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pgq火熱都市异能 我本港島電影人 再來一盤菇涼-第937章 世界很美好,值得我們奮鬥,我只同意後半句(下)相伴-kkqlp

我本港島電影人
小說推薦我本港島電影人
PS:求推荐票!求月票!
《七罪宗》这部电影,冥冥之中自有7意,辣个男人早已安排了一切。
电影的正式英文名叫做《Seven》,可以说,7意贯穿整部电影之中。
整部戏过半,七种原罪早已通过电影中的‘老麦克’之口诉说出来。冥冥之中,观众都感觉那被命运所禁锢的窒息感,已经从荧幕上满溢出来。
吴孝祖翘着腿,端坐在台下,能够听到耳旁传来的急促呼吸声,显然,大多数观众都已经被带入到了电影情景当中。
说实在。
这部戏之所以放在戛纳,除了为了谋奖,无非也是为了利益最大化,或者说,最主要也是为了‘扩大影响力’。
这部戏制作+后期成本超过770万美刀,如果算上后期的宣传、运作费用可能会更高。
这个成本在好莱坞的独立制作当中,也算是一部不小的投入了,勉强能够碰到B级片的边缘线。这年代,美刀很坚挺……尤其是随着东瀛股市动荡,更是如此。
梁朝玮安静的坐在边上,抿着嘴,紧盯着荧幕上自己的表演。
在这部戏拍摄的时候,他刚刚与柳小姐一起经历过了那段裸照风波之中最黑暗的日子,所以,他的整个人的状态显得十分挣扎。
这种心境,实际上也很符合剧中‘阿伟’的状态。
“想什么呢?”
柳小姐感受到身边男人的情绪波动,伸手攥了攥他的手,给予鼓励,后者奉上经典的抿嘴一笑,好一对风雨同舟的伉俪。
不愧当初吴老板投入大量精力给予最彻底的帮助。
电影上,梁朝玮在嘈杂的电音之中,寻到了‘色欲’这个案件。
镜头也被道具巧妙的一分为二,高仓健与梁朝玮分别进行审问。
这其中,扮演‘嫖客’的演员正是吴振宇,他把那种惊吓过度道发癫的状态表现得淋漓尽致,让现场观众中许多人都忍不住的下意识并拢双腿,感觉听他的话都要有阴影滋生。
镜头从左到右横摇,分别能够看到高仓健与梁朝玮两个人全都沉默的坐在不同的审讯室。光线独自的打在两人身上,同时,光圈越缩越小,这种视觉上的暗示,无疑会让人升起强烈的压抑与孤独感。
一堵墙。
横在两人之间,却也横在了案件前面。
影片中那种‘无助’隔着银幕都溢出来一般,在这里,搭配着钢琴调,让人彷徨无助而又感到无力可发。
白色的窗帘处,光很暗。
梁朝玮扮演的阿伟坐在圆凳上,目光彷徨而又沉默的盯前面。
忧郁的眼神透露出无穷的魅力,让许多观众看到这双眼神,都感到心悸。论演技,他可比偶像明星布拉德皮特强多了。
手无意识的摆弄警徽。
仰头,再次目视前方,眼中的目光为之一柔,镜头一转,他主动上床从身后抱住熟睡的阿佳妮。
作精虽然作,但不可否认伊莎贝尔阿佳妮的演技肯定比水后小辣椒要强。尽管《莎翁情史》实际上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水……这种硬捧很像是某年的某公司硬捧某巴获得金鹰水后败坏路人缘一样……
电影继续。
影片中,迄今为止的雨水终于停歇了。
许多专业的影评人和电影人看到这里,忍不住眼睛一亮。
透过这部电影将近一个半小时的磨炼,他们早就清楚导演对于这部戏的掌控。每一个细节都很重要,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
雨过天晴??
这让人不难猜到到电影即将迎来转机。
“这么俗气的套路?”
角落里,文质彬彬的大卫林奇好奇的看着银幕上走下车的两人。
这部电影从灯光、运镜、表演、色彩、对白乃至气氛营造,都让他感受到眼前一亮,绝对是非常在水准之上的影片。同时,每一个‘原罪’的出现,也牵动着他的心,雨过天晴,之前的阴霾在吹散,这是要进行收尾???
