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l1ra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愛下-第242章 孩子隨我姓熱推-cns10

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小說推薦重生後我成了權臣的掌中嬌
两人依偎着又说了会儿话。
窗外渐渐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竹声,游街的花灯队伍经过酒楼底下,小孩子们高呼着追随他们远去,上元节的热闹正往北边蔓延。
街上稍稍安静时,尉迟催促着叩响了门扉:
“宝衣妹妹,时辰不早了!再晚点,会被发现的!”
南宝衣望向萧弈。
萧弈与她十指相扣,额头抵着她白嫩的额头,小声道:“我带你走。”
南宝衣闭了闭眼,睫毛因为内心挣扎而轻颤。
她也想跟他走。
分开的这些天,思念对方的从不止二哥哥一人……
她迟疑了很久,终是小声道:“我答应了尉迟,绝不叫他为难……人之所以为人,得重视自己的承诺不是?更何况渡江时天寒地冻,岸边又有军队把守,我怀着身孕很难逃走……二哥哥放心,我和沈皇后服食了双生蛊,我不会出事的。”
萧弈凝视她的双眼,相扣的手越发握紧,根本割舍不下。
冥王夜敲門:老婆大人我錯了
“宝衣妹妹!”
尉迟高声。
南宝衣慢慢掰开萧弈的手,红着眼睛往门外走。
走出几步,她又转身小跑回来,紧紧抱住萧弈,声音已带上哽咽:“江南有很多能人异士,二哥哥若是上了战场,万万不能掉以轻心……二哥哥照顾好自己,也记得一定要想我……”
她正要走,萧弈扣住她的后脑,深深吻上她的唇。
他不擅长情话,只能把所有的舍不得、意难忘、朝思暮想,全都藏在这个吻里。
直到屋外又响起叩门声,萧弈才结束这绵长而又炽烈的吻。
他轻抚过少女的眉眼:“江南能人异士众多,我麾下却也有不少军师良将。南娇娇,七月为期,七月之内,我把江南送给你。”
四目相对。
南宝衣漆黑的瞳孔中,清晰倒映出男人势在必得的模样。
从前她总叫他隐忍,总不许他发起战争生民涂炭。
可是这一次,他已是说一不二的天子,他不再掩藏君临天下的气场,他合该是这天下的王。
她敬重他。
南宝衣弯起湿润泛红的眉眼,点点头,声音轻快:“我等着二哥哥接我和宝宝一起回家!”
再不敢耽搁时间ꓹ 她快步走到雅座外。
尉迟已经等候良久。
视线落在了南宝衣的唇瓣上。
花瓣般漂亮精致的唇,色泽却比来时更加侬艳嫣红。
她白嫩光洁的脸颊浮着潮红ꓹ 是世间任何胭脂也描摹不出的绝色,像是喝了酒,又像是动了情。
动了情……
尉迟目光黯淡。
南宝衣走下两阶台阶ꓹ 不解地回头看他:“尉迟?”
尉迟敛去眼底的失落,笑着跟上她ꓹ 宛如邻家少年:“答应让妹妹见萧道衍,我没有食言吧?”
南宝衣点点头ꓹ 眼神晶亮:“谢谢你!”
她又从袖中取出一只手鞠球:“送给你吧ꓹ 权且当做谢礼!”
尉迟接过。
金线刺绣菊花纹的小手鞠,不值几个银钱,却精致可爱。
他爱若珍宝。
……
回到小院子的时候,南宝衣不慎在台阶上滑了一下。
尉迟急忙扶住她,紧张地望向她的肚子:“没事吧?!”
南宝衣摇摇头。
尉迟一手托着她的腰肢,一手抓着她的手。
冷王狂妃:彪悍寶寶痞娘親
少女的手细软绵嫩,当年在长安时未曾握住ꓹ 今夜握住,就不想再松开。
如果ꓹ 如果宝衣妹妹怀的是他的孩子就好了……
如果宝衣妹妹爱的是他就好了……
欲念在长夜里滋生ꓹ 宛如黑色的灰烬重新窜起灼热的火焰。
南宝衣试着拂开他的手ꓹ 却发现他宛如魔怔ꓹ 死死不肯松开。
她蹙眉:“尉迟。”
尉迟回过神:“对不起……”
南宝衣沉默地理了理裙裾,抬头望去ꓹ 小厅堂里灯火明光。
夏氏王妃 呈寶寶235
沈皇后不知何时来的ꓹ 高髻峨峨ꓹ 华丽的紫色罗襦裙铺陈如花,手捧一盏金箔莲花宫灯ꓹ 一手托腮,含笑注视着她。
她心中一突。
沈皇后是何等人精,特意在上元节来见她,莫非是知道了她私底下和二哥哥见面的事?
她只得假装无事地随尉迟进屋,行过礼后,甜甜笑道:“皇后娘娘今日也依旧美貌,我瞧着,满街的花灯都抵不过娘娘眼睛里的神采呢!”
“少跟本宫谄媚。”沈姜把那盏金箔宫灯推向她,“好歹是上元节,来给本宫的小孙儿送一盏花灯。”
坐以待嫁:庶女馴夫記
寄讀生的一號公館 原優
南宝衣捧过花灯。
说什么上元节,除夕夜的时候怎么不见她来探望她的小孙儿?
不过是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
沈姜吃了一口热茶,像是说笑,又像是讥讽:“刚刚你在台阶上跌了一跤,本宫看见尉迟扶住了你。动作那般亲热,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新婚不久的夫妇。”
南宝衣暗暗翻了个白眼。
她没说话,尉迟的心里却掀起了波涛。
新婚不久的夫妇……
他和宝衣妹妹,看起来也如此般配吗?
他握了握双手,却觉掌心被汗湿透。
他望向南宝衣。
少女的背影窈窕有致,明明眼底藏满了鄙夷,侧脸却笑眯眯的,讨喜得很,像个谁也无可奈何的小妖女。
她捧着金箔花灯,鹅黄色的罗襦裙流转出鲜艳的色泽,宛如初春时盛放在峥嵘积雪里的第一朵娇花。
他又想起了姨娘。
靠着参片吊命,这一年来形容枯槁瘦骨嶙峋,像是一节慢慢腐烂的木头,房中永远都是苦涩的药味儿,他守着她的病床,整日整夜提心吊胆,到最后甚至不敢多看姨娘一眼,他害怕沾染那样的死气,更害怕姨娘离开他……
尚未及冠的年轻郎君,盯着南宝衣得目光越发炽热,在这一刻涌出了更浓烈的情绪。
想采撷这朵鲜嫩的娇花……
最懶皇帝 人在深山
想和萧道衍,斗上一斗!
南宝衣低头摆弄金箔莲花,没注意到他的异样。
沈皇后喝着茶,把尉迟北辰的神情变化尽收眼底,弯了弯朱唇。
她放下茶盏:“礼也送了,本宫该回去了。好好养胎,将来生的宝宝随本宫姓沈。”
南宝衣:“……??”
她一脸震惊地目送沈皇后踏出门槛。
听过跟母亲姓的,没听过跟祖母信的!
沈皇后还真是不客气……

平安到达目的地,么么哒,谢谢仙女们关心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