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f0jp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愛下-第0651章 香蕉分給猴子分享-7p294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
吴巨等人拉着绳梯,依次上了关平的座船。
区景随意扫视一眼,船上的士卒脸上皆是带着剽悍之气,而且握着长矛纹丝不动,任由汗水流下。
区景心头便是一震,这便是关平手下的战兵吗?
似这种精神面貌,绝不是装装样子,竟然恐怖如此。
怨不得连其麾下辅兵战力都如此强横。
不远处有两把伞,一个伞下是白头,另一个则是乌黑的发色,两人钓鱼都没有戴头盔。
“少将军,人带到了。”周鲂抱拳打了声招呼。
直到这时,关平才从钓鱼当中回过神,站起身转过来,仔细打量眼前的四人。
“见过少将军。”
吴巨率先抱拳行礼,其余三人慢了一拍。
关平往前走了两步,面带笑意的道:
“我本以为只会有苍梧太守吴巨会来请罪,毕竟无故驱逐了交州刺史,让江东得了进入交州的机会。
这罪过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吴巨躬身抱拳,不敢多说话。
关平话语一转:“可是其余三人,我倒是不知道,既然来了,各自介绍一番。
都犯了什么过错,也随苍梧郡太守一同来负荆请罪。
组团吃席我倒是能理解,组团请罪,还真是少见!”
“在下夷廖,原交州刺史张津旧将,因受到不公待遇,故而出走,占山为王,至今已有七载。”
“在下钱博,原交州刺史张津旧将,因受到不公待遇,故而出走,占山为王,至今七载!”
区景再次抱拳道:“小人区景,原交州刺史张津旧将,因不满出走,占山为王,至今七载!”
三个人全都是张津旧将,关平倒是明白吴巨的底气在哪。
那就是大不了我也去占山为王。
反正交州这山林茂密,毒虫猛兽甚多,你要大军征讨,绝对是得不偿失。
豪門童養媳:hello,總裁大人
“我听闻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吴巨瞥了一眼关平ꓹ 他不太懂为何形容他们是服毒姬?
难不成关平想要这三人转扮成女人在服毒而死?
他不会如此歹毒吧?
关平打量了他一眼:“区景,倒是久仰大名。
可不止是交州刺史张津旧将ꓹ 还是亲手砍了张津脑袋之人!”
“小人惶恐。”区景也没想隐瞒自己的身份。
像他这种噬主的人,很难受到重用,但无所谓ꓹ 总归是想要走向官身的,搏一搏!
“行了ꓹ 我懒得翻旧账,我大伯父也不会翻旧账。”
关平摆摆手ꓹ 表示不在意他们都是先前刺史的人。
反正这些名士ꓹ 在经营名声方面很强,可真的遇到了实事,还不一定。
区景闻言更是松了一口气,接下来可就放心的多了。
他赌对了,张津是曹操的人,自己受刘表的蛊惑杀了张津。
现在刘备继承刘表的地盘,那以前的事情ꓹ 他得认!
吴巨也是松了口气,听这意思ꓹ 刘玄德是让关平全权处理此事。
而且还透露出一个利己的消息ꓹ 那便是刘玄德对于交州的统治也是渴望的。
武俠世界逍遙行 微笑啊微笑
“少将军ꓹ 不知主公要如何责罚我?”吴巨这才放心大胆的询问了一句。
“不急ꓹ 我遇到一件事,你们给我参考参考。”
关平握着腰间倚天剑的剑柄道:“进入交州后ꓹ 我遇见了四只猴子。
可是我手里只有三只香蕉ꓹ 你们说ꓹ 我该怎么分给他们?”
猴子分香蕉?
吴巨面露疑色,遇见猴子ꓹ 还要费尽心思给他们分香蕉?
关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钱博抬头看着关平道:“随便一扔,让猴子自己抢,管那么多做什么!”
关平抬头看向钱博点头道:“嗯,钱大王说的有道理,可是我不满意!”
站在最侧的区景从袖口掏出匕首,从背后抱住钱博,捂住钱博的嘴巴,刺进他的心脏。
很快。
纏綿不休:我的吸血鬼騎士 夢映漣漪
钱博瞳孔散光,倒在了地上。
区景把单膝跪地道:“禀少将军,这下香蕉够分了!”
