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779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道門大門道 ptt-第415章 兩難境地推薦-u4m2u

道門大門道
小說推薦道門大門道
成大坚在口水战里受了憋屈,弄了一肚子气,他意欲发泄,一拍白额魔隼的脑袋,魔隼双翅一煽,眨眼间就疾冲到了三人面前,此鸟的速度果然不是盖的,其疾如风。
魔隼飞行奇快,借着这股的冲劲,成大坚以术法分袭三人。
三人只觉风势浩大,继而转为劲急,身体如受针刺,面庞似被刀割,不能呼吸,对方的冲撞之势,势不可挡。
三人不约而同趋退,以避锋芒。
魔隼的双翼再振,第二道狂飙跟进。
三人如同巨浪里的无助小舟,暴风中的断线的风筝,离勒歪斜被击了出去。
成大坚坐定,冷眼旁观,计划适时再补上一记重击。
不料三人越飘越远,身影变得微小如点,竟是都打着靠着这股劲力向远处遁逃的念头。
这可出乎成大坚的意料,不过他随即被气乐了,心道在我的道域空间里,哪里容得你们轻易逃脱。
老头也不追赶,双手伸出放开,握拳后回收,喝到:“想跑?都给本座回来。”
随着他的意念,阵法空间猛烈向内收缩。
眼见着,华澜庭三人怎么飞出去的,就又怎么飞了回来。
三人的身影快速由小变大,被阵法之力逼回向了成大坚,而且来势比去的时候还要猛烈。
这是三人刻意为之,刚才是借力试图分散逃走,既然逃不走,索性再次借力,加速冲向成大坚。
罗洗砚脚踩芭蕉扇,一马当先杀到,仿自关圣帝君的青龙偃月刀高举,寒光一闪,匹炼般劈下。
华澜庭随后赶到,连发三记五雷鸣光掌,雷声响彻虚空,后发先至。
薛稼依在最后,她没有上前,头顶上的金色小铃铛晃动,发出清脆的铃音,形成肉眼可见的道道涟漪,涟漪倏然变形,形成一只利箭高速射向成大坚。
成大坚端坐不动,面色一哂,右掌拍出,一面气墙挡住了青龙偃月刀,刀锋如入泥沼,下落艰难。
同时他的左掌翻起,直接捏碎了华澜庭的雷光。
成大坚对薛稼依的音波之箭没做理会,而是由魔隼发出一连串的短促鸣叫,以音波对音波,减缓了利箭的来势,接着挥动右翅将之驱散。
罗洗砚施展春秋刀法中的冷艳锯拖刀劲,发力锯开了气墙后,大刀翻飞,刀气纵横,正面缠住了成大坚。
成大坚对他只守不攻,单掌接下了所有攻势。
华澜庭蓄力待发,不断移形换位牵制成大坚。
成大坚在刚才捏碎雷光后掌心有三道焦痕,令他对华澜庭稍有忌惮,大半心神主要在华澜庭的身上。
薛稼依也转到另一侧,和白额魔隼以音波对攻。
三人合围,攻打成大坚。
成大坚在打嘴炮时输了个狗血喷头,此时有心戏耍折辱三人找回场子,出了胸中恶气后再了结对手,所以没有马上以重手出击。
僵持了一会儿,华澜庭发出第四掌,威力更盛,轰击成大坚肋下。
成大坚在自己营造的空间里,不用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就对三人的任何动作明察秋毫,他心念一动,对魔隼下达了指令。
魔隼轻拍双翼,突然上升。
成大坚拿捏计算得巧妙,他这一飞起离开,罗洗砚的刀气落空,华澜庭的五雷鸣光掌打空,直奔正对面的薛稼依而去,而薛稼依的音波之箭也射向了华澜庭。
华澜庭下沉,让过箭路,大叫:“小心!不必硬接,闪开!”
