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wk7i火熱都市小说 《我的夢幻年代》-第三百八十六章 《心迷宮》(1/4)推薦-ulm5r

我的夢幻年代
小說推薦我的夢幻年代
中国市场爆发式增长,不止好莱坞惦记,很多国家都有兴趣开发这块沃土。
其中最积极的就是法国还有韩国…
韩国电影,确实有值得中国电影学习的地方,成熟的类型化叙事,韩国电影是除了美国外,类型化最成功的国家。
别说我吹韩国电影,从一个观众的角度来说,电影只分两种:好看的还有不好看的。
而韩国制造犯罪、悬疑类型片,近年来不管是新手导演抑或老牌大手作品往往落在好看的这个区间的概率大得多。
你要说它套路,确实挺套路的,关键词就那几个:犯罪、悬疑、动作、人性、以及…黑政府。
很多人说他们就是仗着自己的审核限制宽,敢拍敢说所以受欢迎嘛。
的确,有这方面的因素。
赤裸裸地讽刺警察无能、政府无能…
这些咱确实拍不了,乍一看,人家确实有沾了题材的光之嫌疑。
但人家也有正能量满满的主旋律作品啊,比如抗日神片《暗杀》,包括娱乐化叙事的《盗贼联盟》…
这玩意跟审查没关系吧?
所以,值得口诛笔伐的,只有平庸的、不好看的电影。
韩国电影确实有值得学习的地方…
法国?
不是我辱法,你自己去看法国电影票房排行榜前十,几乎全是喜剧!
法国电影早就落寞了!
大家有心对比一下90年代之前,和92年以后的电影世界,会发现欧洲电影看的人越来越少,法国、德国、意大利的电影院已经被好莱坞商业片顺利攻克。
戛纳、柏林、威尼斯,每年都有不少艺术电影提名的提名,获奖的获奖,但它们的观众是越来越少,越来越阳春白雪无人关注!
我们能想起的欧洲电影明星,也都已经是一群老奶奶…
新的明星,都诞生在好莱坞电影,或者和好莱坞联系紧密的英伦电影,其他发达国家,每个国家都只剩下一两个导演的名字闪耀在世界的舞台上。
还学习法国,学习个屁!
不过,这不代表吕克贝松没有羊毛可以薅,《超体》就蛮不错的…
4000万美元的成本,全球票房高达4.6亿美元!
当然还有《飓风营救》系列,退休特工为了救女儿,各种大杀特杀的模式…
《英伦对决》、《大叔》甚至包括《我的特工爷爷》或多或少都受这部电影的影响。
沈梦溪准备做一个系列,就叫《我的特工爷爷》,参考《老爷车》、《飓风营救》,剧本还在创作中…
还是那个问题,背景放在香港还是泰国…
……
今年,梦溪公司入乡随俗了…
就是不在大包大揽,跟个傻子似的办酒会…
酒会当然有效果,但尼玛烧钱啊,哪怕办场普通晚宴,没一百万欧元根本下不来。
成本太高,根本划不来!
真不如在酒店租个办公室——反正沈梦溪名声在外,有意愿购买的会登门拜访。
但还是要宣传!
《心迷宫》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
总不能为它专门办酒会吧!
买封面就成了最具性价比的宣传手段。
《心迷宫》买了《每日银幕》和《好莱坞报道》场刊…
这两个场刊,不是给钱就能上封面的——封面得留给有排面的剧组,今年最有牌面的当然是道格·里曼的《公平游戏》,娜奥米·沃茨、西恩·潘和泰·布利尔联袂出演!
《心迷宫》的导演齐玉坤,咖位太低,主演李雪健、胡戈在戛纳也是新人…
得亏了它的制片人是沈梦溪,这才挂在了前五版,虽然是内页,但好歹也登上场刊了。
……
5月16号,《心迷宫》在电影宫的德彪西大厅放映…
一种关注单元的电影基本上都在德彪西大厅放映,这里是一种关注单元的主会场。
主竞赛单元的电影首映会在卢米埃大厅…
沈梦溪、齐玉坤正站在大厅门口等着嘉宾入场!
