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c4su精彩都市小说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線上看-魔童哪吒2-第一百三十一章:自作自受分享-mdz7b

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典當系統
从呆滞中清醒过来后,度厄真人发现自己现在心里很慌。
原本他以为申公豹的那番话只是大放厥词,没想到这畜生竟然不知从哪里得到了半篇经文……半篇就算自己再参悟一万年,都难以超越的不世篇章!
假如说此间无外人,或者站在这里的人都是一群凡夫俗子,他还能讲出自己的经义,然后颠倒黑白,强行说自己胜了。
但是,能够来到这八景宫的又岂是凡俗?不说玄都玉鼎等人,就算是申公豹那厮带来的几个小畜生都是拥有大神通之辈。
在这种情况下,还若无其事的讲经,不仅会成为别人心中的笑柄,还会当即被决定出胜负生死,绝对不能为之!
“度厄真人,你在犹豫什么,大家都等着你呢。”苏瑾催促道。
度厄真人以求助的目光望向玄都大法师,后者却狠狠瞪了他一眼,好似在说:你自己作的死,别指望别人为你承担。
“神圣之言,必将有异象出现。你说了这么多,虚空内连丝毫反应都没有,可见这半篇经义定然不是你的感悟。
用别人的经义和感悟来当做自己的东西参加比试,申公豹,你还要不要点脸?”度厄真人深吸了一口气,宝相庄严,严厉喝道。
苏瑾失笑道:“我们在比试之前,规定过必须要用自己的人生感悟吗?何况,你敢说你要讲的经文之中,全部都是自己的东西?”
“强词夺理。”度厄说道。
苏瑾渐渐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冷肃道:“我看不是我在强词夺理,而是你在胡搅蛮缠!度厄,若是你讲不出来,就赶紧认输,别耽误大家的精力和时间。”
度厄摇头道:“我说了,你如果不拿出自己的东西来,我是不会认可的,连让我认可都做不到,你凭什么说自己赢了?”
苏瑾眼中闪过一道凛然杀机:“所以说,你是要赖账?”
“不,我是在争取公平。”
苏瑾闭上眼眸,控制住心头不断翻涌的杀气,淡淡说道:“度厄,你能在这里和我们胡搅蛮缠,但天道不会忘记你的誓言。你骗不了别人,更骗不了自己的心。摸一摸你的心脏,问自己一句,你的道心可还在?”
度厄脸色猛地一白,故作镇静地说道:“自然是还在的!”
苏瑾骤然睁开双眸,冷笑道:“呵呵……我等着看你的下场!”
“好了,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这时,太上突然带着元始和通天走了进来。
“拜见圣人!”看到他们的身影,之前坐着的赶紧站了起来,之前站着的更是瞬间站直腰身,不约而同的拱手行礼。
“不必多礼。”太上挥了挥手,等所有人都放下手臂后,转目对苏瑾道:“你刚刚说的那篇经文从何而来?”
苏瑾面不改色的睁眼说瞎话:“晚辈曾在东海深处斩杀过一只太古异种,身躯被异种鲜血所浸泡,之后脑海中便会时不时的出现各种残缺经义,我刚刚说的那半篇,就是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才渐渐整理出来的。”
“太古异种……难道是先天魔神?”太上轻声呢喃了一句,旋即问道:“你说这仅仅是半篇,剩下的那半篇大概多长时间可以整理出来?”
苏瑾摇头道:“这个时间我也不太好确定,毕竟整理这种缺失的经文不仅需要耐心和时间,更重要的是需要运气!”
太上点了点头,突然对通天说道:“师弟,你要收的这名弟子与我有缘,将其让给我如何?”
通天心知肚明,太上看上的并非是申公豹,而是剩余的那半篇经文,若是取到了这经文后,申公豹对于太上而言,就变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废物,将来肯定不会再对他有什么关注,最大的可能就是将其边缘化,若是申公豹再犯了什么过错,顺势便能将其踢出人教,就如同当初阐教剔除申公豹一样。
在这些人的眼中,除了少数人之外,其余所有生灵尽皆为工具,为棋子!
就在通天教主沉吟间,场中最紧张甚至最惶恐的不是苏瑾,更不是一众三代弟子,而是颜面无存的度厄真人。
别人能够看出来的事情,他自然也能够看出来,可他更清楚,在申公豹没有将剩余半篇经文说出来之前,那么对方在太上心目中的地位就比他还高,如此一来想要对付他的话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因而此时就数他看向通天教主的目光最为复杂,甚至在心中不断呐喊着:不要答应,不能答应!
“抱歉师兄,我曾答应过申公豹,只要他完成我指定的三件事情,就收他为亲传弟子,不可食言!”良久后,默默在心中权衡过利弊的通天教主道。
太上深深望了一眼通天,随后微微颔首,转目对苏瑾道:“等你什么时候将下半篇经文整理出来后,拿着经文来八景宫找我,可向我兑换一个愿望。”
苏瑾眨了眨眼,未曾想自己只是偷了一下懒,居然还能有这种收获?
作为如今的三界第一人,太上若是想要帮助一个人完成什么心愿,那么几乎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也就是说,将来自己若是遇到了什么困难,随时都可以来找太上解决麻烦。
当然,机会只有一次!
“是,晚辈知道了,多谢圣人垂青。”苏瑾拱手道。
太上点了点头,转目望向度厄道:“度厄。”
度厄真人心里猛地咯噔一声,浑身一颤,急忙跪倒在地:“圣人,弟子在。”
“经杀劫影响,你已经被仇恨蒙蔽住了双眼,失去了理智和睿智,更失去了自己的道心和未来。”太上冷冰冰地说道:“你已经不再适合八景宫了,自即日起,吾正式将你革出师门,尽快下山去吧?”
度厄闻言灵魂震颤,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砰砰叩首:“圣人,弟子知错了,弟子醒悟了,我愿自缚思过崖十万年,以赎己身罪过,请圣人再给我一个机会,莫要将我革出师门!”
太上无情,眸光如霜:“我已经给过你很多机会了,可你却一次都没有把握住。如今事已至此,你已经消耗完了在八景宫内的所有情分。莫要再纠缠了,即刻离开,否则我便亲自送你离去!”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