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yp0a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風起雙神 閒散的火柴-404薪王鑒賞-k22ig

風起雙神
小說推薦風起雙神
“拿起来,倒上去,这个只能是你自己动手。”刚查说的明确无比,她的脸还是冷若冰霜,仿佛这一切怪异的仪式是那样的司空见惯,刘月夕提着坩埚走到鲁道夫面前。
“不要犹豫,更不要伪善,我也不需要怜悯,一场公平交易,刘月夕你动手吧。”鲁道夫的眼中映照金红色的光芒,他全无畏惧。滋啊,金色液体从他头顶上倒下去,他虽然意志坚定强忍着可依旧发出啊啊啊啊的声音,连牙齿就咬嗝碎了,一阵风不知从哪吹来,整个营火祭祀场摇晃了几下,所有人都尽力稳住自己的身形,等刘月夕再定神一看,鲁道夫已经燃烧了起来,就如火盆里的烧炭,忽明忽暗,他佝偻着身躯,靠着渴望王座的一侧,用手托住下巴,脑袋上赫然侧着一个硕大的王冠,离得最近的刘月夕能听到他身上在啪啪啪的作响声,魂都和乙纨女三年里不断对他下的药虽然相互克制,但是已经让鲁道夫处于人性失控的边缘,这种症状除了薪王化,没有任何解决之道,只有最猛烈的薪火才能烧尽一切有害的人性。
鲁道夫说话了,那声音已经不似人能说出的言语:“防火女,防火女。”含含糊糊的只能听到这样一句。
刚查走到梅兰妮身边,将装有虫噬面具的盒子打开,“戴上它,你将终身侍奉你的薪王,直到烧尽成灰的那一刻。”
梅兰妮没有选择,她很害怕,但是还是戴上了那个面罩,银发虫面罩,刘月夕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防火女,“去,站起来,跪在你的薪王面前,发誓。”整个营火大厅变得无比明亮。
刘月夕手上的青莲火有了反应,一个紫色的小王冠若隐若现,“这是什么。”
“这就是营火堆拥有薪王所附带的好处,在关键时刻你可以召唤我出现在现世使用我的一些能力,虽然你没有王盆,我无法在这个世界上展现我所有的力量,不过已经足够强大了当然这会消耗营火堆的力量,准备大量的骨魂币吧,不过那种力量,绝对物有所值。”端坐王座的鲁道夫完成了他的第一个报复行动,梅兰妮将在暗无天日中终身遭受人性噬咬而不得解脱,更重要的是她再也无法背叛她的丈夫,她的君王,他们将要相伴到成灰的那一刻。
刘月夕就这么意外的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力量,但是心情却变得莫名沉重,先前想要大干一番的兴奋劲全都过去了,他越来越不喜欢这个月亮神域,不管是李煜斑鸠还是鲁道夫无不都是显赫一时的大人物,刘月夕不认为自己又什么地方比他更强的,他自己也觉得冥冥中有一股力量在推着他前进,向着一个预设的方向,埃,那种被操 弄得感觉又回来了,罢了罢了,早些组织人力去地下废城清缴异色灵,寻找望舒女神,早些完成女神的嘱托,早些回到自己的世界去。
墙街最热闹的路段,也就是刘月夕最初来的那条大路,魂器店的老板希尔顿惶惶不安,就在今天早上,符文造器店的安德烈失踪了,偌大的店铺被搬了一个精光,什么都没有留下,就如蒸发了一样,没有任何的征兆,街上的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有说是有大买家看上安德烈的手艺,打包挖他离开了,也有人说是惹上官非,让人给撸了,希尔顿却坐在自己的魂器店里惶惶不已,他手下的伙计不知道老板到底是怎么了,还去询问今天的一单小生意的问题,被希尔顿给骂了个狗血喷头,正委屈着,他哪里知道希尔顿这会儿有多紧张,自己雇佣的二个店外的守卫离奇失踪了,想要找墙街的治安官求救也完全联系不上,他对这条街非常熟悉,今天街角和对面的小巷子里都有几个陌生人一直在监视店里,这只是他看到的,肯定还有没看到的,完了完了,自己要大祸临头了,也不知道是招惹了哪位大神仙,安德列肯定也是为了这事,他坐在办公桌前冥思苦想,但是怎么也想不出自己到底招惹了哪一位,不至于啊,狩者,还是灰羽的人,他都有好好打点,就算有不周到的地方,那也不至于直接这样对付他吧,这不都是求个利,不至于此的。
“老板!老板,有客人要见你。”那个不识相的店员又来骚扰希尔顿,希尔顿怒从胆边生,一定要开除这个白痴,“滚,你现在就给我卷铺盖滚蛋,我不要再见到你。”
“哟哟哟,希尔顿先生,何事要发这么大的脾气啊,气大伤身。”刘月夕直接挡住了那名伙计,手里端着一个店里最好的咒火火种。
这位是?希尔顿一时竟然想不起他到底是谁,“不认识我啦,希尔顿先生,我和咕噜一起来过的,我的那个孤品单的定仪器你还记得吗?你可是趁火打劫敲了我一笔哦,还记得不。”
