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lln2熱門都市小說 重生東遊記 線上看-第1059章 魔君的嘆息熱推-n9irw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当追月把乾坤袋拿在手心的刹那,那袋子居然又再度恍动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恍动的幅度比之前要大得多。
“追月,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你的乾坤袋一直在恍动?”这回就连赵东来和柳青丝也注意到了现场的异况,所以赵东来第一时间追问了起来。
“是东华……”
追月皱了皱眉,表情凝重的回应。
“哦……”
听追月这么一说,顿时赵东来就明白了过来。
当场点了点头,沉声道:“让他出来,说不定他有应敌之策!”
这回赵东来也算是兵行险着了,既然已经做好了玉石俱焚的打算,那就不必再理会其它的什么情况了。
何况如果有东华相助的话,确实也能多几分胜算,毕竟东华的战斗经验相对还是非常丰富的。
“好吧。”
既然赵东来都发话了,那追月也就没有不遵从的道理。
当下右手轻轻一点,口诀默念之下,那乾坤袋中一片金光闪现,身背长剑的东华上仙瞬间便浮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这几日看起来东华上仙在乾坤袋里修养得还算不错,因为他的精神看着很好,身上的气势也很强大,比之前在云浮山中看到的那个东华上仙又不知要精神多少倍。
“上仙。”
见东华上仙浮现在眼前,赵东来连忙上前打招呼。
对于赵东来而言,东华上仙不仅是他的救命恩人,更是生死之交,可以说是一个亦师亦友的存在。
平日里自然也是对东华十分尊敬。
“东来。”
东华上仙冲着他点了点头,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视一圈之后,最终落在了魔君的身上。
此时恰好魔君也在打量着他,二人四目相对的刹那,均是被对方人惊着了。
对于东华上仙来说,眼前这个白袍男子的气势确实是十分强大,而且身上那种浓郁的帝王之气,更是令人不敢仰视。
饶是东华上仙见多识广,也不免被对方身上的帝王之气给吓了一跳。
而且此人长相虽然不能算多英俊,但气质却是极好的,乍看之下便给人一种儒雅高洁之感,与清瘦的妖圣青玄的气质又完全不同。
而魔君看到东华上仙的那一刻,又何尝不是心中犯起了嘀咕呢。
东华上仙本就是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就现貌而言,六界中能胜过他的人并不多,再加上多年的修行,也使他沉淀了极佳的气质,可以说在六界之中,他应该算是第一美男。
哪怕人到中年,仍然十分的吸引人,天上的那些女仙一个人都为他倾倒,若非有天规纪律管着,恐怕他的仙府会被这些女仙给踏破了。
而六界第一美人,就是东华上仙的头号粉丝。
再者,魔君此时也发现东华上仙的修为十分强大,几乎不在自己之下,所以一时间不免有些犹豫了。
若说只有赵东来和追月以及小人参精等四人,他堂堂魔君当然不会把他们放在眼里,但现在多了一个东华上仙,情况就要复杂得多了。
这魔君虽然也是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东华上仙,但仅只是一个照面,就已经被对方给折服了。
魔君身居高位多年,无论在相貌还是气质方面,他都很少服人,但东华上仙却是他不得不服的人。
“你就是传说中的东华上仙?”
“大巫祝的手下败将?”
魔君面色凝重的询问,末了还不忘挖苦一句。
“哈哈哈。”
东华上仙闻言却是不由得朗声笑道:“没错,我就是大巫祝的手下败将东华上仙,上回不小心被大巫祝下药给擒住,我东华技不能如,倒也无话可说。”
“不过那是我第一次与魔族交手,原来上古魔族最喜欢做这些鬼魅技俩之事,倒也算是令人大开眼界了!”
这东华上仙果然也不是好惹的,随便几句话就反讽了回去,而且说得不卑不亢,简直把魔君给气到了。
旁边赵东来见状也连忙附和:“可不是吗,以前一听上古魔族,都以为有多厉害呢,结果却是些只会玩弄伎俩,以多欺少之辈。”
“想我当初在云浮山的时候,就曾被十多名魔将围攻,差点死在那个什么鸿冥之手,若非我赵东来命大,恐怕现在失踪的人就是我赵东来,而不是他鸿冥殿下了。”
“之后在大荒山,魔族大派出三长老这样一个前辈带着四名魔将埋伏我们,我赵东来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大巫祝绝对是头号小人。”
“若将来六界有一个小人排行榜的话,我想大巫祝应该可以排第一,太元子可以排第二,你们魔族当真是人才辈出啊!”
