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0w41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大神你人設崩了-367孟拂:撿起來熱推-g9fph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赵繁三言两语把事情解释完毕。
“医院?”苏承低头,拿着纸巾擦手里的眼镜,闻言,抬头,长睫微垂,遮不住眸底流转的波光,“不必去,你回房间休息。”
什么玩意儿,也要孟拂去看?
赵繁本来是有些紧张,眼下听到苏承这样说,也便点点头,一身轻松的回到房间继续睡觉。
她回房间后。
苏承手指敲了敲桌子,把苏地叫出来,“去查查《神魔》剧组晚上发生的事。”
“神魔剧组?”苏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自己的手,拿着手机出去查。
待苏地出去查的时间,苏承开了电脑,跟苏娴说了几句话,就关了电脑,他看了看右下角,已经接近十二点了。
回头一看,孟拂的房间门“吱呀”一声开了。
一只鹅懒洋洋的扑棱着翅膀出来,大概也是怕吵醒里面的人,平日里嚣张跋扈的鹅此时也怂得不清,脚步很轻。
懒洋洋的拖着步伐出来。
苏承拧了下眉头,看了大白一眼,让它出来,他推开半开的门进去,就看到孟拂趴在电脑面前,已经睡着了。
电脑还是开着的,上面的软件显示着数学公式软件。
房间的灯光开了眼最暗的。
窗户开了一点儿小缝。
有冷风从窗口吹进来,尽管有风,苏承还是闻到了一点儿的酒气。
一眼就看到了电脑旁,被捏瘪的啤酒罐。
这人把智商用在怎么教赵繁苏地藏酒这上面,真是屈才了。
他走进,想要叫孟拂起来,低头就看到她紧皱的眉头,冷白的脸上微微发红。
她睡得很沉,呼吸浅浅,略带着些许酒气。
孟拂这段时间很忙,除了拍戏,研究风不眠的演技,还要写高尔顿老师交给她的难题。
这种级别的难题,就算是高尔顿也要花费很大心力,孟拂这段时间研究了不少资料,就算在片场上,也有一堆她演算的手稿,回来后,就在电脑上推演模型。
“什么时候改了喝酒就乱睡觉的毛病。”苏承叹息,伸手,轻轻把她横抱起来。
孟拂的脑袋偏到了他的肩窝,侧脸贴在他的胸前,酒店内开了空调,能很清楚的感觉到她的呼吸,分明是很浅的呼吸,却感觉到热气弥漫。
窗户没关严,想来也知道是为了掩盖房间内的酒气。
寒意袭来,孟拂下意识的缩了下脑袋。
手指抓着他的衣角。
应该是睡得很熟,脸上没有平日里看到的漫不经心,一头慵懒的卷发因为拍戏,被拉直,此时铺在雪白的床上,映得她那张脸,更为明显。
苏承低头,把人放到床上,扯过被子盖在她身上,目光触及到她捏着他衣角的手,轻笑一声,伸手,轻轻拨开她的手指。
孟拂的手指干净纤长,很好看,但鲜少有人知道,她指腹有些粗茧。
苏承指尖轻轻磨搓她的指腹,看着她,长睫下,眸色深邃,哑着嗓子开口:“晚安,孟小姐。”
《神魔》剧组,因为这件事一晚上整个剧组都没没有睡觉,现场在排查三天以来的所有监控,工作人员也被莫老板的人审问,而处在风暴中心的孟拂却并不知晓。
**
翌日,早上六点。
孟拂起床,她今天起晚了,被赵繁吼起来的,看着饭桌上吃饭的苏承,陷入沉思。
苏承坐在饭桌边,看她一眼,提醒,“你来不及吃饭了。”
“这不是,”孟拂看他,迟疑着开口,“我昨晚梦游到你了。”
苏承吃得很快,他放下碗,抬眸,眼睫垂下,绅士道:“荣幸之至。”
“你不对劲。”孟拂眯眼,啧了一声。
“别不对劲了,赶紧吃,今天承哥会带你去片场,”赵繁拿了两个包子往外走,“我去找你爷爷。”
江老爷子还住在楼下,赵繁要等江老爷子一起吃早饭,然后陪他去看周边的环境。
昨晚发生的事儿,赵繁没让江老爷子知道。
今天也避免江老爷子去给孟拂探班。
“知道了。”孟拂瞥苏承一眼,咬了最后一口包子,见苏承不理自己,她声音大了两个分贝,“苏地,多带两个包子,今天温姐也要吃!”
