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0ci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的只是村長 txt-544 神棍的身份暴露了推薦-mfyzr

我真的只是村長
小說推薦我真的只是村長
“领导,这个项目放到市里,就别想了。连县里他都不愿意放着呢……如果真的要选择条件更好的,无论是山城还是蓉城,肯定都比咱们这里更合适……”
许志强看着市里的领导们,一脸平静地让他们死心。
市里确实比蓬县的条件要好很多,但是在配套等方面,根本没法跟轻工业排名全国前几的山城比。
电子厂啥的,根本就没有。
要不然,领导们也不会这样气愤。
气愤归气愤,可也不能逼着刘春来把厂子搬到市里不是?
“先跟柯尔特先生谈谈吧,另外,不是说还有一名港商的股东也会来?还没到吗?”
领导们并不死心。
跟港商谈,可比跟刘春来谈好多了。
可惜,领导们根本就不知道港商跟刘春来的关系。
临山公社外面的公路上,今天的小汽车有些多。
“狗曰的!继续这样下去,那两个大队,根本就没法纳入我们公社……”看着又一辆小汽车经过,石建中心中很是难受。
在周围,临山公社才是最大的。
公社里却没有一辆车。
当然,如果自行车算是车的话,还是有几辆的。
而且,也没有车开到临山公社来找他们。
原本快要被裁撤的幸福公社突然飞了起来。
没瞧着严劲松那狗曰的走路都是仰着头?
石建中能舒服么?
“这一辆好像是刘春来的……”白兴义也是有些羡慕。
他不是羡慕幸福公社有车。
而是羡慕幸福公社开始有了产业,县里各种资源都开始往幸福公社倾斜了。
无论是辖区还是人口,或是每年的税收、上交提留等,幸福公社根本就没法跟临山公社比。
现在好了,临山公社还得为幸福公社的发展提供支持。
“路是咱们公社修的,等车多了,就设立一个收费站……”石建中咬牙说道。
白兴义看着他,一脸复杂。
这事情怕是干不得。
县里肯定不会容忍的。
“这是临山公社,前面一点岔路口进去,不到五公里,就到了幸福公社了,据说现在车子可以直接开过去……”柯尔特坐在后面,对着目光一直都在车窗外的郑天佑说道。
路边都是光秃秃的山。
山上有不少地里,都被红苕藤铺满了。
郑天佑靠在车窗上,脸上的表情不断变幻,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连柯尔特也不明白。
“柯尔特,我突然不想去了。”郑天佑突然开口。
“为什么?我们找了这么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柯尔特急了,“父亲已经93岁了……”
“呵呵……父亲?”
郑天佑冷笑了起来。
以前没有找到的时候,他很想找到。
现在知道了,却不想去见了。
不是因为他的父亲没有能力什么的,也不是因为父亲缺失了他的成长。
他此刻的心情很复杂,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去面对。
“我知道你跟忐忑,他其实是很慈祥的一个人……”说到这里,柯尔特也停下来了。
确实很慈祥,可明知道他的身份,认祖归宗都做不到。
这跟他有着显著白种人的特色可能有关系,但是那老头子……
但是在此刻,作为从小一起扶持着长大的大哥,他没法跟郑天佑说这些。
郑天佑身上,根本看不出有外国人的特征。
或许,他能认祖归宗吧。
一时间,柯尔特也有些难受了。
“停车!”郑天佑突然对前面开车的刘千山说道。
“前面转个弯,马上就要到了。”刘千山听不懂粤语,以为这几人坐车累了。
在土路上,车子是好车,减震系统不错,因为路面不平,依然颠簸。
车上几人没说话,他也就只能停下车来。
葫芦村垭口上。
一路上问了不少人,金德福几人的车,总算是到了这上面。
对于一口听不懂的语言,脖子上挂着大金链子,胳膊上还挽着一个打扮得妖艳无比的女人,周围干活的人,除了多看几眼外,并没有给多少的关注。
甚至都没有人上来问他们找谁。
“这地方……”金德福有些失落。
自己好歹是一副有钱人的打扮啊。
这偏僻地方的人,居然都不多看几眼,也没有围观。
“你希望他们围观你这暴发户?”祝锐看着自己男人脸上的失落,一脸嘲讽,“你忘记了这是谁的地盘?”