吴巨与夷廖二人瞪大眼睛看看区景,又看看关平,浑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难不成区景早就暗中投靠了关平,目的就是想要杀了钱博?
可为何要如此大费周章?
“你,不错。”
关平看着眼前这幕,没想到吴巨当真是没脑子的人,反倒这个杀了前交州刺史的区景,是个聪明人。
也是个干脏活的好手!
惡魔校草:一口吃掉小甜心 七月之夏
但是这交州还轮不到你区景做主,我选的猴王是吴巨。
区景只是跪在甲板上,并没有接茬。
“吴巨何在?”关平喊了一句。
“在。”吴巨心乱如麻之下,抱拳应声。
“主公言,已经上表苍梧郡太守吴巨为交州刺史。
交州大小军政要务皆由你做主,至于如何分配其余三郡,你自己定夺。”
“多谢主公,属下定会为主公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吴巨没成想刘玄德竟然真的明白了他的意思,表他为交州刺史。
现在回想关平的话,吴巨理解了。
交州七郡,士家兄弟占据四郡,只剩下了其余三郡。
可是现在有四人投靠,关平觉得太多了,所以才会说猴子分香蕉的事情,用来隐喻一二。
“我大伯父说了,不用这样。”关平笑了笑,先是扶起了区景,然后又扶起吴巨,对着他说道:
“你只需要发展人口,编练成军,囤积大量粮草,囤积木材,将来能够造大船,这就是我大伯父托付给你的任务。”
吴巨想了想,开口说道:“少将军,夷人也能当兵?”
伊索寓言
交州人口不少,可惜都是夷人越人,从中原迁徙过来的百姓,只占据了人口的一个小小的分量。
“自然可以,到时候你问问区景,他可以做你的军师。”
吴巨瞥了区景一眼,没想到关平竟然会对区景这种脏心烂肺的人,青眼有加。
区景却是明白关平这话的意思,他就是故意的。
想要吴巨重视自己,对自己要有戒心,免得自己再次杀了交州刺史。
好手段!
明着重视自己,可是暗地里的意思,就算吴巨没有猜透,可一定也会拉拢夷廖提防自己。
毕竟他可是关平选择的“猴王”,管理交州香蕉的分配一事。
“至于粮食盛产之地,皆是被士家兄弟所占据了。”吴巨又提出了一个难题。
别看他们那里瘴气多,可就是粮食一点都不缺,尤其是交趾郡以及九真郡。
那里的稻种不仅耐旱,而且听闻种下不到六十日便可以收获。
“这是你交州刺史的问题,要你去解决,不要总来问我,我只要结果。
吴刺史,你掌管一州后,要学会往自己肩膀上抗责任呐。”
“明白了。”吴巨抱拳表示自己理解了。
遂让区景与夷廖准备抱着钱博的尸体下船回去,他心想着先把钱博的人马吞并,然后再有他自己分配。
“少将军,某有一事请求。”区景抱拳说道。
“有事就说。”
“我儿子身患重病,听闻刘皇叔麾下有华佗神医与张仲景神医,
所以能不能恳求让他们二人为我儿子医治,我想把他送到益阳县。”
“哦,这事啊!”关平点点头笑道:“那算你儿子运气好,两位神医都随船而来,
你回去之后,就把儿子带到船上,我请二位神医治一治。”
“多谢少将军。”
陰魂超市 非常英勇的獅子
区景大喜,若是连这两位神医都不能医治,那儿子着实是命里该有一劫。
自己能为他做的都已经想尽办法做到了。
接下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来时四个人下船,走时三个人加一具尸体。
黄忠见他们上了船,才开口道:“定国,刚才你说给猴子分香蕉的事情,就只有这一种解决法子?”
“怎么会,我预备了好几种设想,没想到区景心狠手脏,直接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少一个人,就不用纠结怎么分了。”
关平看着远去的区景笑道:“也不知道他儿子要病死了,是真是假。”
黄忠看着关平道:“你预备了几种法子?”
“第一种,让猴子们去干活,谁干的多,就能得到更多的香蕉,此法叫做内卷。
第二种,将香蕉扔给猴子们,让他们自主分配,兴许就是养蛊的法子。
第三种,选出一只猴王,把香蕉给猴王,让他去分配香蕉,代理人。
第四种,让猴子们去干活,香蕉是激励,只要完成了任务,还有更多的香蕉,画饼充饥。
第五种,便是让猴子们去干活,不给香蕉。
谁先扛不住,便踢掉谁,这样香蕉就够分了,末尾淘汰。”
黄忠听得目瞪口呆,这帮人不得被关平给玩死了?
