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lbl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神遊諸天虛海-第657章鎮元子也不傻分享-ljxtw

神遊諸天虛海
小說推薦神遊諸天虛海
将自己过去•二十四诸天•灵鹫宏愿贷款之法四处扩散,将自己即是“过去”,即使“最古”的概念向整个佛门扩散。
然后借此慢慢蔓延至整个万界诸天,再将多元时空里无数无尽各种散人散户对自己的“过去”定义、认定悄然的统筹起来。
棄受翻身逆襲記 魅郁雪
山炮少年混都市 煙色欲望本尊
到了一定数额,便去三千大道根源深处进行抵押,得来低息的“过去因果之因”的零星大道,然后加三分利,五分利,或干脆就是十三分的利息后,再分发给那群信奉自己的散人散户。
然后,再度统筹聚集到自己手里,再进行一次轮转。
一圈转一圈,一份的“本金”,自己就能周转出此基础上数百倍的数额的“过去因果”的概念大道!
燃灯曾经悉心的推演过,只要以这“燃式贷款信贷链”不会断裂,自己只需要五十六个无量量劫以后,就能从元始天尊的“诸果之因”中撕裂下一丝丝关于“过去”的因果之因,并且有此能够多出有一分证道彼岸的可能。
但这么做会有什么隐患……
呵呵呵,真当元始天尊是瞎子?
这也就是燃灯为何背靠佛门,至今不离不弃的原因了。
而镇元子若想证道,则是需要一件真正象征天地之“地”,承载天地一极万象森罗,聚集万千幽、暗、太、晦、涩、难等等至高大道的彼岸神器。
而为了调和这件彼岸神器的极端,镇元子还需再准备另一件象征天地“生”之极致,能吞纳混沌,逆流五太,破开混元,空中生无,化无边戾气为祥和的彼岸至宝!
只需两件彼岸神器,可惜“证道”的希望就在眼前,但镇元子却一个小目标都办不到!
毕竟天下彼岸神器有数,只要是心有愿想的大神通者,估计都能够将彼岸神器的名称说出个八九不离十。
但据镇元子所知,在这天上天下,诸天万界,无穷时空之中就没有一件是纯粹地属的彼岸神器!
天地五旗之中的中央戊土杏黄旗,为元始九印之中的“戊土印”演变而来。
是“土”属,却非“地”属,两者看似相似,但其实南辕北辙,大相径庭。
喬布斯傳 王詠剛,周虹
就算天尊开恩,愿意将中央戊土杏黄旗赠予他,可这大道不合ꓹ 用之则死!
反倒是后土以自己道躯和道果雏形炼制成的“轮回印”,虽是稍稍的粘了一点大地属的边ꓹ 但轮回印自诞生伊始便自发吸收天地间无尽阴祟杂质,甚至连九幽黄泉,这些只阴至邪至恶至毒之所在也都竞相往轮回阴上聚集。
此乃后土慈悲ꓹ 是希望以一己之力挽回诸末法,万古魔灾ꓹ 乃至九幽邪祸的惊世手段。
说实话,单纯的一枚轮回印并不完全就符合镇元子的要求。
可若真的这一枚彼岸神印在手ꓹ 镇元子捏着鼻子也就认得。
但后土是上古纪元三皇之一ꓹ 祂以自身道躯道果为代价炼制彼岸之宝,是何等的大场面?
在那时一尊尊来自过去,现在,未来之间的彼岸者,有谁不将自己的视线投向那一刻?
毕竟不论是哪位彼岸至尊都不会觉得自己手上的至宝多的,有时手上能多一件彼岸至宝,那就是对自己能成为最古老者ꓹ 能证道“道果”的一分底气!
而后土轮回印更是诸天万界“轮回”概念的终极聚合,逆生转死ꓹ 诸天时空神秘第一ꓹ 本身就有不可思量的无限威能ꓹ 不论是对哪位彼岸而言ꓹ 都是不可多得的绝世奇珍。
他们之间的博弈才是确定着“六道轮回之印”的归属,有谁会在意镇元子这样的小虾米的感觉??
区区一个可以随便刷新的造化而已ꓹ 就算他能够抵御苦海侵袭ꓹ 能记住每一次被刷新时的记忆又能怎么样?
该死的时候ꓹ 镇元子他可没有一次少过,每次可都是跟着整个诸天时空一齐化成灰灰的!
至于那件“生”之极致的彼岸神器……
呵呵呵ꓹ 说多了都是一坨坨的眼泪!
可以说现在镇元子眼中流的泪,都是当初脑子里进的水!!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回想起自己因一时脑瘸,上了那贼婆娘的漏水破船的行为,镇元子都忍不住往自己脸上呼上十几个巴掌。
想当初自己究竟是吃了多少不可名状物,才能被忽悠住了心智,信了那贼婆娘的满口糊柴,踏上那个真空家乡,成为她二十四法王之首的?
所以对于自己“证道”,镇元子也是和他边上的燃灯类似,都是随缘认命了。
反正是没甚希望,又被自己阵营打上了一个深深的烙印,还能怎么样?
可是今日,突然之间就听闻到了真武林青对他们的问询。
面对一位彼岸者突如其来,却又是直接挑破他们心底最深层欲望的一声询问,不得不说,他们是真的心动了。
虽然“背主”、“背叛”的名声实在不好听,但是林青拿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香了。
不过毕竟在他们几位背后可都是有“主”的,真要是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那他们也就认了。
回到古代去種田
可现在连吊在眼前的饵食都没有看到呢,就想着如何背叛自己的阵营,去做一个愉快二五仔,这……这……这那真做了,岂不太对不起他们的智商了?
神醫傻妃:鬼王的絕色狂妃
抗日之最強戰兵 向左看寂寥
怎么着也得让他们先看到吊在自己眼前的饵食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吧?
不约而同,在同一刻不论是镇元子,燃灯,还是弥勒都缓缓陷入了深深地“迷茫”,然后眨巴眨巴自己混浊的眼,目光呆滞的望着林青一言不发。
萬族領主
遵命,女鬼大人 秋風寒
“大佬您在说什么呢?刚刚的风声有些大,我们这些萌新是一点都没有听清,也根本没有听到您老在说些什么。要不……您老再多说一些,让我们看看实物,或许马上风儿就不会再喧嚣,我们的智商也会马上就上线了呢?”
这被林青一记“玄冥印”彻底冻结住的时空片段,突兀间似乎在这几位弱智般的目光下显露出几丝尴尬。
林青嘴角抽搐了几下,突然对这个诸天时空的大神通者们如此无下限得行为感到由衷的欣慰。
有这群无耻的二五仔在,何愁大事不成?
他轻轻推了推自己头顶上厚重的黑袍帽沿,只见从他头顶一圈亩许大小的清光道轮悠然展开。
道轮中一片混沌,空空荡荡不着一物,唯有层层叠叠道光之辉宛若水浪滔滔,簇拥着数件朦朦胧胧的异色光团,皆是散发着神秘迷人的浩荡气息。
“既然说要给尔等机缘,那我又怎会食言,看,这机缘不已经出现了吗?”
偶像安保事務所 鴻鵠布衣
根本不需外人多言,镇元子等人皆是是能从林青脑后道轮中感应到那一团团异色光辉,对自己似有若无的吸引。
不由地他们都是忍不住屏住呼吸,连脸上眼中展露的“智障”表情都来不及掩饰了。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