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ppll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繼承兩萬億 愛下-第二千一百三十二章 他還活着!鑒賞-29rep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连日来,魏雪莲就住在李韵元为她安排的住处里,一门心思地等待着白小升的消息。
在没有消息的日子里,魏雪莲并没有表现出消沉低落、迷茫颓废,不是在陪李秋云夫妇,就是处理工作。
一刻也不让自己闲下来。
林薇薇从欧洲回来之后,无心其他,便被李韵元安排专门向魏雪莲传递振北集团一方的搜救进展。
在魏雪莲的要求下,林薇薇也与她住进了同一个套间内。
校草老公太流氓
因为白小升的失踪,林薇薇现在整日浑浑噩噩,魂不守舍,已经无法组织任何心情去做任何事。
见到魏雪莲还有心情处理工作,林薇薇是无法理解,甚至是生气的,她固执的认为魏雪莲不该如此。
白小升生死未卜,下落未明,他的女人怎么还能有心情去工作!
气愤之下,林薇薇对魏雪莲的态度也变得不怎么好了。
愛你成了孤單往事 奶白澀
“那个林薇薇怎么搞的,对人爱答不理,说话难听,以前接触过,她不这样啊!”
就在白小升失踪的第三天,白月风在遭受了林薇薇又一番冷漠后,气不过,跑去跟魏雪莲那里牢骚。
“理解一下吧,她也是担心白小升。”魏雪莲一边看手头的东西,给出一个平和的解释。
“那她也不能这样啊……谁不担心白小升,我不担心吗!还有,她怎么表现的跟自己男人出事一样,真过分!”白月风气哼哼,有些烦躁。
事实上因为白小升至今没有消息,就连她都变得焦躁易怒,还有阴郁。
禦劫
魏雪莲沉默片刻,轻声道,“她一直对小升很深情,现在这样,我也能理解。”
她一直对白小升很深情,你还能理解?
白月风皱眉头,气鼓鼓,想说魏雪莲有点三观不正、立场偏失,却见她都不在意的样子,莫名有几分生气,“好了好了,不管你们了!今晚上,我要回去一趟,去了解一下搜救细节,就不陪你了!”
“嗯,你回去吧。”魏雪莲轻轻点头,继续看自己的东西。
白月风心里火气渐盛,一拍腿站起身,不做声地离去。
等她走后,魏雪莲才抬头看了眼门口,眼神凝滞了几秒,又再度落到了眼前的文件上。
晚上十点,林薇薇方才回了住处。
这一天,她不是陪着白小升的母亲李秋云垂泪,就是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往不同搜救队那里打,追问进展。
四小时前,她还被李韵元叫了去。
振北集团终于发起对沃夫戈尔德家的反攻,攻势凶猛,进展神速。林薇薇作为知情人,也要了解情况。
可这一切,林薇薇都听得十分进七分出,左耳入右耳跑,完全无法入心。
最后,李韵元让她回来。
她却跑到江边发了两个小时呆,直到现在才回到住处。
套间里无比安静,没有白月风的说话声。魏雪莲有早睡的习惯,每天这时候已经睡下。
白小升还在失踪当中,魏雪莲这女人每天还能睡得着!
这让林薇薇很生气,故意弄出很大声音。
在途径魏雪莲房间的时候,林薇薇发现里面还亮着灯,门也只是虚掩着。
林薇薇皱眉驻足倾听,并不见里面有人声,顿时伸手推开了门。
她想起李秋云有些体贴的话,要她转达给魏雪莲,就算再气,话还是要说的。
开门之后,林薇薇看到诺大的双人床上,躺着一个身子蜷缩在一起的女人,就如同一只无助的猫一样。
是魏雪莲。
她和衣而睡,两条手臂抱着肩膀,手里还紧紧握着手机,似乎等待着消息。
此刻的魏雪莲秀眉微蹙,脸色恐惧无助,似乎在做噩梦,眼角还缀着泪花,那模样让人我见犹怜。
在这一刻,她不再是什么女强人,而是为爱人担心又无助的弱女子。
快穿:虐渣指導手冊
林薇薇原以为魏雪莲冷血,但这一幕让她愣在那里。定定看了半晌,林薇薇忽然无声轻叹一声。
她一直沉浸在那种对白小升的担忧、焦虑、伤心之中,一叶障目。
魏雪莲与白小升那般相爱,怎么可能比自己的感情浅呢。
一刻通明,林薇薇理智一下子重新回归,再度想通了所有。
魏雪莲的忙碌或许是另一种缓释,她是强迫让自己不再每时每刻都去想念白小升,不再无端陷入绝望,在无用的困顿迷茫中化作废人。
林薇薇忽然感觉很后悔,她真应该仔细去听李韵元说的那些,去踏踏实实为白小升做些事,而不是只顾着伤心落泪,那才是毫无用处。
正当林薇薇打算悄悄退出魏雪莲房间之时,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彻这个房间。
那铃声无比刺耳,无比难听,声响还巨大。
那是从魏雪莲手机里发出的。
不过她的手机铃声林薇薇听到过,很优雅很轻柔才对。
为什么会替换成这个?
