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6w好看的玄幻小說 醫路坦途 臧福生-381 三筆定江山熱推-ron93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如果说,年轻人觉得张凡没啥成绩,没啥名望。最重要的是觉得张凡应该靠着裙带站到台子上混名气来了,所以心理很是不服气。
年轻人不服气归不服气,可不敢闹,对于他们来说,这地方是什么地方,是老师,是科室主任风光的地方,就算心里难受,也就最多在下吗悄悄说一说。
但,坐在中后排的一些医生们就不乐意了。“凭啥你就能上去,凭啥就让我在下面坐着。你一听都没听过的医院院长,还是常务的,凭啥啊,凭啥你在这这多同行面前站在主席台上发言,这么风光的事情,为啥不让我上。”
张凡刚上台,原本想做个自我介绍,别人都介绍了,自己也准备萧规曹随。结果,下面嗡嗡嗡的,中间很多同行们都想站起来。
“嘿!大家估计都认识我。不过大家的表情怎么这么严肃呢!”张凡想的略有点美,说实话,医疗行业中能得到同行的认可,很是不容易的。因为会场太大,距离太远。还要是距离近一点,听到大家的话,估计张凡能被气糊涂了。
好在强生的应急措施也很厉害的,没多久就有好多医生对应的支援进入了会场。有些漂亮的小姐姐蹲在医生身边,悄悄说着什么。
如果真的按照名望,发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张凡站在这里真有点勉强。
但,这地方不是正儿八经的医师协会的会议,人家强生是为了卖货,张凡多厉害啊。就现在肠道内窥镜方面让丸子国给先夺得了头筹,强生华国大区总经理都气的拍了桌子。
所以,这次他们要在脊柱和关节上拿下张凡,虽然张凡没啥论文,没啥名望,更不是什么学校的教授,可人家的手术太厉害了。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个事情,真正了解医疗圈内谁的水平好,往往不是医生,而是这些器械商,药品代理商,一点都不夸张的。
强生公司的漂亮小妹妹流着汗水终于安抚好了各位医生。其实要是论常规骨科手术,在坐的医生没一个是张凡的对手。
不光金毛的满世界跑场子作秀赚钱的主a席,也不管水潭子的副主任,在常规骨科手术,真没一个是张凡的对手。
但,张凡目前差就差在诊断,差就差在对医学前沿性的研究,这是他的短板。
诊断,是无数病号无数岁月积累出来的,前沿研究,这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
系统中只能锻炼他对已知疾病的治疗,可没训练他的诊断,因为骨科只是一级,所以系统中还没对前瞻性的训练。
如果真靠金钱来堆,说实话,不谈其他,就茶素政府的那点税收,把裤子当了,也未必能支持的了就一个骨科的前沿研究,所以,华国从当年一群赤脚医生到现在追上第一集团,真特么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
主席台上的人这个时候也开始相互打听。
“这谁啊?”国内的几个医生相互打听。
“这谁啊?”金毛和港湾的医生相互打听。
“看着有点眼熟,死活想不起来。”水潭子医院的副主任摸着脑袋想。
其实他熟悉的不是张凡这个人,而是张凡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可是的大主任曾今说过这么一嘴。
这个时候,张凡讲话了。
“各位老师,各位同行。我叫张凡,是茶素人们医院的一名骨科医生!”
说实话,这是张凡最有底气的一次自我介绍。
以前在普外,在胸外,在脑外,他真的都不敢大声说,每次都是别人问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的说自己是骨科医生。
真的,张凡都不好意思了,自己注册的骨科医生,还跑到人家台子上做手术,实在太难为情了,而且经常被别人发现了被诘问!
现在终于,终于可以大声的说,我是骨科医生,我今天来参加的是骨科协会的会议。
当张凡开始说话后,原本睡觉的也不睡觉了,因为不能上台风光,又觉得自己不比台上的谁差,现在好像出现一个比明显比他差的,觉都不睡了,瞪着大眼睛,一定要看看这小子能说点啥。
而年轻医生们更是聚精会神,比听前面几位都认真,就想着自己要是能找出点错误来,然后站起来大声的给他指出来,自己不光会得到老师的褒奖,更会得到前辈赞赏和同学的羡慕,想象都美死了。
所以,一个比一个认真,一个比一个关注。
张凡虽然选择了和前面几位相同的开头,自我介绍。
但,他没吹牛。他觉得没啥意思,如果没有系统,他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医生,有了系统他才在系统磨练出了技术,说实话,让他吹牛自己多厉害多厉害,他会羞愧!
所以,当自我介绍完毕后,张凡直接打开笔记本,把这几天准备好的文件调了出来。
身后超大型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标题!
