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v26h精彩小說 臨淵行 宅豬-第664章 我兒柳劍南讀書-3kcc4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
幻天之眼帝混沌的眼睛,拥有着不可思议的威能,苏云目前只看到拥有圣人心境和仙后那等帝君没有被幻天之眼影响,至于其他人,哪怕是狱天君、桑天君,都曾在幻天之眼的影响下吃亏!
荆溪手持无坚不摧的石剑,任何杂念都会被石剑上烙印着的斩道道纹斩去,他不会被幻天之眼影响。
而那口石剑又无物不斩,可想而知倘若柳仙君再度闯入此地时,会有何等下场!
此时,北冕长城上,柳仙君看着自己的下半身,有些迟疑。
荆溪旧神那一刀,将他从右肩劈到左侧肋下,让他身躯变成两截。这些日子,他在北冕长城上收拢残军,一边治疗自己的伤势。
他本来以为这等小伤对他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然后真正开始着手修复肉身时,才感觉到棘手。
他的身体,切切实实的断了。
或者不应该说他的身体断了,更应该说他的大道断了。
怕蟑螂的男人
因为他的灵界也被劈成了两半,他的性灵也被劈成两半,他炼就的造化大道,组成大道的道则,组成道则的符文,统统变成了两半!
甚至他成就的造化三重天,也被斜斜劈开,被分开的三重天居然互不影响,互不流通!
还有他的顶上三花,三朵道花也被斜斜劈开!
更为可怕的是,他寄托在仙界的大道烙印也被劈开!
綜當綠間被穿越以後
柳仙君眨眨眼睛,这种情况他从未遇到过。
他试图催动造化之道,修复自己的肉身,但被切成两半的造化之道根本无法使用!
他尝试着将这些符文重新拼接在一起,然而断面虽然异常整齐,但却始终无法重连!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英雄聯盟之電競王座 瀟灑小錫哥
柳仙君几乎抓狂,只好从头开始,像是一个小小的灵士开始凝练观想符文,饶是他是仙界鼎鼎有名的仙君,从头修炼也还是耗费了大量的时间!
更让他头疼的是,随着他重新凝练符文,重修造化大道,他的身体居然开始生长!
这种生长,是从肩头往下生长,长出细小的身子!
“我的下半身无法用了?”
柳仙君几乎压制不住怒火,但好在随着他补全造化符文的同时,他的另一半身躯也在向上生长,渐渐长出一条手臂和一个细弱的脖子,脖子上长出一颗小巧的脑袋!
两个柳仙君面面相觑,各自骇然,随即一场战斗爆发,两个柳仙君都想在第一时间干掉对方!
星落九天
然而他们的本事不相上下,很快彼此都伤痕累累,旋即意识到,倘若他们继续打下去,只有同归于尽这一个可能!
“先不要打!”
两个柳仙君一个细胳膊细腿,一个小脑袋细胳膊,异口同声道:“我们都是我!打下去只会让亲者痛仇者快!我们一分为二,反而是因祸得福!变成了两个我,除掉那个荆溪还不是轻而易举?”
两位柳仙君心有灵犀一点通,不再厮杀,但依旧防备彼此。
两人努力重修造化大道,其中一个柳仙君发现自己只有一半的性灵,有些造化大道没有记住,于是想偷瞥对方的性灵构造。另一个则慌忙掩盖住,又来偷偷瞥他。
就这样,不知不觉过了大半年时间,两位柳仙君身体都长了出来,只是道行依旧未曾恢复。
两人唯恐对方夺权,急忙各自引领一半兵马,然而谁才是真正的柳仙君,还是成为两人之间最大的障碍。柳仙君的位子只有一个,柳仙君的财富只有那么多,还有妻妾孩子,这些怎么分?
劇組門口撿個將軍 三言君
难道老婆孩子也能一分为二吗?
