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p3g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大聖人 起點-第1503章 廣成子(求訂閱)展示-hmthg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
昆仑山上。
一道白衣锦袍的身影正奔袭在昆仑山脉间,如同一位绝世仙人。
他风华绝代,他不可一世。曾走过诸天万界,也曾战过诸天正神。
这是一个风云飘摇的时代,因此江缺菜来到昆仑山脉。
“昆仑山脉乃天下间的祖脉,灵气充沛,据传此山仅次于不周山。”
江缺眼中异彩连连,“我若是能获得昆仑山脉的本源力,再获得那阐教的本源力……
大罗后期不是问题,再也不是任何问题了。”
白云覆盖而笼罩,顷刻间就席卷过来。
看得江缺一愣一愣的,“不愧是祖脉,就这风景也是三界内最顶级的。”
若只是来游玩,此举定是不错。
杀心起,惊龙变。
但随即又平息下去,江缺周身抖动着道道法力,金光在身上转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划破半空。
轰!
等他再次出现时,整个人已经出现在昆仑山脉中。
这里虽说是阐教的范围,但因江缺本就是大罗中期修为,气息扩散下,自无人敢招惹。
并且,江缺乃是三界内的司法天神,本来就被人所熟知。
阐教。
玉虚宫中。
一道人着道衣,其背镌刻一个‘道’字,手持拂尘若那道家高人。
脚踩青莲,正掐指演算天机,看云潮云落,微蹙眉头起,“天机混乱,但贫道依旧感觉到结束来临……”
有劫数降临下来,纵然是他也难解其中真意,看不懂什么。
但是。
他又恍然想到,“不过没关系,纵然有波及三界的劫数过来,也难波及到这里。”
昆仑山脉。
这里是一个仙家福地,同时也是一处世外桃源一般的地方。
更则,阐教自封神一战后,就超然于外,一般劫数也不可能波及到这里。
“还好,昆仑山脉本就是我阐教的大本营,又是天下修行圣地,基本上不会有劫数出现。”
道人喃喃自语着,“贫道及众阐教弟子,早已闭关修炼多年,都未曾出过昆仑山,自然也不曾沾染因果是非,劫数就更加不可能了。”
他心绪还是很平静的,一脸淡定自若。
再大的劫数,也不可能对他们造成多大的影响。
他们本就是普通人,本来就很平常得很,和外界也没有因果纠缠。
但是……
自然不必担心。
很快,这道人便微微一愣,“咦,千百年来,虽然也有人找上昆仑山来,但那些人都离开了。
还从来没有外人来过昆仑山,他倒是第一个过来的人。
年纪轻轻便是大罗金仙中期,修炼的速度倒是挺快,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毕竟……
在大罗金仙境界里,也是有强有弱的,强者至高无上,弱者就无以伦比。”
道人淡淡地想着。
但不管江缺如何,似乎都对他造不成伤害。
也与他没有多少关系。
他只是一个隐世不出的阐教弟子。
仅此而已。
此人正是那阐教弟子,曾经的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
同时,他也是阐教大师兄。
——当年的燃灯自然不算在其中。
广成子。
乃是阐教原始天尊座下大弟子,阐教十二金仙之一,封神时他是大罗金仙,其后斩掉恶尸与善尸,成就准圣中期。
货真价实的准圣,也是阐教里少有的准圣。
若非亲眼所见,只怕也觉得他只是一个山野村夫,虽着道袍,有道衣着身,但他看起来依旧如普通的村夫般。
这大概就是返璞归真吧。
广成子摇身一抖,身上有一道道神异的法力闪烁而过,整个人便在这悄然间化作流光消失在原地之处。
等他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出现在江缺面前,“好一个道人,仙风道骨,气势隐匿于体内不出,看来是个强者。”
能在昆仑山遇到一位强者,这原本就在江缺的预料范围之内。
但是。
他万万没想到会遇上这样的强者,连他这位大罗金仙中期的修士都看不透,足以见得对方修为的强大之处。
想来也是不弱的。
江缺很淡定地看着眼前的种种,目光平静如镜一般,“不知前辈是何方高人,在下此来昆仑山,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海涵。”
他倒是不卑不亢。
只有这种表现才能让对方暗暗点头,并且不怪罪他什么。