戛纳,每个首映式,都是一场小型的红毯秀,被邀请的嘉宾正装而来,提前进场,跟主创们寒暄数句,之后,才轮到买了票的普通观众。
这叫流程!
你能邀请的嘉宾咖位越大,越能证明电影本身吸引力。
一堆记者拍照呢!
先出场的是凯特·布兰切特、罗素·克劳和托德·海因斯,澳大利亚帮还有《卡罗尔》的导演,沈梦溪赶紧迎了过去…
罗素·克劳来戛纳,是因为《罗宾汉》是今年戛纳的开幕影片,虽然是烂片,但是罗素·克劳、凯特是大牌啊!
“谢谢…”
“柳说这是一部非常好的电影,特别拜托我,我当然要捧场了!”
寒暄了几句,他们先行入场,然后徐克、施南生走了过来,他们是来卖片的,《通天帝国》…
接着王晓帅也领着秦浩、范饼饼走了过来…
《日照重庆》…
范饼饼身披龙袍走红毯,迈出了毯星最坚实的第一步!
再然后,本尼西奥·德尔·托罗挽着凯特·贝金赛尔出现了…
他俩都是今年戛纳主竞赛单元评委。
沈梦溪等了半天,没见有别大牌,转身和满脸木然的齐玉坤走进电影宫。
齐玉坤紧张可以理解,菜鸟一枚,第一部电影就在戛纳展映…
其实,最开始沈梦溪是想借助威尼斯平台的,但今年威尼斯评委会主席是昆汀·塔伦蒂诺,如果没记错,他把两项大奖分别授予自己的老情人和恩师。
老情人索菲亚·科波拉凭《在某处》拿了金狮奖,恩师,蒙特·赫尔曼,昆汀处女作《落水狗》的出品人,拿了特别金狮奖…
《心迷宫》完全没机会,那宣传个屁!
干脆带来戛纳,卖卖片子得了…
……
《心迷宫》,原名《殡棺》,多线叙事,如果不太懂这两个标题,那这么说吧——《疯狂的棺材》!
就是一具焦尸引发的闹剧,属于典型的黑色喜剧。
村长的儿子肖宗耀与女友黄欢在树林私会的时候被痞子白虎撞见,白虎以此要挟,肖宗耀失手杀了白虎。
村长肖卫国看到后,为了替儿子隐瞒,帮忙烧尸包庇儿子。
然后电影进入分段叙事,分别是肖宗耀故事线,故事另一个女主角丽琴的故事线,还有第三段,村长的故事线…
如果按照顺序来看,这个故事充满了荒诞…
宗耀自从爸爸违背他的意思,擅自给他安排了工作之后,就没和父亲直接交流过了。
母亲成为了他俩的中介。母亲向他解释父亲的一番苦心,希望儿子在离双亲近的地方工作,同时希望他找个城里姑娘结婚生小孩。
宗耀的父亲肖卫国,一村之长。
为人正直,一心想着为村民办好事儿,办实事儿。
与此同时,他也规划好了自己幸福的晚年生活,退休之后,儿子宗耀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工作,能时常回来看望自己,同时能让他抱上孙子,安享天伦之乐。
丽琴,瘸子陈自立的老婆,外嫁来村子的美丽妻子。
年轻时候和王宝山好过一段儿,后来因为宝山父母的反对,俩人没有结婚。
从此在村子里的坏了名声,只能嫁给瘸子陈自立。
陈自立是个酒鬼,喝多了酒的时候会对丽琴实施家暴,丽琴无力反抗。
陈自立在城里打工,不常回来,每次他回来之前,丽琴都会匆忙地把他们俩的合照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来,摆正放好,粉饰一段名存实亡并且充满了暴力的婚姻。
王宝山,丽琴爱过的男人,不敢做也不敢当。
老婆怀孕期间跑到丽琴家偷腥,听昔日的爱人向他诉苦,他提议策划一场谋杀,杀掉陈自立,并且造成他自杀的假象。
“我可以帮你把他的尸体搬到山头上,然后点一把火烧了,不仅烧尸体,还要烧掉旁边的一大片草皮,就说是在山头上抽烟不小心点着了草,把自己烧死了。反正这种事儿在村里也经常发生。”
王宝山并没有料到,他在丽琴家吹牛侃大山时候想到的完美杀人计划,在第二天变成了现实。
大壮,在村里开小卖部的光棍儿,一直喜欢丽琴,但碍于丽琴有丈夫,一直不好有太多实际上的表示。
