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g6o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乞活西晉末 萬載老三-第六百六十二回 神兵天降閲讀-kxr9j

乞活西晉末
小說推薦乞活西晉末
“轰!”蓟城王宫,大殿之外,被城外蹄声打断射天一箭的石勒,尚未回过神来,视野中的天际,已然坠下一个黑点,急速落于殿前广场,紧跟着便是一道璀璨的光芒,以及一声震天山响。必须说,这一枚炸药包,体积与装量更胜军营之处所投的那两枚,是陆铮专为王宫投弹所备,效果自是更加惊人。
好个石勒,不愧从腥风血雨中走来,或也有着大气运,瞥见那道黑点之际,他便下意识的觉出危险,于刻不容缓间伏低身体,矮在前方亲兵的遮挡之后。纵是如此,随之而来的气浪,以及亲兵倒飞的躯体,也将他撞成了滚地葫芦,愣生生倒飞出了数丈。
顾不得身体的刮伤蹭伤,石勒略稳身形,晃晃脑袋,连忙起身四顾,旋即,久经浴血的他,也不禁倒抽凉气,背脊生寒,如坠冰窖。只因宫殿前方的广场上,已然多了一个数丈直径的大坑,之前还挺立的一干军兵,乃至随同出殿的一众要员,则以大坑为中心,呈发散状纷纷躺倒滚嚎,其间还夹杂着零碎的血肉残肢。尤其适才孔豚所立之地,恰在那个大坑的范围,此刻那厮已然片骨无存。
大海!华兴!大华!海兴!还有天雷,以及城外骤然出现的海量骑兵!一瞬间,石勒脑海中闪过系列信息,令他霎时想起一个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却又不得不信的名词——血旗军!这一切如果皆自人为,能够做到此点的,普天之下,怕也只有那个据称已然挥师美洲的华国了!而能搞出这等大骗局大手笔的,怕也只有那位昔年的阴损将军,如今的华王!
“狗日的纪贼,我操你八辈祖宗!”刚刚攀至事业巅峰便被骤然暴打的石勒,从胸腔最深处,发出此生最由衷的一声咆哮,继而,顾不得检点麾下要员的死伤,他厉声喝令道,“吹号!全军集结,防御四门…”
吼到这里,石勒蓦地浑身一颤,因为他恰时瞥见“月亮”下方再次闪过一个黑点。得,先入殿躲躲吧,身随心动,他已一个兔起鹘落,窜入大殿之内,身体翻滚间,却闻殿门左近再度传出一声惊天巨响,以及又一阵哀嚎惨叫。当然,倘若他耳朵足够好的话,或能听见天上某位猥琐投弹手的欢呼:“卧槽,这一次总算投准了,该能炸死石勒那厮了吧…”
“隆隆隆…”半年筹备终出手,春风得意马蹄疾!蓟城之东,精骑滚滚,血旗猎猎。苍狼五大军团,近卫上下军团,以及万五的青年近卫军团,八万多血旗骑军精锐,作为此番兵入中原四十万大军的先导,正在纪泽本人的亲自统领下,犹如下山猛虎,出海蛟龙,风驰电掣的直扑前方那座刚被石勒拿下不到两日的城池。
没错,是血旗军!所谓兵发美洲,以及一艘艘来自美洲的求救舰船,仅是一个弥天大谎,用于麻痹中土各家继续打出狗脑子而已。如今确有南美的城邦土著,与上官仁的美洲军团时常发生冲突,但那仅是千人至多万人的量级,美洲军团足以应付,哪里需要数十万血旗军兴师动众?
二月底惶惶然离开虾夷岛海岸,离开一应军民亦或各方探子的视野之后,血旗军所谓的东征舰队全员戒严,这才公布真正的战略目标,并由华国一应沿途尚不知情的水军加以掩护,经海路一直秘密航至渤海湾,于数日前入驻早便秘密构建的一处私人水寨。大军沿途强行裹带扣押的民船不知凡几,总算圆满实现了此番的绝密转进。
当石勒凭借欺诈志得意满杀入蓟城的时候,潜伏幽州海岸的血旗骑军收到消息,当晚便飞驰突进,一路直奔蓟城。依靠提前预设的特战军兵与暗影人员的信路封锁,更是靠着蓟城陷落后的幽州乱局,大军在孤军深入的石勒毫不知情之下,轻轻松松便杀到了蓟城,有了此番的天降神兵。
当然,兵锋所指绝不止蓟城一处,就在方才入夜出发之前,军令已然传至舰队泊处,后续的三十余万大军,将兵发四路,中路十万尾随骑军,跟进横扫沿途;南路十万则由唐生统领,沿海河水系杀入幽南与冀北腹地,趁河北群龙无首之机攻城拔寨;北部则由祖逖统帅,直取一应边塞隘口。另有两万水军偏师,由宋滦统领进入黄河。四十万大军登陆,自有席卷河北之势!