“哈哈哈!”
“就是!”
“魔族太不要脸了,就知道搞小动作!”
旁边柳青丝和追月也开始跟着嘲笑起来,你一言我一嘴的,好不欢乐。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就在刹那之间,而交战时的心态,情绪,都会影响到最后的结果。
所以他们当然也想在开打之前,扰乱魔君的情绪,如此一来,魔君待会儿动起手来心浮气燥,估计会吃大亏。
“你们说够了吗?”
魔君却是淡然的扫视眼前这些人一眼,表情看起来颇为镇定,并没有因为赵东来等人的嘲讽而愤怒,不过内心其实还是有些生气的。
毕竟他作为魔族之君王,听到几个小辈如此这般的嘲讽,心里怎么可能会平静无波呢。
但他作为前辈,又确实不能表现得太小气了,所以心中尽管气极,但还是要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风度是无论如何也不能丢失的。
“魔君,你就直说吧,是战是和,咱们早点说清楚。”
东华上仙则是挥手制止了赵东来等人,然后望向魔君,与其商谈起来。
相对来说,东华上仙在天界也算是一位比较有威信的神仙,他说的话在很大程度上可以代表玉帝的态度。
此次他问魔君是战是和,当然不是指今晚在无忧阁中要不要打一架,而是指在六界之中,魔君是否真的要与天庭争一个长短。
“战又如何?”
“和又如何?”
魔君嘴角微微一扬,饶有兴趣的询问起来。
尽管还是第一次与传说中的东华上仙见面,但其实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佩服东华上仙的,毕竟东华上仙修为强大,而且气质不俗,最重要的是,东华上仙在六界中还有一定的威信。
所以他很乐意与东华交谈一番,也许会有其它的收获也未必。
何况东华上仙也并不是说见就能见到的,如今有缘一见,而且还是在幽冥之渊,这本就是天大的机缘。
那么魔君就更没有理由那么快动手了。
“若你想战,天庭会奉陪到底。”
东华上仙嘴角微微一扬,笑道:“如今的幽冥之渊虽然强大,但天庭也不弱,尤其封神大战之后,天庭更是强者无数。”
“一旦天庭拿到天仙金莲,那么上古魔族肯定会战败,到时候可就不会再像七千年前一样简单的封印于幽冥之渊那么简单了。”
“说不定上古魔族还会因此而覆灭。”
“我想魔君也是一个明白人,若是想战的话,最好把这个后果想清楚了再做决定。”
“趁着现在局势还处于可以控制的范围,如果魔君想收手的话,一切都还来得及。”
“但若是真的想要一战,那势必会让六界中的百姓受尽困苦,就算是幽冥之渊的魔族也不可能置身事外。”
“若是魔族胜了也就罢了,一旦战败,魔君可能就会成为魔族历史上的罪人,我想魔君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吧?”
“哈哈哈。”
关于东华提到的这几点,魔君早就已经想过了,从出兵那一刻,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根本不存在什么历史罪人的问题,而且一旦这一战胜出,他就有可能成为历史上最伟大的魔君,那可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
历代魔君都没有办到的事情,他却办到了,这足以让他永远载于史册之中。
退一万步说,现在幽冥之渊的环境确实也太差了,跟凡间根本没有办法相提并论,这些百姓生活在幽冥之渊里确实是颠连困苦,所以魔君就更有必要带着这些百姓走出幽冥之渊,拥抱外面的大好世界。
正是由于所有的魔民都对美好的生活怀有更多的向往,所以魔君的支持率才会这么高的,否则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做出攻打南疆的这个决定。
“你说完了吗?”
待到东华的话音一落,魔君当场反问起来:“东华,你身为上仙,自然也清楚,这幽冥之渊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
“这一路走来,你们自己摸摸良心,问问自己,这幽冥之渊是可以生存的地方吗?”
“这穷山恶水不见天日的地方,真的适合长住吗?”
