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5o0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漢世祖 ptt-第88章 天子金令鑒賞-roq9c

漢世祖
小說推薦漢世祖
二十八日,新任淮东经略使郭荣,同副使赵匡胤一道,领着刘承祐调拨给的数千禁军以及补充过的宿州团练,东归钟离,准备攻取泗州。
辞别前,刘承祐心血来潮,以秋末契丹南侵兵变之时,大汉朝廷“南北之争”问郭、赵二人,听其想法,权作事后讨论。
对此,赵匡胤直接表示,南征乃国家既定大略,且天赐良机,无可争议。倒是郭荣,稍作犹豫之后,朝刘承祐说,若大汉再积聚三年,逢北方剧变,他必建议陛下,倾力北伐,全复北边。
从二者给出的回答看,两个人的性格,是有明显的差异的,郭荣的赌性更大。
二十九日,行营自涡口发,带着大量的物资,刘承祐乘战船,逆淮水而上。王朴北归符离镇守,继续统筹调度后勤,以供大军。淮南前营粮料使王溥,在随驾前往下蔡大营。
自乾祐三年春,被刘承祐派到淮北,筹措南征粮饷,囤积诸仓,刘承祐也有近两年没见过王溥了。两年的奔波劳碌,王溥整个人看起来,消瘦了些,但体格明显健壮了,当初白面书生的气质也被磨掉了不少,但整个人多了些干练之风。
对于这个自己钦点的宰相之才,刘承祐还是很看重的,涡口一见,直接让他陪侍驾前,而重新做起侍驾的活计,王溥也是一点未手生。
船舷上,迎着浪波,吹着北风,刘承祐看着王溥,说道:“朕倒有些后悔,将你外放到淮北了!”
“陛下何出此言?”王溥有些意外。
指着王溥多了几分风霜之色的脸,刘承祐轻笑道:“当初朝中风度翩翩,气质卓然的王郎君,形象大毁,岂不类焚琴煮鹤?”
闻此言,王溥先是一愣,随即拱手:“陛下玩笑了!”应承的同时,心中难免有些意外,以往的天子,在他眼中,从来都是威严肃重,不苟言笑。
“好了,戏言且罢!”刘承祐按着船身,刘承祐问:“在军前效力,不甚容易吧!”
闻问,王溥神情微沉,郑重道:“臣读书时尝知,日费千金,然后十万之师举矣!然今亲历前后事,粮械之转运,兵马之调动,民力之消耗,是何等之巨。仅这一月之战争,便将颍、宿两载所屯,消耗近半!”
见王溥这一副深沉的感慨,刘承祐抬指道:“在其位,谋其政,你倒是颇有感触!正因如此,朕才打算,在因粮于敌,就食于淮南上,好好地动一动心思!”
“此事,朕打算交给你了。濠州那边,钟离既下,其余县镇,不足为虑。朕以你为濠州知州,署理州政,宣告大汉政策,安抚士民,筹措军资粮草!”
闻令,王溥直感重任加身,机敏地拜道:“陛下目光长远,战事尚未结束,已然在考虑纳土归治的事。臣必竭力,替陛下抚定濠州!”
这些文人,就是喜欢多想,刘承祐的意思,就是很简单的,想要因粮于淮南当地。当然,他那般考虑,也没有任何问题。
自涡口至下蔡的淮河水段,已尽数为汉军所掌控,无虑唐军水师之袭扰,一路通途。上百里水道,一日可至,当然,为了与陆上步骑同步,稍微放缓了速度。
下蔡,淮水两岸,浮梁两头,已布有两座连营。自前番大捷之后,汉军便一直屯驻于此,休整练兵,巩固战果。这段时间,作为大军的统帅,王峻可谓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皇帝以王朴为使,亲自来营褒奖,当着前营诸将官的面,将王峻捧得很高,使其意更骄,更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基本上,除了两司禁军都指挥使,其他人都难得其正视。与大部分将校士卒有别,王峻自己是住在下蔡城中的,将帅帐设于县衙,如此一来,征淮大军中,暗地里,对于统帅王峻的非议,却是平添许多。得知前营的情况,刘承祐这边大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不禁忧虑起军心问题来。
不过,休整了十余日,随着王峻一声令下,下蔡的汉军又动了起来,冒着寒风,收拾行囊,准备物资。王峻的命令,再度南下,兵围寿春。
在慕容延钊的陪同下,王峻巡到河岸,王峻一身贵甲,倨傲之色凝在其眼脸之上,威视四方。慕容延钊跟在一旁,神情之间,透着少许的忧虑。
两座宽大的浮梁,悬于淮水之上,但此时,北侧一道浮梁,却正处一片混乱之中。其中塌陷了两处,导致整座浮梁都有些大的晃动,数十名士卒及几车军械,直接掉入了水中。
浮梁两头,分别自桥上奔下,周边,救人的救人,加固的加固,在这冬季,匆忙得有些乱。
王峻着人了解清楚情况,当即大怒:“浮梁是谁督建的?”