“骨科手术技术的小总结!”
当这标题打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傻了!真的,不是吓傻了,而是觉得这位台上的医生,这位所谓的常务院长太不要脸了!太把自己当会事情了。
特别是一些坐在中间的医生,扭着身子和身边的人相互而笑。
“呵呵,真是,开玩笑啊,在咱们面前讲手术总结,哎!不知道他等会要是被后面跃跃欲试的学生们给问住了,他到时候怎么下台!”
“该怎么下台就怎么下台,反正小地方小医院的小院长,谁也不认识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拿上几张站在台上的照片,回去说不定从常务院长就变成了院长了,都是常规操作,老兄,强生堕落了啊!”
“是啊,堕落了,你说干的什么事情啊!太没节操了!现在啊,这人啊太不讲究了!”一个眼泡如掉的如同下垂的什么一样的副主任气氛的说着。
他昨晚端着82年的皇家礼炮和小妹妹喝交杯酒的时候咋不说!
主要是张凡所在的医院太没名气了,以前医院的医生们从古至今的就没进入这个国外器械商的眼里,所以大家都不明白,张凡当然也就不明白了。
正儿八经的牛逼医生,谁来参加这种给人家强生背书的会议啊,全都是上,上不去的医生罢了。
张凡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环境了。
他不管下面众人的精彩,但他一定要把自己准备的东西讲出来。
这些全是他在系统中磨炼的时候自己感悟,自己总结出来的。
“脊柱!”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立体的脊柱,不过对于张凡来说,这种脊柱还不能精准的表达自己磨炼出来的技术。
顺手拉过一面白色书写板,然后都不用工具,就徒手,用油性笔开始在白色书写板上画脊柱的分割面。
张凡在打开骨科的时候,他在草纸上都不知道画了多少这样的分解图,可以说画秃了钢笔也画秃了岁月。
当张凡徒手在书写板上画出第一个分解图的时候,大厅后排的青年医生们,不仅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画的太标准了,就如同像是拓印在书写板上的一样,而且,最最让他们惊讶的是,张凡的分解图比教科书上的还精细。
正面、侧面、矢状面,三幅分解图,张凡大概用了十分钟。
就在这十分钟里,后排的年轻医生们从刚开始的惊讶,到慢慢的震撼,最后,聪明一点的直接拿出手机,卡卡卡!直接开始拍照。
只能拍照了,因为张凡画的太详细了,太标准了,标准详细到别人都无法去模仿。
一个带头,其他人开始恍然大悟,有的甚至从后排跑到了会场的前台,恨不得贴在书写板上。
甚至有人嘴里低声的念叨,“我去,我怎么拿了个缺了口的苹果啊,我怎么没带我的单反啊!”
眼袋发肿的油腻医生,不懈的对身边的另一个医生说道:“切,画的好看有啥用,找两美术学院的学生,画的比他漂亮多了!”
他不识货,可身边的这位识货啊。
这位如同没听到身边人的话语,眼睛盯在脊柱的分解图上,就如同痴了一样,眼睛盯的动都不动一下。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原来这里有一根细微的神经偏斜三十九°出了椎间孔,天啊,我当年怎么就没看到这张图啊。”
人体解剖,医学的基础。甚至可以说最基础的一门学科。
好似很简单。
其实不然,张凡的师伯当年弄了一个华国人的肝脏解剖图,就如华国的原子弹爆炸一样,在华国医疗圈放了一个蘑菇云。
为什么大家如此的震惊呢?
因为,人各有异,教科书甚至是一些老牌的解剖书例如大名鼎鼎奈特,其实都是画的最最常见的解剖图。
而一些细微变化的变化,根本没办法画。
因为这玩意是从标本上,一个一个慢慢切割描述出来的。一个肌肉,没有十几万的标本根本不敢去画特意的变异结构。
十几万标本,还是去世时间不长的标本,说实话,很难。
可,当医疗越到高端,越要讲究细微,一个变异的神经你不知道,一刀切下去,结果患者莫名其妙的阵发性疼痛。
医生都疯了,明明按照教科书上做的手术,做的相当的精细,可怎么出现这样明显的神经痛呢?
就是因为没有大量的标本让他们去归纳。
可张凡有啊,他在系统中什么标本没有。
所以,当他一点一点把教科书上都不曾描述的神经,一点一点的画出来的时候,会场里彻底沸腾了。
金毛国的老外直接双手举起十指变抓,如同韦爵爷的神龙的抓手一样,“额的神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天啊,他一定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天啊!”
三幅图!
姑娘终于大着胆子说了一句:“您能不能稍微靠边一点,让我拍一下,我矢状面的拍不到。”说这话的时候,姑娘都感觉要哭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