铁蹄奔腾,眼见蓟城在望,麒麟血旗之下,纪泽扬鞭前指,一脸得瑟道:“传令下去,各部按照既定计划,封锁蓟城四门,决计不可放走一人一马,一兵一卒,本王今番要将石勒与王浚二人一并留下,为河北汉民一举铲除这两大祸害!”
“大王三年不鸣,一鸣惊人!如此大手笔,如此先乱敌军斩首敌将的闪电作战,简直史无前例,定将震惊天下啊!”半是捧哏半是感慨,庞俊呵呵笑道,“只可怜那石勒,机关算尽得了蓟城,殊不料黄雀在后,屁股还没坐热,就要被大王信手捏死了。却不知利欲熏心的王浚老儿,是否还有命等到大王入城?”
尚不知石勒急欲明日撤离,更不知王浚已被押往了襄国,纪泽淡淡一笑,眼中寒光闪烁,语气森然道:“哼,王浚老迈昏庸,为一己之私引胡乱华,死不足惜。那石勒杀虐四方,至生灵涂炭,更是死有余辜,且非但公恨,某家那段私仇,今番也该结了…”
言语间,大军已至蓟城之下。却闻城内传来嘟嘟嘟的号角之声,原是石勒这才从天兵轰炸中醒过神来,勉强恢复了指挥系统,开始疯狂的调兵遣将,以抵御突来之敌。
然而,伴着号角,城内此起彼伏的爆炸声也愈加频繁,那是数十艘血旗飞艇,正在随机轰炸城中的石勒军兵,左右此刻大规模调动的兵马必是敌人,但凡炬火密集之处,靠过去丢炸药包便是。只是,城内隐隐约约间杂的喊杀打斗声,倒是令城外众人颇有些疑惑不解。
疑惑并不重要,左右城内越乱越好。血旗大军抵近蓟城东门,立有人数过万的四彪人马分出,奔往四方城门。他们皆由一个苍狼军团与一曲青年近卫军团的千人炮队组成。一至各处城门,他们立即对着吊桥方向,层层布下预携的尖桩拒马,其后更是摆上数十小炮。有着四州的护城河,只能从城门吊桥主力突围的石勒军,已然插翅难飞。
“嗖嗖嗖…”城头之上,驻守的石勒军兵正是惊乱之际,可没谁胆敢出城挑衅,只能象征性的放箭阻扰。可惜血旗军暂时仅是为了阻敌出逃,并没上前挨打的觉悟,城头的箭矢仅是自演自看而已。至于投石机床弩,石勒军可没打算过有人前来围城,一时哪有待命,且需准备着呢…
与之同时,南门两侧的里许之外,压阵大军的背后,城头难见之处,却是各聚了百多特战军兵,正扛着铁锹镐头,借着月光在四处逡寻。某一刻,东侧的一名军兵指着脚下一片颇似孩童玩闹痕迹的地方,轻声唤道:“这里,梅花状插枝,该是这里了。”
“哦,我来看看…没错,暗影留下的暗记就该是这里了。弟兄们,开挖,快点!”黄雄快步跑来,略一端详,旋即令道。
随着命令,左右的军兵纷纷围拢过来,抡起镐头奋力开挖。不一刻,地面便多了一个半丈深的土坑,而伴着哐的一声,却是挖到了一块铁板。众人大喜,忙四面掘土,直至掀开铁板,其下随即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不消说,这自是一条入城暗道,也是血旗军为了夺取蓟城,半年前便由暗影在南门墙下挖设的两条密道之一。
不待黄雄派遣军兵下洞探查,却见洞中闪起一道亮光,接着一道略带戒备的声音传来:“上面何人,报出番号。”
“大王在东城吸引敌军呢,那边有马,走走走,咱们一道去吧。”黄雄并不罗嗦,边拉着丐空空外走,边吩咐自己的亲兵屯长道,“时间紧急,你先率所部精锐入城,待会某自会跟来。”
很快,二人奔马来至纪泽面前,丐空空行礼道:“大王,我等幸不辱命,暗道迄今一切正常。不过,城内原有上万饿了一天的幽州战俘,本将被石勒军屠戮,偏生赶上飞艇两记投弹,石勒军杀俘未成,反而引发了战俘的全面暴动,城内更添混乱,还请大王定夺。”
“哦?呵呵,多行不义必自毙,这是天助我也。汉方,你部按原计划入城,可适时聚拢幽州战俘骚扰城内敌军,扩大声势。对了,让军兵多带些许饮水干粮吧。”纪泽一喜,算是明白了城中的喊杀原因,继而吩咐旗牌亲卫道,“里应外合,机不可失!传令下去,强弩手、炮火与狙击手掩护,各部速速在护城河架桥,不吝伤亡,尤其南门方向…”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