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h1i精彩都市言情 迷途的敘事詩討論-第一百六十一章 長夜漫漫熱推-c9mro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这天晚上,夏冉给雪之下开小灶补课,一直持续到了接近凌晨零点。
虽然说在安安静静的客厅之中,少年少女相对而坐,一本正经的在讨论着学术问题,这画风稍微有些奇怪,不过场面氛围总归也都算是很让人安心就是了。
——而且阿尔托莉雅到了特定时间,就在生物钟的指引下开始张罗关于夜宵的安排……
——女仆长夏洛特也是安安静静的在打理着各种家务事,既不会发出太大动静造成干扰,又总是能够让人知道她的存在……
倒也谈不上电灯泡与否的问题,反而是这样子更加能够让人感到舒适与心安,不会说因为过于安静,突然觉得诺大的房子里相当冷清,甚至有些瘆人的感觉。
大概也正是因为这样,雪之下雪乃才能够在这边一直坐到接近凌晨时分。
毕竟追求安心即是人的本质,所以她对这件事情自然非常上心,认真的程度比起在课堂上听讲都还要更胜一筹,还时不时的提出自己的疑惑。
夏冉也会相当详细的给她进行讲解,让她对于魔术师这个职业有着更为清晰明确的了解,知道修习的方向以及应该选择的课程科目……
在这种自然而然的变化之中,她之前稍微还会有的一些拘谨、别扭的感觉,也就不知不觉的全部消失不见了,两人之间的向处谈不上有多么旖旎,但是却也很是令人舒服。
然而随着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今天晚上也终于是到了最后一个环节——
“原理都一样,都是借由外力的导引冲击,打通回路形成魔力的循环,不管是你自己完成还是我帮你都没差的,不过都可能会有些痛,需要稍稍忍耐一下……”
握住少女的皓腕,夏冉不厌其烦的这么告诫着,直到对方再三点头确认之后,才小心翼翼的调动自身的灵力,顺着手掌上的脉络轻轻的渡进去。
虽然这种事情毫无危险可言,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小心翼翼起来,仿佛是在对待易碎的精致工艺品一般。
少女微微蹙着眉头,她完全没有感受到有什么痛觉,只是觉得有一股很微弱的暖流,若有似无的从自己的手腕上出现,流转着。
一时间也分不清楚到底是不是错觉。
直到好半晌之后,就连她自己都几乎就要失去警惕性,注意力不再集中的一瞬间,却是突然忍不住的闷哼一声,清晰的感觉到一股冲击力从自己的身体中穿过。
简直就好像是触电了一般,那是一种突兀的被高压电流灼烧身体一般的感觉。
“唔——!!”
条件反射一般,雪之下轻呼出声,触电般的缩回了手掌。
她握住自己的手腕,蹙着眉头惊疑不定的看着眼前的少年,目光之中既有些许奇异的神情,也有着明显的希冀与期待。
她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这并不能够说是什么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可以确定的就是,自身的确已经与之前变得有所不同了起来。
奇异的力量打通了回路的循环,夏冉结合自己当初被大圣杯打通魔术回路的体验感悟,以及东方的武学仙侠手段之中,帮助他人打通经脉的手段,直接重现了一次当初自己的经历。
不过当初的他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因为他不需要魔力回路,本身也早就已经掌握了魔力。
但是对于现在的雪之下雪乃来说,就很是不同了,那是一种一场奇特的感官体验。仿佛是从一出生就失明的盲人,突然重见光明了一般,这种感觉如果非当事人,那么是完全无法真正体会到的。
同样的道理,之前一直都是一个普通人的少女,现在头一次感受到了魔力的存在,自然也是一种完全说不出的奇异感觉。
仿佛是眼前的世界一下子就变得不同起来了,四周的大气、环境、一切的脉络都是如此清晰,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发出一种浅浅的共鸣与回应,在回应着她的感知,回应着她的精神。
——这就是魔力?
