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6et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 都市獵人-第七百一十二章 重操舊業推薦-n4flp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林朔这一晚上的行动,虽然耗时不长,可过程是一波三折。
中间追上来一队人形异种,其中还有一头三十米高使锤子的大家伙,被苏冬冬给解决了。
而等到拓宽了通道、人撤出去、东西也搬出去了、即将封洞口的紧要关头,又一头人形异种现身,那真是惊出了众人一身冷汗。
之前那些人形异种,甭管个头多大,那也就是步兵。
这回,在头灯的照耀下,大伙儿看到骑兵了。
那头人形异种个头是不大,也就两米左右,不过胯下的坐骑却让人毛骨悚然。
那是一头异种跳蛛。
这种异种跳蛛之前林朔是见识过的,捕猎异种天蝶那就跟玩儿似的。
这东西速度特别快,近乎瞬移。
在魏行山刚布置完炸药,即将引爆炸药的那一瞬间,一个跳蛛骑兵,忽然出现在入口的那一侧。
那头人形异种是头长枪异种,之前大伙儿见识过,并不如何害怕。
可那头跳蛛可就太吓人了,身子就跟一张床那么大,八条支棱着的腿遍布刚毛,全身乌黑,脑袋上八只眼睛闪烁着诡异的红光。
通道当时已经被拓宽了,老魏跟这东西一对脸,吓得手一哆嗦,引爆器差点掉地上。
幸亏旁边林朔和贺永昌都看着呢,林朔的箭矢和贺永昌的飞天夜叉,几乎在同一时间出手。
老贺那是擒贼先擒王,飞天夜叉刺中了人形异种。
而林朔则是射人先射马,手上的箭矢没入了跳蛛的身子。
这两头东西到底死没死,大伙儿都不知道,因为魏行山醒过神来,一按引爆器,把通道给炸了。
魏行山在爆破方面那是一把好手,这一趟把他随身背着的烈性炸药全干进去了。
山石被炸下来,把五十米长的通道堵得严严实实的。
入门总算被封住了,狩猎队一行九人都瘫在地上,只喘粗气,都累坏了。
尤其是林朔和贺永昌。
原本这个三十多吨重的巢穴搬运,就已经把他俩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
好家伙,十多公里平地不算,前后那两百级五米高的台阶那真是要命了,人是被当做起重机使唤的。
而刚才掷出去的箭矢和兽叉,几乎是抽干了他们最后的体力。
贺永昌这会儿人瘫在地上,已经说不出话了。
海伦的加持术是有代价的,老贺开始进入虚弱期了。
林朔坐在地上,先喘匀了气,这才从怀里拿出手机,看了看信号。
还行,估计这会儿卫星刚刚经过这儿,信号没被周围的高手挡着。
于是林朔一拨电话,让老丈人苗光启想办法把东西运出去,好好研究研究。
翁婿俩一合计,苗光启觉得打入人形异种内部去,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招儿。
因为西王母这个事儿,不是人类的力量能去正面解决的。
九龙存在了无数年,如今不仅是它们的所在地是人类文明的禁区,而且它们本身,就是人类神话的起源。
人类文明的形成和发展,跟九龙有密切的关联。
而以九龙的强大程度,早就被证明是超出了人类的理解范畴。
如今九龙纷纷开始有所异动,其中闹得最厉害的,就是西王母。
指望林朔率领狩猎小队正面将西王母猎杀,这原本就不现实。
所以这趟林朔带人进去,实际上是了解西王母的情况,看看它为什么会这么闹腾,并且找到办法让它安定下来。
基于这样的目标,于是狩猎队的战力强弱并不重要,关键是领头人脑子要清楚,然后狩猎队的适应生存能力要比较强。
而林朔作为领头人,通过接触和观察,作出了大胆的假设,然后凭借假设提出了一个行动方案,苗光启觉得很好。
好就好在,这个行动方案首先至少能达到进一步了解西王母这一目的。
想要获取情报,最好的办法就是打入对方内部。
其次在技术环节上,苗光启之前因为红沙漠对付多佛恶魔的经历,处理起来是有经验的。
最后,是提出这个方案的时机很不错。
