芒,
行走之间,气魄雄伟,如魔似神,
衣衫无染,不沾尘埃,
让人忍不住心悸而折服,便是不用多言一字一句,都知自己与此人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
“帝君,夫子祠便在前面了。”
“嗯。”
那男子应了声。
然后他往前踏出一步,狂风卷动,将一切面前的浮尘全然拨开,但却未曾推人落下至死,只不过他觉得这些人不该与他站在一处罢了。
他没有鄙视任何人的意思,因为他眼里根本没有这些人。
所以不是不配,而是不该。
他拾阶而上,每一步,周身的一切便被力量推开,待他走到那香火鼎盛的祠堂时,祠堂里所有人都已急忙离开了,而徒留空荡荡的一座大殿,
一个温和看着人间的夫子玉像。
男子于虚空一抓,取出三株香,
香尖自燃,香火袅袅而起。
男子拜了一拜,沉声道:“死者为大,我拜你。
你若活着,我杀你。
你既是一千五百年前的神话,何以未曾活过这一千五百年,惹我笑话?
化祠呈像,不过时者命也,假使易地而处,我当……取而代之。”
说罢,男子又恭敬地拜了两拜,仿佛他拜的不是夫子,而是他自己。
拜完之后,他便负手静静等待。
一座空殿。
一尊玉像。
一个男子。
如此静滞了两柱香时间。
男子转身大笑着离去,上帝辇后,环顾左右道:“传令下去,让他们该杀谁杀谁,但若逢了夫子庙,便是步行上山,烧香礼敬,让人三分。
若他们问为什么,告诉他们,这天下,只有孤才能驭辇凌空,去见这一千五百年前的神话,这夫子祠里,只有孤才能一分不让,其他人,都放尊重点。”


“先生,先生,你要走了吗?”
小女孩跑到石桌边,半跪在少年对面的石椅上以升高点儿身体,从而可以去平视对面的皇子。
“为什么叫我先生?”
“你…看起来就好像是个教书的先生,天天看书,也一定能教人吧?”
“哪有,不过是个普通的读书人罢了。”
夏极来到水岸城戴家已经停留好几天了,四处寻找,却没有什么关于那黑潭的后续发现。
如今便是准备离去了。
小女孩道:“先生才不是普通的读书人呢。”
夏极温和笑道:“那我教的了你吗?”
“教的了,前几天我看先生走了没带我,我可是伤心了。”
“那我还能教你吗?”
两人说的话外人听来定是莫名其妙,但实则却是合理无比。
“先生给了我一缕真气,帮我突破了,我很开心,先生以为我不知道,其实我是知道的,先生是第一个帮助我的人。”
“萌萌,那我教你一个善字,你可愿承着?”
小女孩愕然地瞪大眼,看着对面的皇子。
那温润的少年双瞳仿如可以看穿一切,无论如何的遮掩,如何的秘密,在那一双眸子里仿佛都可以倒映出真实。
那眸子注视之下,令人只觉仿是未曾穿衣,甚至未有皮囊,直见人心。
“我…我能被你教吗?”
“师者,岂会分类而教之?你若愿意,我便可以。”
“你真的知道我…”小女孩忽然情绪有些激动,有些古怪的波动。
但她还未继续说下去,对面的皇子已然起身。
这不过十五岁的少年站在她身侧,轻轻地温柔地抚摸着她的长发,温和道:“我知道。”
小女孩忽然发出奇诡的低笑。
桀桀…
桀桀桀…
笑声阴森恐怖。
一瞬间,这戴家古宅里呈现出刺骨的深寒,浮动着令人心悸的渗人。
诡谲的声音响起:“我本来是想…”
她话音未落,便被打断了。
“别说,话未出口,事情未做,放在心中,便不是错。”
“你真的知道?”
小女孩忽然侧头,仰望那少年的脸庞,她拨开覆脸的长发,露出的不是脸庞,而是令人悚然的黑潭。
那脸上没有眼睛,没有鼻子,没有嘴巴,有的是一张张被缩小里的在无声哀嚎的人面,是流动的尸骸残肢,是无光的寂静深渊,是穷极凡人类想象与理解的画面。
她以为自己会吓到这先生。
而先生会与所有曾经看到她脸庞而发了疯的人一样,哭喊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外爬去,然后胡言乱语,在癫狂里不治而亡。
她以为先生即便强大,也会立刻露出警戒,然后变脸般的翻脸,大喊一声“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
她以为先生会愤怒,会质问,会责备,会恐惧,会害怕,会……
她见惯了,她习惯了。
但并没有。
夏极露出微笑,温柔地拥抱了她,轻声道:“做我弟子吧。”


西宗东来,诸多的事情正在一一落实。
真实的宗门入侵并不是如想象里,直接做过一场就足够了。
黑暗里,显然有人以云洲十万里半天山以北为棋盘,正在安然落子,宫子,吃子。
压散人,因为散人散漫,不用强权无以凝聚。
收宗门之心,扶持对原宗门怀有异心者上位,然后加以控制。
直接介入宗门的统治,固然可以凭借着一时之力去镇压,但镇压之人终究要走,如何臻至十四境终究会慢慢地揭开面纱,那时候又如何?
