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yd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紅色莫斯科笔趣-第1235章 曼斯坦因的心事展示-yd5i8

紅色莫斯科
小說推薦紅色莫斯科
伯克上校和他的部下,带着霍纳多尔夫的尸首,离开了交换地点。谁知走出仅仅五百米,空中忽然传来炮弹划破空气的尖啸声,把伯克吓得魂飞魄散,他还以为是索科夫命令炮兵向他们开炮了。
但炮弹却从他们的头上飞过去,直接落在了不久前的交换地点处,直接把那里炸成了一片火海。伯克望着那个方向,不由被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心里暗想:假如自己此刻还没有离开那里的话,肯定被炮弹炸得粉身碎骨了。
回到克诺贝尔斯道夫的指挥方舱,伯克不顾对方的军衔比自己高出许多,厉声质问道:“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你为什么要开炮,难道你不知道我们在那里和俄国人进行交换,难道你准备把我们和俄国人一起都炸成碎片吗?”
“伯克上校,不要担心。”谁知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却表情如常地说:“我是知道你们离开了交换地点后,才命令炮兵开炮的。”
“为什么?”伯克怒气冲冲地问:“为什么要开炮?”
“我也是奉命。”如果是普通的上校,敢提出这样的质问,早就被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命人赶了出去,但如今问这话的人,是曼斯坦因的副官,克诺贝尔斯道夫就不得不耐着性子解释说:“奉曼斯坦因元帅的命令。”
“奉元帅的命令?”伯克一头雾水地说:“可是元帅交给我这个任务时,并没有说过,要对俄国人的阵地实施炮击啊?”
“那是元帅阁下临时做出的决定。”克诺贝尔斯道夫向伯克解释说:“他不能容忍俄国人用霍纳多尔夫将军的尸首,来对我们进行讹诈。因此在换回了尸首后,就要对俄国人进行疯狂的报复。”
“如果真的要对俄国人实施报复,元帅阁下应该提前把此事告诉我啊。”伯克心中不悦地说:“这样也可以让我心中有底啊。”
“我觉得元帅阁下没有把此事告诉你,是完全正确的。”克诺贝尔斯道夫板着脸说道:“如果你事先知道了元帅阁下的计划,在执行交换任务时,不免会露出破绽,被俄国人察觉,到时我们的报复计划就会落空。”
“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我觉得元帅的计划,有可能会落空。”伯克想到和自己坐着喝酒的索科夫,立即意识到对方可能觉察到了曼斯坦因元帅的计划,否则怎么会莫名其妙地请自己喝酒呢?说是想多了解一些关于曼斯坦因元帅的事迹,但坐着聊天时,几乎都是他在不停地说说说,自己好像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多少。他苦笑着说:“我觉得索科夫将军识破了元帅的这个计谋。”
“什么,你说索科夫识破了元帅的计谋?”克诺贝尔斯道夫听到这里,用难以置信的语气说:“他又不是神,怎么能猜到元帅阁下的计谋呢?”
“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我觉得我们最大的失误,就是不应该用那么多的伤员去交换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伯克说道:“据我估计,索科夫将军可能是看到我们准备交给他们的战俘,都是清一色的伤员时,就意识到了问题有点不对劲,便及时地调整了战术。由他亲自出马来拖住我,以便那些伤病员能获得更多的转移时间。”
“伯克上校,假如事情真的是你所说的这样,这个索科夫将军未免太恐怖了吧。”克诺贝尔斯道夫目瞪口呆地说:“他居然能识破元帅阁下的伎俩,并在最短的时间内,采取了最妥当的应对措施。”
“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听我一句话,立即命令炮兵停止对俄国人阵地的炮击。”伯克提醒克诺贝尔斯道夫:“我们的炮兵如今所炮击的区域,根本没有多少俄国人,他们应该都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
“真的是这样吗?”克诺贝尔斯道夫有些举棋不定地说:“如果真的像你所说的,被炮击区域内没有什么俄国人,停止炮击,元帅可能不会怪罪我。可一旦情况正好相反,我们的炮击停止,就能让俄国人获得喘息的机会,到时元帅追究下来,这责任应该由谁来承担?”
“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我现在立即返回元帅的指挥部。”伯克见克诺贝尔斯道夫并没有命令炮兵停止炮兵的想法,便起身对他说:“相信你很快就会接到停止炮击的命令。”
伯克回到曼斯坦因的指挥方舱,曼斯坦因就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顺利地带回来了吗?”
“是的,元帅阁下,我不辱使命,已经把霍纳多尔夫将军的遗体带了回来。”伯克在报告完自己的任务后,又提出了自己的疑问:“不过元帅阁下,我们在返回途中,突然看到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麾下的炮兵,向我们进行交换的地点,实施了猛烈的炮击。”
“这是我的命令。”曼斯坦因还以为伯克并不了解突然炮击的原因,还耐着性子向他解释说:“我不能容忍俄国人利用霍纳多尔夫将军的尸首,来对我继续讹诈。因此我必须采取报复行为,为了确保你们的安全,我命令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在你们到达安全区域后,再对俄国人的阵地进行炮击。我想,此刻俄国人阵地应该变成了一片火海。”
“元帅阁下,俄国人的阵地在我军的炮击下,的确变成了一片火海。”伯克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词汇后,继续说道:“但说到能给俄国人造成多大的损失,我却是持相反意见。”
“为什么这么说?”
“元帅阁下,您有所不知,您的计划可能应该被索科夫识破了,他还因此采取了正确的应对措施。”
“这是怎么回事?”听到伯克这么说,曼斯坦因意识到可能是某些方面出了问题,连忙追问道:“索科夫怎么可能识破我的计划?”
