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vgib精华都市言情 全職國醫 txt-第一千三百一十六章 爭或者不爭閲讀-57ysw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
中午依旧是龙雅馨做饭,只不过快到饭点的时候,郭文渊的曾孙女郭萌萌来了。
小丫头上初三了,今年参加中考,平常学习也是很忙的,方寒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小丫头了。
“方寒哥哥!”
小丫头看到方寒的时候非常高兴,过来就要抱,被边上的郭明强瞪了一眼,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了,像什么样子(郭萌萌年龄出现了两次,第二次记错了,然后第一次改过了,就按照第二次的来)。
“小丫头,眼中就只有你方寒哥哥吗?”郭文渊笑着打趣。
“还有曾爷爷呢。”
孙萌萌笑嘻嘻的到了郭文渊边上,抱住了郭文渊的脖子。
“轻点,别…….”郭明强急忙阻止,老爷子的情况小丫头并不知道,郭明强怕郭萌萌没轻没重的。
“没事,我的曾孙女还能把我怎么样了?”
郭文渊呵呵笑着,都说隔代亲,郭文渊对这个曾孙女那是稀罕的紧,当然,郭萌萌也和郭文渊走的近,要比和郭明强走的近一些。
毕竟前些年郭明强一直是急诊科的主任,工作室相当忙的,也没多少时间带孙子,倒是郭文渊整天带着小丫头,小丫头没上初三之前,方寒在郭文渊这儿见过多次郭萌萌。
“就是我最喜欢曾爷爷了。”
孙萌萌抱着郭文渊,还亲昵的在郭文渊的脸上蹭了蹭。
“方寒哥哥,听说你上电视了呢!”郭萌萌抱着郭文渊,兴奋的问方寒。
“就是一个医药节目。”方寒笑着道。
“什么节目?”
郭萌萌急忙问:“等会儿我也要看一下,方寒哥哥上电视肯定更好看。”
“华夏医药。”
郭明强没好气的道:“快中考了,少看电视。”
“唔!”
郭萌萌给郭明强做了一个鬼脸,爷爷总是说她,她就不喜欢和爷爷待一起,没意思,还是曾爷爷好,方寒哥哥也好。
“下来吧,自己去找个凳子,别趴在你曾爷爷身上了。”郭明强哭笑不得。
郭萌萌找了个凳子,就在边上坐下,然后拿着手机搜方寒说的华夏医药,然后找着昨天的节目,节目没找到,她就看到评论区的帖子了。
“呀,这都是什么人呀,怎么乱说话!”
小丫头有些生气的道。
“怎么了?”郭明强问。
“爷爷您看!”
郭萌萌拿着手机到了郭明强边上,把手机凑过去:“这些人说患者都是曾爷爷治疗的,说方寒哥哥脸皮厚…….”
郭萌萌说着,郭明强也认真的看着。
“一些人显得无聊,不用理会!”
帖子的内容确实让人不舒服,不过郭明强作为过来人,倒也没怎么大惊小怪。
作为郭文渊的儿子,郭明强年轻的时候也没少被人质疑,类似于这次有人质疑方寒这样的事情郭明强也没少遇到过,只不过那个时候网络还没这么发达罢了。
“曾爷爷,您看看!”
看到郭明强没什么反应,郭萌萌就不高兴了,又拿着手机凑到了郭文渊边上。
郭文渊细细的看了一遍,微微的笑了笑,这种事对郭文渊来说那就更不会让他有什么愤怒或者生气了。
“呀,你们怎么这样!”
郭萌萌有些不理解:“明明是方寒哥哥厉害,这些人颠倒黑白。”
“什么事?”方寒有些懵,好像和自己有关系。
“方寒哥哥,你看!”
郭萌萌又拿着手机到了方寒边上,方寒也细细的看过,同样没什么愤怒的表情,也没有生气的征兆。
“方寒哥哥,你不生气吗?”郭萌萌有些不理解。
这不是很生气的事情吗,怎么爷爷、曾爷爷还有方寒哥哥都不生气呢。
“有什么生气的?”
方寒笑着问郭萌萌:“你怎么知道就不是你曾爷爷指点我的?”