“啊哈哈哈,我已经尽量很温柔了,不过在真正打通回路,形成循环的时候,还是会有些明显的冲击的……”
夏冉收回手掌,轻咳一声,这么解释着说道:“而且也不能够让你完全屏蔽这种感觉,你需要记住它,才能够确切的把握住回路的存在,这会让你之后要走的道路顺畅很多……”
“我知道,就是要将这种感觉作为想象中的开关?”雪之下抿住嘴唇,片刻之后才点了点头,从那种奇异独特的感觉之中回过神来,尽可能让自己语气平淡的这么说道。
“没错,只要记住这种感觉,就可以比较明确的将它作为想象之中的切换开关了……”夏冉点点头,如此说道,“开关的方法因术者各自的印象而异,这本来就是与最开始的魔术回路打通是有关系的。”
这也算是一种取巧的方式,不过的确很有用,总好过一直无法形成确切有效的心理暗示,没有办法以想象之中的切换开关来控制魔术回路要好。
事实上,这还算是不错的,在Fate世界里的某些魔术师,大概就是因为没有办法很好的在想象之中形成开关,结果久而久之的就因为压力与急切,而变得有些扭曲了起来。
据说其中有些人甚至发展成了除自伤行为之外,就根本无法开关魔术回路的状况。
所以每次想要使用魔术之前,他们都还得首先进行自虐,通过伤害自己的肉体,才能够调动体内的魔力。
这也是有够悲催的,不过也没有办法——
当“想像”层面的信号不够清晰,无法作为魔术回路的开关信号的时候……
他们除了狠狠心,直接一步到位的伤害自己的“肉体”,给予更为强烈而且直接的感官刺激作为信号,以切换开关,除此之外还能够怎么做呢?
当然,那是别的倒霉催魔术师的状况。
“现在的话,嗯,你的身体里的第一条魔术回路已经打通了,接下来只要按部就班,循序渐进的慢慢来就可以了,不用贪功冒进……对了,还有这个给你。”
夏冉想了想,伸手从虚空之中泛起的金色涟漪里,取出了一条精致的水晶手链。
“这是紫晶石打磨的,都是灵力纯度极高的能量石,不过不用担心辐射什么的,它对人体是无害的。你直接贴身携带,这样子的话,即使外界的大源不理想,也可以获得足够的魔力……”
毕竟在现实世界里,大气的魔力基本上是指望不上了,近乎干涸可不是一句空谈。
不过幻瞑界特产紫晶石的存在,却是可以完美的弥补这一点缺陷。
这可是灵力含量极高,根本就是精纯能量固态化、结晶化形成的矿物,只是随便掰下一块晶石打磨成一串小小的手链,蕴含着的能量值就足够维持初学者相当长时间的魔力供应了。
也不需要有什么特别的使用要求,现在打通了第一条魔术回路的雪之下雪乃,只要将手链作为饰品随身携带着,就已经足够了。
因为紫晶石天然就在散发最为纯净的灵气,而魔术回路主要就是起到一个转换外界能量为使用者自身魔力的作用,自然也能够就近汲取这种紫晶石散发出来的灵气。
在新奇的感觉过去之后,就是纯粹的疲倦与劳累了,神秘力量的觉醒也是很消耗心神来着,雪之下的神色也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倦态。
再加上现在的时间也的确很晚了,所以今天也就只能够到此为止了,况且明天也还得继续上学来着的,并不是周末。
在雪之下雪乃通过那扇门,回到她自己的公寓之后不久,夏洛特也回来了,她主要是过去布置了一下结界,通过把溶有魔力的头发织进绳子里,用这些绳子包围一定范围的区域,再绘画魔法阵……
诸如此类的方式,在雪之下雪乃的公寓周围拉开了一道不可见的障壁。
在魔术上是意味着隔开为内与外,能够充当防卫方案以及防盗对策,能够有效地阻止不速之客,检测入侵者……不过普通人类也远远没有资格触碰到真正的防线。
他们只会在第一时间,就无意识地受到避人效果的暗示,忽略掉被结界包围的地方。
“雪之下小姐的第一条魔术回路已经打通了?Master你对此还真是有够上心的呢……”
在夏洛特刚刚回到守矢神社这边,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阿尔托莉雅也正在和自己的御主说着话,金发碧眸的骑士少女的语气稍稍有些感慨。
不过更多的还是欣慰,对于今天晚上的这件事,Master有多么上心,这个她是看见了的,所以才会觉得欣慰。
毕竟情况不是很明显的吗?Master也不可能说是觉得那位雪之下小姐多么有天赋,想要借助对方的力量什么的。
所以也就只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他敏锐的察觉到了少女的不安,因此在这方面上心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让后者感觉到安心,不会被抛下……
