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x2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533章 這些當父親的……熱推-1fig3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这边,池非迟专心工作。
另一个房间里,鹰取严男跟非墨进行了一场追逐战,闹累了之后,清理了床上的虫子后,努力想将非墨赶出房间。
非墨左躲右闪,飞来蹿去,就是不肯离开房间。
又一场追逐战之后,鹰取严男见非墨赶不出去,放弃了,将房间检查一遍,又将门和窗户全部锁好,“好!既然你不出去,那就跟我一起被锁在里面,看你还怎么去叼虫子,你自己待着,我要睡觉了!”
非墨落在衣帽架上,转头理着自己的羽毛,没搭理鹰取严男。
鹰取严男去洗漱完,上床睡觉,迷迷糊糊刚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见身边传来一声凄厉的乌鸦叫。
“嘎!”
鹰取严男被吓得瞬间清醒:“……”
站在床头柜上的非墨一副无辜样,歪头看鹰取严男,又嘎嘎叫了两声,“睡啊!”
“你狠!”鹰取严男出了房间。
“咚咚!”
“老板,明天有什么事去做吗?”
“雪停了,白天我要去找诺亚,晚上要去个地方。”
“我知道了,白天我就不一起去了,非墨吵着不让我睡觉,我跟它熬。”
“行。”
鹰取严男又转回自己房间,检查房间,锁好门,打开电视,坐回床上。
他就不睡了,来熬着吧!
他不信非墨就没有睡觉的时候。
……
第二天。
比赛熬夜的鹰取严男和非墨呼呼大睡。
非赤拒绝出门,想待在有暖气的房间打游戏。
池非迟一个人出门,去托马斯家坐了一会儿后,提出带泽田弘树出去玩。
托马斯-辛多拉连去哪儿玩都没问,就欣然同意。
当然,要带上一大群保镖。
雪停之后,各家开始清扫门口的雪。
大路的雪已经被铲干净,路灯上厚厚的积雪不时往下滑落,一大块雪砸在地上,瞬间破碎。
到了辛多拉公司附近,池非迟就带泽田弘树下车,走着过去。
一群保镖也下了车,跟在周围。
积雪没清理干净的人行道上,一群人慢吞吞前行。
泽田弘树不时被积雪滑一下,努力稳住身形,发现池非迟走得依旧很稳,不由道,“教父,我走得是不是太慢了?”
池非迟看着前面一段坡道路,突然恶趣味上头,“那就走快点试试。”
“啊?”泽田弘树疑惑仰头看池非迟。
池非迟加快脚步,往前跑了一段,“走。”
泽田弘树猜测……
可能跑快一点,就不会打滑了?
这孩子到了波士顿之后,不是大雪天气都得待在家,更不用说大雪之后出门玩雪,傻乎乎就觉得……
跑快点可能真的不会打滑!
然后,泽田弘树开始跟着跑,一群保镖自然也得跟上。
再然后,一个半大孩子和一群保镖陆续滑倒,一脸惊悚地裹挟着大堆积雪,顺着坡道嗖一下往下滑。
辛多拉公司外,工藤优作、阿笠博士两人组刚吃过早餐,准备去做自己的特聘工作。
“波士顿的雪下得还真大……”
“是啊,这边的冬天很长,有时候要到3、4月份……”
“轰隆隆!”
身后传来奇怪的声音。
走上台阶的两人回头,就看到上方坡道路上,一堆积雪+奇怪的人体四肢滚滚而来,最后轰然停在公司大门前的路上,形成一个大雪堆。
池非迟跟在后面积雪被铲干净的路上跑到,跟一脸茫然的工藤优作和阿笠博士打招呼,“工藤先生,博士。”
两人点头,还有些没回过神。
刚才发生了什么?
池非迟到雪堆翻了一下,把泽田弘树拎出来。
一群保镖也挣扎着从雪堆里出来。
阿笠博士疑惑,“他们这是……”
池非迟拎着泽田弘树,抖抖雪,“诺亚嫌自己走得慢,我给了他们一个快的方法。”
被抖的泽田弘树:“……”
他是想问怎么走路不打滑!
虽然问的时候,他确实是在嫌自己走得慢没错。
但教父坑他就算了,能不能别这么抖衣服一样地抖他。
其实……可以温柔帮他拍一拍雪的。
一群保镖陆陆续续从雪堆里挣扎出来,拍着身上、头上的雪,还有人低头去雪堆里翻墨镜。
池非迟把泽田弘树身上的雪抖干净,将穿着蓝色羽绒服的小正太放到台阶上,“这样是不是快多了?”
男孩子嘛,别养得娇气了。
“呃……嗯。”泽田弘树无语点头。
他真是信了教父的邪!
不过居然……有点小开心。
阿笠博士一汗,“非迟,你们来公司玩啊?”
“带他过来坐会儿,下午太阳出来,再去旁边公园堆雪人。”池非迟又跟泽田弘树介绍了阿笠博士和工藤优作。
泽田弘树乖巧打过招呼,说到茧,又对池非迟道,“教父,你要不要去看看茧?”