除了杀,脑子里就没其他的了吗?
所以,用宗门原本的人去控制宗门,即便有暴动,却完全在掌控之中。
西方宗门的入侵按部就班,却因为十四境的存在,呈现出席卷之势,宛如汪洋恣肆的洪流,拍打这块两百多年未曾大规模战乱的版图。
而鬼祟四起,吞噬着倒霉的修士们。
死了,也就死了。
此时…
东方,
万剑宗正联合着其他六个主宰凡间势力的大宗门在商议。
“西方入侵,还击便是了,真当我们怕了不成?”
“看来两百年前,魔尊还未杀的他们害怕,这一次若是魔尊醒来,定再为他们好好上一课。”
“诸位难道不曾听说…对方出了十四境的强者么?”
“十四境…怎么可能?他怎么升上去的?”有人大大咧咧地出声,表示怀疑。
但没人接这一茬。
大殿里陷入了寂静。
有人轻抿一口茶,有人咳嗽一两声,有人低头看着膝上剑,却无人再说话。
这事儿,不是空穴来风,是确有此事。
何况,第四杀劫已过许久,近些日子古怪地失踪案一件接一件,并不再限于封河村附近,而是多地开花。
既然如此,升入十四境的契机也该有了。
他们没有发现,不代表别人没有发现。
这事儿,看机缘,说白了,就是看运气。
万剑宗一人忽道:“何惧之有?战便是了。
凡人王朝若遇入侵,尚且明白亡国灭种之理,尚且知道反抗,
我们宗门难道要逆来顺受不成?”
“那如何战?对方若是来了十四境…怎么办?”
忽然又一人道:“我提议让凡人也参入这战争。
他们人多,可以四处探查。
他们有大将,凝聚数十万兵力,再以多重火种激活血脉,那么他们挥出的一击也是极强的。
反正凡人很多,死一些也没什么,让他们去消磨对方的力量,我们再行出手,完全可以发挥主场优势。
如此一来,对方便是十四境又如何?只要拖久了,我们知道踏入十四境的方法后,便可以从防守转为反击了。”
众人一想,便是有人开始附和了。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
有人又道:“是否…有些残忍?毕竟凡人生命太过脆弱。”
话音才落,又有人反驳了:“这有什么,反正他们没有战死,也可能死在其他地方,
如果没死在其他地方,也不过百年不到的寿元,
不知纪元为何物,就如朝生暮死的蜉蝣儿,不知春秋为何物。
他们能参与到宗门大战里,为守护东境而死亡,当是荣誉了。”
“有道理。”
“凡人虽然蚂蚁,但蚂蚁多了力量也大,就算让那些十四境的人杀戮,也要杀上很久,何况还有我们在暗中斗法。”
“不错。”
便在此时。
坐在万剑宗的一名白衣冷傲的男子忽然道:“不可。”
众人看去,只见是如今坐镇万剑宗的第二强者,亦是前宗主的师兄杜白。
杜白的光芒虽被魔尊遮下,但也是很强的存在,
黑业之强,宛如山峦,
在这众人的业力都不过凝聚成球的时候,他一旦出手,便如背着山峰,其力自呈碾压之势。
他既说了话,别人就沉默了下来,听他说。
杜白道:“此是我宗门之战,何以卷入凡人?”
有其他宗门宗主淡淡道:“道友,这就不对了,平日里我们宗门便不曾庇护凡间王朝么?此时出了事,让他们一同来担,不对么?”
杜白道:“不对。”
“为何?”
杜白弱于言辞,不善辩解,只是淡淡道:“不为何,就是不对。”
“呵…”
那宗主笑了笑,摇头道:“战争,哪有不流血的?”
杜白道:“你是让他们去送死。”
“呵呵呵,道友身为超然之人,竟然…”他话音顿了顿,扫视周边,忽地失笑道,“万剑宗的诸位似乎不都再认同宗门的超然之位啊,宗门,从来都是超乎人情。”
杜白道:“但不是没了人性。”
那宗主问:“道友似乎越来越不明白了,凡人和我们,已不是一个物种了!谈何人性?”
杜白猛然起身,显然这已经谈崩了。
然而,万剑宗里,却亦有不少弟子垂着眸,显然是认同对方的观念了。
很简单的道理。
试想有一天你不仅长生,而且强大,那么…你可会无拘无束,肆意去享受人间?可会再觉得别人能与你一样?
不会。
你只会站在道德制高点,为自己寻了千般万般理由,然后做着自己看似光鲜,实则却是欺凌弱者,满足自己欲求的事。
若是有人揭穿了,你就不说这个了,而辩几句你不也和我一样,世间本就是弱肉强食,不是圣母什么的。
这就是不可察觉、不会承认的人性之恶。


“我应该不是人。”
“为什么?”
“没人会觉得我是人…”
“你是什么难道要别人说了算吗?”
“我…你要教我什么?”
“教你善。”
“你何以教我?”
