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o6l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大田園-第五百零九章 我是世界首富閲讀-rivav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按照田小胖的说法,约翰森来到了猪场。这里的味道确实有点叫人受不了,尤其是约翰森这种大企业的高管,平生第一次进这种场所,真是捏着鼻子进来的。
“嘎哈呀?”包二懒已经中午放猪回来,正在一口口大缸前面,查看发酵的野菜,瞧见进来一个老外,掩着鼻子,就有点不满:觉着难闻了是吧,有种你败吃猪肉啊。
嗯,话说约翰森在来到黑瞎子屯之前,还真是不吃猪肉的。不过在这吃过两回杀猪菜之后,就深深的爱上了野猪肉。
约翰森硬着头皮走过来,好家伙,大缸里面散发出来的气味,更是酸爽:“是小胖叫我来找你的,为了晶粒鬼伞的事。”
在黑瞎子屯住了几个月,约翰森也没白过,语言学的已经相当不错,起码,知道“嘎哈”就是有什么事的意思。
“啥伞,鬼打伞,俺就听过鬼打墙。”包二懒还真被他给整蒙了。
没办法,这是非得逼着文明人说粗话啊,约翰森耸耸肩膀:“就是你们说的那种狗尿苔。”
“狗尿苔啊,早说不就完了,都在那边棚子里堆着呢。你最好赶紧都整走,俺这马上就要往棚子里放饲料了。”包二懒指指养猪场东边的一溜棚子,都是用钢筋支起来的框架,足有十几米高,上面都扣着盖子,但是四周都是通风的。
朝包二懒点点头,约翰森连忙就朝那边奔过去,好几十米长的棚子里面,堆着一个个大麻袋,几乎都堆满了。
约翰森就觉得心头一颤:难道,这里面装的都是狗尿苔——呸,都是晶粒鬼伞?
加快脚步奔过去,不用打开麻袋查看,闻到那股熟悉的气味,约翰森就知道错不了,不由得心中狂喜:哦卖糕,这么多晶粒鬼伞,看样子肯定还是干制品,发了发了发财啦!
按照他们制药公司的规定,独自拉来的代理,他可以提取大概将近百分之一的收益,而这么多晶粒鬼伞原料,提炼出来的晶粒鬼伞素,价值简直不可估量,仅仅是提成,就能让他一步跨入到千万富翁的行列;就算是亿万富翁,也不会太过遥远……
晕了晕了,约翰森被巨大的幸福感给砸晕了,恨不得那一个个的大麻袋,都化作漫天飞舞的钞票,将他淹没——
咔咔,忽然,传来两声响亮的叫声,将约翰森拉回现实。连忙循声望去,就看到不远处正有一只溜光水滑的小动物,立起两只前爪,大眼睛正向他望过来。从对方那黄灿灿的皮毛来看,这应该是一只黄鼬。
“小家伙,离我的这些宝贝远一点,别用你那该死的臭屁,把我的宝贝污染了。”约翰森猛的一跺脚,向那只黄鼠狼发出恐吓。
黄鼠狼并没有被他惊走,反倒呲呲牙,向约翰森猛冲过来。只见它身躯灵活,动作敏捷,先是躲过了约翰森的一记飞脚,冲到对方身前。
约翰森忽然嗅到了一股很是奇怪的味道,有点香甜,令人迷醉。然后,他的身子就瘫软下去,顺着麻袋出溜到地上,四仰八叉地躺在那里,直接昏迷过去。
奇怪的是,他的脸上,还浮现出无比满足的微笑。
小黄鼠狼从他的身上来回跳了两下,然后又隐没到棚子里面,静静地守护在这里。如果有老鼠出没,它就会毫不客气地将对方抓捕归案。
它就是大狼和二狼去年的一只幼崽,因为特别聪明伶俐,所以被田小胖叫做“黄三狼”,然后派它来镇守这些烘干的狗尿苔。
守候的时间是无聊的,所以,黄三狼闲着没事,就用尖牙从麻袋的缝隙里咬出一根狗尿苔,在嘴里磨牙玩儿。渐渐就养成了习惯,一天下来,要吃掉好几十根儿呢。
等包二懒喂完了猪之后,就换好衣服,准备回家吃午饭。媳妇儿早上说,中午要用新打下来的苞米面蒸发糕,上边再撒点饭豆儿,想想就好吃,包二懒还真有点饿了。
快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包二懒这才想起来:刚才那个老外过去半天了,咋还不出来?
不行,得瞧瞧去,这家伙别跑俺这干啥坏事!包二懒决定还是过去检查一下,虽然猪场的安全不用他操心。
别看这些野猪在他手底下都捋顺条扬的,要是有陌生人靠近,那些脾气暴躁的家伙,不把你拱翻才怪呢。更何况,还有猪不戒这样的庞然大物。
他并不知道,事实上,猪场的守卫,比他想象中的严密多了。因为猛猛和犸犸的缘故,猪场也是田小胖认为需要严防死守的地方。
等到了棚子那边,包二懒很快就瞧见了躺在地上的约翰森。一开始,包二懒还吓了一跳,以为老外受到什么伤害。
可是跑到跟前一瞧,这家伙呼吸均匀,睡得挺香,脸上还带着十分满足的微笑。
合着跑俺这睡午觉来了——包二懒蹲下身子,用手扇扇对方的大脸:“醒醒,先别睡了——”
没啥反应,包二懒手上又不禁加了点力道:“睡得还挺沉,醒醒吧!”