要是再早几天,苗光启当时一心向往天上走,才懒得管人间这点事儿呢。
结果他跟神佑骑士一场架打下来,发现自己机缘未到,暂时登天无门,于是他就惦记着,还是多少得做点儿人事儿。
要是按照林贺春的安排,去苏家老宅坐镇,那其实挺无聊的。
苏家老宅原本就有七色麂子和白耳狌狌在,歌蒂娅本身也不弱,哪怕没有苗光启坐镇,大体也是稳的。
这会儿再加上本来就在美洲修行圈大名鼎鼎的苗光启,那估计苗老先生会闲得光跟他义弟曹胖子吵架了。
林朔把这个活儿交给他,算是瞌睡的时候送枕头,苗光启有活儿干了。
……
猎门根据现场情况,正在不断调整节奏,按部就班地做着事情。
欧洲教廷那边,这就很尴尬了。
教廷高层自家人知自家事,知道整个教廷团结度并不高,三大教派各有利益诉求,能捏在一块儿办一件事是很不容易的。
好不容易统一了思想,于是都觉得事不宜迟,赶紧把事儿给办下来才好。
在教廷四巨头里面,神佑骑士是没有太多实权的精神领袖,表面上备受推崇,但在其他三个巨头眼中,也就是一个方便互相递话的传声筒。
不过就修行实力而言,神佑骑士还算是老而弥坚的,依然隐隐压着其他三巨头。
所以这次截杀猎门总魁首的行动,无论是天正教皇,还是东主大牧首,或者是新月总教长,都希望让这位老人家先出手,替他们清扫一些猎门方面的阻碍。
主要针对的,就是猎门如今的第一战力,苗光启。
这场架打下来,胜负究竟如何没有向外界宣布。
不过神佑骑士回到马耳他宫的时候,看上去又老了十岁,而苗光启则活蹦乱跳的。
三巨头都是修为精湛的大修行者,对于感知强者的存在那是各有能耐,他们发现苗光启这个家伙经历了此战,那真是气象万千,好像比之前更强了。
所以这场架的胜负不言而喻,而另一个令他们预想不到的消息就是,苗光启这会儿人已经撤出了东欧,回华夏去了。
苗光启这一撤,三巨头就有些尴尬。
目前的形势已经初步明了,自己这边最大的一张牌打出去之后废了,而对方最大的那张牌,不仅打完之后又收回去了,甚至直接撤离了战场,不陪他们玩儿了。
那也就是说,猎门高层觉得,目前在东欧剩下的牌面,对付欧洲教廷绰绰有余,苗光启这样的王牌没必须继续出手了。
这就给斩杀林朔这一行动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当然这种阴影并不是直接的威胁,毕竟对方最强战力退出战场,在客观上是神佑骑士跟苗光启兑子成功,这也是三巨头想看到宝的结果。
而更尴尬的是,欧洲教廷本以为西王母的事情,拖到林朔率领狩猎队正式接手之前,应该已经是危如累卵、迫在眉睫了。
西王母的地盘正在指数级增长,白俄罗斯已经快被吃没了,紧接着就是俄罗斯、乌克兰、波兰以及北边的波罗的海三国。
光是白俄罗斯的难民,已经让整个欧洲社会难以承受了,要是在加上这几个国家,不用西王母自己发力,欧洲剩下的其他国家就得掀桌子打起来。
尤其是俄罗斯,这是世界军事三强之一,现在没处去了,肯定会抢占他国领土。
所以西王母事件,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第三次世界大战叩响第一枪的扳机,就差勾勾手指头的事儿了。
教廷三巨头因此共同判断,猎门既然开始接手这件事,应该也是追求速战速决的。
原因很简单,因为猎门总魁首的二老婆阿狄丽娜,那是北欧的公主。
西王母地盘要是进一步扩展,俄罗斯受到更大的压力,随时会向北欧出兵。
目前海洋到底能不能阻碍西王母的脚步,这个还不清楚,可是北欧所在地,斯堪的纳维亚半岛,本身就是个不错的地盘。
所以并不是欧洲教廷看好林朔他们,而是之前的客观形势,正在逼迫猎门总魁首速战速决,针对西王母事件尽快有个结果。
而一旦他这个结果出来了,欧洲教廷就会向他出手。
因此欧洲教廷这边也是赶紧动员,生怕让林朔跑回华夏去。
三大教派的各路高手纷纷被聚集,往东欧方向集结,尤其是白俄罗斯东南方向的归路,那是重兵设伏。
