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9pp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海賊之苟到大將 txt-第二百零七章 說好的大度呢分享-pxlcw

海賊之苟到大將
小說推薦海賊之苟到大將
“库洛库洛,就是那个,红莓汁。”
走到街上,莉达忽然拉住了库洛,指着一家店铺兴奋道:“那东西很好喝的。”
“你是说【猩红莓浆】吗?”
中尉这时说道:“的确是这里有名的饮料,没来过的话,可以试试。”
“真有那么好喝?克洛,一人一杯,我请客,你去付钱。”
库洛瞅了一眼这几十个海军,对克洛说着。
你请客为什么我掏钱…
克洛扯了扯嘴角,额头冒出了一丝黑线。
虽然说身为管家,克洛是管着财政的,但是库洛这话明显不是那个意思,而是真的让他自己掏钱。
但,没办法拒绝…
谁让他是人家直属呢。
叹了一口气的克洛带着一些海军去店铺买饮料,不过多时,一群人一手拿着一杯饮料回来了。
这种饮料,只是五百贝利一杯,便宜的让人惊诧,因为饮料还附送了杯子。
杯子是透明的玻璃杯,模样很是精美,光凭上面的花纹,卖出去的话就值不少钱了。
玻璃杯里,是如血一般的浓稠汁液,摇摇晃晃的,却又不粘杯壁,看起来倒是挺不错的。
库洛掐灭雪茄,用吸管尝了一口,登时眼眸睁了睁。
“味道不错啊…”
“是吧。”
莉达满足的笑道:“好久没喝过这东西了,真怀念啊…”
“行,回去之后让人多买一点,留作储存。”
库洛对那上尉道:“把这事记住。”
“是!”
上尉敬了个礼。
这种好事,他们当然愿意了,其他海军听闻这话各个喜笑颜开,这玩意儿味道很好,当做航海时的枯燥调解,那是极好的。
一群人继续往前,库洛一边喝着饮料,一边观察着这里的居民。
他们的衣色很单调,不是黑就是白,男的穿黑袍,女的穿白袍,手里不是拿着一本书,就是脖子上挂着一个如星星一般的饰品,时不时的,有人举着那饰品,念念有词。
“他们在祷告。”
中尉见库洛露出好奇之色,解释道:“这里的人有祷告的习俗,只要觉得自己有必要或者不怎么舒服,就会进行祷告,这样会让他们的心情保持正常。”
库洛笑了笑,“挺有趣。”
伟大航路由于磁场的变化,几乎是让每个岛屿都不相通,这就导致着每个岛屿的科技程度和风土人情都不相同。
见怪不怪了,毕竟现在还有食人族呢。
就在库洛观察着这里的人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袍的男子迎面过来,与库洛肩碰肩的撞了一下。
不仅是他,他路过之余,连续撞了库洛身后好几个海军的肩膀。
“喂,走路注意一点啊。”
后面一个海军立马回头喊着。
那个黑袍男人也没理人,自顾自往前走着,很快就消失在人群里。
“这个家伙…撞了人不会道歉吗!”
“行了行了,你们这些人不就被撞了一下吗,这有什么的。”
库洛制止了那个准备追过去的海军,皱眉道:“又不是要对你们不利,只是撞一下而已,你们身为海军,怎么能有如此做派,要大度,大度知道吗,你看我,就很大…”
他话都没说完,忽然感觉到手里的杯子有些晃荡,低头一看,只见里面如血一般的汁液,突然涌动起来,化为了一个小小的可怖脑袋。
这脑袋没有毛发,只是类似轮廓的五官,此时对着库洛大张着嘴,从杯子里冲起,似乎要咬向他。
砰!
库洛手上下意识用力,把玻璃杯连同着那个古怪小人都给捏碎。
“什么东西?!”
同时,刚才那些被那个黑袍人撞到的海军,模样都变了,虽然还是穿着海军制服,但是脸上也化为了那种见不到具体五官,没有任何毛发的脸,正对着库落张大嘴巴,发出沉闷的嘶吼。
他们伸出手,宛如僵尸一样,似乎要攻击库洛。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瞳孔一缩。
“库洛,库洛?”
突然,一个声音响起,他的眼前再次变化,便见那些海军一个个疑惑的看着自己。
莉达抬头看着他,“你怎么了?喝腻了吗?那也不要随便捏碎杯子啊。”
库洛低下头,哪还有什么恐怖的脸,只有被他捏碎的玻璃渣,以及顺着手指往地上流淌的汁液。
“玩我?”
库洛脸色一沉,瞳孔化为红色,见闻色开启,笼罩住整个城镇。
“库洛?”莉达见库洛脸色不太对劲,连忙问道。
“在这等着,我去把那个不懂礼貌的人给抓回来。”
库洛咬着牙,来了一句,旋即脚步一闪,身形极快消失。
“这…”
旁边的海军愣愣看着地上碎掉的玻璃渣,有些古怪。
说好的大度呢?
……
黑袍男人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一处无人的小巷子,站定在前方的墙壁上,背对着一动不动。
“哟嘻嘻嘻,阿布索伦,不要每次约我见面都背对着我啊,很恐怖的。”
后方,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响了起来。
黑袍男人缓缓转头,在巷子的阴影下露出了一张苍白而又僵硬的脸,他盯着那个女人一阵,缓缓道:“西帕蒂亚。”
那个女人,正是之前碰到的西帕蒂亚。
她此时手里也拿着一杯【猩红莓浆】,冲着阿布索伦晃了晃,道:“果然有海军来呢,古加斯那个笨蛋处理的不到位,有三个人没有中我的能力,不过影响不大,到了夜晚,就有好戏看了。”
闻言,阿布索伦僵硬的脸上浮起一丝笑意:“那些海军,我碰到了,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现在已经在自相残杀了。”
“哦?你用了幻觉吗,真是恶劣啊…”
西帕蒂亚嘻嘻笑道:“不愧是第六层出来的囚犯,不过白天就这么做,不怕引起麻烦吗?”
“我的能力之下,没有人能够在白天清醒…”阿布索伦淡淡道。
“哟嘻嘻嘻,可是昨天明明就有人清醒了啊。”
“西帕蒂亚。”
阿布索伦脸色一沉,“不要挑战我的权威。”
“好了好了,不说了。”
西帕蒂亚宛如少女一样一只脚屈起,喝了一口饮料,舌头沾染着那如血一样的汁液在嘴唇上缠绕一圈,笑了起来:“有好戏的话,那就去看看才是,我啊,可是很喜欢看人厮杀的。”
“随便你,不过你先报告一下进度吧,今晚可以吗?”阿布索伦僵硬的说着。
西帕蒂亚手指绕着头发丝,眼睛朝天,思索一阵,道:“嗯…按照他的寓言指示,今晚应该就是最后了。”
“最后什么?”
“当然是最后的疯狂啦,鲜血、厮杀、清醒后的绝望,啧啧啧,真的是太棒了!”
西帕蒂亚咧开嘴,弧度已经到了耳根处,那张充满活力的脸,此时异常的狰狞。
然后,她就发现阿布索伦的脸色不太对,这男人紧紧盯着她的身后。
而刚才那话,好像也不是阿布索伦说出来的。
西帕蒂亚缓缓转头,便见在小巷子口,库洛好整以暇的在那站着,他掏出根雪茄,默默给自己点上,而后昂起头,烟雾顺着他的脸往上飘着。
“哟,你们好啊。”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