就在他们没奈何之际,仙廷来人,宣读当朝仙相的旨意,命柳仙君即刻进攻,不得延误战机。
柳仙君无奈,只得重整旗鼓,再度攻打忘川。
两位柳仙君率领大军杀到忘川之门前,只见迷雾苍茫,不见人迹,寻不到那荆溪旧神。
两人各自派出一支人马进入迷雾,却不见这些仙人出来,两人各自施展神通,试图驱散那迷雾,然而迷雾却始终在那里。
囧囧武林
“不管迷雾中有何凶险,我们一起进去!”
两位柳仙君异口同声:“我们一分为二,联手之下实力更胜从前,铲除那个荆溪易如反掌!”
两位柳仙君于是率领麾下大军,走入迷雾。
其中一个柳仙君坐镇在仙神大军的中央,另一个柳仙君则坐镇在后方,一前一后,走向迷雾。
前方突然传来喧哗声,突然一道刀光闪过,后方的柳仙君还未来得及进入迷雾,便见到前方的“自己”甚至没有反抗,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刀光斩杀,不由毛骨悚然!
而那些进入迷雾中的仙神一个个也如同中邪了一般,面对危险没有任何警惕,一个又一个被斩杀!
“有鬼!有鬼!”
柳仙君惊恐万状,急忙逃走,只见后方的仙神成片成片倒下,死于非命!
等到他逃远,回头看去,却见迷雾中有巨人持刀行走,柳仙君额头冷汗津津,认出那是旧神荆溪。
不过说来古怪,旧神荆溪并未追杀出迷雾,反而在迷雾边缘站定,与他遥遥对视。
“荆溪倒做了件好事!”
柳仙君突然哈哈大笑,心道:“倘若另一个我活下来,岂不是要与我争权夺利,争夺美妾佳人?我死得好,死得好!”
他又皱起眉头,低声道:“不过仙界是不能回去了。我奉仙相百里渎之命除掉荆溪,释放忘川的劫灰仙,这次失败,只怕仙相百里渎会趁机削我仙君之位,将我打入天狱。不如,先去下界避避风头。将来等仙相百里渎派来其他人除掉了荆溪,我再回归仙廷,那时就说我被荆溪重创,跌落凡间,一直在养伤……”
他想到这里,当即沿着长城脚下飞去,笑道:“我儿柳剑南,此时在帝廷为官,不如就先去帝廷,看看他这些年经营的怎样了。”
北冕长城的另一边,苏云等人离开忘川之门,辞别荆溪之后,继续沿着长城脚下飞去。
苏云、莹莹、岑夫子和东陵主人又谈起荆溪,皆是叹惋。
苏云请出大仙君玉太子,询问他是否知道荆溪,玉太子道:“主公是来到忘川了吗?荆溪旧神镇守忘川,我早有耳闻,可惜未曾见过。主公为何不早些叫我出来?那忘川乃是我们化作劫灰的生灵必去之地!”
他现在两只手都已经恢复血肉,只是提起忘川,还是难掩神往之色。
莹莹急忙道:“去忘川?疯了么……”
苏云抬手止住她,笑道:“是我不好。忘川门前发生了一点琐事,我便忘记唤你出来。”
玉太子惋惜不已,道:“主公回去的时候,倘若路过忘川,一定记得叫我。”
苏云称是,询问道:“玉太子,你既然知道荆溪,可知他为何镇守在忘川?”
玉太子道:“我只是听家父说过,有一尊叫做荆溪的古老神祇,奉命在宇宙的尽头镇守一个忘川的地方,守护着这个宇宙的平安。家父说,他去过那里,见过这尊旧神。他告诉我,荆溪还不知道,让他镇守在忘川的那位大帝,早已经死去了,大概已经故去了两个仙道纪元了。”
莹莹咋舌道:“那时荆溪就已经镇守在那里一千六百万年了?”
