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9u8a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魔臨 愛下-第三百八十七章 無題展示-2j805

魔臨
小說推薦魔臨
郑凡的话,掷地有声;
似乎,他还从未这般和田无镜说过话,以前,大部分时候都是带着谨慎和小心偶有一点点真情流露。
但不管怎样,
话,
已经说出来了,
说完后,
郑伯爷还有一阵空虚和落寞感,
但终究是,
舒服了。
蛮刀,
就插在面前的地上。
郑伯爷的目光,平视着田无镜。
田无镜依旧站在那里,也在看着郑凡。
两人,
隔着不远,
就这么对视着。
剑圣怀抱龙渊,一副看戏的姿态。
世间的戏,能够值得他去看的,不多,但眼前这一出,确实是难得的景,难得的人,难得的词儿,不好好看看,真可惜了。
四娘默默地站在主上身后,时不时地,还要警惕一下四周有没有其他人靠近过来。
至于说郑凡说的那番威胁的话会不会成为现实,
这么说吧,
主上的好恶是魔王们这个团体的最高准绳。
对于魔王们自己而言,其实是没什么心理压力的,也谈不上舍得舍不得,就像是玩积木,好不容易堆起来后,到头,还是会推倒,享受的,只是这个过程。
太注重结果,拘泥于结果,被结果所反绑架,这不符合魔王们的审美。
大家伙每个人,其实都有那种拍拍手,直起腰,看着苍茫一片甩甩头的那份洒脱。
但,
不可否认的是,
两个男人,站在那里对视。
起先郑伯爷蛮刀插入地面,说话带吼,带决绝,确实将气势给提了上来。
然而,
对视时间久了后,
哪怕是旁观者,也很容易地可以看出来,双方的气势,再度开始此消彼长。
自家主上雄起一阵后,
又慢慢地开始被田无镜反客为主。
呼……
四娘在心里叹了口气。
现在的主上,虽然成长得很快,但到底还是不能和靖南王去相比。
不过,魔王们可不喜欢自家主上是靖南王的翻版,那日子,就没啥意思也没奔头了。
主上所起到的作用是粘合剂,而不是单纯地大魔王加一。
郑伯爷自己也发现了这一现象,
哪怕他依旧绷着脸,
哪怕他目光依旧严峻,
哪怕他意志依旧坚定,
但老田人就站在那儿不动,就这么看着你,你的气势,就已经不可自抑地往下跌,跌,跌………
如果是其他事儿,
如果是其他的争论,
郑凡说不得就已经服软贴上去:哥,我刚吃了猪油蒙了心说的是糊话,您别往心里去啊!
但,
这件事上,
郑伯爷清楚,自己不能退。
自己的梦,并不是主要因素,而是来郢都后,从其他军士那里听来的过程。
是的,
郑凡清楚田无镜为何一定要进郢都,他要踩碎楚人的骄傲,对一个国家而言,没什么是去将那个国家的国都毁掉更大的打击了。
但田无镜明明有更好的选择,更好的办法。
因为田无镜虽然个人实力很强,但他并不是那种喜欢逞匹夫之勇的人,虽然有两次近乎是单枪匹马就吓退了敌军,但那也是敌军主将忌惮于其身后可能跟着一起来实则却没来的靖南军。
千军万马之中取上将首级,亦或者是和对方主将拉出来单挑,这类把戏,老田没那个兴趣。
但这次进郢都,他却这般做了。
说句冷血的话,
一座郢都,打下来了。
直接命一个总兵领五千铁骑杀进城去,焚灭皇城,哪怕那五千铁骑都葬送于这里,都是值得的。
五千骑兵,比得过一个靖南王重要?
这话听起来很不“众生平等”,但却是事实。
连姚子詹那老不羞的都敢放言自己若是入燕,燕皇愿意用一万铁骑来换,
更何况是大燕南侯?