魔君说到这里又生气的朝着东华翻了个白眼,眼神里满是愤怒和不满之情。
当然他说的这些话,其实赵东来等人心里也都有数,因为幽冥之渊的环境也确实是差,尤其阳光还不能正常的晒进来,导致幽冥之渊每天日照的时间非常短,并且阳光还不能直接进入,而是透过那一层结界才能进入幽冥之渊,导致了这里面的很多农作物都不能正常的生长,以至于整个幽冥之渊都相对比较贫瘠。
这也正是魔君想要改革的一个重要因素。
现在魔君把这些话都说了出来,一时间确实把赵东来等人给说得是哑口无言。
“怎么样?”
“没有话说了吗?”
魔君嘴角微微一扬,冷笑道:“你们这些道貌岸然之辈,是不可能体会咱们幽冥之渊这些魔民的死活的。”
“今日我也人懒得与你们废话,将你们五人给生擒了再说!”
言罢,魔君右手一扬,便准备动手了。
“稍等。”
显然,东华上仙仍然打算与对方理论一番,并不急于动手。
除了他认为自己之一方并不占优势之外,其实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仍然想要感化魔君,从而为天庭争取到一线希望。
毕竟如果真的打起来的话,最后凡间百姓肯定会生灵涂炭,哪怕最后天庭能赢,那又如何呢?
以血的代价来换取胜利,这并不是明智之举。
当然他的心中还有另外一个想法,那就是通天教主。
天庭如今真正的敌人并不是上古魔族,因为上古魔族虽然强大,但还处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但通天教主却不同,六界之中无人能真正的控制住他,他的修为之强,早就已经超出了天地之外,不在五行六道之中。
他才是一个真正不可控的因素。
所以天庭不可能花太多的心思在南疆魔族身上,这并不明智。
也正因为如此,东华才想着最好能够化干戈为玉帛,这也是他当初为什么要只身一人前往南疆会见大巫祝的一个重要原因。
原本以为可以和大巫祝相谈甚欢,哪里料到大巫祝一言不合就下毒,这才使得他身陷囹圄。
但说到底,大巫祝也并不是魔族的最终话事者,魔君才有最大的权利。
如今有了和魔君亲自商谈的机会,这可是千载难逢的,他当然不会轻易放弃。
“东华,你还有什么话说?”
魔君扬了扬眉,饶有兴趣的询问,相对来说,他还是对东华上仙比较尊敬的,毕竟东华上仙也是天界为数不多的权威者之一。
而且东华的名声也相对较好,这是让魔君对他另眼相待的一个重要因素。
“咱们还可以继续谈条件。”
东华上仙咧嘴一笑,心平气和的说:“其实方才魔君提到的几点,我们也都已经注意到了。”
“这幽冥之渊的环境确实也不太好,这一点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原本当年魔族的领地是南疆,魔族与凡人之间互不侵犯,六界和平共享,不是很好吗?”
“只因当年魔族的想法太多了,不满足于南疆一地,想要侵占凡间所有的领地,甚至是天庭和四海。”
“这才会引起七千年前那一场神魔大战,说到底,魔族落到今日这副田地,魔君您也是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的。”
“不过大错已铸成,咱们也没有必要再去纠结什么谁对谁错。”
“现在要做的就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情。”
“我东华在这里可以向魔君保证,只要魔族不侵犯天庭与四海,也不与凡间的百姓为难,那么南疆一地,可以重新归还给上古魔族。”
“如此一来,事情不就可以完美的解决了吗?”
“其实根本就不必流血牺牲,我想魔族的这些魔将,也都是有家有口的,让他们就这样战死在凡间,想必他们的家人也会很难过吧?”
“魔君为了成就自己的霸业,难道要牺牲这么多的人吗?”
“这……”
显然,东华上仙这一番话,还是有些出乎魔君意料之外的,在他的潜意识里,从来也没有想过天庭会拱手将南疆魔族重新归还给他,他唯一能想到的就是用战争来捍卫自己的领土。
但现在这一切在东华上仙的嘴里却完全变了味。
南疆作为上古魔族的故土,其实每一个魔族对那里都充满了情怀,就连魔君也无时无刻不想重新回到故土去生活。
况且这幽冥之渊的环境也太差了些,魔君对幽冥之渊早就已经不耐烦了,只是被困于结界中,他也不能轻举妄动,这些年也就一直在隐忍。
但现在听到东华上仙说可以把南疆还给他,那么他还有必要打战吗?