玉太子道:“我父亲是这么告诉我的。家父说,荆溪很想离开忘川,但背负帝命,不敢擅离职守。我父答应他,将来自己若是成为仙帝,便派人去替代他,给他自由。只是我父称帝之后……”
他气息消沉,道:“邪帝杀了我父,家父并未兑现这个诺言。不过,家父对我说起荆溪的故事时,还说了另一件事。”
青铜符节中一片安静,只有玉太子这个劫灰大仙君讲着过去的故事。
“他见荆溪那次,是打算进入忘川,探索劫灰起源,试图解决仙道八百万年一腐朽这个问题。那时候家父的实力已经极为强大,荆溪不能阻挡他,便由他进入忘川。”
玉太子道:“家父进入忘川之后,历经生死磨砺,虽然未曾探明劫灰起源,但还是发现了许多古怪的事情。他在忘川中,还见过一位劫灰大帝。我父亲说,那位劫灰大帝,就是让荆溪镇守忘川的那位大帝。”
玉太子说到这里,怔怔出神,语气有些飘渺飘忽:“他说,是那位大帝自知将与仙界同灭,自己将会化作劫灰怪物,于是下令让自己最好的朋友镇守忘川,把自己困在其中,不得外出,祸乱苍生。
“家父说,他见到那位劫灰大帝,努力维持着忘川的平和,试图约束这些化作劫灰的生物,不去破坏人间。
“家父说,他从那位劫灰大帝身上,看到了一种不一样的东西,一种很奇特的坚持和信仰,一种鼓舞人心的力量,虽然身死道消,虽然化作劫灰,却依旧历久弥新,闪亮着光芒。”
玉太子沉默片刻,道:“他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他的眼睛里亮晶晶的,我从他身上,好像也看到了同样的东西,同样的坚持……后来我化作劫灰怪,作恶多端,每次作恶的时候总是突然会想起他那时的神态,心里就很是羞愧。”
他讲完了,青铜符节中还是一片安静,没有人说话。
过了许久,苏云打破沉默,道:“老一辈的身上,有一些闪闪发光的东西,这些东西会随着记忆,还有语言文字流传下去,会激励一代又一代人。”
他站起身来,看着苍茫无尽的长城,愈发荒凉的星空,道:“听到先贤的故事,再想到我,我很羞愧。我同时喜欢好几个女孩,我太不像话……”
玉太子挠头道:“主公,家父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他的理念和抱负,与他娶多少娘娘无关。”
苏云心中的那点微薄的羞愧感顿时不翼而飞。
又过了十多天时间,北冕长城附近变得愈发荒凉起来,已经完全看不到任何星辰,弥漫在黑暗中的是被撕裂的空间,偶尔有混沌之气渗透出来,腐蚀长城!
这段长城变得崎岖,布满孔洞,像是有什么生物从另一个宇宙中渗透进来。
他们还看到神通留下的痕迹,这里像是在古老的岁月中发生过一场难以想象的战争。
腹黑王爺的懶惰妃 多多
苏云等人看着这一幕,心中充满了敬畏。
“士子,好像有些不对。”
莹莹轻声道:“我们应该早已经飞过第六仙界的地界了,倘若这里有仙界之门,那么这座仙界之门是通往何处?”
苏云心中凛然,他也想过这个问题,北冕长城来到这里,远离第六仙界,也远离正在合并中的第七仙界!
显然,这座传说中的仙界之门绝非是通往第六仙界或者第七仙界的门户!
那么,它是通往何处的?
“谁传出这里有一座仙界之门的?”苏云突然想到关键,询问道。
“还能是谁?当然是三圣皇!”
岑夫子道:“是三圣皇告诉第一圣皇走飞升之路前往小仙界天府洞天,又是三圣皇告诉其他圣灵从天府出发,寻找仙界之门。”
“三圣皇……”
苏云看向远处,一座星门在苍茫的黑暗中亮起,那是由十多颗星辰组成的门户,一尊尊散发着各色光辉的圣灵正从星门中走出。
————求订阅,求月票!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