教廷光这样还不放心,先派出了黑暗曼陀罗,在发现这女人不可靠之后,又派出了四个年轻一辈的佼佼者,打进狩猎队中,以便于最后里应外合。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结果这一阵东风,那是迟迟不来。
甚至西王母对外的地盘扩张,在林朔进入之后慢下来了,最后居然不扩张了。
然后林朔那边,也明知道教廷在外面打埋伏,他是一点儿都不着急,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压着节奏慢慢来。
双方就这么一拖,考验的就是各自的士气了。
林朔的这支狩猎队,满打满算也就十个人,甭管之前众人是不是心怀鬼胎,可在环境重压之下,必然是会越来越团结的。
在奎恩死后,格林汉姆和海伦纷纷看清楚了形势,那是各显神通,格林汉姆恨不得把海伦杀了做投名状,海伦则是恨不得把林朔睡了换回一条生路。
而教廷这一众高手,如今就在西王母地盘周边一带等着。
在东欧春寒料峭的大平原上,风餐露宿了这么多天,心气儿那是一天比一天低落,也越来越看彼此不顺眼。
这次针对猎门总魁首的斩首行动,首先是东主大牧首提出来的。
这老头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其实还是怕一旦事情被猎门办成了,整个东欧地界,东主教派必然地位大跌,然后猎门的声望会水涨船高。
猎门在欧洲的分部,本就设立在东欧,而东欧又是东主教派的基本盘,信徒全集中在这里和南方不远巴尔干半岛。
一旦双方声望此消彼长,东主大牧首觉得后果不堪设想。
老头搞了一辈子宗教,琢磨事儿尽是些宗教思维,以为猎门也是个类宗教组织。
所以把猎门总魁首做掉,让猎门先陷入一阵子的内乱,这对东主教派重新掌控东欧是有好处的。
当然在东主大牧首看来,这个事情,是不能只让东主教派去做的,必须拉着天正和新月教派一起来。
这样三方都彼此有这个把柄,一是有利于共同背锅,二是有利于以后的互相制衡。
而天正教皇和新月总教长为什么答应这件事情,也是看中东欧这片区域。
搁在以往,这两个教派想往东欧地界渗透,那是很难的。
如今能光明正大的派高手驻扎进去,杀猎门总魁首那是顺带手的事情,主要就是有利于建立据点以后发展信徒。
双发各自打着如意算盘,可在西王母地盘附近待着待着,东主大牧首开始琢磨出滋味来了。
情况不对。
杀一个猎门总魁首,按理说三大教派修为最高的几个人办这事儿就行了,怎么天正教派和新月教派这趟派出来这么多人?
两个教派几乎是精锐尽出,加来都超过一千人了,那好像不是暗杀的架势。
而且这个情形,似乎很多年以前发生过。
当年的十字军东征,那是怎么来的?
不就是拜占庭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异教徒泛滥,东主教派无力压制,邀请天正教派过来拉兄弟一把么。
结果十字军总共九次东征,前后打了两百年,往往是十字军找不到敌人,扭头就把君士坦丁堡洗劫一遍。
最后东主教派被抢得大本营都没了,这才往北发展,慢慢进入东欧平原,最后在俄罗斯落脚。
历史的教训摆在面前,东主大牧首这两天太阳穴是突突直跳。
教廷重新入世,这是目前三方都认可的宏伟计划,可能不能成功这还两说呢,东主教派可别先把上桌分利益的位置给丢了。
一念及此,东主大牧首就想着打退堂鼓了,可他也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会儿让教皇和总教长回家去,那人家是肯定不答应的。
于是东主大牧首就开始秘令手下的东主教派高手,对其他教派的修行者寻衅滋事、找茬打架。
反正把其他人先赶回去,这样教皇和总教长两个光棍赖在这儿也没意思,自然就回去了。
结果东主大牧首没想到,这个事儿居然很顺利。
因为有人帮忙。
而这些帮忙的人,就是林贺春事先布下的一步暗棋。
开春之后三天以前,婆罗洲十万猎头人中的精锐,总计两千位九境高手,在族长泰坦的率领下秘密抵达了东欧平原。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