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j3mv人氣都市言情 從1983開始 睡覺會變白-第九百零四章 深談閲讀-09u9n

從1983開始
小說推薦從1983開始
老马行动力迅速,被许老师伸指一点,马上组织人手开发。
5月10号这天,X宝网启动。
田園重生之醫代天驕
他还隔离在家,无法和团队一起庆祝,遂约好晚上8点钟打电话,然后在空中举了下杯:“保佑X宝一路顺风。”
正式上线那天,网站写着一句话:“纪念在非典时期辛勤工作的人们。”
跟着在10月份,X付宝也上线。
从此开启了悔创阿里,马已经服的传奇故事。
…………
2003年的人们都有一种感觉,上半年似乎特别漫长,又似乎特别快速。
好像啥也没干,恍恍惚惚就到了五月份。
演艺圈遭到重创,基本没工作了。许非指导完各个互联网产业,也彻底清闲下来,一家老小回归田园,极难得度过了一段安稳时光。
晨,乡野。
许老师穿着运动服,脖子上搭着毛巾,额上止汗带,顺着一条水泥路往家跑。
清早的乡村似生了一层雾,不知是汗还是水,浑身冒着湿气。嘴里呼哧呼哧,脚步艰难,很吃力的亚子。
他以前也跑步,没有长期坚持。
对这段税收很不满意的二人,强行逼迫他锻炼,顺便减减疫情期间养成的肥膘。
“呼哧呼哧!”
快坚持不住时,总算看到熟悉的庄子,鼓起最后一把劲,半走半跑的蹭到门口。
“砰砰砰!”
“粑粑!”
女儿站在小板凳上,费劲把门拉开一条缝。
“你躲开点,躲开点。”
他推门进来,拉着小龙的手,小龙拖着板凳,咣啷咣啷的进里院。
“哟,跑了几步路就累成这样?”
二楼,小旭嗑着瓜子,居高临下嘲讽。
许非懒的理,扒掉上衣ꓹ 露出略微发福的肚子。毕竟38岁了,一不留神就会变肥、脱发ꓹ 然后油腻中年人。
都市全能至尊 和尚用潘婷
“怎么这么多汗呀?”
张俪诧异:“快去洗洗,吃饭了。”
“我得歇会再吃,老胳膊老腿一动要死人。”
他进了浴室ꓹ 里面哗哗冲水声。
张俪准备着早晨,今儿比较西式ꓹ 面包火腿,蔬菜牛奶。这边煎着蛋ꓹ 浴室里大声喊:“给我拿条内裤。”
“……”
小旭隐约听见ꓹ 随手翻出一条,颠颠跑过去,扒在门口:“给你。”
“拿来……换一条,我又不过本命年。”
“没了,就这条干净。”
“快点的。”
“哎呀,红的多好看呀。”
“红不红无所谓,主要太小了ꓹ 我这么大怎么装?”
“呸!不要脸!”
“你拿不拿,不然我出去了?”
许老师晃悠着钟摆ꓹ 真要往出走。小旭可要脸ꓹ 赶紧拦住ꓹ 给换了条黑色的。
哼!
他冷哼。
从青梅竹马开始ꓹ 就把小旭吃得死死的,只是后来懒得斗嘴。偶尔峥嵘一现ꓹ 不还是大获全胜!
早饭时间。
三个大的坐大桌ꓹ 两个小的坐小桌ꓹ 跟婴儿车似的,前面有个托盘。
脖上系围嘴ꓹ 还不会用筷子,用手掌握着勺吃。
张俪抿了口牛奶,忽道:“好久没过这样的日子了,以前还说每年出去度一次假,后来也不提了。”
“嗯,我有时候就想,我们干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小旭噘嘴:“真等我们退休才彻底休息嘛?那就老了。”
“没办法,等他们大学毕业,二十岁出头,还得锻炼吧?起码三十岁之后才能接管公司。
到时我们快70了。”
“70岁?”