Saber觉得这相当不错,因为她就怕自己的御主随着越来越强大,生命层次越发的高等,就逐渐没有多少人性了。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高处不胜寒也不只是说说的而已。
“之前就有过这样的想法了,只是直到现在才能够有条件实践而已……”
夏冉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问题,淡淡的回应道。
毕竟之前是没有条件,他既没有合适的理由在放学后到少女的住所去,也没有办法邀请少女过来自己的住处合住……提供学习笔记就已经是唯一能做的了。
而且在这之前,他本身也没有办法提供太多的资源,毕竟不管是修行灵丹,还是幻瞑界特产的紫晶石……这些都是在这一次的漫长副本之中才打到的。
就连他自身的实力也是在这次副本之中整合,发生了全面的质变——
从依靠第二法成就魔法使,只有单独的一项能力能够达到半神评价的尴尬情况,到现在的完成整个的过度过程,全面晋入半神层次。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现在才能够做到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有资本按照自己的想法和意愿来推进某些事情的发展了。
“也是呢……”Saber点点头,然后看见御主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来往玄关的方向走去,“咦?Master,这么晚了你还要去什么地方吗?”
“我去幻想乡看看,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呢。”
夏冉随口回答道。
的确是很多事情要忙,首先是幻瞑界的安置问题,这个不能够一拍脑门就自己决定,必须要找紫商量一下才行。
然后就是之前的那两位月面公主的来意,也得先通知一下永远亭,和那边沟通一下,看看八意永琳那边是什么一个态度与想法的,他才好做出判断。
幻想乡的时间和外界也是同步的,节气相同,昼夜一致,所以此时此刻也是深夜,不过繁星满天,皓月皎洁,山脉在远处天边的剪影连绵起伏。
因为没有办法直接进入八云邸,所以夏冉就先去了一趟迷途竹林。
竹林深处总是弥漫着雾气,显得幽深神秘,可见度非常差,茂密的竹叶遮蔽了天空,光线昏暗朦胧。而住来到最深处的永远亭之后,因为里面只有最少量必须的光线,更是非常幽暗。
只能听见风擦过细竹的声音,让人无法分辨究竟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里面究竟是有人还是无人,给人一种好似时间和历史都被忘却了一般的错觉。
在兔耳少女铃仙的带领之下,夏冉很快的就见到的怪医生。
八意永琳对他的来访似乎也是有些诧异,饶有兴趣的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接着才开口问道:“是来献血的吗?这一次打算献多少?”
“……不是。”
“那是来看病的?说起来你的变化还真是大呢,这才几天时间……”
“……也不是。”
“哦,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请回吧,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浪费时间了。”白色发辫少女顿时就兴致索然,随口下达了逐客令,就回到自己的试验台忙碌了起来。
“……”
“……”
夏冉扯了扯嘴角,要不要这么功利心态啊!
他叹了口气,组织了一下语言,将之前两位公主殿下来找过她的事情一一说出。
“回去月之都?我没有这样的打算,这件事情还是免谈了……”八意永琳头也不回,只是在对着灯光端详着手中正在不断变化颜色的试剂,这么说道。
“她们不会轻易放弃的……不过我也不是来劝你的,只是问一问,如果她们要进入幻想乡的话,需要放行吗?”
“这个……”
月之贤者沉吟了一下,回过头来看着他:“如果辉夜没有意见的话,让她们过来看看也无妨……”
“那么那位辉夜公主到底是有意见还是没有意见?”夏冉有些无奈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你自己去问问她吧……她现在肯定也还在通宵打游戏,你可以现在就过去看看,让铃仙带你过去。”月之贤者平静的说道。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