而江缺自己,实际上已经暗暗猜测出来,眼前这位道人只怕也不是普通之辈。
要么是这昆仑山里的散修。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位存在,至少在没有通报姓名和道号之前,他并不清楚这道人是何许人也。
当然了。
除了散修的可能外,还有其他人。
毕竟散修不可能拥有准圣级别的实力,这至少也是一位准圣。
他看得非常明白。
但散修准圣,昆仑山里只怕是没有的。
当年封神一战的时候,估计都已经清理得差不多了。
不可能还有准圣级别的强者存在。
剩下的准圣,便很有可能是西昆仑西王母那里出来的,但眼前这人很明显不像。
并且,这里是属于东昆仑的范围。
换句话说。
这里是属于阐教的范围之内。
“这里的人,应该就是阐教的人吧。”
江缺暗道:“而能成为准圣级别的存在,绝对不是普通的阐教弟子,也不可能是三代弟子,只有可能是二代弟子。
说不定还是阐教十二金仙之一。”
虽然十二金仙早已不复存在,但当年他们纵横洪荒大地的时候,还是很疯狂的。
很可怕。
都是一些强大的存在。
不过……
自从西方佛门将人渡走一部分后,剩下的十二金仙也没有几个了。
云中子福缘深厚,但应该还没有突破到准圣,玉鼎真人、黄龙真人等人,也还没有突破到准圣。
“唯一的机会只能是那位阐教首徒了。”
江缺思索着,“据说,广成子乃是轩辕人皇之师,拥有一定功德,可以斩出善尸来。
封神一战后,他闭关修炼定有所得,以其天赋资质来看的话,他一定可以成为一方强者,斩出恶尸来也不足为奇。
眼前这人道风飘逸,如云潮云海般翻涌席卷,又犹如海浪淘沙一般荡漾,法力浩瀚无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应该就是那广成子了。”
江缺眼神里精芒闪烁着。
流露出种种不可思议的怪异之色来,很不普通,这是一个超级强者。
“无妨。”
见江缺不卑不亢的样子,对方果然很平静地摆摆手,似乎无所谓。
但他话音一转,却又说道:“不过,此地乃是昆仑山地界,是属我阐教范围。
道友乃大罗金仙,又是天庭重臣,也需知圣人地不可侵犯也。
故请道友退去,以免大家伤了和气,道友以为呢?”
江缺:“……”
他自然不愿意离开,即便是要离开也还没有到时候,他需要利用这昆仑山获得世界本源力才行。
否则的话哪有机会啊。
根本不可能的。
江缺面色淡定着,一脸平常镇定。
他说道:“道友此言差矣,此地虽是阐教范围,也是圣人道场所在地,但在下过来也并非是捣乱为之。”
“哦?”
广成子一怔,却好奇问道:“不知道友此来所谓何事呢?”
一位大罗金仙足够让他称之为道友。
但是。
即便是大罗金仙也休想擅入阐教玉虚宫。
——虽然如今玉虚宫中并没有圣人,也没有一位超级强者坐镇。
但谁也不敢赌,万一某一天圣人们再度出现的话,如何自处之?
这是一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一来感受下阐教的风采,听说以前三教都很辉煌;二来想找人论论道,也算是想印证一下自己所修炼的东西。”
江缺解释着,“一人闭关修炼,就好比是闭门造车一般,多一人论论道,也是一种修炼好处,相互间还有机会继续成长。”
“……”
广成子也不得不承认,江缺所说的这些都说得很对,也都说得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
他总觉得江缺是别有目的与用心。
似乎有某些不可思议的本领,让人瞪目结舌,也让人难以置信起来。
仔细一想,又似乎很有道理。
“这么多年来,主要都是我一个人待在玉虚宫中修炼,众师弟们走的走,闭关的闭关,各自都有各自的事情,也没个人来论道,倒是有闭门造车的嫌疑了。”
他并不是一个傻子。
相反。
广成子的天赋资质,比谁都好,要不然也不可能成为原始天尊的大徒弟,也不可能成为阐教首徒,更不可能成为阐教大师兄。
如今更是一位准圣中期的强者。
实际上。
他也孤独不已。
他也想要未来,想要一个家,想要一个安定的环境,或者更加强大。
但现在的况且有些不一样了。
圣人早就离开多年,早就不知去向,是否还存在他等身为弟子的也不知道。
当然了。
面对江缺这样的存在,他内心还是很怪异的,觉得苦涩无比着,“这小子突破的速度太快了,导致现在三界内都有着他的传说。”
心情凌乱。
最后不服也不行。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