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d4xb熱門玄幻小說 學霸的無限 線上看-第297章 手術之約,顛覆之夜看書-gq27i

學霸的無限
小說推薦學霸的無限
小伙伴们赶紧搬着叶寒下去,准备照方抓药。
虽然叶寒硬到几乎不动了,但龟息冬眠都是低温,医生做手术给脏器续命也都靠低温,低温会死人,同时也能续命啊。而且他毕竟150+了,还是先天的,对低温的抵抗也远不是常人能比的。
所以就算硬了,两三天之内估计还是有救的。
至于怎么救,就看小伙伴们能不能够理解叶寒的方案并大差不差的做出来了。
陈璐理解是理解,但算不清楚,赶紧把胡斯坦叫来,让这位逝大高材生带着他的计算尺和机械计算机帮她算一算。
林画负责后勤,就去准备场地,准备设备。
李轴负责安保,立刻挑选值得信赖的人手,以确保治疗不被打扰。
苏星眸则匆匆去找城中的工匠大家,订制方案所需地工具。
手术刀、骨锯、骨钻、导管、纱布、线材……这些工具耗材专业医生肯定是随身携带的;无影灯可以用这世界的人鱼膏灯、夜明珠什么的;杀菌消毒对于150+的人完全可以忽略。
但有一些设备必须量身订制,甚至还得根据情况进行微调,就好像介入手术的支架和弹簧圈,所以必须仔细加工。
这方面墨铭是专业的,可惜没跟进来,只能找NPC帮忙了。
转眼小伙伴们一哄而散各自忙去了,而大腿挂件潘知止……叶寒晕了,其他小伙伴们肯定没法立刻信任他,只能跟吃瓜观众一起,瞪着眼看戏了。
==========
种子选手叶寒因练功走火入魔,行将淘汰……
原本这消息仅限小伙伴们知道,但经过城下的大戏,还有某些别有用心者的刻意传播,现在全晋陵城的人都知道了。
城中百姓纷纷吃瓜这恶人榜上的新秀和苏姑娘某些不得不说的故事,而参赛者的关注焦点就完全不同了。
那是种子选手叶寒啊。
才第三轮的新秀,经验绝谈不上丰富;而且出身末法纤维,先天属性极差,修行禀赋说平平无奇都是夸奖了。
但其能力……真的难以忖度。
第一轮试炼关,靠一场大爆炸建立了优势,后来又顺利觉醒,一路碾压,直杀进了神仙打架的附加赛甚至还有斩获;
第二轮在一个原初世界,也没见干什么,竟然就悟通了那世界的法则!宇宙亲和,位面之子,气运加身,一招夷平山峰,搞的裁判只好把他移出战场免得破坏平衡甚至是战场本身;
第三轮,标准的地狱试炼模式,本应该剧情复杂,波谲云诡,结果又让他弄清楚了世界构成,造武器,造法器,直接把隐藏boss干掉了。
又一回中盘胜,又一次获益巨大积分海量,继而成为种子选手,进军光阴战场。
这只是他的第四轮。
虽然看起来好像遇到麻烦了,走火入魔以至行将淘汰。
但说句不客气的,游戏时间这才两轮十天,那些资质鲁钝的,真气量想走火入魔都不够呢……
能练到走火入魔,单这份内力修为已经是多数人难望项背的了。
何况根据各方汇总的消息,此人不仅江湖恶人榜上遥遥领先,在很多隐藏榜单,比如内力值、战斗值、绝学修为等等榜单上,同样都排名靠前。
不说那些虚的,单冲他今天战场上开无双,千军万马中直接干掉一个NPC副帮主的战斗力,就不是普通玩家敢想的了。
普通玩家别说干掉一流上高手,因为时日尚短,若不是本来就会武功有内力,多数也就在二流打转,打一流只能靠单挑——他们一队甚至几队单挑人家一个。
叶寒却已经杀一流跟杀鸡一样?怎么比!
这明显又是搞出什么新技术,开了加速器了!
横向对比,纵向对比,越比越有差距,越比越觉无力。
==========
这夜。
九秀楼后桃花林。
这里位置偏僻少有人来,中心二层小楼更有奇门遁甲加持,就算知道地方,不知口诀也难以进入,绝对是手术最佳地点了。
小楼不远处的一株桃树上,阴癸派现任圣女身体腾空,斜倚枝头,仿佛枝上一朵花瓣,随风轻摆,上下起伏。
她左手一只烧鸡,右手一提老酒,一会儿吃一口鸡,一会儿喝一口酒,眯眼看着变成了手术室的二层小楼,目光繁杂。忽而醉意上涌打了个嗝,憨态可掬。
募然阴测测的声音从林外传来,直入她耳中:“海若若,叔叔的口信昨日已经带到,着令诸门不得收纳容留私纵甘大地的叶寒及其同伙。你是听不懂话,还是想违……”
话没说完,“哎呦”一声。
却是圣女扭头,鼓嘴一吐,一枚鸡腿骨电光石火没入林中,击中了李谓贤的脸。
阴癸圣女海若若嘿然一笑:“宋子乔自己都不敢来见我,二十多年了一直躲着我。你拿一道口信就想来命令我?”
“有什么话让宋子乔亲自来跟我说!”
宗师级高手开口,虽然没释放气场,只是轻飘飘的几句话,已经压得李谓贤汗不敢出,眼睛连眨,似乎,好像,可能,自己搞错了一些事。
战战兢兢的功夫,“啪”又一枚鸡腿骨打中了他左脸。面对宗师级和一流的天渊,大衍诀也无能为力。
捂脸痛呼的功夫,就听海若若又道:“子乔他自己都不姓李了,改姓宋。你一个不知道隔了多少辈的远房侄儿舔着脸上门,被随便指点了几招,就赫然以关门弟子自居了,还想靠这点身份出来招摇撞骗,号令下五门?谁给你的脸?滚!”
最后一字,吐气如雷,直把桃林之外的李谓贤推了一个跟头。
翻身爬起,李谓贤再不敢多言,灰头土脸狼狈而走。
瞅着他没入桃林的背影,海若若幽幽一叹。
她说的虽是事实,不过以妖师的阅历智慧,难道看不出来李谓贤和李家那点小心思?还不是心里存了那么一点点愧疚,才多番容忍。
“我算是把李家得罪死了,你这边可千万莫要骗我。你那情郎醒来若解不开那几道题,可别怪师傅让他再死一次!”
树下,苏星眸仰脸拍着胀鼓鼓的胸脯,信心十足:“师傅你放心吧!只要是有人能做出来的题目,还没有叶郎他不会的!”
望着火光、喊杀、喧嚣的方向,其他小伙伴们也都攥紧了武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