“回都帅,是颍州团练副使康俨!”申师厚在旁,见其怒,赶忙答道。
手一抬,王峻直接命令道:“传本帅令,拿下其人,军法处置,桥头斩杀,以警其罪!”
骤闻此言,申师厚愣了一下,没想到王峻直接就要杀人了。
在旁,慕容延钊听了,不由说道:“浮梁不稳,康俨都监不利,稍作惩处,着其加固即是,何必要其性命?”
瞥了慕容延钊一眼,王峻摆手道:“延钊你不必为其人说情,浮梁可谓我军血脉通道,性命所交,可不是一般的疏漏。倘临敌之际,进军撤退,出此状况,严重点,只怕影响我军胜败,可不是加固一下就能解决的。兵争大事,容不得此等疏忽大意,那康俨,本帅必杀之,以正军威!”
言罢,王峻即瞪向申师厚:“愣著作甚,还不传我帅令!”
见状,申师厚再不敢怠慢,赶忙应命而去。慕容延钊没再劝,只是稍凝起眉头,看了看王峻,只见其似处理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慕容延钊心有所感,有些明显了,王峻这是在立威,显然,近来军中的非议,他是有所耳闻。只是可惜那康俨,整好撞上,连个解释求饶的机会都没有,送了性命。
抬眼,望着两岸汉营的动静,慕容延钊略作犹豫,还是拱手开口:“都帅,南下寿春之事,是否再考虑一下?”
“我道你慕容都虞侯,几番张口,欲言又止,要说什么,却是劝我不动兵?”王峻偏头,上下打量着慕容延钊,淡淡地说道:“你不必劝我,大军于此,休整日久,若再拖下去,就真让寿春守军缓过劲儿来,稳住军心!”
“此时,正当大军南下,再围寿春,切断其外援通道,也趁水流结冰之前,将粮械辎需,转运到位!这个冬天,我们要破城,再不济,也要在寿春城下度过,否则,金陵的伪唐朝廷,又岂会着急?郭荣那晚辈,都有破城之功,我帅大军于此,岂能落于其后!”
见王峻一脸固执的模样,慕容延钊神情更苦,想了想,道:“都帅之言,固然有理,却也不急于这一时。而今寿春守兵,并不算少,我军在兵力上,并无绝对优势。陛下銮驾将至,是否等随驾禁军至,再图南下,困城!”
提及此,王峻眼神中闪过一丝晦色,瞟向慕容延钊,声音都变冷淡了,道:“陛下委我前营都部署,有专征之权,勿阻我令,否则,必不相饶!天子要来,那本帅南下,正可作迎驾准备!”
劝不动王峻,慕容延钊也甚是无奈,有些头疼。不过,却没有再开口的意思,那样只会惹恼王峻,将双方之间的关系,持续僵化。
未己,在下蔡渡头,正对着浮梁,颍州团练副使康俨在不服的挣扎之中,被斩了脑袋。康俨在征淮大军中,当然算不上什么重要人物,但也是团练副使,就这么被王都帅一言斩杀,一时间,全军肃然。
在下蔡汉军,在王峻的催促下,做好南下寿春的准备后,靖江军都指挥使向训,带着天子金令及诏书南下,叫停动兵,节令诸军,待御驾至,再作决议。
一道军令,让王峻愤懑不已,径欲发兵,诸将不从。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