俩人齐齐惊恐:“太可怕了!”
“生娃晚嘛!”
许非算算年代,等到2020年,自己55岁,俩孩子才20岁。
20岁能干啥?
玩啊,看世界啊。
吃过了饭,又是悠闲一天的开始。
许非和小旭窝在沙发上宛如两条咸鱼,热衷那些狗血言情戏,越狗血越爱看,边看边吐槽。
张俪书不离身,小龙继续挑战大鹅,小虎对花园里的池塘很感兴趣,没事蹲在旁边瞅。
悠悠荡荡到中午。
“滴滴!”
外面忽然传来鸣笛声,跟着咚咚敲门。
“老吴?”
许非看见来人十分惊讶,“你怎么过来了?”
“没打扰你吧,我也是闲着无聊。”
吴孟臣笑呵呵的,白面弥勒佛。
小旭以最快的速度穿上长裤,套上袜子,跟张俪出去打招呼。没半点尴尬,她们对许非的朋友很清楚,老吴属于第一档。
叫革命战友。
与之相对,老吴对她们也很清楚,只是很少来庄子。
进屋喝茶稍坐,许老师索性把人领到后山。后山有木屋,小亭,坐在亭子里吴孟臣笑道:
“中国人有隐世情结,但不是穷隐,是富隐。山野之表象,金玉在其中,还是你会享受。”
嘿,你正常嗎? 騰訊視頻《你正常嗎》欄目組
碧海劍歌
“哈,富隐说得好。你让现代人弄一草庐破洞,一钻几十年,他们才不干呢。我也就是附庸风雅,土财主行为。”
许非笑了笑,道:“别人看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实际呢我就不说了。怎么着,有什么事?”
他们相识于93年,那会许非跟着田领导搞改革,认识了担任魔都电影公司总经理的老吴。
以《大撒把》为破冰重任,俩人有了交集。
94年老吴调任中影,更是关系密切,火锅会议。俩人理念极其相似,往往一拍即合,直到现在。
魅惑蝴蝶:我的殺手愛人 千裏之遙
“我昨天跟老韩吵了一架,比较激烈。”
吴孟臣慢慢开口:“这些年我掌握大方向和市场运营,他主抓生产,各有分工,配合的还算好。”
他顿了顿,似乎略去了大段言辞,道:“主要有两点,一是他现在鼎力支持陈楷歌,想打造第二部《英雄》。
老韩找过你对吧?”
“嗯。”
“他的想法就是,陈楷歌同为代表性的大导演,没理由不行。但我不看好这个项目,我一直不觉得陈楷歌有拍商业大片的能力。
去年末起的意,开始做剧本。现在好像写了两稿,陈楷歌都不满意。
最近听说他要亲自执笔了,我怀疑他的编剧能力。”
“……”
许非上辈子不了解老吴,这辈子成为至交,毫不惊讶对方的眼光。
但毕竟是中影一二把手,能劝还是劝:“这片子吧,我建议老韩引入海外资金,分担风险。
他主抓生产,你强行停止,以后还怎么工作?风险小的情况下可以试试,成功自然好,失败也能吸取教训。
另外我私底下说一句,就算失败了,也怪罪不到你头上。”
“你这小子……”
吴孟臣摇摇头,继续道:“第二,商务部下月跟香港谈经贸问题,电影方面怎么谈还不清楚。
但我看老韩的意思,似乎很期待那边的电影人北上。”
“哦?”
獨自修真在都市 千隨百順
许非思索,这就有趣了:“他是觉得,香港人的娱乐经验能刺激内地市场?”
“应该是,毕竟你们几部片合作的都很好。”
吴孟臣也有自己的看法,道:“而且我感觉,老韩是见你如此成功,起了不服输的心思,对所谓大片有了盲目追求。
好像只要是大片,就必然有高票房。
但老实讲,他对大片的把握不如你精准,我担心他会走上一条形式主义的邪路。”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