其实魔君自己心里也清楚,经过封神大战之后的天庭,其实是兵多将广的,就算南疆魔族潜伏了七千多年养精蓄锐又如何?
照样还是打不过天庭。
之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想要抗争,最大的原因就是想要重新回到凡间去生活,这是最基本的标准。
但是在太元子的唆使之下,又不免会对天庭和四海龙族有所觊觎,想要将天庭和龙族都收归麾下,也是在太元子的唆使之下,才会派人前往妖界去进行合纵联横的。
但现在这些所谓的计谋,在东华上仙开出的条件之下,似乎都已经不足一提了。
“你确定能将南疆大地还给我们?”
魔君眼珠子微微一转,一脸不可思议的反问。
“当然确定!”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东华上仙当场便点头回应:“南疆本来就是上古魔族与巫族的地盘,如今南疆的巫族早就已经消亡得差不多了,若是魔族重新回归南疆,那么就能完全掌控南疆这一片土地。”
“我相信每一名魔族,对于那片土地应该都充满了故土的情怀。”
“只要魔君愿意与天庭签订盟约,一万年内不再挑衅生事,也不再伤害凡间百姓,那么南疆就能归还给魔族,这一点我可以用我的人格担保。”
“玉帝老儿会同意?”为了谨慎起见,魔君还是再度强调了一次。
但不得不说,此时他早就已经心动不已了。
能不费一兵一卒就得到南疆,这得是多大的好消息啊,简直做梦都不敢想象,但现在却真实的出现了。
“他肯定会同意!”
东华上仙冷静的点点头,分析道:“玉帝本就是一个仁爱之人,若是他了解到了南疆的生活如此清苦,相信也会同情于这些魔民。”
“再加上玉帝一向不喜欢战争,若是可以和平的解决,这有什么不好呢,何况南疆本来就是上古魔族的领地,于情于理都应该归还给你们,这些都是无可厚非的。”
“并且……”
说到这里他又伸手指了指赵东来和追月等人,笑道:“这位小兄弟赵东来,我相信魔君早就已经认识了吧。”
“他与转世八仙是至交好友,而转世八仙是这一次扭转六界浩劫的主要因素之一。”
“有赵东来在这里做见证,我相信魔君应该是不用再担心什么了吧,毕竟他与上古洞八关系密切,他的事情就是上洞八仙的事情。”
“其次,还有这位追月小仙童,他是三霄仙子的弟子,魔君若是想动他的话,最好考虑清楚,三霄仙子可不是好惹的。”
“一旦若怒了三霄仙子,她们直接前往南海取回混元金斗,然后在南疆摆下九曲黄河阵,到时候南疆那几万魔将,肯定是无一人生还。”
“魔君是个聪明人,应该知道合则生,分则死的道理,与追月童子摆手言合的话,不但可以挽救几万魔将的性命,还能与三霄仙子结为朋友。”
“若是今晚一定要打一架,那么南疆的土地非但会得不到,还会得罪准圣级别的三霄仙子,那三霄仙子并不属于天庭管辖,乃是不可多得的世外散仙,一般惹怒了她们,那三姐妹可是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除此之外,这里还有两位妖族的同修,他们也都与妖圣青玄关系甚好,来之前也是妖圣送他们进入幽冥之渊的,基本上可以代表妖圣发言。”
“此处集结了天庭,凡间,道门散仙,以及妖族的代言人,咱们这么多人见证这一刻,魔君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就是啊!”
赵东来这时也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笑道:“实不相瞒,我在凡间的时候,确实是杀了许多的魔将,但那都是在生死关头,我没有选择的情况下,这才动手的。”
“但实际上呢,你们魔族有一个将领,我还是比较佩服的。”
“比如鸿冥殿下的一个小队长云天,他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魔将,十分忠勇,为人敦厚。”
“像他这样的性格,如果不是各为其主,那么与凡间百姓和平相处,是很容易的事情。”
“我相信魔族应该还有很多这样的魔将,他们其实一点也不想打战,我说的对不对?”
“但是非常遗憾,不想打战的他们却偏偏战死于异乡,这难道不是一个很大的讽刺吗?”
“唉……”
听完赵东来这一番话,魔君又何尝不是唏嘘不已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