所以,
这是真的看到战局向自己这边发展,
看到楚国摄政王准备另起炉灶,
看见这场战事已经进入尾声,
甚至看见了更多更多后,田无镜开始有意地为自己找寻一个“退路”了,此处的退路,即为坟墓。
可能,真的是火凤不够给力,亦或者是,老田觉得这处坟地,还不够满意。
总之,没死成。
瞎子曾说过,只有一场真正的血战,一场旷世大战,才能配得上那大燕南侯的落幕。
最好是力挽狂澜的,
最好是战至一兵一卒的,
夕阳拉个远景,
脚下尸堆如山,
身上血浆浓厚,
砍至破口的锟铻刀拄着,
最后,搭上点风,轻轻拂动发丝。
这画面,
才配得上大燕南侯的最后归宿。
瞎子为此还画了一幅画,走的是水墨,还真是传神得很。
当然了,早早地为人靖南王设计好归宿,也可见瞎子内心的真实想法是什么。
审美是假的,关键是瞎子想要自由地呼吸。
剑圣是个强者,他对气机更为敏感,此时,他开口道:
“我说,其实回家,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真的挺好的,你忙了半辈子,我也算忙了小半辈子,这日子啊,其实………”
田无镜看向剑圣,
就这么看着。
“………”剑圣。
无形中,
明明什么话都没说,
但诛心了。
你忙来忙去,三晋之地加一个京畿之地,全玩崩了!
我呢,
攻乾吞晋伐楚,破郢都。
怎么就我怎么样你也怎么样了?
能放在一起说么?
脸呢?
“田无镜,其实我真没你想象中那么有品,信不信我趁着你虚弱的时候给你身上刺俩窟窿?”
剑圣自打和郑伯爷在一起,隔三差五地“顿悟”几下后,在某些方面,其实比当初圆润多了。
这人呐,
一旦接了地气,
说话做事时,难免就会带上一些土腥味儿。
明明在旁边吃瓜,结果莫名其妙被鄙视了,而且还是自己主动送上门求鄙视的!
田无镜没再去搭理剑圣,
转而再次看向郑凡,
道:
“你想让本王过得如你那边的左谷蠡王一样?”
上次去见儿子时,是晚上,沙拓阙石现身阻拦,被田无镜强行阻断隔开。
世上的三品武夫,比三品剑客多得多,但也绝不至于如路边大白菜那般泛滥。
且看其身上的服饰风格以及继承于生前的一些习惯性招式,真正的行家很容易就能瞧出沙拓阙石的身份。
堂堂蛮族左谷蠡王,本也是风云人物,最后,只能躺在棺材里,说是续命,无非是另一种形式的苟延残喘。
沙拓阙石可能没得选,
但如果他能够选择的话,
一代蛮族人杰,怕是更希望战死得轰轰烈烈。
因为他当初来到镇北侯府外叫门,本身就是想着求死的,最后却生不算生,死不算死的;
何等苦?
何等悲?
“王爷,我说过,你可以不用躺进棺材里,陪着天天长大就好。”
田无镜摇摇头,
“我教过你,排兵布阵,最大的忌讳就是为将者的迟疑犹豫和反复,路,是本王自己选的,本王选的路,没给自己留下过什么转圜。”
田无镜双手负于身后,
道:
“要么,现在就杀了本王,要么,你现在就叛吧,等本王修养好了后,再来杀你。
这辈子,本王所做的一切,所走的路,都是自己的抉择,还从未有人敢对本王指手画脚,更没人敢对本王进行安排。”
田无镜没说什么,你敢反叛我就自杀这种话。
这种威胁,太没意思,老田做不出来。
事实上,他本不是在威胁,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别人不清楚,但郑凡是清楚的。
在老田眼里,
姬家,
皇室,
其实没那么重要。
他不畏惧自己那位姐夫,哪怕那位姐夫是公认的雄才大略。
自灭满门,是他的选择;
杜鹃身死,一夜白头,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是他为了那面黑龙旗帜,忍下了所有,而非不得已而为之,只是那一口信念,既然已经践行了,就不容许自己去更改。
三皇子,是他让郑凡废掉的。
明知道郑凡不是一个“大燕忠良”,却依旧不停地给郑凡行方便,送兵送地盘送各种利好;
镇北侯府郡主被郑凡弄昏迷了,他知道,但不救;
郑凡打着他田无镜的旗号在颖都大闹一通,又去了历天城,他也知道,然后默认了。
他对皇权,没有畏惧,
他不是皇权下的走狗,
就是燕皇,也不敢拿他当走狗使唤。
郑凡现在是在威胁他,
但他,
不会接受这种威胁。
实在不行,
鱼死网破就是了。
人活于世,没死之前,他不愿意随波逐流。
这就是田无镜,这就是大燕靖南王和剑圣最大的不同。
剑圣,说破了天,依旧是江湖中走出来的人,或许是被龙渊的光芒所掩盖了,但本质上,其骨子里依旧带着江湖习性的一面;
而靖南王,
在很小很小的时候,
心中,
其实就已经有了对大燕未来的规划。
江湖人,从小看着刀和剑,看着村头王寡妇家的篱笆院儿;
而田无镜,
从小就看着疆域图,眺望着的,是郢都和上京城的乾楚风华。
拿捏人性的手法,
若是对别人,必然会很有效果;
但对于靖南王,无用,
因为,
他没有人性。
郑凡的面容,开始露出狰狞。
他伸手,抽出地上的蛮刀。
先前,他是气势已经完全馁下去了,但在此刻,他的倔脾气被彻底激发了出来。
“成,您等着看,看看我到底如何将您看重的大燕,折腾得天翻地覆的,看我是如何将您一心开拓出来的疆域,全都再送出去的。
我到底是您的学生,
总得有点像您一样的脾气不是,否则,岂不是辱没了您的威名?”
