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t8w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穿越從武當開始 txt-第八章.南詔來客-ax39z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烈光消散,下方的乱葬岗早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只留下了一座方圆数十丈的巨大深坑!
深坑中烧融的土石熔岩冷却之后,化作一簇簇花花绿绿的琉璃,倒是极为美丽,小石头玩心较大,还专门从坑底挑选了好几块形状周正的琉璃收藏了起来,说是要给自己串一串琉璃佛珠。
總裁爹地你out了 臨水閣
陆植抬手一招,一抹流光从坑中遁出,落到了陆植手中,化作一颗土黄色灵珠,正是那五灵珠之一的土灵珠。
他略微感受了一番土灵珠中的灵韵生机,的确十分不凡,倒是件少有的天地灵物。
灭了那赤鬼王,得到土灵珠后,陆植也未继续在此地过多停留,未过多久便再次启程继续游历而去。
赤鬼王已死,这片乱坟岗阴地也被玄火鉴的烈阳神光湮灭,不会再有尸妖为祸了,祸患已除,他自也没有继续停留的必要了。
转眼间,陆植的足迹已经踏遍了这片神州大地,除了那南诏地界因为某些原因,他还并未踏入之外,这片神州大地之上,各处都能见到陆植的身影,一路游历,一路增长见闻。
两年光景匆匆而过,陆植也再一次回到了余杭镇…一别数年,也不知道他那弟子李逍遥如今怎么样了,也是时候该去看看他了。
毕竟算算时间,李逍遥今年也已经十九岁了,也该到了剧情正式展开之时。
云来云往客栈,后院。
一青年人正在院中练剑,一柄木剑在手,剑锋舞动间,卷起漫天剑光,呼啸的狂风卷带着院中的落叶化作洪流,如同长龙一般随剑锋呼啸游动。
醫女狂妃:邪皇,洞房見! 冬蟲兒
“不错,看来为师离开的这两年ꓹ 逍遥你并没有偷懒。”陆植淡淡的出声道。
以陆植的眼力,自然能看出ꓹ 如今李逍遥的剑术,已经到了一定的层次,只待积累足够ꓹ 一招顿悟之下,便能就此超凡脱俗ꓹ 正式步入那玄之又玄的剑道之境。
听闻陆植的声音,正在练剑的李逍遥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ꓹ 神色惊喜的转头看了过来ꓹ 只见一黑衣束冠的青年正站在长廊中看着自己,不是陆植又是何人?
“师父!你回来了啊!”
陆植点了点头,说道:“嗯,为师本还想着,数年未见,有必要考校一番你这几年的长进,如今见到你这一手剑术ꓹ 却是不需要了。”
李逍遥笑了笑,反手便将手中用来练习的木剑飞掷回场边的武器架上ꓹ 快步走上前来请安道。
“徒儿拜见师父。”
陆植点头应了一声ꓹ 然后上下打量了李逍遥一眼ꓹ 又说道:“不错ꓹ 为师观你修为灵机,已至满溢圆满之相ꓹ 筑基也已经算圆满了ꓹ 看来为师回来的正是时候。”
他离去之时ꓹ 曾特意传下了李逍遥朝阳食气法与九鼎炼神术两门法决,让其潜心修习ꓹ 铸造根基。
如今他看李逍遥,已经突破了炼气化神之境,一身灵机也已圆满,根基算是铸下了,从今往后,便能正式踏上修行问道之途了。
陆植又说道:“逍遥你如今已筑基圆满,为师便再传你金光咒,太平要诀三卷。”
听闻陆植再次传法,李逍遥不禁面露喜色,赶忙拜下道:“徒儿谢过师父。”
还是如同之前传法一般,陆植一指点在李逍遥眉间,将金光咒与三卷太平要诀传与了他,相信以李逍遥的天资与悟性,用不了多久便能掌握了。
只是可惜此界灵气已经不复先天,灵韵也稍显不足,那天罡三十六法与八/九玄功,在此界却是无法修习,无法传授他了。
回到余杭县后,再次给李逍遥传法之后,陆植也未着急离去,毕竟此前两年,他已经游历过大半天下了,对此方天地也算是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认知,如今正是参悟消化之时。
而且算算时间,也该到了剧情开始之时,所以陆植便也就在客栈之中住了下来,静待时机到来。
又半月后,云来云往客栈之中,来了三位妆容怪异的南诏客人,直接便要包下客栈。
主神大道
也不知为何,李逍遥在见到那三人之时,心中便莫名的对这三人生出了几分莫名的厌恶之感,根本就不想让这三人进店,直接便赶走了三人。
三國第一棍客
“逍遥,你怎么回事?怎么能赶走客人呢?”待李大婶知晓情况赶来后,当即便狠狠的骂了李逍遥一通。
“你这臭小子,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来了三个包下客栈的豪爽客人,你却好,直接把人赶走了…我们客栈都好几天没有客人了,你还往外赶人,再不开张,你想喝西北风吗?”
