操盤新一輪省域國企改革 山西國運會如何下手?


操盤新一輪省域國企改革 山西國運會如何下手?

進入2020年,隨着山西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下稱山西國運)這一“操盤手”的確定,山西新一輪國企改革步入實操階段,國企上市平臺資本運作動作頻頻。如何按照已確定的改革路線圖進行操盤?將會面臨哪些問題?這些都是市場對本輪山西國企改革的關注重點。

更名:爲何去掉“投資”二字

“從全國看,山西國運的定位、功能‘獨一份’,其改名、重組標誌着山西國資國企改革思路的轉變。”山西證券相關負責人評價。

今年初,山西省國資委原主任郭保民及3位原副主任正式履新,進入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擔任高管,郭保民任黨委書記、董事長。4月,山西省正式將山西省國有資本投資運營有限公司更名爲山西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並原則同意《山西省國有資本運營有限公司章程》。這被市場認爲是山西國企改革再次創新的信號。

去掉“投資”二字的山西國運,爲何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4月17日,山西召開全省國資國企改革發展工作會議,提出“分級授權、釐清職責、品字架構”的改革要求。按照改革要求,山西國運這位“操盤手”將專注於國有資本運作,以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提高國有資本回報爲己任,肩負起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的重要使命。

山西國運黨委委員貟釗解讀稱,此次改革的要義體現在國資監管體制改革,通過“品字架構”破局:品字形,上面一個“口”是指山西省政府;下面兩個“口”,一個是指山西省國資委,專司監管,代表“有形之手”,另一個是山西國運,專司運營,代表“市場之手”。

通過此次改革,山西省政府把發展戰略、企業重組、資本收益、產權(股權)流轉、資本運作、薪酬分配、企業經營業績考覈等職責,全部轉授山西國運承擔。

“山西國運從山西省國資委下屬機構變爲平行機構,直接管理山西全部省屬企業,這種現象在國內實屬少見。”上述山西證券相關負責人說,調整後的山西國運被重新賦能,用市場化的手段在更高層面以更加靈活的方式,推動國資國企改革和轉型發展,國有資本在山西轉型綜改中的動能將被充分激活。

變化:從“沉寂”到“破局”

既然承擔起“管資本”的新角色,山西國運首先面對的,便是山西國企在資本市場中的相對保守與沉寂。

以定增爲例,山西國企旗下上市公司在這一方面並不活躍:據統計,自上市以來再融資平均不到2次,2019年僅有焦煤集團旗下上市公司山西焦化進行定增。

恥辱!皇馬刷新下限 歐冠主場首次半場0-3落後

郭保民表示,山西上市公司長期面臨多個困境:僅13家省屬企業有上市公司平臺、半數省屬企業尚未打通對接資本市場通道、上市公司市值普遍不高、部分上市公司存在退市風險等。

困則思變。伴隨山西國企改革逐步進入深水區,山西在資本市場的破局意願愈加強烈,以汾酒集團爲代表的改革碩果,無疑有着較強的示範效應。

新紀錄!京東雙十一11天累計下單金額超2715億元

通過引進華潤入股、實施股權激勵、主業資產注入、剝離非主業資產等措施,2019年12月,汾酒集團酒類資產全部注入上市公司山西汾酒,成爲山西省首家實現國企整體上市的企業。

LPR連續6個月“原地踏步”

資本市場對這一改革成果給出積極反饋:截至昨日收盤,山西汾酒股價爲251.55元,今年以來漲幅達183%,市值突破2000億元。

“可以明顯感覺到近年來山西及省屬重點國企對資本市場的重視,尤其是2017年初新一輪國企改革啓動後。”山西證券子公司中德證券山西業務部主管左剛認爲,未來山西在資本市場會有更多故事可講,山西汾酒這樣的樣本會越來越多。

突破:開啓資本運作“加速器”

不久前,一場歷時6個月、涉改資產2.6萬億元、涉改產業涵蓋煤炭等14個板塊的新一輪國企戰略重組在山西基本收官。經過此輪戰略重組,山西省屬煤企數量從7家集團調整至1家能源集團、1家煤企。前者爲晉能控股集團,重組後資產總額達1.11萬億元;後者爲山西焦煤集團,重組後資產總額達4416.4億元。

山西繼續做大做強特色優勢產業,重組潞安化工集團、華陽新材料科技集團、山西建投集團;壯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重組華遠國際陸港集團、華艦體育控股集團、神農科技集團、雲時代公司、山西文旅集團;優化提升公共基礎產業,重組萬家寨水務控股集團、華新燃氣集團、晉通資產管理公司。

這一系列戰略重組涉及一批上市公司,目前多家山西省屬國企已運用上市平臺尋求突破。

ST南風9月底公告,計劃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等方式向中條山集團等收購北方銅業控股權,同時置出公司原有業務,並募集配套資金。同樣帶有國資背景的山西路橋也在籌謀重組事宜,公司計劃將控股股東山西交通控股集團旗下的山西平榆高速公路有限責任公司等優質資產注入上市平臺。

山西晉城將目光投向蘭花集團等重點企業。最新召開的晉城市國資國企改革推進會上,除了作出深化勞動人事分配製度改革、探索和建立股權激勵機制等部署,會議還專門提到,要推動蘭花集團體制機制改革,推進天澤集團上市。

挑戰:新“操盤手”如何開新局

“從上述運作看,山西在資本市場已展現出奮起直追的姿態。”左剛表示,目前山西國企的改革路徑比較清晰:一是剝離不良資產,盤活上市平臺;二是利用再融資等工具,改善資產負債率和股權結構;三是通過增資擴股、股權轉讓等方式進行混改。

對於山西國運這位新“操盤手”的下一步動作,有分析人士直言,風險與機遇並存。山西國企改革的決心雖然很大,但在接下來的實際操作上,一些現實問題不容忽視。

比如,在具體執行和操作上,上市公司與跨集團的能源資產劃轉如何實現?資本市場對這種方式是否認可?在處理與山西省國資委關係方面,如何做到產權清晰、權責明確、政企分開?

“目前,山西國企改革離目標還有距離,未來仍然任重道遠。”上述分析人士說。(記者 王喬琪)

老博會四大亮點引人矚目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