师傅自灭满门,为大燕开疆拓土;
徒弟背叛师门,投身大燕敌人;
得,
这师徒,
绝配。
靖南王嘴角露出一抹微笑,
很难解释他和郑凡之间的感情。
兄弟?
军中人,很喜欢称兄道弟。
今朝一起冲杀是兄弟,来日一道喝酒也是兄弟,说不得介绍自家老婆的妹子给你,再一起当个连襟。
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
但似乎,又不仅仅是这样。
若是有其他人,胆敢在自己面前,说什么叛燕归楚,说什么对大燕不利的话,靖南王哪怕身躯残废,也会拼着最后一口气将手中的刀砸过去。
但看着郑凡说了这么多大逆不道的话,
他心里,
没有丝毫的生气。
做哥哥的,
哪里会对自己叛逆期的弟弟真的置气。
更何况,
这个弟弟现在做的,其实都是为了自己。
但正如郑凡先前所说的那般,田无镜很懂郑凡。
这种懂,可能不是郑凡和七个魔王之间的关系,因为这太过奇妙,也过于玄奥,不是想懂就能懂的问题。
撇开其他的不谈,田无镜懂的,是郑凡这个人。
别人看似一辈子珍重的事物,他能为了心头的一时痛快,丢掉、砸掉、毁掉!
他不会后悔,因为他一直在刻意维持着这种随时随地只要他愿意的潇洒。
然而,
剑圣在此时却动了。
“你可以让剑圣直接制住我,或者,敲晕我。”
“………”剑圣。
刚准备动手的剑圣,一下子滞了下去,身子一阵摇晃。
当初输给靖南王,
剑圣就对郑凡埋怨过田无镜用打仗的思路在算计着比武,真的是欺人太甚!
但这种料敌先机实在是无解。
将靖南王强行带回雪海关,
接下来,
自然也有着一套应对的流程。
首先,得趁着田无镜虚弱时,想方设法地封印和防止其实力恢复。
然后,田无镜比昔日的野人王更见不得光,野人王的基本盘早就崩了,但曾追随过靖南王旗帜的燕军一旦知道他们的王爷被平野伯囚禁着,必然会发疯一般地杀来。
在“囚禁”好后,
再将天天每天都放在田无镜可以看见的地方,让孩子玩耍,让孩子去和他亲近。
用孩子,去软化他和感化他。
套路,
都是一定的,
很好安排,
也很好设计……
但,最终的目的,是什么?
田无镜向前迈出一步,
道:
“这就是,你想要看到的?”
让我,
生,
不如死。
郑凡闭上了眼,他先前那句:请王爷赴死。
说白了,是心血来潮,在那之前,他并未对此做过什么长久的设计。
因为他从未认为过靖南王会是一个能够让自己去随意摆布的人。
可问题是,
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一个可以逼田无镜就范的好机会。
“我希望你可以归隐山林,可以和天天一起生活,我希望你可以,活得不要那么累。”郑凡说道,“我知道,你也知道,很多人都知道,您现在走的,是不归路。”
“郑凡,你知道什么叫不归路么?”
郑凡沉默了。
“不归路并非指的是背后和两侧,没有其他路了,而是,除了继续往前走外,走其他的路,都是一种更大的折磨。”
田无镜再度往前走了几步,走到郑凡面前,抬起手,放在郑凡的肩膀上。
他的身子,在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透支过于严重。
先前被自己一拳打飞只是其一,事实上,看看现在郢都大火漫天的惨状,田无镜是活着出来了,但其付出的代价,绝对不仅仅是“身受重伤”那么简单。
郑凡压抑着自己的呼吸,眼底,开始泛红。
那是一种郁结,一种深度的郁结而引发的愤怒。
“长大了。”
田无镜点点头,
继续道:
“我很早就与你说过,这世上,不缺蝇营狗苟之辈,缺的,是能够站得住立得起的人。
你以前,就太过喜欢算小账,小账不是不能算,但大账要是算不起来,小账算得再多,也没什么用。
本王的宿命,就由它去,可好?