李逍遥只能赔笑,将生气的婶婶安抚下来,然后才说道。
“婶婶,你听我说,那三个人,不是好人…我见到他们的第一眼,便感觉到他们身上有一股令人生厌的诡异气机,所以我才赶人的。”
李大婶斜眼瞥了一眼李逍遥:“什么不是好人?你怎么就能知道人家好坏呢?”
李逍遥只能讪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只能转头看向了正在一旁喝茶的陆植:“师父,你给婶婶说说看吧,那三个人,当真不像是普通人。”
李大婶也转头看向了陆植,虽然对于自家侄子她信不过,但陆植的本事,她却是十分佩服的,所以她也想听听看陆植的说法。
慈禧全傳
陆植抬头看了两人一眼,说道:“逍遥你没感应错,那三人,的确不是什么正道之人。”
玄門聖醫 愛吃漢堡包
“那三人,应该是出自南诏之人,身上带着几分巫蛊邪术的气机,而且定是以血祭这般残忍诡异的法门修炼的旁门左道,会让人生厌也是应该的。”
李逍遥立马接声道:“婶婶你看,我就说吧。”
八零神算俏軍嫂
李大婶对李逍遥翻了个白眼:“你说什么呢?你连个二五六都说不出来,要不是陆道长,你能知道人家的底细吗?”
她又说道:“不过不接待他们也好,毕竟那些蛮夷番邦之人,的确不似我中原人士,诡异残忍,当年我在江湖上,也见识过几次那些南诏人的诡异手段,一言不合便朝人放蛊下毒,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本来至此,那三名南诏人之事,便也该就此了结了,但就在当晚,事情却又出现了变化。
当晚之时,李逍遥本想到村中找来同伴王小虎,请他到客栈中吃饭,结果到了王小虎家中之时,却发现先前到他家客栈投宿的其中一名南诏人出现在了小虎的家中,而且还将小虎的父亲给绑了起来!
见状,李逍遥当即出手,打倒了那名南诏人,解开了小虎父亲,向他询问发生了何事。
“王大叔,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南诏人会在你家里?还有小虎呢?他怎么不在家?”
漫遊電影的神匠 閑雲作枕
王大叔见到李逍遥,顿时像是有了主心骨,赶忙一把抓住李逍遥的手臂,焦急的说道。
“逍遥,小虎被他们抓走了,你本事高,这些年练出了一身本领,求求你帮我救救小虎,把他救回来!”
李逍遥亦是神色一惊,追问道:“啊?小虎被他们抓走了?他们抓小虎干嘛?王大叔,你先别急,先详细告诉我情况。”
王大叔努力的回想了一番,然后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对了!我听他们先前交谈,似乎是要让小虎带他们去一个叫仙灵岛的地方..就是之前小虎给我求来仙药,治好我的病的那座海外仙岛。”
“仙灵岛?”李逍遥不禁皱起了眉头,心中疑惑,这些南诏人抓小虎给他们带路,到那仙灵岛去干吗?
悍莊 遙憶昔年
想不明白之下,李逍遥干脆便直接找上了那名被他打晕在地的南诏人,准备从他口中逼问出事情的始末。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