雷光电火的去势比音波之箭更疾,好在薛稼依反应迅速,也下坠避开了。
但成大坚等的就是这个时候,魔隼再一扇翅,转瞬到了正在落下的薛稼依的附近,成大坚把手一伸,幻化出一只巨大的手掌,拢五指捏向薛稼依的元神。
巨掌凝实,连深浅纹路和掌缘的茧子都栩栩如生,薛稼依的铃铛连连响动,音波涟漪一圈圈荡出,却无法撼动。
华澜庭自责,觉得是自己中了对方的奸计才让薛稼依遇险的,瞧巨掌这势头,要是捏实了,就算捏不爆薛稼依的元神,也会受伤被成大坚生擒活捉。
“寸步千里”即时发动,华澜庭以比白额魔隼更快的速度破空移了过去。
罗洗砚没有华澜庭的瞬移能力,情急之下,青龙偃月刀脱手飞出,刀身华光冷芒大作,奋力砍向巨掌。
薛稼依也在自救。
金色小铃铛无效,她手中出现一杆长枪。
此枪长约丈六,枪头为龙头,枪尖是龙舌,枪杆为鳞状盘龙,枪纂为龙尾,从头至尾镶宝石八颗,名为八宝驼龙枪,也叫八宝鼍龙枪。
驼龙枪在俗世界古历史上大大有名,相传最早为战国时期魏国大将所用,后为楚汉西楚霸王项羽所得,其后传闻曾先后被隋唐尚师徒、罗成和北宋杨家将中的六郎杨延昭,以及南宋岳飞之子岳雷所得,也有说岳飞的沥泉枪即为此枪。
此枪锋利无比,至刚至强,乃百兵之祖之冠,另有一神奇之处,即枪头有孔,刺入人体可吸血,浸入水中可吸水,故又名吸水提卢枪。
薛稼依手中当非此枪,然形制相同,刺中巨掌后枪身金光大放,龙头宝石双眼发亮,龙舌可吸取其中阴气,这才堪堪挡住巨掌合拢之势。
再说华澜庭,发动寸步千里去求薛稼依,然而阵法空间有异,他还没有完全摸透规律,欠缺对空间距离的把握,冲是冲过去了,落点偏离,人出现在了薛稼依的侧下方。
如此一来,反倒是罗洗砚的大刀先救援到位。
但是一脸阴险的成大坚乍然收掌,让大刀和长枪碰到了一起,青龙偃月在炼制层级上不敌八宝驼龙,刀身有了裂纹,薛稼依忙收回长枪。
出击的华澜庭不但线路偏移,而且陷入被搅动起来的阵法气流当中不能脱身,连忙运转雷丹,抵抗四周翻卷涌动的巨大压力。
成大坚怎能放过机会,巨掌又幻化成形,比先前还要大了几分,骨节虬然,抓向被困住的华澜庭。
见华澜庭挣扎着逃脱不开,罗洗砚没有犹豫,催动芭蕉扇飞到近前,取过脚下扇子挥向巨掌,口中叫道:“哥哥说到做到,为你挡枪一次!”
八仙钟离权的芭蕉扇传闻可煽火火灭、扇风风息、扇水水起、扇土土散、扇石成金,变化无穷,大时遮天蔽日,动时卷月行云。
罗洗砚的仿品无此能耐,但扇骨变大张开,将将抗住了巨掌抓握之力。
这为华澜庭争取到了时间,他虎吼一声,挣开乱流的挤压,变色龙蜥现身身下驮起了他。
此时芭蕉扇的扇骨弯曲,吱吱作响,终被巨掌压得支离破碎。
华澜庭一把捞起罗洗砚,变色龙蜥发力加速窜逃,在巨掌合拢之前险险飞出。
薛稼依也赶了过来,三人汇合,一起面向成大坚。
成大坚好整似暇地阴笑几声:“有意思吧,好玩吧?跟本座斗,你们还嫩点儿。”
三人接连遇险,大口喘息,敛定心神后迅速以意念交流几句。
他们本就疲弱,修为也不及成大坚,在对方阴魂空间里的回气速度也不及,并且老鬼看上去没出全力,要想生还,必须想办法削弱对方,争取速战速决。
沟通完毕,三人齐齐冲上。
华澜庭抬手一记五雷鸣光掌开路,薛稼依和罗洗砚两人随后加速扑上。
薛稼依使八宝驼龙枪,罗洗砚用的是他能带进来的最后一件高仿法宝——八仙铁拐李的铁拐。
八仙之首李铁拐的铁拐由蟠桃园的蟠桃木断枝制成,有辟邪降魔之力。
这两件法宝不是俗物,成大坚也不能等闲视之随手打发掉。
趁两人暂时缠住成大坚,龙蜥一俯身,它和华澜庭找上了白额魔隼。
白额魔隼的速度太快,不论是战是逃,成大坚都游刃有余,所以要先剪除其羽翼,成大坚腰部有疾,可能不良于行,那样三人周旋的余地会更大。
魔隼速度快,周身更坚逾精铁,一人一蜥一时取之不下。
华澜庭没有恋战,从龙蜥身上高高飞起,掐诀蓄力,作势凌空下击成大坚,他要发出大招“道光一击”!
