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eeqd笔下生花的小說 美食供應商-第二千四百三十三章 緣由熱推-qabgh

美食供應商
小說推薦美食供應商
最后一道菜是鸭泥腐衣,光看外表这道菜是看不出原材料的,漂亮的跟名字都不太一样,大约唯一一样的就是像是羽衣一样轻薄了吧。
当然因为是船筵,即使袁州做了些改动也不可能太大,因此即使轻薄的似乎没有重量,大约也就是一盘子一个人吃了两筷子的量。
伸两下的意思动作简直不用太简单,几乎没有两秒钟刚刚端上来的菜就没了。
这时候就到了正菜和最后的甜品之间的时间,袁州深谙上菜的节奏,几乎都把握得相当准确,所以孙吉终于有了时间来解决心里的疑惑了。
这个疑惑是小马给的,一开始孙吉确实没注意到小马的行为,但是后来难免会注意到,倒不是他小气,主要是也不太熟,抢菜是不是太自来熟了?
袁州做的菜着实好吃,就算是吃惯了湘菜的重口,但是面对船筵的清淡醇厚也得折服,但再好吃也不至于吃不太熟的人的菜吧。
孙吉难免就对于小马这个来分食的人多了两分关注,再加上那是越看越觉得有两分眼熟,就更得瞅瞅了。
“应该不是大众脸啊。”孙吉琢磨。
这一观察就发现了问题,从他们知道小马参与抢菜开始,那是第一道凉菜的时候,接下来的十道菜,小马都有参与,但是接下来的几十道菜他却没有参与了。
本来一开始孙吉还以为自己眼花呢,但是观察了两道菜以后确实发现小马连筷子都没有拿,只是因为上菜节奏紧凑,还有褚建华和司金宁压根不知道有人退出了争夺,照样干劲十足的抢菜,显得格外热闹,因此小马的退出一点也不突兀。
“你后面怎么不抢菜了?”孙吉觉得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了,这不抢菜了反而觉得不习惯。
“我就点了两个大菜,价值就是那么多,后面肯定不能吃了。”小马一脸严肃道。
当然他心底是后悔的,第一次吃船筵,光知道吃前面的了,后面的菜越来越精彩,可惜前面抢了太多,再吃跟自己点的菜价值不等了,那简直是牛鼻子劲都使出来了才克制了体内的洪荒之力。
褚建华和司金宁这时候才算是回过神来,两个人有志一同地摸了摸肚子,感觉已经九分饱了,怪不得吃这么饱,原来都是他俩吃的呀。
孙吉听到这话倒是点了点头,开始他确实不习惯这样的方式,但是听到小马这么说心里顿时舒服了不少,至少是等价交换的,刚刚冰糖肘子的味道那也是极佳的,也不亏,再说他还剩下一道菜呢。
不等孙吉感慨完,那边小马再次开口说出让他大跌眼镜的话。
“我说吉祥,咱俩都面对面坐这么久了你就真的没有认出我来?”小马老神在在道。
他的位置正好就是孙吉的正对面,此刻语气虽然平静,但是脸上那一副无语的表情十分明显。
现在不光是孙吉一头问号,就是司金宁和褚建华都觉得满脑袋小朋友了,这个是个啥情况,不就是坐在一起抢个菜吗,之前见过一面,怎么还出现意外了?
当然这对于小马来说那绝对不是意外。
就连排在三个人后面算着跟他们凑一桌都是小马计算好了的。
本来小马今天是跟他的兄弟小李一起来的,在看到排在小李前面的孙吉以后,才付出小店一顿早饭的代价跟小李换了一个位置排在了孙吉的后面,后面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
前后换位置,只要食客自己愿意是没问题的,不影响其他人,就影响他们两个自己的吃饭顺序,不算破坏规矩。
可惜之前小马表现得如此突出也没有引起孙吉的注意,反而注意到了他吃了多少菜,这就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难过了。
“你是?”孙吉说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小马的脸。
能够叫他吉祥或者知道他有这个外号的只有那个时候戏班的人了,一晃眼就是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孙吉倒是真的有些遗忘了当年的种种了。
孙吉别看现在一副儒雅稳重的样子,但是年轻的时候那是真的叛逆,不喜欢家里的传承的东西,跑去了当时著名的越剧戏班唱了一年的戏,最后因为戏班解散才回了家里,努力学习凤阳花鼓和花鼓戏,可谓是经历丰富了。
“你再看看。”小马凑近了孙吉一些。
这下子孙吉清楚地看到了小马下巴斜下方的一颗大黑痣,瞬间像是打开了记忆的盒子,翻出了有些褪色但是绝对深刻的影像。
“你是驴蛋!”孙吉下意识地声音抬高。
说出第一个字反应过来目前所处的环境,立刻又压低了声音以免打扰到其他人。
孙吉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是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下意识地就会遵从店里一些默认的规矩。
“额!”
小马有些无言,他是想要孙吉认出他的,但是并不代表他想要这个外号重现,一时之间心里略微复杂。
“你就是驴蛋,哈哈哈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这么多年没见,在这里能够见到,真是太好了。”孙吉难得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那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就是司金宁和褚建华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就是遇到个脸皮厚的食客,怎么还出来这么一出他乡遇故知的戏码。
其实小马大名叫马户,爹妈取的名字没办法改,当然在戏班的时候不知道怎么的,有人说马户可不就是驴,干脆就叫驴蛋好了,响亮好记,自此倒是小马的大名几乎很少有人叫了,所以孙吉脱口而出。
因为戏班的人几乎都会给自己取个花名的,孙吉和马户有这样的外号就直接被当做了花名,当年也是有些一言难尽的。
“确实许久没见了,你不是回家继承去了嘛,怎么到蓉城来了?”马户听到孙吉的话也是脸上露出了欢欣的笑容。
已过去了许多年了,但是在戏班的时候两个孩子还是十分要好的,主要是一个长着娃娃脸,一个长着一张一看就年长的脸,明明相差不大,但是看着就像是差了个辈一样,因此孙吉当年自动自觉地维护了不少小马。
就算是时间过去许久了,但是马户还是记得当年的维护,所以看到孙吉的时候就格外高兴了。
“确实是回家了,这次来是有事的,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评书界的司老,这是川剧界的褚老,今天大家刚好凑在一起吃饭,也是一种缘分。”
……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