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8f8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渾道章笔趣-第一百七十七章 隱光欲喚眠熱推-5jfuj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见瞻空道人忽然看向某一个方向,他也是往其所见观去,但那里什么都没有,可在关注之后,心中也有几分隐约的异动。
他猜测,这兴许是有与瞻空道人牵连较大之事发生。
瞻空道人此刻似是想到什么,思考片刻,就抬头对张御一礼,道:“张守正,贫道忽然有事,需得离开一会儿了,但却不便带上自己弟子,可否劳动守正照拂一二。”
张御看了一眼那小童,道:“自是无碍。”
瞻空道人郑重道:“贫道欠道友一个人情。”他转而关照那小童道:“徒儿,你先跟着张守正,为师过几日再来寻你。”
小童对他一礼,道:“师父不必为弟子挂心,在张守正这里,弟子不会有什么事的。”
瞻空道人再对张御一个稽首,道一声劳烦了,便身上光芒一闪,倏尔化一道清光遁去了。
张御对那小童道:“你叫何名?”
小童很懂礼貌,端正一礼,回道:“回禀守正,晚辈小名小谷。”
张御见这小童年纪虽小,但警惕心却是不弱,并不轻易报上真名,这其实是十分正确的作法。他点头道:“跟我来吧。”说着,转身往外走去。
小谷嗯了一声,便跟了上来,跟随在张御身边,他不敢问东问西,一路上都很安静,不过还是很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他感觉自己走得并不快,可不知不觉之间,又好像走过了极远的路,最后发现自己走上了一条干净整洁的石板路,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了,好像记得,又好像不记得,略觉恍惚之中,就进入了一间覆盖着琉璃大壁的工坊之内。
门内外之人却好似根本没看到他们,自己在做自己之事,一直到了里间,他见到一个十来岁的小郎自里奔出来,对着张御恭敬一揖,面带喜色道:“先生怎么来了?”
张御道:“这是小谷,乃是一位同道的弟子,这几日就先住在你这处。”
小谷上来一礼,恭敬道:“小谷见过这位郎君。”
安知之听他这一声称呼,顿时看小谷就很是顺眼。
平时不管他拿出多大的本事,可总是有人把他当小孩,对他小郎小郎的叫,可他就是不喜欢。
他拍着胸脯道:“你就在我这里住下,谁欺负你你告诉我。”他又对张御一礼,道:“先生来了,也且容学生招待一番,”又抬起头,振奋道:“学生还有几件新近打造出来的东西想请先生一观。”
张御点头道:“也好。”
伊洛上洲。班岚从玄府回来之后,就对何礼关照道:“你去准备一些我伊洛上洲特有的草植灵株。”
何礼奇怪道:“先生要这些东西用来做什么?”
班岚道:“我回头想了一想,东庭府洲愿意将那个伏州泄露出来,吸引人去是没错的,那处地界若说有什么特别的,不是那座神丘,而在于外面的那片土地,带了这些东西去,当是可顺利一些,且也好有个借口。”
何礼想了想,不禁佩服道:“还是先生眼光独到。”
班岚淡然道:“去吧。”
何礼拱手而去。
班岚的行动一直有人盯着,而他这一番动作也没遮掩,自然很快就被人报到了许成通这里。
许成通得报之后,稍作辨别,立刻有所判断,他冷笑一声,道:“这小子八成就是外边的眼线了。”
负责禀告的弟子不解道:“老师,何以见得?弟子这段时日察观下来,并没有发现此人身上什么不妥啊。”
这些天班岚可是一直在做什好事,要说对伊洛上洲贡献最大的修士虽不见得是此人,但要算上前几个,班岚却一定是在其中的,有时候看看班岚做得那些事,连他也觉得有些佩服了。
许成通撇他一眼,道:“这两天的消息不知道么?”
那弟子有些茫然,躬身道:“弟子愚钝,还请老师示下。”
许成通恨铁不成钢,他拍案训斥道:“我早是跟你们说了,我等做事,别只盯着眼前,还需留意大局,一个个鼠目寸光,等为师不在的时候,你们又怎么能独挑大梁,又怎么能给守正办好事?”
那弟子惭愧道:“是弟子等无能,拖累老师了。”
许成通道:“前两日天外来了上宸天的使者,这明显是有大事发生,依我之见,其与我天夏必有一战,而斗战首重敌情,这必动眼线。你再看这班岚的借口,说是什么见得东庭影画,上次被人压住一头,欲去讨教。”
他冷笑道:“上次昌合府洲的影画之事都过去一年了,他早不去晚不去,为什么偏偏现在想到了?这小子要么就是寻机会传递消息,要么就是想要避开风头。
而再看那伏州,乃是内外隔绝之地,不便传递消息,此人先去那里,我料其多半是想躲藏起来,好保住自身。”
那弟子不禁面露钦佩之色道:“老师果然慧眼如炬。”他心下既是佩服又是嘀咕:“老师为何每次都能把这些人心中的打算看得这般清楚明白呢?”