怨不得他方才表现的很是欣赏区景,都他妈的是同一类人!
“你丫,你丫。”黄忠出奇的没有哈哈大笑:
“总是会给我整出一些新花样,让老头子我大开眼界。”
“黄老爷子,战场上又不是只靠勇武,还要靠心眼啊!”
关平重新拿起鱼竿笑道:“我听闻喜欢玩战术的人,心都脏!”
“你倒是诚实!”黄忠见吴巨都已经臣服,开口道:“看样子是没有什么硬仗要打喽!”
“就当一次军事演习,检验训练成果。”关平侧头笑道:“黄老爷子,你觉得这帮人表现如何?”
“哈哈哈。”黄忠摸着花白的胡须笑道:“这帮小子马马虎虎,可堪一用!”
“啧啧啧,口嫌体直!”
“对了,接下来你要如何处理?”
“不急,先看吴巨的处理,在理一理步骘和士燮,看看他们还想要做什么妖。”
“你倒是不急。”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关平抖了抖鱼竿:
“希望这帮学生能够在实战当中得到经验,免得天天说对抗没什么意思。”
“哈哈哈。”黄忠猛地一抖鱼竿大叫道:“鱼儿上钩了。”
关平骂骂咧咧的瞧着黄忠的鱼篓:“他妈的,两个鱼竿离这么近,为啥老子一条鱼都钓不上来!”
“哈哈哈。”
船上传来更爽朗的大笑声。
吴巨等人离开营寨,等在外面的亲卫一拥而上,钱博的护卫瞧见主人死了,当即颇为激动。
然后被吴巨下令,把这几个人给砍了,全部拖走。
“区将军,方才你为何要对钱博动手?”夷廖终究是没忍住,问了一句。
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是钱博,死的很可能就是他。
“少将军方才说猴子的事情,难不成你真以为他是在问猴子的事情?”区景止住脚步解释道:
“虽然方才的战斗当中,汉军并没有受到什么损失,但总归要有一个交代。
再加上钱博方才叫嚣的厉害,以后迟早会叛乱,莫不如做了咱们兄弟的垫脚石。”
区景的一番话,吴巨与夷廖皆是若有所思。
“算了。”
吴巨在船上的时候就已经对区景有了极大的戒心,但现在有了交州刺史的头衔,自己便可以真正的指挥他们。
“我们还是不要走漏风声,尽快吞掉钱博的人马,在商讨一下主公下发给我们的任务,要如何完成。”
惹上律政女王 東方木木
“刺史所言极是。”区景当即躬身表示了自己得臣服。
吴巨满意的点点头,将来只要他敢冒刺,定要毫不留情灭了他。
现在用得着,且先用他。
有空偷偷結個婚 蘇色暖
士家兄弟也是极其不好对付的,更何况孙权还派来了一个交州刺史。
这些都是麻烦事!
一下子就摆在了吴巨的面前。
步骘接到消息,四个人进去,出来三个活人,一具尸体,顺便在营寨外发生了火拼。
四个人到底是谁死了?
還珠續事之康薇情 十天九夜
步骘一点都不清楚。
主公派自己前来接管交州,但现在苍梧郡太守吴巨是否死了,他都不清楚。
即使他感觉吴巨死的可能性极大,可是初入交州,一点群众基础都无,想要打探消息,还得找好几个翻译。
尤其是现在士燮还没有大范围内宣传他为交州刺史的事情,让步骘大为恼火。
在交州,士家发布的诏令可要比天子的诏令还要好使一万倍。
可现在,一点有利于他的消息皆无,让步骘心烦意乱。
步骘认为,此事还是要与关平交流一番,最好的消息就是从他那里打探一二。
“来人,再去关平营寨外同传,就说我要求见他。”
“喏。”
自有传令兵跑出临时营寨,没过一会,传令兵又跑回来了。
我真不想花錢了 天心問劍
“如何?”
“小人被拦在营寨外,对面的人说他家校尉忙着钓鱼,没空见人。”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