“原因很简单,我们用于和他们交换的战俘,都是清一色的伤员。索科夫可能就是看到了这种情况,于是自己跑出来主持交换仪式。”
“什么,是索科夫亲自主持的交换仪式?”曼斯坦因吃惊地问:“那个什么少尉,不是说主持交换仪式的俄国指挥官,只是564团的团长么?”
“这就是问题所在,”伯克向曼斯坦因解释说:“索科夫将军可能是看到那些要用于交换的战俘,全是行动迟缓的伤员,因此才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劲,于是便想出了一个办法,把我拖延在阵地上,使克诺贝尔斯道夫将军的炮兵不敢随便开火。”
“你说说看,他用的是什么办法,居然可以把你拖住那么长的时间?”
“喝酒,他请我喝酒。”伯克说到这里,见曼斯坦因神色不睦,连忙补充说:“本来我已经拒绝了他的好意,但他说他崇拜您,想从我这里多了解一些你的情况。我一时也没有多想,就答应坐下喝酒,和他谈起您的事情。”
“谈我的事情?”曼斯坦因好奇地问:“他都说了些什么?”
“他说,”伯克此刻已经意识到自己上了索科夫的圈套,如果不坐在那里喝半天的酒,而是完成交换后,就立即带人返回,没准克诺贝尔斯道夫的炮兵一轮猛轰,还能将索科夫和绝大多数的伤员炸死也说不定。为了弥补自己的过错,他不得不主动将话题,转移到自己和索科夫之间的对话:“他说,假如挡住指挥第六集团军进攻斯大林格勒的指挥官,不是保卢斯而是您的话,没准城市早就落到了我们的手里……”他把索科夫所说的话,鹦鹉学舌般地向曼斯坦因复述了一遍。
曼斯坦因没想到会有一名敌人的指挥官,居然会对自己如此推崇。如果是普通的俄国指挥官倒也罢了,关键这人是让己方各级军官都头疼的一个对手,他对自己的夸奖,含金量就要高得多。
想到这里,一向喜欢板着脸的曼斯坦因,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他顾不上追究伯克的责任,而是继续问道:“他还说了什么?”
“保卢斯的第六集团军全军覆灭后,俄国人用两三个方面军的兵力,同时向我军展开了反攻。”伯克仔细观察力一下曼斯坦因的表情,觉得他此刻的心里很好,不禁暗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索科夫将军说,当时我军无论是在兵力还是装备上,都处于绝对的劣势。如果换一个指挥官来指挥战斗,我们的部队肯定被赶到第聂伯河右岸,与俄国人形成隔河对峙的情况。正是由于是您在指挥部队,才能扭转战场上的不利,并最终取得了这次战役的胜利。”
听到伯克嘴里说出的都是对自己的赞美之言,曼斯坦因不禁有些飘飘然,他等伯克一停下,就继续问道:“那他有没有说,这场库尔斯克会战的最后结局,是什么样的?”
然而伯克却迟迟没有回答曼斯坦因的这个问题。见到自己的副官不说话,曼斯坦因不禁有些生气:“上校,为什么不继续说下去了,难道他也没有办法预见到这场战役的最后胜利者是谁吗?”
“说了。”
“是谁?”
伯克有些迟疑地回答说:“索科夫将军说了两种可能。”
“哪两种可能?”
“一是我军以现有的兵力,按照事先制定好的目标和路线继续进攻,那么最后的胜利一定是属于我们的。”伯克慢吞吞地说道:“另外一种可能,就是元首得了老年痴呆,在战役最关键时,从您的手里把精锐部队调走。这样就会导致胜利的天平,朝着俄国人那一侧倾斜。”
“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曼斯坦因听到这里,忍不住发作了起来:“堡垒行动是元首亲自制定的,为了消灭盘踞在库尔斯克突出部的俄国人,他恨不得把更多的部队,都投入到这一地区,怎么可能从我们这里抽调部队呢?”
本来曼斯坦因还想听听索科夫都说了些什么,但此刻却突然没有了兴趣。他挥挥手,示意伯克可以离开了,自己不想再听他说下去。伯克领悟了曼斯坦因的想法,抬手向他敬礼后,转身离开了指挥方舱。
等伯克离开之后,曼斯坦因又把他所说的话,仔细地琢磨了一番,觉得好像还是有几分道理。据自己刚刚得到的消息,英美两国7月9日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登陆,企图占领整个意大利。别看意大利国内的军队不少,但要指望他们挡住盟军的攻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虽然德国在意大利也有不少的驻军,但大多数都是二流的守备部队,要想打退盟军的进攻,也基本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如此一来,真的有可能索科夫所说的情况,柏林的大本营从自己这里抽调部队。
曼斯坦因心想:如果真的发生了这种情况,自己是服从命令,把部队交出去呢;还是抗命不从,继续用这些部队,与盘踞在库尔斯克的俄国人激战呢?
经过反复的深思熟虑之后,曼斯坦因终于想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要想大本营不从自己这里抽调部队,最好的办法,就是让部队一直处于激战状态。大本营看到自己的部队都处于战斗状态,他们也不好意思再从自己这里抽调部队。
想明白这个道理后,曼斯坦因让通讯兵接通了豪塞尔的指挥部。很快,豪塞尔的声音就从耳机里传了出来:“元帅阁下,我是豪塞尔,请问您有什么指示?”
“豪塞尔,我命令你的第二党卫军装甲军,立即向正面的俄国阵地实施攻击。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突破他们的防御,到达普肖尔河畔。”
“元帅阁下,”听到曼斯坦因的这道命令,豪塞尔有些为难地说:“我的装甲军,如今只有骷髅师在进攻阵地上,兵力过于薄弱。如果仓促发起攻击,我担心很难取得理想的战果。不如再等两天,等旗卫队师也进入攻击位置后,再发起进攻也不迟。”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