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n2t9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的1978小農莊 ptt-第211章 韓明,別告訴我這是真的一把椅子三萬推薦-2lxrz

我的1978小農莊
小說推薦我的1978小農莊
韩明刚想说,你们屁股下面的椅子一把至少三万块钱呢,就听饭郭敬庭在外边喊着自己。
“你们小心点,这些椅子挺贵的。”
说话就跑了出去,郭敬庭找着韩明是让他跟着自己去一趟下个项目地。“除草,行,我这就过去。”
旱田出草,这个韩明还真没干过,先过来看了看。“一会你带一队人,瞿思思带女孩子,我带一队,我已经和老板说好了,咱们自由一些,唱唱歌,除除草。”
“行。”
挖水渠挺累的,除草应该轻松一下,李栋让韩卫山几人带着一群小年轻下地除草,几个屋里休息这会听到郭敬庭吹号子也跑了出来。
“除草,这个简单。”
一听除草,一群男生觉着这个简单,可是下地完全懵逼了,这有些草长得地方太令人头疼了,直接和苗子长在一起,女孩子拿着铲子还好,男子握着锄头太大麻爪了。
本来体验半个小时除草,女孩子还行,唱唱歌,热热闹闹虽说弯腰不是太舒服手也挺酸,至少还能干下去了,可男孩子就傻眼了,锄草太难了,一个个被折磨的够呛了。
“没想到锄草这么难啊。”
“可不是嘛,弯腰不说了,稍微不注意就要赔钱。”
锄坏一颗苗子一块钱,这是郭敬庭和李栋商量定下的,为了让大家用心锄草。
“多少?”
“三百多?”
好家伙锄掉三百多颗苗子,这技术和自己第一次锄草有的一拼啊。“行,先记账吧。”
不良之仁者無敵 如焰學長
苦逼脸的一群男生回到农庄喝水时候还愤愤不平呢,大茶壶里装满了茶水大家用军用水壶灌满了,咕噜咕噜喝着。
“真的,这也太坑爹了。”
“体验什么啊,真是累死了,一点快乐都没有。”
“小心点,水壶能轻点放吗?”
韩明一看刘晓峰水壶啪啪在茶几砸ꓹ 那个心都提起来了。
“韩部长,咋的ꓹ 当了干部了,威风啊,我放个水壶都有错了。”
“不是ꓹ 刚不是跟你说了,这茶几挺贵重的ꓹ 别搞坏了。”
“一个破茶几,能值几个钱啊。”
本来刘晓峰不至于吵起来ꓹ 这不见着瞿思思几个女孩子走了进来ꓹ 嗓门大了起来。
“吵什么吵。”
郭敬庭微微皱眉走了进来。
李栋这边正接待曲天。“曲总,你这怎么不打个电话啊,我也出来迎迎啊。”
来的太突然了点,这下中午有的忙活了。
“这不今家里来了晚辈就想着搞点特色尝尝,这不想到老弟你这里来了。”
曲天笑着和身边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仲恺,别看这里地方不大,东西可不错的。”
刘仲恺露出不失礼貌的笑容。“我听曲叔安排。”
“那好。”
“曲总ꓹ 这是贵姓?”
“刘仲恺。”
“刘总,里边请。”
三國真髓傳-雛鷹展翅
两人走进院子ꓹ 微微一顿。“曲总ꓹ 刘总ꓹ 不好意思ꓹ 今天有个集体活动。”
“没事。”
曲天不太在意摆摆手,来这边吃饭ꓹ 倒是不在意这些环境ꓹ 要不找个会所肯定比这边更高档ꓹ 安静的多啊。
刘仲恺微微皱眉,这里环境不怎么样啊ꓹ 乱糟糟的。
“咦,还有客人啊。”
“行了,你们别吵了,咱们出去逛逛吧。”
郭敬庭说道。“休息十分钟,咱们体验活动还多着呢。”
“还要体验啊,我是不行了。”
刘晓峰不太情愿,挪动一下躺在椅子上,差点把椅子搞翻了。“你小心点。”瞿思思眉头紧皱,正想说椅子是古董。
李栋和曲天,刘仲恺走了进来。
曲天开始没注意,可走进屋里仔细一打量,这屋子八仙桌,条几,还有这四张迎客椅似乎是一套,风格清中期的,仔细再一看。“红酸枝木的?”
刘仲恺也懂一些,仔细一看,还真是。“这是一套清中期的皖南风格的桌椅,材质也不错。”
“仲恺你这眼光可是青出于蓝胜于蓝了。”
“曲叔,你这话太高抬我了,我就学了点皮毛。”
刘仲恺笑说道。“没想到,李老板,你还有这好东西。”
“说啥呢?”
刘晓峰嘀咕,韩明一把拦着刘晓峰。“你少搞事情,这椅子茶几都是老东西,搞坏了,你赔不起。”
“啥老东西,扯淡吧。”
“咦,这位小朋友,还懂这个?“
曲天笑看着韩明,韩明心说,我懂个锤子,这个昨天我来过啊。“我不太懂,我只是听人说的,这套桌椅至少三四十万。”
“说的没错。”
曲天一乐。“李老板,四十五万这套家具,我要了。”
“别,曲总,真不好意思,这套家具是我朋友押我这里的,真不能卖你。”
李栋赶紧打住,开玩笑,除非还能弄一套回来,要不这家伙可是招牌,不要多久整个池城不定都知道,自己这个小农庄有一套四十多万桌椅。
“噗嗤。”
刘晓峰忍不住笑了,你们说啥东西,这些椅子桌子,四十五万开玩笑吧,这随便摆放给人坐的椅子值这么多钱。
“假的吧?”