“方寒哥哥才不会做这种事情呢,我相信方寒哥哥。”郭萌萌理所当然的道。
郭文渊看到方寒的反应,倒是有些惊讶,这种事郭明强的表现郭文渊是理解的,他这么大年龄了也不会因为这种事去生气,网络上的中医黑子多了,有些言辞更犀利,真要为这种事生气,他早该气死了。
倒是方寒,竟然也这么淡然。
虽说方寒一直很沉稳,在同龄人中算是表现很不错的了,可大多数都是事不关己,这次方寒可是当事人。
“小寒你怎么看?”郭文渊笑着问方寒。
“别人喜欢怎么说就怎么说,正如老师您之前说的,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中间无愧于心即可。”
方寒笑着道:“而且我是您的学生,患者能痊愈,也是因为您的教诲。”。
从小到大,方寒被人中伤也不是一次两次了,特别是上了高中之后,身边总是会有漂亮的女同学献殷勤,就更容易招恨了,只要不碰到当面,别人爱怎么说怎么说,渐渐的也就习以为常了。
“嗯,清者自清,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网络上这种事多了,真要在意,那还不气死?”郭明强笑着插嘴。
郭文渊笑了笑,没继续问。
其实郭文渊最喜欢方寒的就是方寒的这一点,沉稳,不骄不躁,不玩心眼。
在郭文渊这种人心中,有天赋的年轻人固然难得,可品性上佳的年轻人更为难得,当医生最重要的是品性,其次才是医术。
事实上方寒刚进江中院实习的时候郭文渊就注意到方寒了,而真正收方寒为徒却过了一段时间,正是对方寒的考察。
身为郭文渊的学生,好处很多,最大的好处就是出身,师出名门,这一点在杏林界是非常被看重的,有郭文渊这么一位老师,那绝对是能少走很多弯路的。
有郭文渊这么一位老师,哪怕资质平平,打着郭文渊的旗号,打着郭文渊的名头,一辈子也绝对不会太差。
然而方寒却没怎么可以宣扬过,也没有仗着自己是郭文渊的学生如何如何,这一点才是郭文渊最满意的。
有人或许会说了,有郭文渊这么一位老师,你做的再好,可能都有人说你仗着郭文渊如何如何,类似于这一次,哪怕是方寒自己治疗的患者,也有人会认为是郭文渊在背后如何,那么还不如借郭文渊的名头,我尽可能的获得一些好处,那样也免得被人冠以郭文渊的名头。
反正本就是郭文渊的学生,借着老师的名头做一些事,给自己提升一下知名度什么的有何不可。
这样想固然没错,可这样想的人却恰恰忽视了最基本的一点,那就是郭文渊的态度。
郭文渊的学生很多,不止方寒一个,郭文渊这样的人收学生那是真的想教给对方一些本事的,是不想一颗好苗子被耽误了,方寒是有系统在身,很多技能都能从系统兑换到,这才显得郭文渊好像没教方寒多少。
换个人,有郭文渊这么一位老师,不想着尽可能的学一些东西,借着郭文渊的名头给自己打名气,真要这样搞,不出三天,郭文渊就懒得搭理你了。
有些东西不必刻意去做,好处那都是显而易见的,作为郭文渊的学生,你本本分分的去学习,去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凡是知道你是郭文渊学生的人该给你的礼遇,该给你的机会那是一样不会少。
可如果你玩心眼,玩心机,搞不清楚主次,有可能就会失去这个身份,到时候本事没学到,还被郭文渊厌恶,那就真的是自掘坟墓,本末倒置了。
反而是方寒这样,认认真真工作,有什么疑惑就去请教,没什么疑惑我在医院好好治病救人,逢年过节去探望,赤子之心,没什么心眼,一切有心。
心中怎么想,就去怎么做,真实一点,这样郭文渊反而更喜欢。
在有时候,争不如不争,把自己的价值展示出来,往往要比你主动争更为划算。
就拿陈国中来说,方寒往往都会忘记这个老师,然而随着方寒的能耐越大,名气越大,反而是陈国中越发的珍惜这个学生,总是想着法的帮方寒,该助威助威,该帮忙帮忙,希望在方寒这边多留一些情分。
有些人巴不得陈国中对自己好点,多给自己点机会,陈国中却不给,方寒各种不争,各种忽视,陈国中却越发重视。
有时候就是这样子的。
师徒这个关系是很微妙的,又不是从小养大的,没有养育之恩,没有血缘关系,靠的其实就是感情维系,授业解惑,你教了我东西,我才感激你,你不教我东西,不给我好处,我为什么当你是老师。
反过来,老师收学生是希望学生学有所成,教出一位出色的学生,老师也与有荣焉,结果你不好好学,就想占老师便宜,老师能喜欢你这种学生?
就好比一些武侠剧中常常演的那样,师兄弟两个人,一个人天赋高,武功高,师傅却没有把掌门之位传给对方,反而传给了本本分分的小师弟,原因是另一位野心太大了,心思不纯云云。
一个想当掌门当不上,一个没想当反而当上了,就是这个原因。
今天这事,换了有的人可能会有怨念的,觉得明明是自己怎么的,却被人误解,方寒能说出自己是郭文渊的学生,患者痊愈也有郭文渊的教导之恩,这就很能说明品性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