一瞬间,林薇薇想明白了,魏雪莲是生怕自己在睡梦中错过消息,所以才这般。
真心爱一个人,不会流于表面,却会暗暗做足每一个细微之处。
人臣
林薇薇忽然觉得,原来自己曾经对魏雪莲的看法,都是错的,是一时蒙蔽双眼的愚蠢的自以为是。
这一刻,林薇薇忽然无比认可起魏雪莲来了。
她不愧是白小升深爱的女人!
婚後危機
刺耳的铃声,也让魏雪莲猛然睁开眼,她也发现了门口站着的林薇薇,却还是第一眼看向自己手机,第一时间接通手机,放在耳边,用带着颤微的声音道了一声,“喂?”
就在刚刚,魏雪莲做了一个噩梦。
李韵元给她打来电话,说是……从江里找到了白小升。
那梦境清晰真切,几乎击碎了魏雪莲的一切坚强。
此刻真的有电话打进来,魏雪莲就连这短暂的一息等待中,脸上也都写满了恐惧与忧伤。
“是我。”
电话那头,有人道出两个字来。
是用魏雪莲魂牵梦绕的声音发出的!
試婚進行時
魏雪莲一下子落泪如雨,把手机按在心口,再抑制不住,当着林薇薇这个外人的面大哭起来。
林薇薇吓了一跳,双瞳骤缩,大步走进房间,走到魏雪莲身边坐下来,眼睛却死死盯着手机,又看着魏雪莲,颤声道,“什、什么情况……”
最后两个字,林薇薇也好似用尽了平生力气,变得纤弱无比。
林薇薇最怕传来白小升的消息,却又最想知道白小升的消息。
魏雪莲把手机拿到林薇薇的面前,开了免提。
“薇薇吗,是我,我还活着。”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声音。
林薇薇瞬间呆滞,忽然“哇”的一声嚎啕起来,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下一刻,俩个女人抱在了一起,一起不顾形象大哭,又一起大笑。
“太好了,他还活着!”
“是的,他活着!”
平稳下心情,擦干脸颊上的泪花,俩个女人开始争相与白小升说着话。
“小升,你在哪里?你怎么样了?”
“小升哥你是不是受伤了,你还好吗?你为什么还不回来?”
声音里,都满满的关心。
綜千重葉 羽萌
电话中,白小升为了安抚她们的情绪,声音故作轻快,笑道,“我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得到了妥善治疗,我很好,嗯……只是有几处骨折,情况稳定一些我就回去了,你们放心吧。”
听白小升这么一说,俩女人都变得欢欢喜喜。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是啊,我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阿姨,对了,她跟叔叔都来了!”林薇薇叫道。
小鄉長的動物世界 秋橘子
白小升在电话中道,“我爸妈来了,我已经都知道了。嗯,实际上,我先给李韵元先生打的电话。最开始,我并不知道你们也在那里为我牵挂。所以这第二通电话,我就给你们打了。”
实际上,白小升还是先给自己父母打的电话,只是很短,报了个平安,就给俩个女人打来了。
“嗯。其实还有好多人都在为你而担心,他们都很想知道你的消息。”
“我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大家!”
俩个女人只顾着高兴,没有理会其他,还要把这个好消息给分享出去。
“还是我来给他们打这个电话吧,恰好,有些事我还要亲口与他们说。”白小升笑道,“你们俩个对外也不要提我的消息,搜救那边也还继续下去,我还不想让沃夫戈尔德家那里收到这个意外喜讯!”
俩个女人顿时答应。现在白小升说什么,她们都答应。
“那个一直跟你作对的沃夫戈尔德家,欺人太甚,我来帮你们集团出力来对付他们!”魏雪莲道。
“小升哥,现在集团已经对他们展开了反攻……你应该知道了吧,我马上了解情况,你需要我做什么!”林薇薇也积极道。
俩个女人开始摩拳擦掌,要为白小升出力。
“你们两个不要激动,放心吧,一切我都有所安排,你们今晚只需要为我做两件事。”
魏雪莲与林薇薇异口同声道,“你说!”
发声之后,俩人还忍不住相视一眼,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第一件事,就是别哭啦,刚才真是吓着我了。”
俩女人顿时脸皮一红,各自扭头啐了一口。
“第二件事。”白小升笑道,“睡个好觉吧。
然后,等我回来!”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