成大坚识货,感受到华澜庭元神体内酝酿的半仙意术法,立时心惊,这不可能却近在眼前的奇术真的会伤到他。
这时两旁的薛稼依和罗洗砚拼着受伤,攻势大涨,想要干扰成大坚。
同一时分,华澜庭动了。
却不是发动了道光一击,而是一个寸步千里,挪移到了白额魔隼的下方。
他通过之前的瞬移,已经摸清了空间距离的波动规律,这次准确出现在预定地点。
仰身抬手,道光一击发出,近距离打向魔隼的腹部。
寸步千里缩地术太快,并且变色龙蜥和八极阵灵暗中穷尽余力施展幻术迷阵扰乱视听,成大坚没能及时作出闪避。
中招的魔隼只来得及发出半声哀鸣就戛然而止,它的元神之躯被术法从中间剖开,数息间就变得浅淡消散了,连成大坚都受到了波及。
成大坚怒了,也后悔了,这下玩儿大发了,把自己的爱宠玩儿没了。
咒骂一句,成大坚双手化掌,陡然伸出,把想要逃开护住华澜庭的薛稼依和罗洗砚拿住,一前一后向着一个方向扔了出去,而后身形一落,到了下方的华澜庭身边。
他是不良于行,那只是影响速度,修成元婴之身的他在阴魂空间里行动无碍。
反而是华澜庭施放大招后元力空虚动作迟缓,被成大坚一个大脚重重踢起,朝着薛罗二人的方向飞去。
成大坚一直压着的杀意此时泛起,不再化掌,一拳击出,一个暗黑的拳影脱离右拳,呼啸着追向华澜庭。
华澜庭被他一脚踹得几乎散架,正强自运功调息,毫无抵抗之力。
关键时刻,幸而他被踢的快追上了罗洗砚和薛稼依,薛稼依见势不妙,忍着伤势手一指,她头上悬浮的铃铛迎了上来,途中变大,罩住了华澜庭。
这件法器本就以防御见长攻击为辅,在接踵而至的成大坚拳影的打击下仍能保持不碎。
在金色大铃铛的遮护下,华澜庭避过一劫,铃铛支持不住重新变回原来大小,华澜庭坠下。
成大坚从虚空中追过来,他一拳不奏效,迁怒旁人,又是一拳发出,拳影漆黑如墨,显见更为沉重,已是他实打实的全力一击,轰向薛稼依和罗洗砚。
华澜庭此战打得窝火,几次三番为罗洗砚和薛稼依所搭救,这次眼见情势危急,有伤在身的罗薛躲不过挡不下这记重击,无暇细想其他办法,缓过半口气的他用尽余力挪移到了两人前方,唤出镜花水月鉴护体,都没时间和气力发出“庭前明月”术法辅助,硬抗拳影。
轰鸣响起,余音不断。
云轶奇的镜花水月鉴捱得住,虚弱以极的华澜庭的元神可捱不住撞击的震荡之力,直接昏死过去,人往下飘落。
薛稼依悲呼一声,罗洗砚惊喊一句。
成大坚冷然一哼,这几下让他也消耗不小,好在大局已定,池中之物翻不起什么浪花了,信手一弹,一缕强劲的指风袭向罗洗砚和薛稼依。
悲恸中的薛稼依抢前一步,拦在罗洗砚身前。
反应过来的罗洗砚跨前一步,铁拐指向指风,立在了薛稼依的身前。
谁知成大坚的指风竟能弯弯绕,绕过了前面的罗洗砚,滑了个小弧线,从后打向薛稼依。
罗洗砚这次没再慢半拍,电光石火间,转身反手把薛稼依搂到身后。
指风打歪了铁拐,继续击中了罗洗砚。
一松手,罗洗砚也晕厥掉落下去。
成大坚胜券在握,放松下来,眼珠一转,阴恻恻道:
“小姑娘,就剩你了。本座冷眼旁观,两个小子都对你有情有义的,这么着吧,老夫一人一拳送他们归西,你只能去救其中一个。”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