许成通关照道:“继续给我回去盯着,无论他去到哪里,都给我盯死了。”
那弟子赶忙应下。
班岚准备了几日之后,就带着何礼和几名役从弟子乘坐飞舟往东庭去,过程之中很是顺利,没有人过来阻拦。
伊洛上洲位在诸洲之中,过去青阳上洲,再渡过大洋那便是东庭了,说来只两个地界,其实相隔万水千山,便是飞舟全力飞驰,也需近月时日。
他所乘坐的这一艘载运飞舟宽敞庞大,这一艘能载三千余人,两旁更有斗战飞舟护持,路上安全当是无虞。
他为了避免意外,订了一间上等舱室,起先几日,他都是尽量不外出。
过去八九天后,何礼过来道:“先生,舟上有一位曹君子,他是新近去往东庭赴任的置农官,恰逢他小儿百日,办了一个百日宴,听闻先生也在舟上,故是想请先生过去。”
班岚对于世俗之人并不排斥,反而很是愿意亲近,讲道之时也非常照顾凡人学子,所以他的名声并不局限在修道人中,在民间也很有声望。
若排除他眼线的身份,实际上这些年来他做得许多事是很多寻常修道人都做不到的。当然,这一切也只是他用来保护自己的东西。
他想了想,既然是东庭的官吏,到了那里也是要打交道的,便道:“也好,我过去一趟。”
出门之后,他在那位曹姓置农官面前露了一个脸,赠上了一份贺礼,待了一会儿,便就回转来了。
可就在行过舱廊之后,对面走了过来一个人,见到他后,忽然面露惊喜之色,拱手言道:“可是班先生么?”
班岚站定道:“是我。”
那人似是非常热情,道:“果然是班先生,在下以前在训天道章之中常听先生讲道,获益匪浅,只是先生后来少去道章之中了,当真是遗憾,对了,在下有些问题,想请教班先生,不知班先生方不方便?”
站在班岚身后的何礼道:“先生事情不少,今日修行也还未做,这位同道,可否改日再叙呢?”
那人连忙致歉,道:“这是在下的不是了。”他一拍脑袋,从袖中拿出一本册子,目光带着几分期待看过来,“在下平日有诸多不解,都写在了册子上,先生若有暇,可能替在下批看一二么?在下感激不尽。”
班岚迎上他的目光,温和一笑,道:“自是可以。”
何礼上来主动将册子接了过去,道:“我来帮先生拿着吧。”
那人见他接过,面上堆笑,拱了拱手道:“那班先生,我等就改日再会了。”
何礼见其离去,想说什么,但见他班岚眼神,便即闭口,待进入了舱室之内,他这才传声言道:“先生,可要打开么?”
班岚点了下头,何礼打开翻看了起来,随后松了一口气,抬头道:“先生,不像是那边过来的人。”
班岚拿了过来,见上面的确只是一些寻常问题,他冷静道:“现在还不能排除这等可能。”
何礼心一怔,心中微紧道:“那先生,我们该怎么办?”他们到东庭,就是为了躲开旋涡,要是被那边主动找上来,那就避不开了。
班岚平静道:“不管此人是不是,既然未曾显露身份,那我们就先当作不知好了,前面就是青阳了,到时会有同道来接我,换乘一驾私舟,到时自可将此人还有那一路跟随的盯梢甩开。”
而另一边,那一道虚气在进入了内层之后,就一直往东庭方向而来,但却并没有来至地陆之上,而是最后落到了一处被迷雾笼罩的海岛之上。
岛屿中间,有一座废弃的天夏形制的道观,上面供奉着一尊牌位,那虚气一降,就落在了道观供案之上一块锈迹斑斑的铜符中。
这铜符得此气一激,猛然亮了起来,外面的铜锈也是簌簌掉落下来,其晃了一晃,缓缓飘起,而后化一道光芒往外射去。
只是才出了道观,就被一只伸出来的手凭空捉住,被一下拿捏在了那里,动弹不得。
牌符挣扎了几下,却不得脱去,这个时候,牌上虚气一浮,出来一道虚虚不定的人影,稽首一礼,道:“瞻空前辈,许久不见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