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lql精华玄幻小說 來自未來的神探-第869章 緣由推薦-3gem3

來自未來的神探
小說推薦來自未來的神探
韩彬联系上了胡定荣的母亲,两人约在一间茶馆见面。
胡定荣的母亲六十岁左右,衣着很简朴,头发有些花白,身上背着一个灰色的皮包,已经有些掉皮了。
韩彬打量着对方,“您是胡定荣的母亲吧?”
女人显得有些紧张,“是我,您是韩警官?”
“对,咱们去二楼包间谈吧。”
女人点点头,跟着韩彬进了二楼。
包星给两人道上茶水,打开了执法记录仪。
軍婚少將:愛寵小嬌妻
韩彬问道,“阿姨,您怎么称呼?”
似乎没想到韩彬会这么亲切,女人有些不习惯,“我姓刘,刘盼娣。”
“刘阿姨,您今天下午去医院找过胡定荣?”
“是,我想见见儿子,他虽然犯了法,但他毕竟是我儿子。”刘盼娣用力的握着灰色皮包,“韩警官,求求你帮帮我,让我见我儿子一面。”
“您应该也清楚,胡定荣犯了法,警方在抓捕他的时候,他开枪拒捕,还打伤了一名警员,这个性质是极为恶劣的,一般情况是不会让家属探视的。”
“我知道,是我没有管教好他,让他走了歪路,都怨我,是我的错。”刘盼娣从灰色皮包里拿出一沓子红色钞票,“韩警官,这是我的一点心意,请您帮帮我ꓹ 走走关系。”
“阿姨,您这是干什么ꓹ 我们警方是不会收您钱的。”
“我不是给你钱,是请你用这些钱帮我打点一下,我想见我儿子。”
“阿姨ꓹ 您要是不把钱收起来,可就是公然行贿ꓹ 到时候您不光见不到胡定荣,我还得把您抓起来。”
“我……我……”刘盼娣显得手足无措ꓹ 包星将钱装回了灰色皮包ꓹ 又将皮包栽进了刘盼娣怀里,“阿姨,您把钱拿回去,有什么想法诉求可以跟我们韩队长说,他来这就是帮您解决问题的。”
“谢谢,谢谢你们。”刘盼娣用力抓了抓灰色皮包,一脸期待的望向韩彬ꓹ “韩队长,我想见我儿子一面ꓹ 求求您一定要帮我。”
韩彬沉吟了片刻ꓹ “这样ꓹ 我先把胡定荣的情况跟你说一下ꓹ 你如果还想见他,我可以帮您申请一下ꓹ 能不能成功我也不敢保证。”
“好好ꓹ 您说ꓹ 我听着。”
“胡定荣对警方很抗拒,一直到现在还不愿意跟警方沟通ꓹ 他的这个态度也是家属无法探视的原因之一,如果他愿意配合警方调查,很多事情都可以谈,警方也不会不近人情。”
“您想见胡定荣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也可以帮着您申请,但是我也希望您能帮我一个忙。”
亂世湮華
刘盼娣忙点头,“您说,我都答应。”
劍星 飄零幻
“我希望您见到胡定荣之后,可以劝一下胡定荣,让他配合警方调查,把事情都说清楚了,这对他也是有好处的,如果他一直是抗拒态度,肯定会影响到最终的定罪。严重的话甚至可能会判死刑。”
“死刑!”刘盼娣吓了一哆嗦,握着韩彬的胳膊,“韩警官,我就这个一个儿子,希望您帮帮他,千万不能给他判死刑呀。”
“刘阿姨,您别激动,我也想帮他。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根本不和警方沟通,我想帮他也无从下手。“韩彬话锋一转,“您是他的母亲,应该是最了解他的人,您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吗?”
“哎……”刘盼娣叹了一声,“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因为他父亲的原因。”
禦姐快到我的碗裏來
刘盼娣红着眼睛,回忆道,“他父亲当年也是因为抢劫罪被抓,判了十年,我们一家人都在等他出狱。尤其是我儿子,他一直都很崇拜自己的父亲,一直期盼着父亲早日回家。”
“等呀等呀,一直等到第七年,我收到了警局的通知,我丈夫在监狱得了重病,已经去世了。”
刘盼娣哭了起来,“听到这个消息后,我感觉自己的天都塌了,我等了这么多年,眼看就要出狱了。谁曾想人没了。”
“我不敢告诉孩子们,我把这件事一直憋在心里,怕他们接受不了。但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眼瞅着就要十年了,我知道自己瞒不下去了,我只能把这件事告诉孩子们。”
“当时,孩子们都接受不了,尤其是定荣,他一直期望着父亲出狱,这已经成为了他一种执念……从那之后,他就变的更加叛逆,最终还是走了他父亲的老路。”
“韩警官,我知道定荣对警方的态度不友好,他心里有气,我替他给你们道歉了,希望你们大人大量,别跟他一般见识。”
“您放心吧。”韩彬现在理解了,胡定荣为什么要持枪拒捕,为何对警方如此的抗拒,很可能是因为他父亲死在了监狱里。
“刘阿姨,当年的事情我不了解,我不好多做评论。但是胡定荣的情况显然是不同的,他持枪拒捕,受了那么重的伤,警方都把他救活了。但凡我们有一点其他心思,哪怕只是拖延几分钟,他很可能已经没了。”
“我希望,您能把这个道理给他说明白,他协助警方调查可以立功减刑,这也是他现在唯一的出路。如果他一味的抗拒警方,只会让自己的罪名更重。”
大國無 火熱人
“韩警官,我明白,我会告诉他的,只要能让我见到他,我一定会劝他好好配合警方,好好改造,争取早日出来,重新做人。”
“那行,今天咱们就先谈到这,我会把您的诉求向领导汇报,如果领导同意让您探视,到时我会在联系您。”
“好,谢谢您,太感谢您了。”刘盼娣千恩万谢。
豪門灰姑娘 曬月亮
失心為後
韩彬将她送出了茶楼,刘盼娣还想着结账,不过包星之前已经结过账了。让刘盼娣又感激了一番。
随即,韩彬联系了丁锡锋,将胡定荣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同时建议同意刘盼娣的探视请求,让她劝说胡定荣协助警方调查。
……
翌日上午。
胡定荣的病房外。
刘盼娣一大早就来医院等候,看到韩彬下了电梯,立刻就迎了上来。
“韩警官,谢谢,太感谢您了。”刘盼娣握着韩彬的手。
“阿姨,您别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一会见了胡定荣,希望您能多劝劝他,好好配合我们调查。”
刘盼娣点点头,“是,我一定会的。”
随后,韩彬一行人走到病房门口,守卫的警员验明了手续。
韩彬推门进了病房,“胡定荣。”
躺在床上的男子裹着被子,没有丝毫的反应,仿佛没有听到一般。
“胡定荣,你看谁来了?”
胡定荣依旧没有反应。
“小荣!”刘盼娣的声音沙哑,又充斥着一种温情。
胡定荣身子颤了一下,缓缓的扭过头来,看到刘盼娣的时候,他整个人愣了。
“小荣!”刘盼娣跑了过去,一把抱住了儿子,“让妈看看,你好点了吗?身上的伤还疼不疼。”
“妈,你怎么来了?”胡定荣终于开口了,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双眼通红,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刘盼娣望着儿子,此时她有千言万语,最终只化为了一句话,“妈想你了。”
“妈!”胡定荣放声哭了起来。
如果说,这个世界他还有什么割舍不下,就是眼前这个生养他的女人了。

Tags : | |