“我觉着不一定,晓峰你没见着,这几位开的啥车。”
“啥车?”
“迈巴赫,还有一库里南。”
“开玩笑,我们破地方还有这车?”
“不相信你自己出去看啊。”
这话一说,加上韩明几次提醒,这个难道是真的,刘晓峰突然觉着手有点抖,自己刚刚用水壶砸了好几次茶几,不会砸坏了。
“韩明,你怎么知道的?”
郭敬庭一脸疑惑。
“这个不光光我知道,瞿思思也知道。”
韩明这一说,其他学生齐齐看着瞿思思。
“我是知道,我刚想和刘晓峰说呢,他不听。”
瞿思思无奈。“这里一把椅子都值三四万,刚刚刘晓峰拍的茶几至少二万。”
“啊?”
一群学生完全傻眼了,这真的,这不可能吧。
这下大家再不敢坐了,离着远远,刘晓峰赶紧把自己水壶拿过来,还忍不住擦擦了茶几,见没啥这才松了一口气。
“我日,韩明你刚怎么不告诉我,是故意的吧?”
“谁不告诉你了,我跟你说了几次,你不听啊,刚本来想和你说的,你一下跑了。”
韩明一脸无语,你这是倒打一耙吧。
“行了。”
郭敬庭哼了一声。“走,咱们出去转转。”
好家伙,四十五万啊,人家老板还不卖呢,这家伙刚刚自己屁股下面坐着几万一把的椅子拍的茶几都是二万以上。
“这小农庄咋还挺有钱的。”
“可不是嘛,搞这么一套古董招待客人,第一次见。”
“是挺牛逼的。”
“哈哈哈,要说牛逼,我看刘晓峰最牛逼。“
“没错,茶几拍的砰砰响。”
狼歸 半月南城
刘晓峰心说妈妈皮,自己这会手还发抖呢,韩明这混蛋不早点告诉自己。
“好了,别乱说了。”
郭敬庭招呼大家。“走,我们去磨豆腐去,大豆已经泡好了,男女搭配着。”
“磨豆腐。”
大家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倒是李栋这边被曲天磨蹭的没办法。“曲总,不是我不想卖你,真是我朋友押我这里,人家利息都付了,我真不能卖。”
“那算了。”
曲天只是喜欢这套家具,再有自己在池城这边的房子装修差不多了,要是弄这么一套清中期红木家具,还是挺有些面子的。
“仲恺,你看是先钓鱼,还是先去看看中午吃点什么?”
曲天不在纠葛家具转而询问刘仲恺吃啥的问题。
“先看看吧。”
李栋带着两人来到厨房,其实没啥好东西了。
“这是?”
“麂子肉。”
“这是野猪肉。”
“野猪肚?”
“是。”
“这几样都要了。“
妝罷山河 墨十八001
刘仲恺点点头却是东西不错。“这是?”
“野生鲥鱼?”
“野生的?”
刘仲恺嘴角笑意带点嘲意,李栋笑说道。“虽说不确定是不是长江的,但是最次湖泊野生鲥鱼。”
“那我要尝尝了。”
“刀鱼?”
“现在能吃吗?”
妖女歸來,攝政王接嫁
刘仲恺淡淡问道,李栋笑说道。“虽说比不上清明时的,不过能吃还是能吃的。”
“那就来一份。”
黄鳝,甲鱼全上了,这一桌算下来,光是野猪肉,麂子肉,猪肚,至少五千,鲥鱼和刀鱼,黄鳝,甲鱼差不多五千,整个算一万出头了。
“李老弟,那就按着仲恺的意见安排吧。“
“行。”
李栋嘀咕,这个刘仲恺和曲天什么关系啊,瞅着年轻不算大,不比自己大,为人倒是傲气的很,虽说说话轻声轻气的,可傲在骨子里了。
为两人准备好钓具,李栋开着新买的电动车送着两人去水库,这车类似高尔夫球场那种车子。“曲总,你们玩,一会烧好来,我来叫你们。”
回到农庄,李栋找来韩卫国。“卫国叔,这个单子你用点心思,是个大单子,我再给你加一百。”
接过单子,韩卫国扫了一眼有些惊讶。“这一桌点的东西不少啊。”
“是不少啊。”
“你先处理一下。”
一些菜都要提前准备,需要二三个小时的,野猪肚炖汤就不是一时半会能好的,野猪肉,麂子肉都是,再有其他菜也不是随便就能出的。
“真是全赶上了。”
好在李栋帮忙总算没没出啥岔子,一共五桌子,达到了小农庄最大接待量了。“曲总,刘总,不好意思,包厢还在建,只能委屈你们了。”
“我觉得挺好。”
刘仲恺淡淡说道,气氛还是不错的。
这时候赵教授他们也回来了,郭敬庭他们磨好豆腐,还碾了捣鼓,磨了玉米粉,这一上午体验充实极了。“真是累死我了,总算能吃饭了。”
“是啊,可是饿死我了。”
“快看看都什么菜啊。”
“还不错啊。”
“那是我们餐标可是五十呢。”
赵教授这边,董雪和董瑞几个苦笑,这些学生还挺有钱呢。
“好香啊。”
韩明扫了一眼曲天和刘仲恺那桌,微微一愣,拉了拉瞿思思。
“咦,这有钱人吃的和咱们差不多啊。”刘晓峰瞟了一眼隔壁,小声嘀咕。
“差不多?”韩明无语,刀鱼,鲥鱼,这两样抵得上他们三桌还找零头。
“韩明,韩部长,你啥意思啊,故意找我岔是吧?”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