那个生恶魔带来的异域客?见了鬼,为何今天他会来,难道是觉得他那个精密惯定仪被我讹诈了,所以今天这是来讨债的,真是个不会挑时候的,又看到刘月夕手里拿着店里最贵的一团咒火火种,不由的愤怒:“刘先生是吧,当日的交易早就完成,我们这行的规矩,一旦成交,就算买卖有再大的偏颇,也只能自个认了,干我这一行,一眼看出货物的价值,那是糊口的功夫,若是我眼拙了我也自认倒霉,你莫不是想要反悔。”
“呵呵,希尔顿,看来你还挺会装的嘛,你们阿托尔天人是不是都这样。”刘月夕一语道破希尔顿的跟脚,将手里托着的贵重火种玻璃罐往地上一砸,“你,你要干什么,我要叫卫兵了,你这个疯子。”
“你倒是叫呀,别再强壮镇定了,这条街上现在就没有巡官,萨尔瓦为了保护自己将整个王都分隔成十二个部分,狡兔窟是够多了,但是圣壁的行政管理也被拆的稀烂,都没花多少功夫,墙街所有的上层已经被我全部卖通了,你觉得你需不需要和我合作一下啊。”说完刘月夕手上的青莲火燃起,摔在地上的火种被他通通吸收进青莲之内,如同最好的补药,青莲的火苗又有了升级的征兆。
“怎么,不相信我说的话?来人,弄点响动出来。”刘月夕大喊道,只听轰的一身,魂器店的一扇窗户被轰的细碎,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引来任何人的围观。
“刘月夕,你到底是什么人?”希尔顿已经没了先前的底气。
“我是什么人没有必要告诉你,现在的关键是你想不想活,若是想活就配合我,不然。”刘月夕抽出背后背着的那把新剑,这是在安德烈这里先前就预定的斩首剑,现在经过安德烈和鲁道夫的再加工,从功能上讲愈加的厉害,能够直接将内外二种暗能直接在剑身上做小幅度的提升,刘月夕非常满意这把剑,给剑取了一个‘中和’的名字。这剑还未试锋,刘月夕有些跃跃欲试。
希尔顿知道自己着道了:“我把我店里的东西全都给你,放了我吧。”
“你店里的这些东西我兴趣不大,不过去灰羽专区的电梯我倒是很有兴趣,我想你是一定有办法的吧。。。。。。”
灰羽联盟在圣都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的叠层空间,当然狩者联盟也有,希尔顿那个软骨头为了活命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刘月夕,包括阿托尔天人的一些事情,很意外,离刘月夕一直追索的那个真相越来越近了,也愈发的让刘月夕觉得需要抓紧时间,必须早点找到望舒女神,只有这样他才能再度见到月亮女神狄安娜。他有几个疑惑的地方,或许只有月亮女神才能回应他的困惑。
有了希尔顿的门路,刘月夕不动声色的混进了灰羽所在的专区,为了避免惊动灰羽的人,他只带了少量的随从,争取芙丽德这样的高级战力也不需要大动干戈,很快他们就找到了芙丽德所在的区域,果然如鲁道夫所说,不过芙丽德在灰羽这边混的实在不算好,上一次渴望之夜意外的最终战芙丽德没有帮助灰羽获得最终战的胜利,灰羽的几个头面大人物对她很失望,也便渐渐对这个曾经显赫的隆道尔圣女冷淡了许多,虽然还是待之如贵宾,但是待遇远远不如从前,或许在他们看来,一个魂环受损的芙丽德已经不值得他们花大力气去笼络。不过这倒是便宜了刘月夕,很快他就混进芙丽德的住处,和对方接上了头。
是一个清瘦恬静的女子,若不是事先知道,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女子居然能和罪都的极光女战神齐名,刘月夕一直担心会在这里撞见素纱,他是真的有些怕那个小家伙,但是芙丽德住的地方很冷清,完全没有小丫头的影子。
“你是何人,为何要来见我。”
“不是我刻意没有让素纱找到我,渴望之夜的最后一战,我的对手居然是素纱,这丫头也不知道得了什么机缘,居然将狩者得一位名宿练成了血傀儡,本来以她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进入决赛的。”
原来还有这样的事情,不过这个小丫头实力不强,却有着很强的迷惑性,很容易就会对她放松警惕,她有着天生刺客的属性,高手着了她的道很有可能。
“那你在决赛里遇上她了?”
“没有,毕竟是自家妹妹,我已经打听清楚,我这病靠血疗法是无法治疗的,我不想拖累家里人,还是不要见面的为好。素纱是个执着的孩子,我怕她扭不回来,如果可能的话,能不能请你帮我将她送回隆道尔去,狩者那边疯子太多,我不希望素纱呆在那里,血傀儡毕竟是外物,我很担心她会被利用。”一样是难以琢磨的姐妹,既然这么担心何不自己去说。

Tags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