苏地连忙多装了两个包子,在门口等两人。
苏承拿了鸭舌帽,自己戴上口罩,往门外走,孟拂一手拿着牛奶,靠在门边等他。
“承……”
苏承面无表情的,把帽子扣在孟拂头上,“走吧,戴好口罩,路上别吃,有粉丝狗仔。”
“你不对劲。”电梯里,孟拂再度开口。
“叮——”
电梯打开,门外,有服务人员,还有电影城的演员,孟拂闭嘴,压了压帽子,没再继续说。
《神魔传说》剧组每天早上七点开机,孟拂六点就会到达剧组,提前一个小时化妆,这样也不耽误所有人的时间。
今天孟拂也同样如此。
只是今天她到剧组的时候,看门的人并不在。
剧组门边也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
“奇怪……”孟拂皱眉,她看了眼苏承。
苏承淡淡开口,“吃你的早饭。”
行吧,孟拂坐在自己的小角落,上面还摆着她一直用的笔跟手稿,都是她算公式的过程,这些手稿高尔顿老师需要。
化妆师里面的化妆师也没来,整个片场很安静,孟拂把手稿推到一边,一边给李导还有温姐发消息,一边翘着二郎腿吃饭。
苏地朝苏承递了个眼神。
苏承略微颔首,让孟拂自己吃,他去跟导演打了个招呼,就去出事的威亚那边检查。
**
医院。
医生确定了许立桐的伤没事,脸上伤口三天能愈合。
就是左脚比较麻烦,骨折,最少要修养半个月。
虽然莫老板保护的很好,但许立桐受伤的消息已经被几个媒体知晓了,医院周围已经有了狗仔。
莫老板带着许立桐离开医院,去其他地方修养。
“现场监控全都调出来了,那些人问话也没问出来些什么,现场很干净,您要不要去看看?”莫老板身边的人恭敬的开口。
莫老板颔首,“先回剧组。”
五点不到,所有人到达《神魔》剧组,他们回去的时候,李导正跟其他人一起查看监控。
莫老板下车,李导听到他也来了,连忙从工作室赶过来向他汇报。
莫老板嘴里咬着烟,淡淡看向后面,许立桐的经纪人正在跟其他人一起合作搬许立桐的轮椅。
许立桐撇开所有人的手,自己瘸着一条腿下车,自己坐到了轮椅上。
莫老板收回目光,身边,李导开口:“莫老板,我排查了道具室的监控,没看到什么疑点……”
莫老板没有管李导的回答,目光一扫,就看到角落里,一边吃饭,一边拿着笔的孟拂,手指着孟拂的方向,询问,“你昨晚通知了孟拂没有?”
李导一愣,下意识的看了下剧组,“我……”
“说了没?”莫老板再度询问,没有什么情绪,却敛着阴霾。
李导被吓了一跳,“跟她的团队说过。”
“很好。”莫老板点头。
所以,孟拂明明是知道,也没去医院,反而一早就来到《神魔剧组》。
他直接朝孟拂这边走。
“莫老板……”李导连忙过来。
看到他这样,许立桐的经纪人看了许立桐一眼,也推着许立桐过来。
莫老板是混道的,他每次出行都低调,只带一个手下,这次许立桐在他的地盘出了事,身边跟了不少穿着黑色西装的手下。
其中有个人眉骨上有一道长过眼睛的刀疤,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往这边走来。
没人敢接近他们两米范围内。
片场上零落的几个工作人员都被吓了一跳,往后面一缩,连看都不敢看接下来的场面。
圈内,尤其是江北一带对莫老板的传言都听过,他手底下沾染的人命不少,跟他有过节的竞争对手,不少都是死于非命。
这些人害怕,孟拂却半点儿不为所动。
一手拿着笔,一手拿着包子,吃一口,写一个数字。
脚尖随意的点着地面。
“吃得下吗?”莫老板走近,居高今临下的看着她,甚至笑着问。
孟拂感觉到来者不善,没抬头,“当然。”
苏地做的包子这么好吃,好多人都要给他赞助开店,她怎么可能吃不下?
她说话的时候,还写下了一行推演。
声音漫不经心,没有慌乱,也没有觉得被冒犯,清淡的如同一句“今天天气真好”那样的平淡。
声音也听不出情绪。
“她昨天威亚断了。”莫老板手背在伸手,朝孟拂开口,“是你做的吗?”
孟拂咬一口包子,终于抬头,看了眼许立桐,脸上风轻云淡:“我看着像是警察?你来问我?”
听着孟拂丝毫没有情绪的话,轮椅上的许立桐手捏紧了轮椅扶手,脸上冷酷更深,“现在又何必装得无辜,你要是承认了,我说不定会高看你一点。”
许立桐拧眉,脸上多了些嫌恶。
她摸着自己差点毁容的脸,也不想给孟拂装什么温柔好脸色。
孟拂咬了口包子,看她,乐了,“你没有我火,也没我长得好看。当然,你是比我有钱了一点,但你也没我们承哥有钱,你说说,你浑身上下,哪小点值得我去专门设计?”
她欣赏了一会儿许立桐的脸,觉得她甚至都没叶疏宁好看。
然后继续低头吃包子,继续在本子上写了个数字。
“你……”许立桐被孟拂气疯了。
孟拂她是怎么敢说出这些话的?!
她气得浑身发抖,手紧紧抓住轮椅扶栏,“莫先生!”
莫老板看着孟拂,嘴边的笑意也瞬间收敛。
身边,他的手下很懂莫老板的意思,直接走过来,伸手把孟拂的桌子掀掉。
桌子上茶壶、本子跟笔全都一扫而落。
砰——
纸张散落在孟拂的脚边一地。
茶杯顺着地上滚了好几圈。
浅绿色的茶水印在了地上的手稿上,墨色的字迹被晕染开来,化成了一道道黑色的圈。
现场瞬间安静,连想要说话的许立桐经纪人有马上闭嘴,一个字都不敢蹦出来。
莫老板手还背在身后,他淡淡看着孟拂,“现在呢,还吃得下吗?”
孟拂依旧坐在板凳上,低头,看着一片狼藉的地面,滚落到四处的茶杯,还有被晕染的字迹,眼睫垂着,慢条斯理的咬了下手里的包子,嘴边的笑意也一点一点的收敛下去。
莫老板身边的手下直接看向躲在不远处的剧组等人,“莫家办事,闲杂人等,全都离开!”
清场了。
很好。
孟拂抬头,看向刚才踢她桌子的男人,她吞下嘴里的包子,伸手,指着地面:“捡起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