这条命,
这辈子,
怎么掰扯都掰扯不清楚了,也洗不干净了;
就这般吧,
也就这样吧,
这是本王咎由自取的结果,怨不得别人。
再说了,
本王也不是今日就一定要死,火凤,没能杀死本王,这是本王早先就想到的。”
说到这里,
靖南王顿了顿,
道:
“二品的界限,不是自己进去,而是将其引出来,就像是这大火,拿根柴棒引燃就是了,想要火种,何须自己走进这火海。”
“………”剑圣。
这话,显然不是对郑凡说的。
郑伯爷才到哪儿,现在压根没必要考虑二品的事情。
“你……”
剑圣无奈地笑了笑,
又点点头,
往后退了一步,
道:
“对不住雪海关的娃儿们了,郑凡,这事儿,我不掺和了。”
不管有意无意,
不管是否自己愿意,
人就直接这般说了出来,
自己就这般听了进去。
对于真正的三品巅峰而言,这句话,可谓价值千金!
因为这个,没办法试验,上次剑圣雪海关前开二品,近乎暴毙。
而田无镜,
从火海中走出,这证明他试验过了,甚至早就试验过了。
而且,
别人的话或许不得全信,
但田无镜,
剑圣清楚,
堂堂靖南王不会对自己耍这些心机。
怎么办?
凉拌。
一字之师;
何况这种巅峰境界的点拨,这情,不管如何,你都得认。
剑圣宣布不掺和,意味着郑伯爷的盘算完全流产,因为没有剑圣看着靖南王,谁能看得住他?
靖南王不是苟莫离,
苟莫离个人战力是个战五渣,
但靖南王一旦恢复过来,比沙拓阙石当初还要恐怖得多。
自己是想救他,不是想杀他;
自己是想帮他,不是想害他;
真把他用铁链穿透身躯,每天喂毒药防止其修为恢复,
这算哪门子的事儿?
自己和田无镜是有深仇大恨么?
田无镜看着郑凡,从刚刚开始,脸上的笑容就没下去过,
伸手,
在郑凡肩膀上拍了拍,
道:
“我想你军寨里的那种,带馅儿的馒头了,很香。”
郑凡深吸一口气,斜抬着头。
“反不反燕,随你,本王喜欢的,只是这面黑龙旗;
但你刚刚的气势,不错,活得自在,活得通透,活得无拘无束,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这样吧,
下次如果有机会,
本王会喊你一起来商议一下,
商议一个最适合本王的死法,
死得,
让你满意,
如何?”
后方的四娘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得有些泛酸。
她是早就看透世俗风月的女人,
但唯独,
在此时,
她却有些惊讶于面前这俩男人之间的关系。
不是那种男男,
而是精神上的高度契合,
他懂他的苦,他乐意成全他的潇洒。
亦师亦友亦同道;
就在这时,
四娘回过头,
后方,有人来了,而且是一群人。
剑圣也叹了口气,因为他清楚,没得选了。
郢都的火海,很大,找人,很困难。
但一队靖南军士卒还是直奔向了这里,领头的,居然是靖南王的貔貅,这只貔貅被烧得通体发黑,可谓是惨到了极点,但这货到底是皮厚,明明都快再撒点孜然可以直接上桌了,却依旧挺着一股气势。
在发现田无镜后,貔貅马上奔赴田无镜面前。
而四周其余军士则马上聚拢过来。
“参见王爷!”
“王爷您没事啊!”
“王爷威武!”
