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wc2都市异能 高齡巨星笔趣-第774章:城市中的無名之輩(求訂閱!)鑒賞-jvfx0

高齡巨星
小說推薦高齡巨星
第七二九章
接下来的两天,李世信跟着余刚等人林林总总出了七八趟警情。
没有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这七八次任务大多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有老太太宠物困在高处,有失恋的打工人桥上轻生,有孩子被粗心妈妈连同钥匙一起锁在车里,更奇葩的还去一个居民楼抓了条可能喝多了没事儿去人厨房里溜达的小草蛇。
唯一比较紧急的一次任务,就是去了一趟高速公路。
把车祸被困的司机从A柱完全变形的怕萨特里拽了出来。
就这么一趟紧急救援,到了现场还没有什么格外的惊奇。
车祸是晚上七点多发生的,司机是车祸发生那一刻走的。
李世信跟着余刚等人到了地方什么也没干,只是在交警的配合下把脸都没了的驾驶员拽了出来交给120,看着清障车拉走了事故车辆,恢复了交通。
高速公路上。
看着前方堵成便秘样,怎么打警铃都不给挪腾的车流,开车的华子满脸的郁闷。
“这都什么素质,占着应急车道,给喇叭跟没听见似的。靠!”
“行了华子。”
副驾驶上,余刚摆了摆手:“冷静一点,咱们现在也没任务,堵成这样就别催了。”
“我倒是不着急,不过今天周末。希望队里也不差咱们三个,要是真出了什么大事儿忙不过来,队长也不急那就当我没说。”
“唉,你可别乌鸦嘴。呸,呸呸呸!百无禁忌。”
听到华子的抱怨,余刚拿着手套就抽了过去。
看到二人大闹,坐在后排的李世信笑了。
“就这么怕出事儿?”
“天可怜见。”
两天下来,余刚几个倒是跟李世信混脸熟了。
面对李世信好奇,他咧嘴一笑,回过头自嘲道:“李老师,我们这都是义务救援,也不指着出警次数拿提成。谁不想着天下太平啊!”
君愛美人妾愛錢by夜纖雪
一句话刚说完,他便见到了李世信手里的手机,闪光灯正开着。
“这录着像呢?”
李世信含笑点头。
“咳咳。”
余刚将手中的消防盔戴在了头上,满脸肃穆的对准了镜头。
“我们蓉店消防支队是一支综合性,专业性极强的应急救援力量!自成立以来,就本着敢打敢拼,直面困难的精神,以履行公共服务职能,救民于急,救民于难,保护地方经济建设,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为己任!”
看着小伙子满脸严肃,李世信笑道:“比起这些,我更愿意信你刚才内句。”
面对李世信的吐槽,余刚脸上堆起了讪讪。
注意到李世信关掉了录像ꓹ 他才认真道;
“说心里话,真不想遇到什么大灾大难。一来自己看着难受ꓹ 二来也真是怕危险。这个危险说的是我,也是兄弟们。以前我刚干这活儿的时候,还做过英雄梦。后来接触的多了ꓹ 胆子也就小了。”
“就跟你胆子大能上天似的。你倒是想当英雄,人家报纸新闻也不给你机会啊。”
一旁的华子吐槽了一句ꓹ 狠狠的按了几声喇叭。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车内的无线电台发出了一阵刺耳的蜂鸣。
“013车ꓹ 013车收到请回答。”
听到呼叫ꓹ 余刚楞了一下,随即飞速接起。
“013车收到,收到请讲!”
“民兴大道棚改区发生火情,迅速前往!民兴大道棚改区发生火情,请迅速前往参加救援!”
听着无线电里孔刚那急促的命令,华子一抬手,打起了警笛。
咪呜!
咪呜!!
凄厉的警笛划破夜空ꓹ 高速路上,死死挡在消防车前的一台保时捷里ꓹ 司机搭在车门上夹着烟的手被吓了一个哆嗦。
随着烟头抖落在地上ꓹ 车窗里钻出了一个脑袋。
“你妈的ꓹ 神经病啊!”
風雨夜下的陽泉 一葉綠茶
面对一声怒骂ꓹ 华子啪一声按下了警笛,随即狠踩了脚油门。
嘟!嘟嘟嘟嘟……
轰!
随着急促的警笛和康明斯大功率发动机的轰鸣ꓹ 前车才骂骂咧咧了一阵之后ꓹ 不情不愿的插回了车道。
在一片红黄闪动的光影中ꓹ 救援车龟速的前行。
远处的城市,一片灯火辉煌ꓹ 看似平安无恙。
網遊之超級裁決
……
在高速路上足足走了四十多分钟,余刚等人才走完了那只有短短十公里的路程回到城区,一路疾驰赶到了火情发生地。
当李世信跟着众人到达的时候,火势已经蔓延开来。
棚改区是蓉店镇政府近年来比较重要的一个城建项目,从前年开始就已经动工。
但是棚改区的改造面积大,再加上市政资金有限,所以干了两年多也就只只干完了一期项目。
工程进度缓慢,很多棚改区已经规划拆迁的房子里,还有很多的居民没有搬迁。
这种地方本来房子就老,再加上电路老化的厉害,非常容易发生火灾。
到了现场,在忙成一片的灭火现场,李世信听到了孔刚为余刚等人介绍情况的时候得知,火灾就是因为一间棚改房里独居老人做饭,电炒锅不慎跑了电火引起的。
原本只是一间老房起火,但是因为这边道路狭窄,大型消防车进不来不说火点附近又没有消防栓,得不到有效控制的大火已经将附近一片老房子吞没,而且有扩大的趋势。
“队长,有没有受困群众?”