白虎,白家的弟弟。
他哥哥嫂子留在村子,他几年前上城里打工,但染上了赌博,欠债累累,和大哥的联系也不多。
白虎有病,经常毫无征兆的流鼻血。
这天,白虎在县城中遇到正在跟小三吃早餐的陈自立,白虎与陈自立交谈过程中,看到其钱包鼓鼓心生邪念便尾随自立并偷了其钱包;
晚上,黄欢把宗耀约到村里的小树林里,跟他说自己怀孕了,让他对自己负责,跟自己结婚。
在此之前,宗耀在家里吃饭的时候,母亲刚跟他传达了父亲希望他找个城里姑娘的想法。
宗耀慌了,乱了阵脚,告诉黄欢先不能和家里说,让他想想办法。
这番对话恰好让路过的白虎听到了。
白虎欠了一屁股债,急着用钱。恰好碰上了这么爆炸性的新闻,于是想趁机敲诈宗耀一把,好还巨额赌资。
宗耀乱了阵脚,推推搡搡中,他推倒了白虎,白虎后脑勺撞在了石头地上,没气儿了。
两个年轻人十分慌乱,手忙脚乱中用些枯草盖住了尸体,骑着摩托逃到了城里。
这一切恰好被和书记喝完酒到树林里方便的村长看到了。
发现儿子犯了命案,村长的本能就是要保住儿子。
于是他想到了焚尸。
这一夜他整夜无眠,频频看表,计算时间。
在天快亮的时候点火烧尸,尸体被烧成焦炭,无法辨认。
因此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认尸。
先是黄欢的父亲来认尸,说自己的女儿昨晚一夜没有回家,是被王宝山杀了。
理由是昨天中午在参加村里一个人的葬礼的时候王宝山和黄欢起了冲突。
王宝山的表弟,黄欢的前男友,之前去世了,王宝山一直认为是因为黄欢甩了表弟,才导致表弟的死亡。
王宝山被逼无奈,只能请出丽琴为自己做不在场证明,说自己昨晚在丽琴那里过夜。
这无疑是向村名们公开了自己和丽琴有染,为了保命,他只能这么做!
丽琴被村长叫来,在众人面前否认了王宝山的话。作为一个有夫之妇,并且在村子里无亲无故,她不想让闲言碎语把自己淹没。
过了一会儿,事情出现转机。
棺材店的人看了眼尸体,说盆骨很大,一看就是个男的,并且在尸体身上翻出了陈自立的已经被烧了一半的身份证,尸体被断定为陈自立。
丽琴去认尸,表面伤心,内心雀跃。一个常年对她进行家暴的男人,一个她曾在他喝醉睡着时候拿着菜刀步步逼近的男人,一个她梦寐以求希望他能死掉的男人,竟然真的死了。
她求之不得。
高兴得不止她一个人,还有大壮。
大壮积极地帮忙筹备葬礼,准备出殡,并且与此同时向丽琴示好,表达心意。
而另一头,忐忑不安的村长心知肚明,那具尸体并非陈自立。
村长再三问丽琴,要不要跟陈自立打个电话确认一下,怕认错了。丽琴说不用了,直接办吧,村长不知道的是,她盼着这个瘸子死盼了很久了。
村长问周围的人,你们谁有陈自立电话,联系他一下,众人说,他都到城里去工作了,电话总是换,我们都没有他电话。
后来村中从家里翻箱倒柜,从一堆皱皱巴巴的纸里找到了陈自立的号码,打过去,陈自立此时正在和城里的小三亲热,他关机了…
大壮去城里帮丽琴买陈自立出殡用的东西,在回村子的路上,碰上了搭便车的陈自立。
大壮像见了鬼一样。眼看着陈自立死了,他就有机会和丽琴在一起了。
但现在功亏一篑。想到丽琴,大壮动了杀人的心。
趁陈自立在车上睡着的功夫,大壮把车开到偏僻的地方,打算用石头砸死他。
但最终他没下去手。
陈自立醒了,下车到悬崖边一个偏僻的地方解大手。这时候村长想证明陈自立还活着的第二通电话打来,陈自立一边起身提裤子,一边用肩膀夹着手机,肩膀一松,手机往前掉。他本能地去抓手机,整个人身体前倾,掉进了悬崖里。
这次,陈自立是真真切切的死了,既是社会意义上的,也是生理意义上的。