“难道这里还有比我看起来更有钱的?”金德福有些不乐意了。
去祝锐家里的时候,走哪里都是一堆人围观。
用羡慕的眼神看着他,问他脖子上的金链子多少钱,问他的车多少钱啥的……
可这里……
“刘春来那表现……”祝锐没说话了。
因为她看到前面不远处的路上,过来了一群人,领头的正是刘春来。
“刘大师~”
看到刘春来过来,金德福一脸夸张的笑容,张开双臂,就向刘春来迎了过去。
看着这货,刘春来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当即就停下了脚步。
他不明白,金德福这暴发户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
“刘大师,你这地方,太难找了,我们开车都开了七八天……大师的救命之恩,必须当面感谢……”
金德福那带着浓重口音的普通话又快又急,刘春来也没完全听明白。
但是他当着这么多人叫自己大师,这特么的!
严劲松等人虽然听不明白眼前这一看就是大老板的家伙口里说啥,但是他们对这一声“大师”,还是听得明白。
马文浩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刘春来在这边干的事情,他其实也知道一些。
“吕县长跟许书记可是希望他能带着更多人脱贫致富……”马文浩有些担忧。
虽然说信仰啥的是没问题的。
党员不能信仰任何宗教,这是一条思想红线。
“唉~”严劲松叹了口气。
这种事情,他能说啥?
这大队部修这上面,六马归巢!
而且所有的项目开工啥的,也都是看了日子。
包括明天,虽然是国庆节,农历八月二十五,也是一个好日子。
除了不能造庙、安门、行丧、安葬,其他都行。
这些东西,严劲松其实也不懂,不过之前刘春来说国庆搞这些的时候,刘八爷还提出反对意见过。说什么那一天是壬戌日,彭祖百忌有言:“壬不汲水,更难提防”。
意思就是壬日这天不能从井里打水,不然容易出事情。
结果呢,刘春来直接反驳,说什么当天五行“大海水、建执位”,又说什么星宿“西方胃土雉,吉”。
哪怕后来刘八爷还说当天是啥“狗日冲龙”,水为龙……
结果后来刘春来又反驳,什么“生肖狗马良配,狗日刚好配六马归巢”等等。
最终,刘八爷依了刘春来。
现在看来,刘春来这神棍的身份是真的。
刘春来可不知道两位公社干部心中的担忧,对于眼前的金德福,着实难以接受。
要是一个大美女,还可以接受……
“停!”
刘春来用一只手竖着手掌拦着了金德福。
MMP,在外面两个大男人激动下拥抱是没问题的,毕竟沿海开放。
可在这地方,不行。
两个大男人勾肩搭背可以,就是不能抱在一起。
跟女人抱在一起都不行。
哪怕是自己的婆娘。
金德福当即就愣了。
自己哪里有做得不到位的地方,惹得大师不高兴了?
“我们这里不是沿海先行开放的区域,见面握手就好,握手就好!”刘春来看着他,急忙解释,“别叫我大师,可以叫我大队长!”
自己可不想冒充神棍。
一个党员,那是坚定的无神论者。
“大师,我这是真心感谢你救我一命,如果不是大师,我金家不仅可能失去后人,我也可能进去吃黑窝窝头了……”金德福一脸真诚,“祝锐,让卢国志赶紧把我们给大师准备的礼物送过来……”
听了金德福的话,刘春来急忙让他停下来,“老金,我可啥都没干啊……”
这狗曰的!
没看到这旁边都是领导么?
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
自己这个大队长,只是大队干部,不是公社干部,更不是国家干部。
“春来,这位是?”严劲松看出来了刘春来的尴尬,走了上来帮刘春来解围。
对眼前这个给人爆发户感觉的老板,很是不喜欢。
说话也不注意场合。
刘春来松了口气。
要是继续下去,被金德福这狗曰的宣传出去,到时候自己一天啥都别想干了,走到哪里,哪里都是一帮人围着自己,让自己给他们算前程啥的……
“这位是我们的大客户,金福贸易公司老板,金德福总经理,他旁边这位,是他爱人,祝锐女士,这位是金福公司副总卢国志先生……”
刘春来指着几人就给严劲松等人介绍。
金德福懵了。
祝锐疑惑了。
卢国志也傻眼了。
金福贸易公司?
什么时候他们有了这样的公司?
见几人不吭声,刘春来又把公社干部以及自己老爹介绍给了他们。
“严书记、马乡长,咱们公社不是要搞工业园区吗?金总来这边,就是考察投资的!这可是大老板,生意做得很大啊……金老板,我说得对不?”
刘春来一脸笑容地看着金德福。
虽然是在垭口上,这会儿,周围却安静了下来。
PS:首先给大家道歉,这几天更新太不给力了。感谢一直支持葫芦的兄弟,之前的毛病,一直没有恢复,前阵更新就不稳定,尤其是前几天,出现一点意外,葫芦直接在床上躺了五天,今天才能继续码字。后面葫芦会尽量在稳定更新的基础上努力多更新。对不起一直支持的兄弟姐妹。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