还是没反应。包二懒挽挽袖子,往手心吐了点吐沫:“再装睡,信不信俺大耳刮子抽你——呦呵,还装,死猪不怕开水烫啊,俺可真抽啦!”
对约翰森这个老外,村民也不怎么待见,不像老汤那样,混得跟一家人似的。所以包二懒也没啥心理压力,直接一巴掌扇过去,pia,打了一个清脆的耳光。
眼瞅着对方的脸皮有点泛红,不过,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脸上依旧是那副心满意足的笑容。
包二懒就算再糊涂,也知道事情有点不大对劲。琢磨一下之后,赶紧从兜里掏出手机,给田小胖挂了个电话过去。
不大一会,田小胖就嘴里咬着半拉大饼子来了,身边还跟着包大明白。离得老远,小胖子就嚷嚷:“啥事啊,这么着急,俺还没吃完饭呢?”
“一会儿上俺家吃去,你嫂子蒸发糕——小胖啊,你瞧瞧,这个老外是不是中邪了?”包二懒觉得有点蹊跷,所以在给田小胖打完电话之后,又给大明白打了一个,毕竟,大明白原来是村医,还喜欢鼓捣那些神神叨叨的东西。
大明白过来瞧了一眼:“俺瞅着咋好像被黄皮子给迷了涅?”
听他这么一说,包二懒也是一激灵,在农村,大伙多数都信这个。于是四下里踅摸一番,还真别说,在几个麻袋摞起来的空隙间,包二懒看到一个黄呼呼的小脑瓜。于是吼了一嗓子:“在那呢!”
“唉呀妈呀,黄大仙恕罪涅,刚才多有得罪。俺回家就杀鸡去,鸡屁股就是大仙你滴,那家伙才肥涅——”包大明白连连作揖。他是真害怕了,刚才口无遮拦,不该叫黄大仙为黄皮子,要知道,黄大仙是最记仇的,万万得罪不得。
他这么一咋呼,包二懒都快吓得跪地磕头了。瞧着这俩人的熊样,田小胖也是又气又笑:“你那鸡屁股还是留着自个吃吧,俺家三狼可没这爱好1”
说完,朝着黄鼠狼招招手:“三狼,过来过来,这人是咋回事?”
嗖的一下,黄鼠狼窜到田小胖跟前,立起小爪子,嘴里咔咔叫着。
包大明白和包二懒齐齐舒了一口气,包大明白嘴里念叨着:“原来是小胖家养滴,唉呀妈呀,吓死俺涅——小胖啊,俺先回去了,饭还没吃完涅。”
包二懒也立刻表示要回家吃饭,这两位琢磨着还是赶紧开溜的好,黄皮子这玩意还是少惹为妙,别最后再惹一身臊。
“别走啊,帮俺把人先抬过去。”田小胖也搞不懂三狼想表达啥意思,早知道,就把小丫或者小猴子带来好了。现在,只能先把约翰森弄醒再说了。
三个人把约翰森抬到猪场晚上打更住的屋子里,将他放到炕上平躺着。三狼也跟着溜达进来,搞得包大明白和包二懒,心里总毛毛的。而约翰森依旧睡得十分香甜,脸上也依旧挂着迷之微笑。
很快,包大明白用手巾沾了凉水,盖到约翰森脸上,这货还是没啥反应。大明白摊摊两手,表示没辙了。主要是黄三狼在旁边瞅着呢,大明白总觉得后背凉飕飕的,有点放不开手脚。
要是换做平时,包二懒早就对大明白开启嘲讽模式了。不过瞧瞧蹲在窗台上的黄鼠狼,感觉到对方那亮晶晶的、有点狼视眈眈的目光,包二懒也不敢瞎说话呀,只能小声提建议:“小胖啊,要不俺弄点猪屎来,肯定能把这个老外熏醒。”
“那还不如直接把他给整猪圈里得了。”包大明白也小声嘀咕着。你们就是这么对待外国友人的吗?
田小胖知道这两位是指望不上了,于是把手搭在约翰森脑门上,稍稍输送一点熊能量过去,本来还琢磨着能省就省呢,最后还是省不下。
啊——约翰森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咂咂嘴,这才微笑着睁开眼睛,嘴里还嘟囔了一句鸟语。
包大明白也扑哧一下乐出声,倒是田小胖眨巴两下眼睛,好像有点弄明白了。
这是哪里?约翰森环视四周,然后扑棱一下坐起来,双手抱头,无比懊恼:“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叫醒啊,噢,该死的,我还没当够世界首富呢!”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