大壮像做了一场梦,梦醒来,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把副驾驶上陈自立的提包扔下悬崖,开着车回村里了。
第三天,丽琴捧着陈自立的遗像,正准备出殡,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在悬崖下面找到了一具尸体,请她来认尸。
停尸房,盖在尸体上的白布被掀开,一具肥头大耳的尸体出现,是陈自立。
回到村里,丽琴把那具装着不明尸体的棺材原封不动的还给了村长。
这具被烧焦的无法辨认的尸体,从陈自立又变回了无名尸。
村长挨家挨户走动,询问大家家里是否有男性成员失踪,让大家来认尸。
他经过白虎家,问白虎的哥哥白虎去哪儿了,哥哥回答说他都出去打工好几年了,我们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与此同时,白虎的债主因为白虎凭空消失而找到了村里,找上了白虎的哥哥,他们三番两次来催债,而白虎的哥哥嫂子也无力承担落跑的白虎欠下的巨额赌债。
白家因此想出一个绝好的主意:他们向村长申请,借了这具无名尸,试图制造白虎去世的假象,以躲避讨债人。
“村长,我就说白虎因为抽烟,不小心把自己烧死了。这事儿,就只有你我知道”。
无名的尸体转了一圈儿,从黄欢到陈自立,再到白虎,戏剧性的和真的死去的人对上号了。
只不过荒诞的是,这件事死者的亲哥哥并不知情。
至此,一切准备就绪,白虎的哥哥嫂子,拿着白虎的照片,雇人扛着棺材,风风光光的给白虎出殡。
路上碰上又来讨债的债主,债主见人已经没了,就此罢休。
碰上王宝山和他老婆小凤。
王宝山陪着小凤散步,小凤在母亲的劝导下和王宝山和好如初,把他和丽琴的事儿彻底埋在了心里。
也碰上了因无法忍受杀人的内心煎熬、从城里回来打算回家看看母亲就去警察局自首的宗耀。
宗耀对白家人自导自演的这出戏一无所知,他紧张地试探性地问:“咋没的?”有个人回答说,抽烟不小心把自己烧死了。
宗耀愣在那里,久久回不过神。
电影最后,是宗耀和父亲在一具无人认领的棺材面前的和解。
这是他们在影片中第一次的面对面,第一次的和解。
一个一直想摆脱父亲控制的儿子,因为担心父亲声誉被毁而误杀了同村的一个小青年,因为以为自己把父亲最珍视的一枚劳动模范勋章落在了案发现场而怕连累父亲,决定回村里自首。
直到他在被他杀死,被父亲烧过的一具尸体面前和父亲坦诚面对面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他无法摆脱父亲。
不管是作为一个爱他的父亲,还是束缚他的父亲。
这一具已经成为焦炭的尸体,讽刺地成为父子二人感情的见证。
电影以各个人物的视角,相互交替连贯,最后将所有的故事穿插交汇到一起,终会明白这个意外杀人尸体烧毁棺木几经易主的事件的荒诞与诡谲之处。
乍一看很复杂,其实很简单,兜了一个圈子,原来的尸体最后还是原来的尸体。
……
电影结束。
观众极给面子的起立鼓掌。
一种关注单元的影迷,要求特简单:真诚,不故弄玄虚!
《心迷宫》足够真诚。
而且不是通常意义上的商业电影对于案件的叙述模式,那些电影中的死亡都是奇巧化的,充满诡异的动机和强烈仪式感包装,而《心迷宫》中所呈现的死亡,灰暗而沉闷,充满随机性,生死一瞬,无征无兆。
很有科恩兄弟的味道,但又充满本土感觉!
这电影的质量即便放在主竞赛单元也不会弱到哪,更别说一种关注单元了…
唯一不足的是,太像科恩兄弟了…
有点拾人牙慧的感觉。
大体上,每个人都是有收获的。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