那傲慢呢?
嫉妒呢?
愤怒呢?
如果导演在编造一个关于撒旦七重身份的线索,那么肯定不能半途而废。
镜头随着两人行走而自然移动。
忽然,一台红色计程车很自然的停在前景处,车门打开,一双皮鞋出镜头——
运动镜头紧跟着进行跟拍。
这一下子就吸引了原本松了一口气的观众,注意力全都被集中在一双腿上,而随着镜头自然而然的上摇,露出一个背影。
镜头跟着对方的后背,慢慢移动。
与此同时,高仓健与梁朝玮两人走进警署,边走边聊,周围的警探也都在有条不紊的工作。
“长官……”
隐约有声音穿插在两人的谈话之中,但不管是电影中还是电影外的观众,都没有人理会。
高仓健与梁朝玮顺着楼梯往上走,镜头拉起——忽然他们的斜处画面,出现了那个刚刚跟拍的身影。
“长官们!!!!!!!!”
忽然,一声强烈的嘶吼,所有声音全都被压盖下去,许多人停下手中忙碌的工作,不解的朝着场地中央站着的男人望去——
光头,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笑容,白色衬衫上染着鲜血,双手很配合的举起,整个人都透着一股诡异的安静。
“你们在找寻我吗??”崔岷植渐渐举起自己的双手,声音温和的说。
“趴下!!!”
“给我拍下!!!”
梁朝玮激动的举着枪,现场一片大乱,运动的镜头内,周围人慌忙失措,反倒是场地中间的崔岷植露着笑,慢慢跪下,趴在地上。
“艹!趴在地上,不要动——”
没有人比我更懂枪击了!
崔岷植扮演的大反派保持着微笑,趴在冰冷冷的地上,任凭警察反扣手铐。
“我要和我的律师谈一谈。”
他趴在地上,却有恃无恐笑着对气急败坏的梁朝玮以及脸色沉重的高仓健提出了要求。
镜头一转,露出一张印着血手指印的纸张。
“他把自己手指上的皮肤切掉了。”
“怪不得所有的案发现场都没有指纹留下。”
“看来他早有准备。”
“银行账号干干净净,甚至连工作记录都没有……一切都很干净。”
低沉的旁白声中,穿着一件褐色囚服的崔岷植则饶有兴致的提着一次性茶包,上下浮动,整个动作举重若轻,举手投足透露着冷静与……惬意???
镜头焦距拉回。
几个人正站在玻璃前,盯着审讯室里自娱自乐的留着光头的崔岷植。
他给人的感觉也是干净。
面上无须,白白净净,甚至镜头特写下,指甲都修整的整整齐齐。
甚至,眼眸中竟然带着难得的安静。
影片这里的变动让现场观众及许多影评人都感到心脏砰砰跳,这种出场超过了他们的设想,甚至影片也逃脱了俗套。
没有人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况。
事实证明,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为了找到‘罪犯’口中另外两个尸体的下落,高仓健与梁朝玮一起开着车按照着崔岷植的指挥漫无目的的行驶在大街上,直到乘坐天星小轮过了海,来到一处街道,这才停下。
维多利亚港湾,崔岷植笑着环视,似乎在看着自己一手导演的好戏终将要结束,然后开始宣导他那套‘救世之说’、‘天选之说’,整个人日甚至还带着圣人一般的光洁。(原本应该描写的,但是……不能写。)
“现在几点了?”
“问这个干嘛?”
“只是想知道而已。”
老麦克抬起手腕,看了看,“七点零一分。”
“差不多了。”
这里航拍镜头下,三个人走在之中,显得格外渺小。与此同时,动用的直升机也随时在进行瞄准。
与此同时,一个小男孩从不远处慢慢吞吞的骑着自行车过来,车筐里放着一个纸箱,老麦克见到小男孩,怔了一下,连忙走过去处理。这个小男孩就是彩笔画的那个小孩子。
看着不远处正在处理突发事件的老麦克,阿伟用枪一直指着崔岷植的头。
他下意识的眯了眯眼,看到小男孩离开,从动作上,大致看出是高仓健让其离开的……
此时。
被阿伟控制的崔岷植活动了一下脑袋,“但愿我自己是个正常人。”露出微笑,看着阿伟,“像你一样过上简单的生活,像你一样有一个美满的家庭,长官。”
“闭嘴,扑街!”