“现在还不清楚!我的方案是利用你们的消防水车控制住火势蔓延,然后在将火点周围的房子推到,建立隔离带。目前一班和二班正在排查有没有受困群众,你们的任务是掩护兄弟们搜查,水车消耗完之后,配合建立隔离带!”
“是!”
熊熊火光的映照下,余刚利落的敬了个礼,便反身和华子大河展开水带,向火场前冲击而去。
就在三人合力,将水龙倾泻到火点边缘之时。
大火中,几道身影如地狱里的恶鬼一般,冲了出来!
那几道身影因为肥大的防热辐射服显得有些笨拙,但是实际的动作,又是那么的敏捷。
在最先冲出来的身影肩上,一个衣服已经被烈火引燃,闪烁着火星的女人正发出阵阵微弱的嚎哭。
看到这样一幕,不敢贸然上前的李世信默默的掏出了手机,按动了照相快门。
注意到闪光灯,孔刚皱着眉头望向了身后。
刚想开口骂人,却看到了李世信那张满是心疼的脸。
“往后面点战争,别碍事。”
不敗修羅 金零
想了想,他呵斥了一句,转过头去再没说话。
大火烧了整整一夜。
都说水是消防员的子弹,但就是在弹药奇缺的情况下,蓉店中队仍然用最土最老的方法,用车拉用人推,在火灾区域周围打出了一圈隔离带,最后困死了大火。
早上七点多钟,最后一处明火终于在初升的朝阳之下化作了一缕青烟。
“一班二班清理打暗火,三班去补水!”
“收到。”
“是。”
火场周围,一夜没睡的孔刚眼中满是血丝。
面对他的命令,消防员们的回应显得有气无力。
一旁的李世信同样也是一夜没睡。
他亲眼看着一群二十郎当岁的年轻人,像机器一样丝毫没有畏惧的几十次出入火场,像牲口一样扛着纤绳,将那些摇摇欲坠的破房子拉倒。
一开始,他想在这些面孔中找到自己熟悉的余刚,华子和大河。
但是到了后面,所有人的脸都已经被黑烟熏成了一个颜色。
一品棄仙,廢材嫡女狂天下 千重
到了最后,他就只能数数。
确定现场不论如何,都有四十五个“红头盔”。
听到孔刚的命令,那四十五个红头盔分成了两拨。
其中的八人,行尸走肉一样聚集到了水车之前。
看到一人摘下头盔,露出形似余刚的脸,李世信连忙迎上去扶了一把。
回应他的,是一口龟裂的嘴唇和染着血丝的白牙。
所有人上车了。
在清晨的寂静,和燃烧后的木材发出的噼啪声中,消防车沿着逼仄狭窄到刮倒车镜的胡同缓缓穿梭了出去。
足足行驶了十几分钟,才到达了一处居民楼旁的消防栓前。
看着水流鼓胀水带涌向水箱,八个似乎已经到了极限的年轻人才脱力般的在消防车前坐成了一排。
他们的都有着一样的狼狈,隔热服外层已经被烤得变形,沾满了污渍和泥水。
數據網球大師
不知道成分的污渍让所有人的脸看起来都跟黑炭一般,只有格外白的眼白和疲惫的目光,能够证明他们是活生生的人。
蓉店深秋的清晨冷风瑟瑟。
早上七点钟,居民楼里家家户户已经开始了他们平常而又崭新的一天。
消防栓前的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们悠然走过。有的带着孩子向公交站走去,有的将脖子缩在睡衣的衣领里,手里拎着冒热气的豆浆油条,有的骑着电动车,头盔下面还带着惺忪睡眼。
偶尔有那么一两道好奇的目光望过来,但是看到黑炭们木然的眼白又匆匆远去。
看着路过巷子口的人间烟火,车前瘫坐成一排的黑蛋蛋们目光有些迷离。
不知道是谁掏出了盒烟,一根根的递了过去。
一片蒸腾起来的烟雾中,八个黑脸里的一个幽幽的开了口。
“这感觉,有点儿像高中的时候干了一宿的CF。从网吧出来,感觉整个人生都有点索然无味。”
“呵,在网吧干了一夜你就玩CF?扯淡,你那是贤者时间。”
“要是在家的话,这个时候我妈应该已经做好饭了。都不用想,早上就鸡蛋羹,柿子汤,或者清水面老三样。八百年不带换菜谱的。”
“别特么说了,鼻子怪酸的。你得想,咱哥们又一次拯救了这个城市。咱就是蓉店SUPERMAN……”
“嗯,不被人注意,连脸都没有的SUPERMAN。”
看着那一根根明明点着了却没人抽一口的烟,李世信默默的将自己的衬衫衣襟撕了下来。
用水带接头处渗出来的水沾湿,他走到了离他最近黑炭得面前蹲了下去。
仔仔细细的,用衣襟擦拭起了他的脸。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了一点点模样,能从黑炭上看出鼻子高矮,嘴巴大小了,他才默默的丢掉了那已经黑乎乎一片的衣襟。
然后再次拿出了手机,对着咧嘴傻乐的八人按下了快门,并直接选择上传到了微博。
“凡人之躯,比肩神明——这个城市中的无名之辈!”
魅雪之妖 紫千絮
将照片发送了出去,李世信一屁股坐到了八人中间。
“累不累?”
“李老师你猜?”
“要不老夫给你们去买点吃的?”
“别,昨晚上第四遍搜索的时候找到一烤了半熟的狗,我现在一点都不想吃饭。”
“那我给你们唱首歌吧。”
“李老师会唱歌?”
“可好听了。”
“行啊,唱什么?”
“无名之辈。”
“没听说过,我可能跟社会脱节了。”
“正常,还没人唱过,今天送给你们。”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