“老板,来两碗大馄饨。”
夏极在经过诸多探查后,已经大概察觉了水岸城黑潭的源头是什么,
于是他领着这源头离开了水岸城,
不仅如此,他还收了这源头为弟子,
之后两人一路往北,返回皇都,这路经近城黄沙道边的摊位时,便是坐了下来。
萌萌坐到对面。
她本来都已经放弃成为一个人类了,
本来都已经开始准备诱骗各种人,
只要那些人展露了恶的一面,她就会直接露出真容,毫无负担地去杀死他们,以发泄自己从小活到现在积累的仇恨。
她自己都不知道这张脸为何会变成如此,仿是生来就有了。
她明明实力很弱,所以才入了宗门,可惜还是寸步难行,受人欺凌,直到遇到了这神秘而强大的皇子。
她想着的时候看到了对面温和的笑脸。
“我请你吃馄饨。”
“我要吃小馄饨。”
“老板,一碗换成小馄饨。”
“客官,已经下了。”
“那再加一碗。”夏极无奈道,然后笑看着面前的弟子,“我吃胖了就是你的责任。”
戴萌有些愕然。
她没被这么说话过,戴家的人怕她,倒不是知道她的秘密,而是觉得她是个灾星。
宗门的人厌她,也不是知道她的秘密,而是觉得她笨。
从未有人这么对她过。
萌萌低下了头,一缕刘海从额前垂落,默然无言,等到小馄饨上来了便是低着头连连吃着,吃着吃着,泪水就滴了下来。
夏极问:“怎么了?”
萌萌道:“真好吃。”
夏极道:“老板,再来一碗小馄饨。”
萌萌呆了呆。
夏极笑道:“与为师一起发胖,如何?”
“啊~~还有这奇怪的规矩嘛?”
“不错。”
萌萌眼睛竟却是亮了亮,少了黯然,多了神采,轻声回应道:“那好吧。”
她心底如是堵住了。
恶的汹涌潮水被上了阀门,还未扩散、还未化作淹没人间的海啸、还未黑化,便被提前遏止了。
而此时坐在她对面请她吃馄饨的少年,就是这阀门。
如果没有这及时出现的阀门,萌萌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成为什么,大概是一个恶的集合体,然后彻底失去理智,沦为噩梦中都不会出现的那些东西,为人间带来无穷无尽的灾祸。
她这种生来便是怪物的东西,还能成为什么呢?
反正无论是什么,总归不会是人。
“别发呆,快吃。”
“嗯…老师。”
萌萌低着头,她忽然问,“小馄饨多少钱?”
夏极笑道:“两碗只要十文。”
“哦。”
萌萌心底默默记着,
深秋时节,黄叶飘零,天气很冷,老师带着我从戴家走了出来,
他请我吃了两碗小馄饨,馄饨很好吃,一共花了十文钱,
老师…最好了。


数日后。
一处阴暗的地域里。
长桌两边坐了不少黑影。
黑影在微弱的烛火里扭动着,鬼祟无比。
这些黑影是西方宗门的人,以及诸多东方宗门的精英,甚至长老。
西方宗门的一道黑影开口道:“诸位肯来,定然是愿意了。”
“传闻你们已有人入了十四境,可是真的?”
话音刚落,
黑暗里就有人笑了起来。
众人侧头看去,只见那光线里坐着一个文士般的男人。
那男人微笑着反问:“诸位以为呢?”
话音刚落下,一道覆压四方的气息升腾而起,
微光里呈现出漆黑似寂渊的膜,
这黑膜散发出无形的力量,重重压在周边之人的心头。
东方宗门的诸多修士面露凝重与惊惧。
有人试探着问道:“这是…十四境?”
那文士般的男人双手一摊,微笑道:“诸位请攻击我。”
东方宗门露出愕然之色。
攻击?
而文士般的男人既已开口,周围其他西方宗门的弟子便是往两边散开,空出了宽敞的足够发挥的地域。
同时,这些弟子又同时撑开了隔音罩。
文士道:“请。”
东方宗门各人也大概是明白了,这是对方在示威,亦是在展露十四境的力量。
于是,他们也不客气,各自取出飞剑法器,运用神通之法。
瞬间,气流呼啸,天地之力附于剑刃之上,
众人又各显神通,有的更是一剑分千剑,
顿时,那文士身侧便如环绕了万万的蝴蝶,
每一个蝴蝶都是一道刃,
这些刃如是凌迟般割裂在那文士身上。
文士淡淡道:“轻了。”
东方宗门各人便开始加力,直到加到了九层力时,那文士依然纹丝不动,他体表的黑膜半点涟漪都未生出。
文士笑道:“诸位可以用业力来攻击我。”
东方宗门这次没攻击。
他们已经明白,业力也无法突破这黑膜。
显然,这就是十四境了。
文士等了片刻,见众人没反应,便是明白了他们所想,于是道:“既然诸位相信了,那么就该明白我自有能力帮助各位,夺得宗主之位,从此翻身。
而诸位只需献上忠诚即可。
至于万剑宗,我更有大礼相送。”
“我们凭什么信你?”
文士笑道:“就凭我叫楚相。”
二相一帝一后。
楚相便是二相之一。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