没人会拿刀对着平野伯,因为不会有人相信,平野伯会对靖南王不利。
当这些军士赶到时,郑凡清楚,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
靖南王的强大,不仅仅是其恐怖的个人实力,还有其身后的那支忠诚于他的强军。
如果他只是一介武夫,其实,他也没那么可怕。
郑凡抬起头,目光里的血色缓缓褪去。
他不担心田无镜会秋后算账,
也不担心田无镜会治自己的罪,
更不担心田无镜以后会疏远自己,改变以往对自己的扶持和看重。
如果田无镜要这么做,
在先前,
他就会直接说出来,表明态度。
郑伯爷常常为了“生活”去演戏,
早些时候,需要以“影帝”的身份去面对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一路走来,开始越来越少。
哪怕是在京中面对那些皇子时,没兴致时,也懒得去招呼。
人努力的目的就在于,你能更加从容地面对这个世界的事和人。
老田却不屑于去演戏,
他一直活得很真实。
自灭满门后,他从未解释过一句;
杜鹃死后,两个宣旨太监撞死侯府门口,他也没多说一言。
就如先前,
郑凡让他选择时,
他也直接选择了拒绝这种安排。
今日之后,
郢都的火,还会再烧好多天;
若是大燕没能一统天下,日后史家的论调就是燕蛮子一炬之下,大楚文化瑰宝被破坏殆尽;
而若是大燕能一统天下,且不要二世而亡,稍微长久一些,这场大火,只会是无关紧要的一个插曲。
而二人的关系,
则会重新恢复到原本的位置。
可能,
小六子也会很羡慕这种“默契”和“关系”,
因为小六子清楚,
他如果造自己老爹的反失败了,
他爹,
也就是燕皇,
绝对不会说什么一切如故,你,依旧是我的好儿子。
嗯,
大概率会极为愤怒地来一句:
造反都不会造,你还配当朕的儿子?
然后,
小六子会步上自己三哥的后尘。
同理,
四娘只是默默地在心里叹息,却丝毫不显紧张。
剑圣则舔了舔嘴唇,也没认为接下来,会有什么“风起云涌”。
事实,
也的确如此,
甚至,
田无镜还主动开口道:
“以为本王在故意耽搁时间?”
耽搁时间,
等自己的貔貅寻着自己的气息,带着士卒们过来?
而一旦靖南军士卒过来,
郑凡想造反,也造不起来了。
平野伯在这场战争中发挥了极大的作用,但他本部兵马,还是不够多。
说到底,
想造反,
也不难,
要么等回去后,
要么先前将田无镜带走,再假借靖南王陨落的名义赶紧收拢一波兵权,和自己大舅哥私下联系一下,果断去送。
但现在,再考虑那个没什么意义了。
想,都没必要去想。
现在,行驾落于六工山的摄政王并不清楚,在刚才的短短片刻间,他曾差点拥有一丝现在就翻盘的可能。
郑凡没说话。
田无镜伸手,轻轻拍了拍貔貅的脑袋,貔貅脖子上的那一圈毛早就烧得黑卷。
它张开嘴,
吐出了一把乌黑的断刀。
断刀并非指的是残破的刀,而是一种刀的款式。
至于在锻造时,是否是故意的,那就不好说了,但其实并不影响它的使用。
影子一脉传承的神兵利器,怎么可能是凡品或者残次品?
田无镜伸手指了指掉落在地上的断刀:
“这是乌崖,我先前怕自己可能出不来,担心它会失落在大火里,就让它先带出来了。”
郑伯爷弯腰,将乌崖捡起。
捡起的刹那,就清楚,这把是真的神兵,比自己的蛮刀,好了不止一个层次。
但因为先前的事,
心里倒是没太多的喜悦和激动。
“仗,还没打完。”靖南王开口道。
郑凡看向田无镜。
“本王伤势很重,你来了,也正好,这支兵马,你先领着吧。你先前说得对,这场仗,得收尾了,打到这里,差不多了。”
郑凡没跪,没去像以前那般诚惶诚恐略带些许激动地喊“末将遵命”!
只是很平静地点点头。
靖南王看着郑凡,
道:
“你说说,该怎么收尾。”
郑凡叹了口气,
笑了笑,
提着乌崖指了指四周的火海,
道:
“我那大舅哥,早放弃他的都城了,他其实也不想打了。”
靖南王微微颔首:“是。”
“既然双方都不想打了,那就找个台阶下一下。”
“继续说。”
“他的行驾不在这里,应该带着他看得上的文武大臣已经提前离开了,但不会距离太远。
我会领着这支靖南铁骑,
追上他的行驾,
他搬去哪里,
我就打到哪里,
撵着他跑,追着他打,
打着打着,
台阶也就有了,
就可以议和了。”
田无镜看向貔貅,
已经很是疲惫的貔貅只得低下头,从自己口中再次吐出靖南王令牌。
靖南军中,不认陛下的虎符,只认靖南王令。
靖南王指了指地上的令牌,
道:
“拿去。”
这标志着,自己这次带来的近八万靖南军铁骑,将由郑凡统帅着进行接下来的战事。
郑伯爷将乌崖扛在肩膀上,
转身,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