阿伟晃着枪,但眼神很想看清不远处正抱着这箱子的老麦克在做什么,只能看到对方单膝跪地,盯着箱子看。
风声贯穿银幕。
“啊!!上帝——”老麦克用随身的刀割开箱子,一屁股跌倒在人行道上,“不不不……不不……”
起身,跌跌撞撞的往后退,然后惊恐的转头看向不远处的梁朝玮。
阿伟看着倒退的老麦克,然后惊慌的看向他,似乎箱子里有什么不可见人的东西,同时想要隐瞒什么,这让他觉得有点不安。
镜头下,他的表情极具真实的传达出来。
“你为自己创造了幸福的生活,我真的好羡慕你…”脚上戴着脚镣的崔岷植轻笑着在他耳边呢喃。
“闭嘴,跟我过去!”
风声盖住了不远处老麦克的喊叫声,阿伟脑门冒汗。
“我多么希望能够拥有像你一样的人生,你听到了吗?警官?我想告诉你,我非常仰慕你……以及你漂亮且贤惠的妻子…”
梁朝玮猛然转过身,“你特么在说什么?”
镜头下,崔岷植露出笑容,声音与风声混迹在一起,远处还穿来老麦克‘把枪丢掉的声音’。
“长官,今天早上我去拜访了你的家,就在你离开之后。我很想学习你一样,扮演一个好丈夫的角色……尝试一个普通男人的生活的滋味,结果……我没能如愿。所以——”崔岷植微微的转过头,看向不远处的纸箱。
“把枪放下,阿伟。”
镜头内,高仓健扮演的老麦克也跑了过来,呼吸急促,“把枪扔了,这是命令!”
“滚你吗的!”梁朝玮似乎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失控的挥着枪,“你退休了,没权利指挥我!!!”他枪口对准崔岷植。
崔岷植笑的灿烂。
“求求你,不要……阿伟……”老麦克恳求,呼吸还没有平复。
梁朝玮目光急速转向高仓健,寻求答案。
老麦克伸出手,眼里满是泪水,“把枪递给我,相信我。”声音哽咽。
“我拿了一件可以让自己记住的礼物。”崔岷植笑着露出一抹纯粹的笑,“她的美丽……头颅。”
“告诉我???”阿伟激动的看着老麦克,眼里满是乞求,希望对方告诉自己真相。
“我翻了错,因为我嫉妒你。长官,嫉妒似乎是我的原罪。”
“你胡说!!!!!”
梁朝玮极具张力的表演,歇斯底里的一把抓住崔岷植的衣服,把枪狠狠戳在他的眼窝处,大声吼叫,“你说!!!你这都是胡说!”
然后痛苦的转头看向老麦克,“告诉我,他说的是假的!”
“长官,我已经告诉你真相了。”
“你胡说!!”
“我从不撒谎。”
“这正是他想要的,阿伟!”
“来吧——”崔岷植面露微笑,等不及的催促,“为你的妻子报仇吧!”
“闭嘴!!!!!”
“你将成为愤怒!”
“告诉我她没事!”梁朝玮整个人已经崩溃了,不断重复。
“阿伟,你如果这样做,他就赢了。”老麦克痛苦的说。
“她很漂亮,当时她想我乞求放过她,求我饶她一命,求我放过她肚子里的孩子……”
啪!
老麦克一巴掌打断他。
此刻,紧张的音乐全都消失,风声也消失不见,整个场面变得格外安静,
起初,梁朝伟很困惑的皱了皱眉,紧接着,不知怎么,恐惧笼罩在他脸上。
崔岷植露出一抹诧异且错愕的微笑,歪着头,惬意十足的道:“噢,看来他还不知道。”
“如果你杀了他,他就赢了。”老麦克感到浑身无力,撇了自己的枪,慢慢闭上了眼。
与此同时,跪坐在地上的崔岷植露出圣子一样虔诚的微笑,双手合十,开始祈祷。
枪在梁朝玮手中咯吱作响,几次放下几次抬起,泛着哭腔的声音飘在空中,“好吧,那他赢了。”
枪响——
砰!!
砰砰砰砰砰砰!!!!
7颗子弹,宣泄而出。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