池非迟点头,跟着泽田弘树往里走。
工藤优作看了看门口的雪堆,汗,笑着看向阿笠博士,“池先生带孩子的方式还真特别。”
“对小孩子,他是挺喜欢用拎的……”阿笠博士干笑。
说出来优作可能不信,他儿子也是被这样拎来拎去的。
换了柯南这样,他觉得池非迟也会是一样的流程——
刨出来,拎着抖一抖,瞬间抖掉雪,放下……
“新一也是?”工藤优作一看池非迟那边上电梯了,也摸着下巴,思索着往前走,“从新一长大之后,我好像是没怎么拎过他了,上次见到他,我都忘了……他现在七岁孩子的体型,是很适合拎一下……嗯……新一恐怕没那么好骗,丢进雪堆里拎一次?不行,那样就没意思了,还是设计个陷阱,让他栽雪坑里去……不过,日本这两年好像没下过这么大的雪……”
遗憾。
之前回去,有个机会把那孩子坑到雪堆里的,他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阿笠博士:“……”
这些当父亲的,无法理解。
一群人搭电梯上楼,到了研发茧的地方。
池非迟带泽田弘树围观了一下阿笠博士工作,又跟大部分工作完成、正在划水的工藤优作聊天。
聊着聊着,就变成了泽田弘树在追问工藤优作有关池非迟的事。
北斗星号列车的事件……
太阳、月亮、星星的暗号……
工藤优作对池非迟的了解,大多是来自柯南和阿笠博士,真正接触的也不多,而且暗号那次,虽然因为担心自家儿子精神出问题,他也去了,但没有露面,只是伪装之后、在医院走廊里等答案。
所以,工藤优作说起来,只说是阿笠博士事后打电话告诉他的。
泽田弘树兴趣满满地听着,眼睛都在放光。
工藤优作也乐意跟泽田弘树说这些,孩子崇拜父亲是好事。
到了下午,池非迟带泽田弘树去附近公园堆了一个大雪人,吃过晚饭之后,才把泽田弘树送回去。
回到酒店,鹰取严男坐在客厅,顶着黑眼圈跟非墨大眼瞪小眼。
非赤懒洋洋趴在一边睡觉。
“你们吃过了吗?”池非迟进门。
“吃过了。”鹰取严男继续瞪非墨。
非墨懒得瞪下去,抓着非赤,扑腾翅膀飞到池非迟肩膀上,“我吃了主人留在桌上的梨,非赤也吃过小鱼块了。”
“老板,内部矛盾你管不管?”鹰取严男转头跟池非迟倒苦水,“非墨昨晚不让我睡觉,我刚要睡着它就吵醒我,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顶不住睡着了,结果没睡几个小时,它就不听叫唤把我吵醒,饭也不让我好好吃,赶又赶不走……”
“你都说了是内部矛盾,我还能怎么样?”池非迟走到沙发旁坐下。
总不能让他打谁一顿吧?
非墨站在池非迟肩膀上,瞥鹰取严男。
气它?再来啊。
鹰取严男无力叹气,“又不能给它一枪……”
“它也没叫上同伴一起整你,”池非迟拿出手机看情报,“没用‘天降正义’对付你。”
“天降……?”鹰取严男抬头往上一看,顿时懂了,鸟就是一群飞着大便的无节操动物。
‘天降正义’……老板真会取名字。
“给它买点吃的,这事就这么算了。”池非迟帮忙化解矛盾,也是提醒非墨——
气也出了,差不多得了。
“那我等会儿就出去给它买,”鹰取严男点头,神色又古怪了一瞬,“对了,老板,我去酒店餐厅吃晚饭的时候,听到了一个消息,在那天洗礼仪式结束后,为弘树洗礼的那个神父就病倒了……”
池非迟‘哦’了一声,不明白鹰取严男为什么说这个,神父病就病了呗,八卦这个干嘛?
“听说就在我们离开后不久,神父就突然晕倒了,”鹰取严男悄悄观察着自家老板的神色,“有人发现他额头滚烫,送他去了医院,之后他醒了,但是高烧一直没退,也没有感冒的症状……”
池非迟盯着手机,神色依旧平静,“其他人没出事,就不会是病毒,至少不是传染性的疾病。”
所以管他干嘛?
“就是因为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来,他觉得是他犯了什么过错,让真主降罪于他,”鹰取严男忍不住道,“所以坚持离开医院,去教堂进行忏悔和祷告……”
“呵……”池非迟冷笑一声,“迂腐。”
“他去教堂之后,刚开始忏悔,又晕倒了,现在其他人都在说,他变成了真主降罪的人,已经没有资格做神父了,反正谣言传得挺严重的……”鹰取严男继续道,“听说他在医院说了些对真主不太好的言论,说他一生为主奉献,主却不保佑他,他也发誓从此背弃真主,然后他好像就痊愈了,离开了波士顿,不知道去哪儿了,现在教会的人正在找他……”
池非迟继续低头看手机,“这么玄乎,可以改编成电影了。”
鹰取严男无语看着池非迟。
那个神父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在为泽田弘树洗礼之后就出事了。
原本发烧也不算什么,最近天冷,有可能是神父感冒了,但偏偏只是干烧,没有任何感冒该有的症状,而发誓背弃真主之后才痊愈……
老板不觉得邪门吗?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